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迎面而来一口锅-《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终究是几十年的时间,眼前这位堂堂胜利兵团的副兵团长也早不是自己当年认识的那位纯洁善良的姑娘,纵横于王权和世俗之间,就是再怎么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也总会不环境所感染。

    现在的麦希丽丝更像一位精明干练的女强人,一番交代结束,又鼓舞了士气,没有多停留,她很快离开了营帐。

    “麦希丽丝大人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大家不用担心,回去专心计划,”送走上级长官的齐锲此刻容光焕发,相当豪气的说道:“新一轮的增兵工作已经在推进了,很快各队都能补充到足够的兵员。”

    看向蒙德,齐锲露出期许的目光:“五队的人员编制基本整齐,在新兵到来之后,我希望他们能成为表率。”

    “我……尽量。”练兵蒙德是没什么担心的,只要听话,两辈子一百多年的人生阅历和见识足够训练出一支超出这个世界时代理解的部队,但是有些东西他必须得说。

    “哎呦~我的腰。”好不容易外人走了,蒙德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腰杆子,踉跄两步之间,他恍惚仿佛听到了咔吧两声。

    “嘶~~~!!!”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趴倒的蒙德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一边正打算往后让让的克里维,苦笑着指了指他。

    “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就去了指挥部安排接待上级事宜,齐锲是不知道蒙德在营地里的那通疯狂运动的,上前一步扶住蒙德,疑惑的问道:“战场上受的伤吗?”

    摇了摇头,蒙德疼的眼泪直在眼眶打转。

    “先回去休息,先回去休息。”扶了一把,齐锲看了一眼兀自被蒙德扯着的克里维,点了点头说道:“老克,你送蒙德回去。”

    “???”有些惊讶的扭头看了一眼齐锲,合着这么叫人名字的方式在你们这里还是种传统?

    “唉,我就说你不要那么勉强自己嘛。”有些不情不愿的搀着蒙德,克里维嘟嘟囔囔的走出了帐篷。

    “你们觉得怎么样?”送走了蒙德之后,齐锲看了一眼身旁的几名队长问道。

    和蒙德一个外人不同,齐锲和其他四名小队长都是一批出来的战友。

    二队长莱格尼摸了摸下巴:“今早看了他的行为,除了突然自虐式的锻炼以外,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东西。”

    “我倒是觉得这就已经够特别的了。”没了外人,四队长诺布放松了下来,拉了个小凳子坐下饶有兴致的说道:“他还准备让那些法师明天和他一起早起锻炼。”

    “有经验,能够认识到法师在军团作战时候存在的缺陷,而且有足够的决心和毅力。”一队长古德布尔比较沉稳,给出的观点也是一板一眼。

    “他和副团长好像认识?”回想刚刚的场景,莱格尼突然问道。

    “这个……”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齐锲嘟囔着说道:“麦希丽丝大人以前曾在卡尔里拉城的圣光学院学习,就算认识,也不是没可能。”

    “那就好办了。”

    。。。

    回到自己帐篷的蒙德还不知道自己小心隐藏的表情实际上已经被同僚们看了个底掉,腰疼的受不了的他非拉着克里维帮自己按了按不受控制的老腰。

    感觉上稍微舒缓了一些,他草草将一脸嫌弃的克里维送走,又开始了自己的变强计划。

    变强肯定是自己现阶段的主旋律,为了不在下一次的突发冲突中被哪两个大字辈的余波给一波带走了,先把自身实力提升到中阶法师,开辟自己的魔力虚空才是关键。

    “作为一只合格的宝宝,你应该学会自己打怪升级了。”开辟魔力虚空,不过之前还有些事做,此时的他正拿着一枚空出来的空间戒指和眼前的亡灵大鸟大眼瞪着小眼。

    “嘎?”燃隼鹤充满灵性的脸上流露出仿佛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鸟爪轻轻戳了戳眼前的戒指,没有上锁的戒指立马冒出了淡淡微光。

    看着被扫出一个小坑的地面,蒙德点了点头,果然和自己想想之中一样,这些亡灵生物不但智商很高,而且因为有独立的魔力虚空,甚至能使用空间戒指。

    不过这么挖地可不行,捡起地上的空间戒指,蒙德将里面装进去的土又给弄了出来,小心的改变了一位密码,对着大鸟又晃了晃。

    大鸟抓起来瞅了瞅,抬起鸟爪又将戒指塞回了蒙德手中。

    “别闹。”又将戒指重新递了回去,蒙德怒气冲冲的指了指戒指,我这为了变强都累成这样了,作为宝宝你们就不能替我分忧么?

    “嘎~”燃隼鹤又长叫了一声,一脸无奈的接过了戒指。

    说实话蒙德觉得这鸟在亡灵化之后变得好聪明,而且这丰富的面部表情,怎么看着这么像功夫熊猫里面的灵鹤呢?

