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改变-《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呼~哈~呼~哈~”小殇山上全新的胜利兵团第六团一营,一大早就迎来了与往日里全然不同的一番景象。

    刚进入雨月的第三天,顶着蒙蒙的细雨,一群赤裸上身的大汉和几名满脸别扭的短衫姑娘们一起呼喝着整齐的号子,跟着一名同样赤裸着上身的老头朝着山脚扬长而去。

    回家又回来已经有五天的时间了,卡尔里拉城毁坏大半,自家原本那个小书店的区域除了一个巨大的冲击坑以外什么都没留下。

    原身积攒了大半辈子的努力都成了泡影,不过蒙德反而是看开了,那是他的人生,现在,自己要走属于自己的路。

    锻炼时间尚短,法师们永远是第一个被拉开距离的队伍,士兵和骑士们基本能够保持稳定,毕竟两者都有着相当水平的体能训练课程。

    “都打起精神来!今天第一名到达营地的法师,我优先给你们准备一套全新的装备!”要想马儿跑,肯定要给马儿草,而且有了对比,让这帮法师们自己卷起来就好了。

    蒙德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反正现在自己孜然一身,又有大势所趋,索性老老实实在这呆着。

    做事就把它做好,既然留下,那自己的小队肯定要做最强的部队。

    嗯,既然法师们有奖励,战士和骑士们肯定也有,考虑到自己的火器计划,蒙德准备再憋他们一阵,等自己实验成功,到时候给他们来个惊喜。

    回到营地之前,蒙德是这么想的。

    “老蒙!回来了啊?”刚跑回营地门口,克里维日常跑来围观,打了个招呼,他拉起蒙德就走。

    “又怎么了?”被拉得莫名其妙,这边营地刚搬过来,其他几支小队的人员还没来得及补充,他这么火急火燎的拉着自己又要干嘛?

    “西博牌,打么?”正拉着蒙德走的克里维回头问了一句,然后夸张的拍了拍蒙德的胸口说道:“好家伙,您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五天时间,随着身体活性极速提高,蒙德原本皱纹堆垒的身体已经肉眼可见的饱满了许多。

    “就是锻炼呗,加上一些小技巧。”拍了拍自己胸口,蒙德开心的笑着说道:“我中阶了。”

    “中阶?”这回克里维的表情可就不只是好奇了,他有些惊讶的回头扫视了蒙德一眼,用力咽了口口水问道:“怎么做到的?”

    “说不清,很自然就做到了,”耸了耸肩膀,蒙德随意的说道:“可能只是积累够了。”

    “也对。”那毕竟不是个自己的同龄人,克里维挠了挠脑袋,有些赫然,紧跟着他高兴了起来:“恭喜了。”

    “哈哈,多谢。”抱了个拳,蒙德的心情也是相当不错的。

    本来以为至少要炼体达到任务要求才能晋级,身体素质刚达到1自己就成功晋级了。

    中阶和初阶,两者对力量的使用差距不大,唯一的区别在于魔力虚空,有这个和没这个,两者间天地之别。

    你可以这么对比,同样的输出功率,初阶憋个大招就空蓝了,但是因为魔力虚空的存在,同样的招式中阶法师放好几个或许还有余裕。

    身体吸收自然魔力,源源不断的魔力又被塞入灵魂虚空,可惜现在没有个计量单位,自己连具体储存了多少都不清楚。

    只能说很多,得益于能量亲和属性MAX,自己吸收能量的速度跟装了航空引擎一样,快到起飞。

    拉着蒙德一路走到了中队帐篷,嗯……这帮家伙没想到就跑中队长这打牌来了,刚一拉开帘子,他就看到了形象大跌的齐锲挥舞着右手用力在牌桌上甩下了两张硬纸牌。

    “火借风势,火龙卷。”不说别的,至少这纸牌上面的图案还是很精美的。

    西博牌自己也有些了解,这是一种类似三国杀一样的桌游,身份分别是法师和骑士和领主,对,原本应该战地铁三角的战士被摘除了,很显然做这卡片的人认为战士不配放在法师骑士相同的位置。

    抽身份牌,互相打,玩法挺复杂的,风火雷电,这牌充分体现了法师元素的多样性,属性连动和克制,与其说是一种娱乐,有时候蒙德感觉这更像一种给入门法师用来熟悉属性克制关系的便捷记忆方式。

