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训练-《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你,你,还有你们两个,出列。”队列之中,蒙德一一挑选着刚刚一起的几名法师,心里憋了一股邪火。

    “怎么?教官?您想指导我们一下么?”走出人群的带头法师兀自一副吊儿郎当的架势,还朝着另一边的步兵们做了两个鬼脸。

    “步兵第一列出队。”看了一眼第一排的步兵,蒙德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没办法,这嗓子是真的受不了,一会再喊哑了,徒让别人笑话。

    年轻法师看了一眼这边,耸肩嗤笑了一下,不过蒙德没急,已经到这里了,也该让他们涨点教训。

    “接受过基本步兵行动操守训练没有?”看了一眼眼前的士兵,蒙德开口问道。

    “报告,卡尔里拉城城守预备兵团,全员,已完成基本步兵行动操守训练。”士兵里面一名高喊了一声,摆足了正规士兵的架势。

    “很好。”点了点头,蒙德指了指他说道:“你,选三个队友。”

    “这个……教官……”有些迟疑的看了蒙德一眼,士兵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四名法师,虽然气不过他们的态度,但是让四名士兵单独对战法师,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事,尽管来。”转头瞥了一眼另一边的四人,蒙德说道:“作为法师,我用初阶的实力辅助他们一下没问题吧?”

    “初阶?”刚刚还有些忐忑的青年法师瞬间来了底气,拍了拍胸口说道:“没问题。”

    起手护盾,这是学院派法师的基本套路,四名士兵有些紧张的一字排开,另一边的四名法师也在身上拍了护盾。

    “开始吧。”挥了挥手,四道土黄色的护盾顿时附着在了士兵们的身上,和其它种类的护盾相比,因为能够不断吸收地气,土属性的护盾无疑是最坚固的。

    “呵~”年轻法师发出一声不屑的低笑,抬手打出一个手势,四名法师同时发起了进攻。

    看到整齐划一朝着自己打过来的四道火焰射线,蒙德了然的点了点头。

    同修火属性,在学院还练过配合,也难怪这四个不过魔法学徒水平的法师敢于如此的叫板自己。

    如果是一个学院派的法师,哪怕初阶,没有绝对的属性压制,这时候八成也要认输了,然而他们遇到的是自己。

    单手按地一提一拉,在土属性的操控下地面瞬间在蒙德面前隆起了一道足有五米宽一米厚的土墙。

    虽说自己口口声声说是土属性玩恶心了,但果然这个属性最手熟,在这种时候,蒙德果断的放下了面子,上演了一场真香。

    “别愣着啊,上去怼他们。”四名士兵还没动手,土墙后面悄然挪动了两步的蒙德喊了一句,脚下用力踩了踩地面。

    带着轰轰的巨响,大地在脚下形成扇形波纹扩散出去,在打断了四名法师的施法同时,蒙德跟着从土墙后面冲了出来。

    呃……这算一个悲伤的故事,因为这方世界的法师精神力并不强大,也没有类似精神扫描加自动锁定一样的魔法感知,近距离拿精神力替代五感还好,稍微远一些,就只能利用眼睛进行瞄准。

    “就是这里。”伸手打了个响指,正在向前奔跑的四名士兵脚下一暗,紧跟着他们身影扭曲,瞬间出现在了四名法师的身边。

    突兀的变化不但让正准备重整旗鼓的法师们愣在了那里,第一次尝试这种移动方式的四名士兵也同时愣了那么一个瞬间。

    不过还好,终究是经过了完整的科目训练的士兵,在发现了近身之后立即发挥了他们的攻击优势。

    学徒法师的护盾挡不住几次攻击,哪怕是正式学徒也相差不大,而战士们的攻击则多以抹剑为主,为的就是尽最大可能的消耗法师的魔力。

    短短几次削切,场面急转直下,四名法师护盾急剧黯淡,眼瞅着就要坚持不住的架势。

    “退后!”为首的年轻法师突然爆吼了一声,熊熊烈焰自身周绽放,愣是将四名士兵给吓得齐齐后退了一步。

    “……”无奈的抹了把脸,这四个大兵可是真够听话的,人家让你们退后你们就退后?

    对面那个带头的年轻人在玩扮猪吃虎,明明有初阶的实力,刚刚非得要装成个学徒,然而他终究不是虎,自己也不是猪。

    “出剑!”用力大喊了一声,暗影游移技能再次发动,四名士兵下意识的出剑,光影闪烁中四把钢剑已经齐齐的捅在了年轻法师增强起来的火焰护盾之上。

    四道攻击传出的力道让年轻法师完全没有防备,沉重的力道将他带着火焰护盾直接顶飞了出去。

    一个跟头朝后面翻滚,四名法师的结果有点像保龄球,他身后刚刚后退重整旗鼓的三名法师毫无准备,顿时成了一片滚地葫芦。

    “追击啊!别愣着了!”这些士兵们的战斗意识也不行,敌人还没失去战斗力,这怎么又不动了?

