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后勤和药剂-《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让克里维帮的不算什么大忙,就是偷摸在下边传递一个蒙德是个怪老头的说法,这种传言对自己影响不大,但是能够有效的帮助自己改变一些东西,比如说外在的形象。

    过一阵自己打算开始丰富自己的人物形象了,第一步还在考虑,具体在哪个方面开始改变。

    人设这东西立的要稳,抽烟喝酒烫头是一种,换种形式,满血拉二胡残缺浪全图也是一种。

    当然还有衣服外形,破衣烂衫酒葫芦,加上自己这满头银丝长须的,肯定不会有人把自己当做济公,至于是七公还是乞儿,那就要看别人对哪个人物的形象比较深刻了。

    当然如果是改变衣着外形,蒙德肯定不会朝着那个方向去改,毕竟文化差异摆在那里,自己好歹是个法师,肯定得在熟悉的法师形象中做选择。

    又一次送走了客人,好好的锁上了房间大门,蒙德走到了试验台前开始了二次优化试验。

    另一边。

    “喂,露西。”同一队里,同病相怜的法师们早就已经形成了不错的关系,今天迎新晚会,他们一群人聚在一起,一边笑看新来的那些菜鸟们的拙劣表现,一边研究着自己的话题。

    “你认识蒙德教官的时间最长,你说说,他到底是个什么实力?”这是所有五队法师们想知道的问题,刚来营里就被教育做人的艾洛恩自然是最想知道的一个。

    “你都问过好多遍了啊,”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这个法师队里实力最强的唯一初阶,露西扁了扁嘴说道:“蒙德爷爷十年前就是初阶法师了,现在怎么也应该是中阶吧?”

    “我还是觉得不可能。”坐在艾洛恩身边的泰介用力的摇了摇头:“老大他可是天才,学院里面的中阶法师又不是没见过,菜一点的根本不是我们对手。”

    “唉,你们别说这个了行不?”同样的话听过了好些遍,其他人也不以为意,作为脱离艾洛恩那个小圈子的法师,今天跑步拿了第一名的乌奇尔问道:“露西,教官还是炼金师么?”

    “哦,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露西兴奋的说道:“今天我去蒙德爷爷那里的时候,看到他桌子上面摆了好多的炼金工具,或许他正在准备奖励!”

    “什么样的奖励?”一听到这个,别说法师们,就连一边一直听悄悄话的骑士都凑了上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两手那么一摊,露西无奈的说道:“我就看到一些瓶瓶罐罐的,具体是什么东西,我又不是炼金师。”

    而此时,众人口中谈论的蒙德正一脸苦涩的看着自己的试验成果。

    “加水实验失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眼前这份醒灵药水颜色变紫,已经成了失败品。

    这是今天第二份失败的药剂,第一份是自己尝试密封的那份。

    “推测在药剂两次大规模的挥发过程中有些有毒物质会随蒸汽挥发,药剂水分过高时材料反应不够充分,无法完全挥发有毒物质。”

    稍微有些可惜,毕竟蒙德和系统一脉相承的勤俭,把两份淡紫色的药剂合到一起,索性留着之后拿分析机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废物利用。

    这个分析机……现在已经基本玩明白了。

    该说不愧是法神分析机,自己扫描一个东西,它给出相应的分析结果,大数据分析,内容全面,想要具体应用,自己还得仔细看看资料。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系统升了级,现在能够解析魔构学结构,进行优化,不过魔构学自己还没上手,也就是看看热闹。

    外面的迎新……听起来挺热闹的,即便隔着老远,自己这薄薄的小屋仍旧能透进人群的欢呼声。

    或许自己该考虑盖个纯石头的屋子。

    至于外面的迎新,蒙德对那个不太上心,新兵们在经历过几次战斗之后应该也能意识到这种迎新根本毫无意义,就像刚刚经历过的那场战斗一样,同乡来的十几名同学,一场大战的余波之后可能就只剩下那么一两个了。

    “怎么又矫情起来了。”伸手拍了拍自己脑袋,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的恢复速度在提高,脑袋也比以往活跃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情绪波动,以前明明都不觉得有什么的事情,现在都能胡思乱想起来,还对露西那么暴躁……好吧,唯独这个蒙德觉得还在正常范围。

    一帮年轻人聚在一起,会不会讨论自己蒙德倒是不担心,就算他们不谈,自己也已经做好了安排,克里维肯定会让他们谈论起来这个事情的,而这也是他能想到的,在小公主过来之后自己唯一能有效应对的策略。

    我一个怪老头,有些稀奇古怪的性格应该没毛病的吧?