    可惜当时自己只想着性价比,三只宝宝里面就这么一只卖相好的,起逐兽和包骨兽看着样子糟糕透了。

    送走被迫打工的宝宝,蒙德开始调整自己。

    想要细胞恢复更新,营养的补充是肯定的,空间戒指里面当初临死准备了不少吃喝,那天也没吃完。

    好在这戒指还有些保鲜功能,现在拿出来吃正好。

    躲在帐篷里面胡吃海喝,自己的手艺味道要比食堂的大锅饭能好不少,还有上次捕捉到的那名中阶死灵法师的遗产,里面有酒有肉,蒙德也拿了出来每样都小心的尝了一点。

    虽说正常思路的人肯定不会往自己随身携带的干粮里面下毒,就怕自己遇到个不正常的呢。

    “短时间可能走不了了,那要怎么才能活舒服些?”吃饱喝足,看了一眼周围这薄薄一层的帐篷,蒙德若有所思。

    以前在家,虽然空间局促了些,但至少样样俱全,想做点什么都好,可现在到了这军营,各方面都不方便,自己都好几天没洗澡了。

    “最起码得有个家。”摸着下巴上越发长了些的胡子,蒙德别扭的扭了扭身子,作为一个爱干净的人,好几天没洗澡让他感觉身上有些发痒。

    “唉……还得再过去一趟。”刚回来不长时间,还得再去中队长那边一趟,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蒙德惊讶的发现,半个小时前还一副要死感觉的身体,吃过饭之后竟然已经好了大半。

    “这就有点夸张了啊。”赶紧打开属性面板看了一眼,可惜变化没自己想象之中巨大。

    身体活性从原有的常人一半水平现在恢复到了0.71,算是勉强达到了病弱体质,身体素质从原本的不足常人一半水平提升到了0.51,提升的速度远低于身体活性的提升速度。

    “还行。”有明显变化,蒙德十分满意,活性水平一顿饭就提升了接近0.2,2点的水平上限,自己最多再过六七天也就攒够了。

    身体素质这块大概是跟自己锻炼的收获和强度有关,进步有些缓慢,不过这个蒙德反倒不急。

    现在是身体活性不够,稍微以运动就跟要死了一样,等身体活性恢复一些之后,锻炼强度增加,效率肯定会提高起来的。

    基本摸清了数据上的变化,蒙德不在耽误,直直的奔着之前集合的营帐走了过去。

    还没走进,远远的就听到营帐里面一阵哄笑的声音,现在除了自己那边之外,其它小队都在等待兵员补充,他们倒是清闲。

    小心的凑近了几步,蒙德有心听听墙角,结果没成想,还真被自己听到了些东西。

    “你们说那个混世魔王什么时候过来?”说话的应该是老四,记得叫什么来着?

    “我说你就是挨打没够,又给人家起外号了?”齐锲的声音传来,跟着说道:“已经从王都出发了,现在估计都走了半路,最多十天的时间,这回把大小姐安排到老蒙那边,你们可躲着点,回头再被打上来,我可帮不了你们。”

    “唉~怕什么的。”这声音一听就是克里维,大着嗓门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我就不躲,大小姐还能把我吃了怎么?”

    “行啊,老克有骨气,到时候记得给我们表演一下子。”气氛一时间欢快了起来,其他几名队长都发出了起哄的笑声。

    “咳~咳~”轻轻咳嗽了几声,蒙德往前走了几步拉开了帐篷的帘子,刚刚的欢乐场面不在,仿佛在开谁的追悼会。

    “啊,老蒙,你来啦?”齐锲这话说的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大概他自己也感觉到了,强行扭转话题问道:“有什么事?”

    “没啥大事,但是也挺重要的。”给自己安排什么混世魔王蒙德都不在意,而且话里还有大小姐这个称谓,保不齐是哪家的刁蛮小公主,只要不动手揪自己胡子,他感觉就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嗯……头发也不行,还有眉毛。

    “你说?”看了一眼哥几个,齐锲斜了一眼正在悄悄坐正姿势的克里维,不是说老蒙都累瘫了么?怎么还有体力突然跑过来?

    “那啥,上面有没有说咱们要在这边驻扎到什么时候?”蒙德首先问的是这个问题。

    “这个倒是没说。”听到正事,齐锲精神了一下,捏着下巴说道:“卡尔里拉城被毁近半,陛下肯定会下令重建,前线重新恢复僵持,小道消息是我们可能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里就在这边一带驻守训练顺便帮助重建城市。”

    “那营区的位置能够调整么?”想了想自己的打算,蒙德继续问道。

    “这个倒是没什么要求。”挠了挠脑袋,齐锲不解的说道:“你打算换个地方?”

    “往南再走几里地就是小殇山,我建议把营地和训练场地搬到那里去。”指了指正南的方向,蒙德说道:“小山高度在四百多米,占地面积很广,在里面锻炼士兵的越野机动能力,附近还有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