    “哟~老蒙!”自从克里维开了个坏头,现在大家都这么叫自己了,对此蒙德没有办法,只能听之任之。

    “在玩西博牌啊。”看了一眼正在为了一个火龙卷而头疼的二队长,蒙德突然灵光一闪:“这玩意多没意思,我这有更好玩的。”

    论棋牌玩法,肯定是华夏第一的,单只是一副扑克,一省之内都能出现好几种相似又微微不同的玩法,而蒙德恰巧手里就有这么一副牌。

    这个是原身做的,出于什么想法蒙德已经记不清了,说实话他有时候觉得当初原身对身体的控制也没那么彻底,不时有些脑抽的小举动可能都是被自己篡夺了控制权后的行为。

    “有别的玩意?”听到这话,原本在桌子上一副无精打采表情的四队长立马来了精神,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嗯,而且玩法很多。”看了一眼现在的人数,加上中队长都六个人了,分两伙斗地主不太可行,不过六个人玩牌的话……

    “我教你们种玩法,叫干瞪眼。”其它玩法赌博性太强了,不建议推广,所以蒙德想了个不那么严重的,现场指导了起来。

    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晚上点着蜡烛在寝室PK,有时候把自己攒一两个月的零钱都输了出去,这记忆还是蛮深刻的,所以今天玩起来有种格外怀念的感觉。

    毕竟都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这玩法有意思。”一张牌管一张牌,不能越级,有时候自己手里抓一大把偏偏没有出牌的机会,几个人握着手里的牌看着桌面干瞪眼,玩法称呼名至实归。

    不出牌的时候憋的挺难受的,但是轮到自己出牌别人只能干瞪眼的时候,那种畅快的感觉。

    “一个2,”获得一次出牌的机会,一队长古德布尔一改往日里忠厚老实的呆板样子,摸起一张牌之后兴奋甩了满手。

    “6789,跑了!”看了一眼边上的战友,他得意的叉起了腰。

    “那你们先玩着?”干瞪眼六个人和五个人差距都不大的,看到几个人已经玩熟了之后,蒙德小心的说了一声。

    毕竟自己之前喊出去的要给法师里面的第一名一套奖励的,同时中阶了,他也得给自己做些准备。

    骑士和战士们的装备改造计划,炼金和魔构学的学习和深入,自己药水的改良,一件件事情堆积起来形成了相当庞大的工作量。

    几个人玩的热闹,全然没顾蒙德,偷偷遛出了帐篷,他一路又跑回了自己那边。

    好几天没见,今天鸟子总算是回来了,之前蒙德都差点以为这货带着自己的空间戒指潜逃了。

    “呆鸟,你这是挖了哪家菜地么?”灵魂探查着戒指里面的乱七八糟,蒙德有些头疼的看了一眼正扭着脖子用自己的长隼梳理着羽毛的亡灵大鸟,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

    首先你都是个亡灵了啊,梳理羽毛是什么鬼?还有燃隼鹤不是肉食性生物么?你给我抠一堆的野菜回来干嘛?

    自己还没法说,亡灵化之后这鸟大大的狡猾。

    “嘎?”脑袋一歪,嘎的一声,大鸟充分的展现了一个你说啥?我不明白的表情。

    ‘就你能装。’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蒙德对着这呆鸟翻了个白眼,将戒指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了出来。

    东西挺多的,而且也不算全是菜,里面各种稀奇古怪,还有些矿石一类的东西。

    “倒是挺会找的……”灵魂感知只能知道戒指里面大概物质的形状,拿出来后蒙德才恍然发现,这里面除了一些日常吃过的蔬菜之外,还能看到不少形状各异的果实和色彩鲜艳的石头。

    有些见过,有些蒙德压根连听都没听说过。

    “挺稀罕……”看着新出现在手上的一块布片,蒙德愣了两秒:“什么玩意这是?”

    淡紫色亮面,上面还带一根细带,蒙德有些茫然的拿起来闻了闻,还有些香味……

    “你丫不会是去偷女人的衣服了吧?”抖了抖老手,他看呆鸟的眼神瞬间不善了起来。

    老夫我一世英名,不会被你毁了吧?

    果断先藏起来,找个机会赶紧毁尸灭迹。

    这鸟虽然有点不靠谱,但是干活还是够认真的,来回翻看了一通,虽然一堆东西里面夹杂了些奇奇怪怪的物品,但是总体对自己还是很有帮助的。

    首先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草木土石,放在分析项里面分析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

    炼金这技术就是把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混合到一起,所以跟化学一样,多知道几种物质结构准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