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池鱼-《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法师攻击!”抬手挥出一道暗影箭,蒙德带头发动了攻击。

    这感觉自己不像一名指挥官,反而像一名保姆。

    暗影箭在夜晚很难察觉,一名没有做好防护准备的血月骑士一马当先中被一箭命中,哀嚎着翻下了马背。

    跟随着自己的命令稀稀拉拉的几道光线飞射出去,令人捉急的是有两名法师紧张太过,攻击打出去一半因为魔力失控,愣是半空中就消散了。

    “这就是我们的士兵。”转头看了一眼另一边正在翻白眼的齐锲,蒙德无奈的耸了耸肩,手上动作不停,拄着那根暗影法杖,暗影箭就跟不要钱似的朝着前方洒了过去。

    虽然是初阶,但是暗影箭这东西本身也不需要多高的魔力造诣,以自己目前的魔力水平,加上暗影法杖的增幅效应,一分钟百八十箭还是绰绰有余的。

    就是不能套整盾,虽说法师有魔力不绝护盾不息的说法,但是打过仗的法师都知道,在战场上没有发现直接威胁的时候最好不要提前把自己整个罩起来,因为会增加魔力的消耗,一场仗没打完的时候如果魔力见底了,那可是要命的。

    自己这边的拉胯操作不断,全靠着自己一个人在支撑,对面也总算反应了过来,在指挥官的一顿咋呼下,一轮比这边强不了多少的反击也打了过来。

    抖了抖眼皮,探头看了一眼严重失准在军阵两米开外重击地面的攻击,蒙德噎了半天,迟疑的问道:“血月帝国是没人了么?”

    打了这些年的仗,烈风的人员损失不小,但是那帮玩死人的家伙平时也没损失多少超凡啊,怎么会打成这个样子?

    这是面对这轮还击蒙德的第一个想法,紧跟着他在夜幕之下努力眯起眼睛看向人群后方那名指挥,没想到还是个熟人。

    年轻男子一身黑衣,在夜色里面并不显眼,也是侥幸,被身旁的法师能量照了出来,可不就是前天晚上抛弃了自家老师拔腿跑的那个?

    倒是没想到,那天被他跑了,今天又让自己遇到。

    能够指挥这么一群人,对方怕是有些身份,可惜一个做刺客的潜行者玩起了指挥,带着一群人完全没有半点的计划和章法。

    “看起来不是什么重要角色。”摇了摇头,蒙德多少有些惋惜,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多亏了这个,不然对方带着一支强军过来,今天自己怕是要以死殉国了。

    “都是些低阶,倒是还好。”微微点了点头,发现没有威胁,齐锲松了口气的同时转头看向蒙德,打算顺便考校一番。

    “全是骑士和法师,你打算怎么应对?”

    “呵~”冷笑了一声,蒙德捋了捋胡子,因为对面的队伍跟自己这边的学生兵成色差不多,他相当淡定的伸手指了一圈:“老夫观之,不过插标卖首,大人无需担心,且看我如何指挥。”

    “???”齐锲茫然的转头看了一眼身边这老头,这话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呢?

    “跟着我的攻击打。”没理会身边督战的,从地上吸起一块石头,蒙德笔直的朝着前方打去,石头上包裹的土黄色能量异常显眼,身边整队完成的几名法师见状,形形色色的光线顺着石头打中的法师就覆盖了过去。

    命中率感人,奈何敌人跑的密集,这一顿乱射多少给敌阵造成了一定的混乱。

    扯了一把身边的露西,这姑娘好不容易找到了输出位置,却是把自己的小队已经丢在一边了,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指了一个方向,蒙德起手就是三发暗影箭。

    露西了然的点了点头,跟着蒙德朝着那个方向发起攻击。

    双方都是生手,打的基本上是回合制,这边乱射一波,对方反击一波,因为距离关系,加上场地中间还被自己设置了障碍,对面突进的骑士们进展缓慢,反倒因为降低了速度,被蒙德带着法师点名打翻了好些人。

    “继续攻击!调整攻击节奏!”大喊了一声提升士气,蒙德不忘出声提醒一下。

    新兵法师们最大的伤亡往往是在战斗的中后期,因为低阶魔力本来就不多,再加上战场上的亢奋,很多新兵上来就把自身的法力挥霍了大半,不但命中率糟糕,敌军近身之后更是因为消耗大半的魔力而成为待宰的羔羊。

    听到蒙德的呼喊,几名已经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的法师稍微放缓了一些攻击,只有几道火线相当醒目,点爆了一名前方充当肉盾的骑士之后,去势不减的撞翻了后方一名正准备从坑里爬出来的法师。

    “打得不错。”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四个人,虽说之前表现的像刺头,但是这几个人的配合和经验确实要比其他学员兵强上很多。

    “长官。”趁着射击的间隙,蒙德转头看了一眼齐锲。

    “怎么了?”作为一名骑士,虽然也能使用一些法术进行攻击,但射程上限制很大,现在敌人还没冲过来,正在强势围观的齐锲听到蒙德的声音有些迷惑的看了他一眼。

    “你带后面那些兵迂回一下。”指了指右侧的方向,蒙德说道:“有可能的话,把他们全留在这里。”