    几名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就要往前,结果因为短暂的犹豫,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追击时间。

    狼狈从地上爬起来的年轻法师稳住身形,甚至没理会自己身上行将熄灭的护盾,翻身起来的同时挥动双手,发疯一样朝着前方释放出了火焰。

    炽热的火焰连基本的魔力构型都没进行,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逼迫战士们后退。

    “你大意了。”一个干巴巴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在年轻法师错愕的目光中蒙德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视野急剧拉高,脚下失去了平衡,年轻法师以大头朝下的姿势飞了起来,一头撞在了三名同伴的身上。

    收起脚下的土锥,蒙德轻轻拍了拍衣袖,淡定的点了点头,看着三名法师紧张兮兮的扶起昏迷了的同伴,撇了撇嘴,张口问道:“服么?”

    四名士兵不太争气,大好的碾压局势差点被他们打成消耗战,不过这四名法师的战斗也同样都是问题,蒙德只想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承认。

    如果认下了,那么这四个多少还有救,如果不认……或许去克里维那边跟他换几名士兵过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然而这几个法师明显没有蒙德想象之中那么有骨气,带头大哥倒了之后,果断的选择了认怂。

    “唉……”头疼的揉了揉脑袋,蒙德示意他们整队,这次的新兵立威在他并不十分满意的情况下最终告一段落。

    “休整一下,等人醒过来。”看了一眼那个随随便便就晕了的,蒙德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始和记录官依次记录五队的人员。

    一百零八人依次报名,好在不算晕的太死,在记录到骑士队的时候,那名年轻的初阶法师也总算是醒了过来。

    记录完信息,记录官离开,看着眼前自己让坐下的一大片人头,蒙德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图你们什么,反正命都是自己的。”回忆前半生的峥嵘岁月,蒙德脸上逐渐浮现起一丝哀伤。

    “我为帝国打过十年的仗,也见证过很多天赋卓绝的新兵,然而十年战争,虽然偶尔有彗星般升起的人物,但大多数都成了战场上的亡魂。”

    “所以在你们想要展现自己之前,必须得能通过我的考验,如果连我都打不过,上战场你们就是盘任人取舍的菜。”

    对蒙德来说,他不太善于煽情,也没学过这方面的演讲,既没有如潮般的欢呼和掌声,也没有心有戚戚的眼神,士兵们只是那么平静的坐着。

    不过还好,因为刚刚的四个刺头,现在新兵们的浮躁稍稍收敛起来,即便是自认为高人一等的法师和骑士也能够尽量的完成自己的命令。

    “你们都是新兵。”看了一眼眼前的一群人,蒙德背着手说道:“当我想到你们一心想建功立业,但只有这种水平的时候,心情糟糕透了。”

    摇晃着脑袋,蒙德带着怜悯的眼神扫过众人。

    “不过没关系,新兵入门,总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转头看了一眼远方,百米外的空地上其他队伍的指挥也在以各种带有强烈自身风格的办法进行着教学,蒙德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和别的指挥官不一样,在我的队伍里面,命令高于一切。”

    “如果有想离开的,最好抓紧,因为这将是你们唯一的机会。”瞥了一眼几个刺头,蒙德也不等他们反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不过如果你们不走,我将教导你们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在战场上收获远超你们个人实力的功勋。”

    这话……姑且算是说道所有学员兵的心坎里了,和学院派不同,说句难听点的,除了少数追求显贵的之外,加入军队的法师和骑士都是那种混的不太如意的,真正有能力的人才王公贵族和各大学院争相招揽,根本很少会有选择进入军旅一途的。

    可军旅一途,也是一种翻身的机会,前提是他们能挣到足够的功勋,并且活着回来。

    有了之前的演示,士兵们听课积极性大幅提升,至少没人再跳出来挑事了。

    “六名战士,两名骑士,两名法师为一组,明天的战斗你们首先需要熟悉的是协同作战。”拉上来十个人进行示范,蒙德凶巴巴给一直对着自己眉飞色舞的露西屁股上来了一下。

    “战士在两侧形成盾阵防御,两名法师轮流给外围补充护盾。”拉了一把两名骑士,蒙德指着两侧战士中间空出的档位说道:“从这里攻击,有没有信心杀死任何靠近过来的敌人?”

    看了一眼蒙德,又探头看了一眼士兵空出来的区域外侧,那名骑士刚准备说话,就被一巴掌拍在了头顶。

    “你死了。”按着脑袋将骑士推了回去,蒙德遗憾的说。

    一个很基础的战阵,主要是应对死灵法师的人海战术。

    低阶法师还做不到魔法洗地,所以和有些个人战力的战士配合协同,还是能起到很好的1+1>2效果的。

    当然具体能产生多大的效果,蒙德也不清楚,当初南境兵团,自己是法师大队,周围全是法师,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摇了摇头,驱散心中的回忆:“这就是你们今天需要熟悉的内容,每十人一组,如果明天实战,击杀计算在团队名下。”

    有了前面的例子,后面的队伍也飞快的搭建了起来,最后的结果不太理想,因为战士多超凡少,最后两队战士一队只有骑士没有法师,而另外两队人则连骑士都没有。

    “没找到队伍不要急,你们赚到了。”呵呵一笑,蒙德咧嘴说道:“前面有人受了伤,你们随时顶替他们的位置,如果没有,那么恭喜你们,你们都是我的队友。”

    和教官一队,感觉好像赚到了,一群刚刚还在窝囊的士兵们喜笑颜开,开始在蒙德的指挥下进行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