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遭遇战-《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蒙德爷爷,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话了?”刚刚结束训练,憋了一肚子话的露西第一时间凑了过来。

    对此蒙德毫无办法,这姑娘明明天赋不错,有时候脑子就跟缺根筋似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而且你还得跟她解释,不然这孩子脾气上来了,不训练的时候得烦死自己。

    “刚刚那不是在训练么,我要是跟你聊天像个什么样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露西,蒙德故作凶恶的说道:“我都那么说明了,你还一个劲的朝我做鬼脸,说吧,想要什么处罚?”

    “唉?我不要。”用力摇着脑袋,露西表现出害怕的样子,不过那眼睛弯弯的月牙出卖了她的心情,有你这样害怕的么?

    “唉……”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蒙德伸手拍了拍这丫头的脑袋。

    “挺好,你也进入胜利兵团了。”有自己在这照应着,至少最近的一段时间应该出不了什么大问题,不过她的家人……

    “怎么突然叹气了?”疑惑的用脑袋钻了钻蒙德的掌心,露西歪头想了想问道:“是心疼你那些破书了么?”

    “什么叫破书?”怒瞪露西,蒙德才恍然想起原身当年的那几本学习笔记貌似还放在那个小家里,那东西说珍贵也不算珍贵,但是里面还是有不少有价值的内容的,回头看看能不能取回来。

    另外不是这事,伸手戳了戳露西的脑门,蒙德愤愤的问道:“你就不担心下你的家人?”

    “啊?担心什么?”听到这话,小姑娘不解的眨了眨眼,然后恍然大悟的说道:“啊,你说那个,放心,因为我昨天来骑士团报道,家里人跟着一起,所以他们第一批就出城了。”

    “难怪……”就说这丫头再怎么没心没肺也不至于这种程度,原来是早就知道安全了。

    “行了,赶紧休息吧,一会还要继续训练。”拍了把露西的肩膀,也不等她再说什么,蒙德将她推回了队伍之中。

    送走一个,又来一个,刚把露西按回队伍里面,中队长就过来了。

    “训练的怎么样?我看你刚刚和士兵们相处挺融洽的。”齐锲语气带着调侃,扫眼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士兵,点了点头:“小规模战阵,能够有效提高城市作战的机动性和作战能力,不愧是老兵。”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一声,老兵不等于会练兵,实际自己根本没想到这些。

    开口有些尴尬,不过聊了一会蒙德对这位中队长的印象大为改观。

    首先这位齐锲也不是胜利兵团原本的军官体系,他原本来自南境骑士团,和自己算是半个战友。

    毕竟都在南境的部队里面待过嘛,至于南境兵团和南境骑士团……关系有些复杂,三言两语也说不清。

    说道胜利兵团齐锲已经调过来五年多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中队下面的四名小队教官。

    这人很认真,至少给蒙德的第一印象是一个相当严肃的军人形象,但性格不是那种死硬教条的类型,军事方面属于实战派,对于各方面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团长给我们的任务有点重,”说道这个话题的时候齐锲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新兵还没经过训练和磨合就要去参加明天的清剿,即便对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好歹也是一群死灵法师。”

    “你是担心他们困兽犹斗?”说实话这也是蒙德相当担心的问题,而且作为死灵法师,这帮家伙如果集结起来冲击这些完全没有抗压能力的部队,不用考虑士气问题的他们,甚至还能从这些新兵身上获得相当的补给和尸体的补充。

    “所以明天这一战,让他们看看尸体就行了,尽量不要搅和进正面的战斗。”说道这里,齐锲深深的看了一眼场上的新兵。

    一阵咕噜噜的声音打断了齐锲的继续发言,他带着好奇来回看了两眼,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蒙德的身上。

    “呃……”有点尴尬,毕竟饿得肚子咕咕叫这事放平常年轻人的身上还好,可自己一个老头子……

    不过嘛,早晨没吃饭就让克里维给拉出来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是名法师,但首先是一个人,就算帝国的大字辈,也做不到辟谷啊。

    脸上有些抹不开,但是填饱肚子还是首要问题,大概齐锲也理解这个苦衷,正好也快到晚饭时间了,两个人索性一起到了食堂。

    该说不愧是大兵团,即便是支预备役部队,后勤补给还是可以的,周边村镇供给的肉菜蛋,吃起来还是熟悉的味道。

    齐锲主要还是跟自己交流一些想法,大体上是他的一些训练思路,蒙德主要是听,顺便提些不同意见。

    能看出来,这名自己的直属上级有点不太放心自己,新兵们不清楚,还以为自己是世外高人,但是齐锲不同,他有自己的资料,一名初阶,就算是老兵,一般也没资格带领训练一队战士的,要不是恰巧赶上这个时间点,自己又恰巧在之前的城市里面秀了一把越阶,这种正职教官的活计肯定是轮不到自己。

    本来以为聊聊天交流一下今晚就过去了,吃晚饭刚分开没多久,齐锲又带了命令回来。

    “城里剩余的死灵法师们正在向着城西集结,看情况,他们怕是打算跑了。”一场突袭战,对卡尔里拉城的破坏性袭击已经达到了预定目标,血月帝国的指挥官只要不是傻子,肯定是会选择在南境大军逐渐合围之前抓紧撤出这一区域。

