第八章 计划有变-《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你们干什么!!!”被两名骑士团押着的时候蒙德还在大声呼喝,手里举着自己的二级荣耀徽章一路叫嚷着:“我为南境流过血!我为帝国立过功!你们不能这样!”

    然而自己面对的是胜利兵团,两名押解骑士明显不是城里给自己发征集令的新兵蛋子,后面戒备的骑士更是完全不看自己手中的牌子,径直给自己带进了一处临时营地。

    与其说是营地,实际有些草率,这地方以前是个农场,畜养的是驼驼这种高度在三米左右,长得有些像科多兽一样的草食魔兽。

    此时围栏里面驼驼绝迹,简易的围栏周围有整队的步兵戒备,还有一群穿袍子的在检验着什么。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愤愤的叫喊了两声,蒙德十分淡然的顺着身后两名骑士的力量进了营地的‘大门’,回头整理了一下随身穿的袍子,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慌张。

    四名骑士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一般来讲平民是用不着这待遇的,但是这人刚刚挣扎的太狠了一些。

    也不怪蒙德紧张,刚刚胜利兵团摆出的那个架势眼看着像要灭口一样,为了不让自己的小命交代在那,他肯定要把自己为国立过功的铮铮铁骨表现出来。

    不过看到这里只是做一些常规的甄别工作,他就放心了。

    这种甄别任务他以前也做过,主要就是防止一些敌方超凡人员混入到平民当中。

    但是这种东西是对敌不对我的,自己身份资料一应俱全,城主那边还有之前的募集令,不信你可以去查。

    放下心来,蒙德开始四周留意这座营地的情况。

    好歹是边境城市吧,大家的安全意识还是有些的,当发现爆发战斗,有不少聪明人就跑了出来,现在都被聚集在这里。

    “不哭啦,不哭啦!”不远处一个妇人正蹲在那里哄着自家孩子,看两人的衣着挺华丽的,可惜因为战乱,染上了不少焦黑,大概是男孩的孩子趴在母亲怀里一直的哭。

    周围的一群人大多也都脸色灰败,各种表情不一而足,有失神呆滞的,也有又哭又闹的,更多的则是茫然,不理解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人群的表现,蒙德无能为力,看了一眼仍旧在哭的孩子,他小心的靠了过去。

    “让我看看。”凑近了能发现,这孩子的脸侧带着血迹,慌乱中逃出城镇怕是受了轻伤,这种环境也没法治疗,这名母亲只能抱着硬哄。

    然而疼就是疼,不是能哄好的,正巧自己新换了一手光属性,在治疗一些外伤上,这种能力还是相当好用的。

    “来,看这里。”伸手戳了小男孩肋下一指头,引来的是一双通红的眼睛,眼神里面带着愤怒,然而被蒙德无视了。

    左手举在男孩眼前的手指有微光浮现,紧跟着道道乳白色的光丝自然流转着涌向男孩受伤的脸庞,男孩惊呼了一声,用力的后退了半步。

    抱孩子的女人被挤了个趔趄,起来连忙抱住孩子。

    看着娘俩拒不配合治疗,蒙德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离去。

    刚刚那一小下虽然不至于治好那些烧伤,但是止血和一定程度的止疼应该还是可以的。

    “你……”刚刚的光亮吸引了营地里面士兵的注意,一名身穿法袍的带着几名士兵快速走了过来。

    “南境兵团三团法师队初阶法师蒙德。”再次拿出随身携带的徽章,蒙德反客为主的说道:“我是根据命令来这边帮助稳定民众救治伤员的。”

    “啊?呃……”跑过来的法师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蒙德的穿着和徽章,接过徽章来回看了又看,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为什么没穿法师袍?”想了半天没发现不对的地方,年轻法师只能找一个自己一眼能发现的漏洞。

    “这问题问得好。”撸着胡子,蒙德嘴角撇出一抹嘲笑:“老头子我服役的那些年血月帝国可从来没跃进过烈风的境内,没想到退役之后被人抄了老家。”

