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相逢对面不相识-《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呼哧~呼哧~”清晨的一大早,胜利兵团六团一中队的营地里面出现了一个往日难得一见的场景,一位看起来八十岁高龄的老大爷,赤裸着自己那精瘦的排骨胸,满头大汗的在士兵们训练的场地之中费力的挪动着脚步。

    其实是奔跑,奈何体力太差,这才跑了不到一圈,蒙德感觉自己肺叶子都快炸了。

    昨天升级系统,本以为自己就能开始迈向人生的巅峰,能量亲和也兑换完了,只要自己把这身体锻炼好了……

    现在看来,这种锻炼不但是强壮自己的体魄,同时还考验自己的意志。

    “啊!”爆吼了一声,蒙德用力迈动灌铅一般的双腿,吃力的往前跑了起来。

    这感觉,浑身上下的筋肉仿佛都不是自己的。

    最先注意到蒙德的还是克里维,一大清早他习惯性的出来晨练,大老远就被蒙德的那一嗓子吸引了目光。

    “呦!老蒙!晨练呢啊?”大老远的凑了过来,克里维今天的状态看起来比昨天好了不少。

    到底是打过好些年仗的老兵,对于心理的调整速度比常人快得太多,在这血月和烈风常年互怼的南境,只要没死的,对战场死人都不陌生。

    另一边,上下打量着蒙德那一身精瘦的排骨,克里维露出不忍直视的目光。

    “呵~”勉强挤出了一个回复,蒙德朝着这个看热闹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气都喘不匀,他实在没精力回答。

    克里维也不以为意,他和中队长齐锲以前是一个骑士学院毕业的同学,水平稍差一点,现在还没踏入高阶,但是好歹是骑士,体能训练也是日常项目。

    两名小队长一起跑圈,费力的蒙德恍惚间仿佛明白了猎鹰最开始认识美队时的怨念。

    我知道你体力好,但是你丫能不能不要一边一圈圈的超过我,一边一遍遍的念叨我?

    但凡我还有点体力,我都想踹你了!

    大概跑了半个小时,新兵们逐渐起床,仍旧是以近战职业的战士和骑士为主,看到两个正在锻炼的人,一群大兵在熟悉的看了一眼克里维之后,齐齐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蒙德。

    长这么大没看过这样的法师,话说您老都这岁数了,突然想起锻炼身体是个什么目的?

    对于大家看猴一样的围观,蒙德眼不见为静,颤颤巍巍的又蹭了一圈,在士兵们总算想起自己是起来晨练的之后,他歇了腿脚,走到一旁恢复体力。

    这么大岁数,蒙德是头会发现,原来喘气也会噎人的。

    “咕嘟咕嘟咕嘟。”仰头就灌了一大瓶的水,清凉的水分流入胸腹,让蒙德顿时有了种活过来的感觉。

    “咳咳~”喝得太急呛了半口,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蒙德眼冒金星的瘫在了那里。

    难受,而且太累了。

    “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锻炼了?”又跑了一圈,活动开了身体,克里维跑过来调整一下,顺便问问蒙德什么想法。

    “嗯,”挥了挥手喘了口气,蒙德说道:“我在构思一种全新的训练方式,自己实践一下,回头好带头普及。”

    “你不会想让那些法师学徒也跟你一起跑圈吧?”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蒙德一眼,克里维由衷的感觉……这个方法不错。

    行军的时候从来都是那些平时跟大爷一样的法师们最拖后腿,但是那帮养尊处优的大爷们从来不跟他们训练,如果蒙德的这个想法最后能实践推广的话,他肯定举双手赞成。

    “那当然……”没好气的瞪了克里维一眼,这还真是蒙德现在的想法。

    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虽说我这是为了自己变强努力,但是看那帮法师们一个个睡到大天明才出来训练,心里肯定不满意的。

    现在我都以身作则了,你们还有什么借口?

    而且我这也不算折磨你们,系统都说了强大的法师必须有个良好的身体,即便你们没有系统,根本也都是一样的,多锻炼一下肯定有好处。

    “你加油。”蒙德肯定的回答让克里维满怀期待,哼着愉快的小调,继续开始了自己的锻炼。

    “那个……”想叫一声克里维,但是看看那货远去的背影,蒙德止住了声音,想了一下,他从空间戒指里把魔杖取了出来。

    虽然只有十多斤重,但是好歹也是根金属手杖,两手握住了那么一举,也能练练劈砍。

    这回一边的士兵们更懵逼了,这位法师大爷是怎么个想法?打算要跟我们战士抢饭碗么?

