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回家-《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小殇山是蒙德仔细思考做出的选择,首先作为猎区,那地方自然风光优美,而且这世界因为魔力的存在,普通野兽的生长速度极快。

    像猎区这样的地方,不是说人民打猎的区域,而是说不在一定时段内定期进行清理,这里的野兽就可能泛滥成灾,甚至出现魔兽的区域。

    在人类生活的疆域之外到处都是些恐怖的魔兽不是没有由来的。

    当然,在座的都是军人,关心的肯定不是这种问题。

    “猎区好啊。”首先精神起来的是四队长,坐直了身子他拍着大腿说道:“要是规模不差的话,我天天在营地里开烧烤大会。”

    “我记得是三级猎区。”回忆了一下,蒙德说道,猎区这个等级划分从1开始,上不封顶,就是证明一个地方的清理等级,不过这种等级也会有浮动和不确定性,基本上9级往上就不太准确了。

    “三级猎区啊……”听到这个,不止四队长,就连齐锲眼神都亮了。

    充足的肉食能极大的提高士兵们的身体素质,猎杀各类野兽还能锻炼士兵们的战斗能力,如果遇到魔兽那就更好了,实战经验可是相当珍贵的。

    “这事我去和副团长请示一下。”这种好地方作为中队长肯定是要去申请一下的,点了点头,齐锲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哦,对,营房我可以自己建么?”想到这个问题,蒙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岁数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一样方便。”

    “没问题。”地方兵团有些因为各种原因,要求限制很多,不过像胜利兵团,你只要不在营地里面盖出一座宫殿来,一般就没人管,所以这个话题齐锲答应的特别爽快。

    “那行,我回去准备准备。”打了个招呼,蒙德转身就走,一点问问那什么混世魔王的大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的意思都没有。

    虽然他们之前说话声挺大的,但是听墙角这印象给人家留下了,不利于自己伟光正的形象。

    话说现在暂时稳定下来了,自己要不要考虑丰富一下自己的人物形象?

    原本这世界的法师袍样式不太好看,以自己的那件放在家里的来说,虽然也不知道现在家还在不在了,但是从自己的角度来看肯定是不太好看的,麻麻赖赖还带着不少魔兽皮毛的装饰。

    简洁轻盈是自己喜欢的形象,就是现在还没想好是按照哈利波特的方向设计还是朝着华夏仙家的形式发展。

    “要不先弄个白袍?”对于甘道夫的形象,蒙德还是相当期待的。

    “蒙德爷爷。”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蒙德的思路,紧跟着,露西突兀的跳入了他的视野。

    “啊?哦……什么事?”走神的情况下被吓了一跳,蒙德用力瞪了瞪眼睛。

    “嗯……”小丫头上下打量着蒙德,歪着头看了半天,看的蒙德都有些发毛了才嘟嘟囔囔的说道:“总感觉蒙德爷爷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呢。”

    “哦?怎么不一样?”叉起腰来,蒙德毫不在意的问道,不怕有人质疑,毕竟自己也经历过原身的一生,任何事情只要有印象就都能说出来。

    “说不上来,”掐着下巴,露西带着满脸的疑惑说道:“明明就感觉和以前毫无上进心的时候差不太多,但是就是感觉不太一样了,好像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似的。”

    “……”这姑娘果真是如假包换的露西,这张破嘴,她迟早的死在这个上面。

    然而小姑娘全然没有自知之明,仍旧在这里巴拉巴拉嘟囔个不停,神烦。

    “说重点啊。”好歹是自己熟悉的人,蒙德也没太过分,只是以往的脑崩换成了头槌。

    “啊!啊……”双手抱着脑袋,露西可怜巴巴的抬了抬脑袋小心的说道:“我就是想问问,我能不能回家看看啊?”

    “回家?”恍然的看了露西一眼,蒙德拍了拍脑袋说道:“我会和中队长那边请示一下的,如果批准,正好我和你一起回去。”

    转身往回就走,蒙德第三次回到了中队长的帐篷。

    这会没别人了,只有齐锲一个人呆在里面,看桌面上的文件,大概是在批阅什么。

    “你怎么又来了?”看到蒙德去而复返,齐锲满脸疑惑的问道。

    “这不是城内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么,我就寻思着有机会能不能回家看看。”不好意思的朝着齐锲弯了弯腰,蒙德小心的说道:“正好我们队里还有我一个邻家,一起回家看看还能不能抢救出来点什么。”

    “没问题,去吧。”挥了挥手,齐锲头都不抬的回复了一句。

    出营肯定是得跟上级打个招呼的,私自离营被抓到,那可是有刑罚的。

    这次回家蒙德主要是看看能不能把自己当初随手放在家里的那几本笔记找回来,以前原身研究的东西对他当初只算个念想,但是现在落在自己手里,很多就能成为未来的修炼指南。

    “卡尔里拉也被破坏成这样了呢……”跟着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眼前破败的废墟,露西忍不住小声问道:“蒙德爷爷,我们为什么要跟血月帝国打仗呢?”

    蒙德翻了个白眼,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两国交战从来没有单纯的喜恶,像烈风和血月之间蒙德能说出来的问题就有一大堆,比如前者是神圣联盟中的一员,和允许死灵法师们发展的血月天然就有阵营上的矛盾,经济人文乃至地理位置,两个国家就没有一点和平共处的可能。

    可惜法师学院明显不教这些内容,心思单纯的小丫头竟然还能问出这种问题。

    “蒙德爷爷,你又不说话了,最近感觉你总是心不在焉的。”凑近看了一眼蒙德,露西摸了摸下巴:“记得好像是在上次胜利兵团进城的时候。”

    仿佛嗅到了八卦的香气,露西立马来了精神,围绕在蒙德的身边,叽叽喳喳问个没完。

    “我真是没想回来当兵,更没想加入胜利兵团,到这来也不过是意外,你能不能别问了。”被问到烦不胜烦,蒙德只能用力把露西那充满好奇心的小脑瓜推远一点。

    “别啊,”用力往回顶着,露西丝毫没有放弃意思的说道:“您跟我讲讲呗。”

    “有什么好讲的。”借着推露西脑袋的力气,蒙德稍微调整了手掌的角度,一具躺倒在废墟中的尸体在小姑娘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错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