    这世界毕竟相对落后,法师们也没什么飞天的手段,周围城镇的军队从收到消息再到集结出发,没个三五天的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三五天的时间,对于一场蓄谋已久的进攻,已经足够了。

    “麦希丽丝副团长亲自下令,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群死灵法师的后撤,命令已经发到我们这边了,没时间休整,我们马上出发。”才训练不到半天的一群学员兵,而且经过了半天高强度训练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别说蒙德,就连齐锲都感觉头疼,但他没办法,毕竟军令如山。

    “我让士兵们准备点便携食物。”刚吃完晚饭,士兵们还在消化,这一出发多少人会跑出个急性阑尾炎蒙德都不考虑了,但是新兵见血,肯定会有一阵衰弱期,万一吐没了体力,有些应急食物做补充,至少可以保障战斗力。

    一顿忙活,不到半个小时,各队人员准备完毕,在齐锲的亲自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朝着卡尔里拉城的西面赶去。

    “我们的任务就是配合胜利兵团的主力在卡尔里拉城外围全歼这群入侵国土的死灵军团。”沿着小城外侧绕了半圈,自南门外一直绕到了西门外的小树林,几小队人马开始分散,临行前齐锲做了最后的吩咐。

    考虑到蒙德这队人手水平不足,齐锲准备亲自坐镇这边。

    夜晚的树林带着几分幽静,不远处一片开阔的平地,倒是个打伏击的绝佳场所。

    一边安排士兵们分散站位,蒙德一边偷眼打量着自己的上级,对于自己顶上还跑来个抢活的,他多少有些不乐意,自己的兵肯定要自己管,你这样一来,他们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不过到底是上级,自己也不好……

    “咻~!!”正在心里编排领导的蒙德被背后升起的哨箭吸引了注意,亮绿色的哨箭穿过昏暗的丛林,斜斜的朝着天空飞去。

    这距离到自己这边最多不过二里地。

    夜空中的哨箭格外亮眼,队伍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全体戒备,组成阵型!”叫停部队开始调整阵型,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藏着掖着,蒙德召唤出了自己的三只亡灵,朝着哨箭升起的方向放了出去。

    哨箭这东西在两国的交战之中时常能够遇见,并不是某国的专属,但是在行动之前都会提前安排,自己这边没有接到消息,那么基本可以判断是血月帝国的那帮人的暗号。

    偌大的西门范围只有六团这边的一个中队,所以几支小队的位置都分散呃很开,短时间恐怕得不到支援,自己这就成了孤军。

    新兵们终究训练时间尚短,加上气氛从训练场变成了随时可能丧命的战场,本就有些磕磕绊绊的整队顿时又慢了几拍,等到对面山岭之中突然冲出一队人马的时候,这边才只有两个小队完成了整合。

    “不要乱!”大声呼喝了一句,蒙德带着聚集在他身边那队士兵朝着前方挤去,这种时候也顾不得一个个的去纠正问题,先把能用的部分安置在关键位置才是重点。

    对面人数不多,看样子是小股的接应部队,转头看了一眼跟在身旁的齐锲,蒙德好歹松了口气。

    “一会主要得看咱俩的了。”伸手给齐锲套了个前盾,蒙德又朝着阵地前方挥动双手,魔力飘荡过去,几道土丘隆起,高低落差形成,用来减慢敌人的骑兵突进。

    骑士骑马……那是扯淡,至少在烈风,骑士大多是一群超凡职阶的步兵,马匹不过是他们的赶路工具,所以你叫他们武士也行。

    一场不太像样的遭遇战,双方都没有太多的准备,自己这边坑在都是新兵,而敌人则是没想到胜利兵团还有这么一支预备队。

    所以双方都有些仓促,从第一轮冲击就能看得出来。

    对面接应的指挥官……根据蒙德的估计八成也没有上过正面战场。

    在注意到自己这边已经做出了防冲击部署的情况下对方的指挥官竟然没选择让队伍迂回进击和远程抛射,反倒是选择了降低前进速度跃过防冲区域。

    一面不断的给敌人布置着更多的障碍,蒙德一面吩咐勉强集合起来的两队人进行反击,不大的一片山岭之间偶尔有爆炸的光芒扬起,以一种让人看了眼皮直跳的节奏互相的攻击。

    如果自己这边是一群严阵以待的老兵的话,这时候集结队伍中的法师进行火力覆盖,基本上已经可以单方面的宣布胜利了。

    不幸的是自己并没有一队严阵以待的老兵,这场遭遇战与其说是比较哪边更能打,不如说是比较哪方出现的问题更多。

    直到对面的敌人冲入防冲带,自己这边才又有两队人手勉强的组织起阵型,士兵们摒弃了刚刚稍见成效的盾阵,拿着盾牌在前面整整齐齐的蹲了一排。

    共计八名低阶法师紧张兮兮的看着对面的百十来人,露出心惊胆战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