    骤然感觉职业的竞争压力更大了。

    一直等到法师们也逐个起床的时候,蒙德已经把手杖挥飞了六次,一旁的士兵们一边像看待病人一样的盯着他,一边随时等着帮忙捡法杖。

    “蒙德爷爷,你这干嘛呢?”露西起床不算最晚,不过作为一个还讲究美丽的女孩子,等她洗漱完成之后,蒙德也已经基本完成了自己第一天的训练,也就这种水平了,跑圈十圈,大概五公里,加上三百下挥杖,他现在整个人都是麻的。

    “嗯……嗯~”费力活动一下老腰,朝着露西打了个招呼,蒙德看了眼那边已经完成了晨跑的一群士兵,吩咐道:“今天照例是队列训练,要求不管多么混乱的情况,小队战阵必须在两息内完成,你们自己安排。”

    拄着腰挪动了几步,蒙德转过身阴恻恻的说道:“另外明天开始,所有人员必须按照我要求的时间起床,包括法师在内,进行基础体能训练。”

    “啊?”听到这个命令的露西一脸的茫然,另外一边的几名法师已经叫了起来。

    “蒙德教官。”还是那名熟悉的刺头,不过最近他的表现已经老实了很多。

    “能给我们一个理由么?”看了一眼顺着皮肤上的皱纹疯狂流汗的蒙德,艾洛恩小心的问道。

    “嗯……”看了一眼这名初阶,蒙德点了点头。

    “也没什么理由,如果不愿意参加的话,我会跟中队长商量一下,你们可以换个小队。”看了一眼另一边稀拉拉的几个小队,蒙德咧了咧嘴。

    “正好他们缺人。”

    法师们怎么想无所谓,反正这是军令,老实训练,自己变强的时候也顺便拉他们一把,至于执意不听的他也无所谓,任何一个队伍对不听话的新兵都不会惯着的。

    打着摆子挪回自己的房间,身体是真累,感觉腿都不像自己的了,而且现在还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哎哟~”别看人前摆着硬气,但是身体很诚实,刚回到帐篷,蒙德已经扶起了老腰。

    锻炼真不是个轻松的工作,自己这练习强度还不算高呢。

    系统……不提也罢。

    锻炼身体这任务说难不难,重要的是时间,然而蒙德急,系统刚激活不到十天自己已经经历了两场大变,如果再不努力,说不定下次出了问题,自己就直接挂了。

    而且换个角度想,原身一生不得志,在烈风西南困守了一辈子,作为一个已经独立自主了的穿越者,蒙德表示自己不想走他的老路,虽然自己作为法师,没办法仗剑天涯,但是云游四方快意恩仇还是十分向往的。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大概算是一种憧憬,不过现在自己面对的,还有更大的问题。

    “嗯……”一股刺痛感从尾椎直冲脑门,又从脑门顺流而下蔓延全身,好不容易挪到床边的蒙德只来得及哼了一声,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这感觉实在是太酸爽了,简直要人老命。

    然而祸不单行,帐篷的帘子一拉,外面一个人影已经闪了进来。

    “老蒙!你猜谁来了!”声音中带着兴奋,从这独特的称呼就能看出这是克里维。

    翻了个白眼,蒙德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管他是谁,现在自己只想静静。

    “赶紧把衣服穿上,副兵团长来咱们这边了。”快步走过来,克里维也不管蒙德是个什么状况,拉起他的胳膊就打算带人离开。

    “唉哟~~~”扶着自己的老腰,蒙德用力挣扎,奈何他只是个刚刚开始锻炼的法师,完全不是这个看起来也不算五大三粗的骑士的对手。

    一路被拉着来到中队营帐,已经整理好形象的蒙德双手托腰,有一下没一下的来回扭动,顺便满是不解的问向正在边上窃窃私语的几个人。

    “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这次副兵团长在城外和敌人交手,一下子扫掉了咱们的大半新兵,我估摸着八成是过来慰问的,顺便安抚一下新兵们的情绪。”对于这个猜测,克里维认为八九不离十,说的相当笃定。

    听到这个回答,蒙德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麦希丽丝要来,作为原身乃至自己一段时间的初恋,以及后半生无数次后悔的残念,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这是个关键的问题。

    ‘她还会不会认识自己?’‘要像朋友一样打招呼还是表现的亲昵一些?’‘自己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太邋遢了?’

    你得理解屌丝了一辈子的人突然发现曾经的女神就要出现在自己面前是种什么心态,特别是这个女神从各方面都已经和自己当年认识的时候有了巨大的变化。

    “副团长来了。”首先拉开帘子的是齐锲,这家伙进来之后还小声的喊了一句,紧跟着,他迅速转身拉开了帐篷的帘子。

    几名体格健壮的年轻人已经抬头挺胸的站成了一排,蒙德托了托腰,也用力的站直了一点。

    “不必多礼。”走进帐篷里的那个金发女人仍旧光彩照人,冷漠却又不显疏离的眼神一个个划过帐篷之中所有人的脸,最终在蒙德的脸上停顿了片刻。

    那一瞬间蒙德感觉自己呼吸都急促了好几分,然而没有什么过多的赘述,麦希丽丝对着自己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在回忆什么。

    看样子最终没回忆起什么,她摇了摇头,闪身而过。

    大喜到大悲仅在一念之间,刚刚那种刺痛感再次从尾椎升起,疼的蒙德一阵眼冒金星。

    是了,几十年的岁月流逝,自己已经从那个帅小伙变成糟老头了,而她还是那样美丽冻人,认不出来似乎也没什么。

    心里肯定不太好受,不过岁数这么大了,有些事情也都看开了,或许也更加能认清现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