    “对了,还得想想奖励。”拍了下脑袋,蒙德又有点犯愁起来。

    这套奖励是肯定要给的,而且还要花些心思的给,这样才能树立一个自己赏罚分明言出必行的良好形象,拉动内卷,让他们自己互相较劲。

    可是说到装备就不得不提到魔构学和炼金,这两种专业自己都还在入门的摸索研究阶段。

    “算了,明天再去后勤部看看吧。”摇了摇头,蒙德小心的保存好今天试验成功的药水,因为制作方式的改变,产量提高,现在积累一共已经有十六管之多,对比醒灵药水的价格,完全已经将自己手头剩下的十一套材料的价格都回本了还有富余。

    晚上的时间蒙德在冥想之中悄然度过,有些东西得提前准备了,经历过快速通任务的快感之后,像现在这样卡着任务是在太难受了,而精神和灵魂作为魔法领域至关重要的一环,肯定是要出现在任务里面的,原身虽然有足够的基础,但是不影响自己多准备一些,万一运气好直接一口气通到中阶任务呢。

    第二天日常带兵跑步,看的其他小队的新兵们一愣一愣的,而蒙德在操练结束之后直接就到了后勤部。

    “这么快就又来了?”宝利森日常靠躺在自己的椅子上,有些意外的看了蒙德一眼,伸手示意他随便坐。

    “坐就算了,”摆了摆手,蒙德将已经分好的醒灵药水一瓶瓶的拿了出来说道:“这是我这段时间的工作成果,你看看。”

    “嚯!还不少。”更加惊讶的看了一眼蒙德,宝利森坐了起来,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所有的药水情况。

    “虽然不是极品,不过也是标准等级了,”挨个看了一圈,宝利森从十六管中拿出了两管说道:“这两管颜色比较深,应该是一个批次制作出来的,勉强能算作一类品,我代兵团直接收取了。”

    “啊?那剩下的呢?”原本以为都能出手的,没想到宝利森只收走两支,这让蒙德多少有些失望。

    “两个办法。”竖起两根手指,宝利森缓缓说道:“第一种,你可以去问问团长,看看他对这种级别的药水有没有兴趣,兵团下属个团都有自己的采购名额和标准,不过我们这边因为是新团,这方面还不太完整,说不定他会对这个感兴趣。”

    朝蒙德挤了挤眼睛,宝利森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交给后勤主管那边和外界进行对流,把这些药水直接拿出去卖了,团里收取百分之十的佣金。”

    “我回头先去找团长问问。”摆了摆手,蒙德不考虑对外销售,虽然自己不是很在乎那百分之十的佣金,但是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要是往外卖,回头搞不好会落人话柄。

    “那这种药剂兵团怎么收?”又指了指眼前的药水,蒙德好奇的问道。

    “因为是兵团的战略物资储备,价格肯定是公道的。”笑着点了点头,宝利森将两管药水小心的保存起来。

    “一般来说兵团内部提供药剂,兑换奖励大概在五十功勋上下浮动。”

    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这么算看的话一类品一份大概能兑换五份药剂材料,而一类品的话……以自己目前这种提炼方式,只要少放一点水,十份缩减到八份的量,应该就行。

    想到这里,蒙德摸着下巴算计着说道:“只能兑换物资是吧?”

    “没错。”

    “那给我来点金属和宝石。”醒灵药水的材料还剩很多,足够自己省着点用了,这次蒙德索性都换成了一些炼器材料,回头看看能不能先搞一套附魔装备出来应付一下答应好的奖励。

    “对了,”草草完成交易,蒙德突然想了起来,张口问道:“咱们后勤部这边有没有复原药剂的配方和制作方法说明?如果有的话我想抄一份回去研究研究。”

    “哦???”刚准备躺下的宝利森又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似乎起猛了,他还快速的扶了一把自己的老腰。

    “复原药剂的配方还真有,”想到什么,宝利森激动的快速走向房间的一头,嘴里念念叨叨说着:“我记得应该是放在这边的。”

    “有了!在这。”从一个角落里面翻出一个小戒指,宝利森朝着蒙德晃了晃:“复原药剂的配方,以及我好久之前存留的几份材料和器皿。”

    “复原药剂和醒灵药水不太一样,所以器皿是单独的一套体系,材料在戒指里面,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摇了摇头,宝利森长叹了一口气:“这些东西都是我以前研究药剂学失败后留下的东西,兵团非常缺乏这类能够加快伤势恢复速度的药水,如果你能做出来……”

    “先别那么期待。”拍了拍宝利森的肩膀,蒙德赶忙打断了他的畅想,晃晃手中的戒指说道:“我先拿回去研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