    “不要乱说。”将徽章递还给蒙德,这名年轻的法师脸色有些难看的又伸手从口袋里面取出一个造型非常精致的金属托盘。

    “您需要测试一下。”托着托盘,年轻法师往前递了一下,同一时间,跟在他身后的几名骑士也分散包围了过来。

    “我不是敌人,没必要这样。”嘲笑的瞥了周围骑士们一眼,对他们的反应蒙德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也不在意,伸手就按在了托盘上面。

    自己是有暗属性的,但是现在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

    提前兑换了一个光属性出来,这相当于一个救命稻草,这种时候就有作用了。

    “土属性。”第一个出来的是自己原本的属性,土,虽说天赋不高,但架不住已经修炼了一辈子,总比刚入手还没玩太明白的那两个属性强。

    年轻法师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还以为是一位光属性的军队老前辈,没想到只是土这种烂大街的属性。

    “咦?”一声轻咦声传来,周围的战士已经按住了剑柄,元素托盘上又一盏小灯在黑暗之中亮起,发出黯淡昏沉的紫黑色光晕。

    “暗属性?”抬眼看了蒙德一眼,年轻法师就要招呼抓人,紧跟着他看到了对面老头对着他稍微扬了扬下巴。

    带着疑惑,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托盘上的结果令人惊叹。

    “光属性?!”带着一脸的惊悚年轻人又抬起头看了蒙德一眼。

    “三属性?”双属性的不罕见,甚至于在中高阶法师的圈子,三属性以上的存在也未必见不到,但是那都是五行类的基础属性,同时觉醒光暗两种属性的人年轻人只在帝国的那些传说级人物介绍里面听过。

    而且同时拥有这样两种强势属性为什么还是个初阶?

    “没事了。”挥手示意骑士们放下警惕,虽说不理解蒙德的实力,但是拥有光属性这一点就能把他在威胁名单上摘除,毕竟血月帝国的死灵兵团特殊性,他们是绝对不会招募带有光属性的人员的。

    “那麻烦您了,营地这边还有很多受伤的人。”对着蒙德微微鞠了个躬,年轻法师朝着周围的战士们点了点头,转身往过来的方向走去。

    “安排人和城主府那边查询一下,要南境兵团三团法师队初阶法师蒙德的全部资料。”拉开了一段距离,年轻法师小声的对着身旁的战士吩咐道。

    毕竟还有暗属性在,核实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没管年轻法师怎么离开,渡过了检查这道之后,蒙德就踏踏实实的在人群里面游走起来。

    一边给受伤的居民进行治疗,他心里也在飞快的打算。

    计划没有变化快,没想到刚打算跑就被抓回来了,这次暴露自己肯定会进入胜利兵团的关注名单,再想离开烈风前往其他国家恐怕是很难的。

    一条路被堵死,不过还可以构思一条新路,毕竟条条大路通罗马,反方向绕个圈都行。

    现在是战乱时期,自己又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兵,趁着现在好好表现一下,如果机会得当,自己说不定能混个好身份虽说和原本设想的独自发展有些差异,但好歹也算个出路不是?

    另外那两枚战利品戒指最好尽快处理一下,最好是能破解开,避免回头胜利兵团丧心病狂的抢夺自己的战利品。

    经过这次的事件,蒙德对于这支号称烈风三大兵团之首的军队信任感几乎降低到了冰点。

    。。。

    城市巷道间的战斗已经进行了一夜,不时还有大波大波从城里逃出的居民被送入隔离审查区域。

    忙碌了大半个晚上,几乎消耗空了自己的所有魔力,已经转移到了安全休息区的蒙德有些困倦的缩在一个人群聚集的角落里,打着瞌睡望着远方的人群。

    要说这岁数大了,有些事情就没有年轻人的精力,往日里不觉得什么,今天这一变化,蒙德立马发现了自己精力已经不济了。

    之前没考虑这点,以为自己重新拿回了身体的绝对控制权后应该就能重新再活几十年,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可能想的太美好了一些,系统觉醒之后虽然感觉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但是自己的寿命恐怕恢复有限,不尽早晋级提升实力的话,保不齐真没几年可活了。

    想到这个,蒙德就忍不住心里着急,可是现在他又毫无办法,困意上来了,挺都挺不住。

    窝在角落里,随着眼皮一次次越发艰难的开合,他最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