    “这么自信?”看了一眼双方的人数对比,齐锲惊异于蒙德的迷之自信,特别是在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些还在苍蝇一样乱转的新兵之后,他更有些怀疑起来。

    他也不愿意带新兵,然而现在是战场,对面的情况他也看出来了,说实话,如果有一队老兵,或者自己有足够的兵力优势,他也会选择相同的方式。

    ‘算了。’微微摇了摇头,齐锲选择相信蒙德的打算,整理后队乱糟糟的步兵和骑士,连踢带踹的将一群还想要往前挤的家伙给拉到了一边。

    齐锲开始迂回,留在本阵的蒙德微微点了点头,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

    之前说这些人跟插标卖首一样绝对不是自己自夸,他们的指挥官几乎犯下了所有新兵会出的错误,而且这队人实力最高也不过初阶,这都是自己能敢于这么说的底气。

    而且包抄的队伍有你个高阶带领,手艺再潮,你总不至于连群初阶都弄不死吧?

    深吸了一口气,集中自己的注意力,蒙德对着天空中的某处发出了信号。

    空中飞舞的银白色燃隼鹤从天而降,在几名法师惊愕的阻挡中滑翔而过,留下了一路焦黑的尸体。

    “什么鬼!”刚走出去不远的齐锲打了一个摆子,一把推开前方帮自己抵挡远程攻击的士兵,拼命的探头看去。

    一击击穿法师护罩,即便只是些学徒和初阶,那也得高阶才能做到。

    还在指挥队伍进攻的潜行者被这从天而降的大鸟吓了一跳,瞬间将身影隐入到了一旁凸起的岩石后方,露出半边脸来观察情况。

    地形环境复杂,部队又缺乏有效的指挥,血月帝国的部队在冲过接近四分之三的区域后人员伤亡惨重,逐渐显露出明显的混乱。

    一部分被亡灵骚扰攻击的区域尝试后撤和拉开距离,而一部分不明情况的士兵则还在盲目的向前冲击。

    “你们几个往后撤,寻找制高点。”拍了一把身旁径自嘴里念念叨叨的露西,蒙德指了指左后方隆起的小丘,那边射界更广,虽然以新兵的命中率来看只会更加糟糕,但是至少能对敌人产生心理上的压力。

    同时他挥了挥手,开始指挥着还在保持着队形的四个小队,逐渐的朝前压去。

    这四个小队绝对是这场战斗里面表现最好的,虽然队伍内的法师在攻击上并没有多么亮眼的表现,但是能够以最快速度完成编队并形成战斗力,这才是蒙德最关心的内容。

    “普通士兵缺乏有效的远距离攻击手段啊。”一边对敌人形成包围圈,蒙德一边总结着这次战斗的问题,新兵们的表现不提,因为一直以来远程输出依靠法师,所以这个世界竟然没有成体系的弓箭射手部队,士兵们在充当盾墙和近战厮杀之外竟然只能站在原地围观,这让蒙德有了些新的想法。

    回头可以研究一下弓箭甚至火药技术,给普通士兵们研究更加方便携带的强力远程装备,即便无法达到法师们的适用性,至少在战场的列队互射阶段,单纯站桩的士兵也能给敌人带来一些伤害。

    而且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带兵冲锋哪有坐在实验室里面研究武器来的轻松。

    暂时这个不急,拄着自己的法杖,蒙德一边走一边缓一口气。

    到底只是初阶而已,布置地形加上远程攻击和维持亡灵,三管齐下的情况下,自己的魔力已经快要见底了。

    现在还不是自己休息的时候,部队的优势积累的还不够大,必须要彻底击破他们的主力才能让自己之前装的那个逼达到圆满。

    而且蒙德……可是非常想把对面那个小白指挥官抓起来,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这本来应该是一场能够堪称完美的歼灭战,然而事情却在身后的一声巨响下变成了急转直下的形式。

    骇然的转过身时,蒙德看到的是此生也不过看过两次的场景。

    神仙打架。

    恐怖的冲击波由远而近,毫无准备之下蒙德直接被吹了一个跟头。

    天空之中正在肆意挥洒魔法的是两名传说中的‘大字辈’法师,一般来讲根据职阶的不同分为比较中庸的大法师,侧重战斗培养的战法师,以及偏向学术研究炼金制造一类的大魔导师。

    然而不论偏向侧重有什么不同,这些顶阶都是一个象征。

    国家强盛,实力超凡,他们是行走在凡人国度之中的核威慑。

    往常很少动手的大字辈今天突然在这座边境小城打了起来,这让蒙德浑身一阵冰冷,恨不得立即逃离这里。

    和普通法师不同,这些大字辈已经超越了凡人的范畴,一帮怪物们交战,压根就不是常人能够卷进去的事情,就像刚刚的这种试探,对于他们来说这连正式攻击都算不上。

    看了一眼身边,蒙德脚下土黄色光晕涌动,集中所有的魔力,全力向下挖去。

    “过来!!!”大声的朝着另一边的齐锲呼喊了一声,这种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了,山坡那边的几名法师还有露西……自求多福吧,等回头我跑掉了,给你们烧纸。

    好在是个高阶,也是知道顶阶对战打起来是个什么后果,齐锲没有废话,指挥着好不容易包围到另一边的士兵,全力的朝着蒙德的方向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