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没有灵魂的魔兽-《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林间的遭遇战虽然短暂但显得异常激烈。

    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包括蒙德在内的所有人在看到这些怪兽之后都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

    “停止攻击!恢复魔力!”拼了老命的喊了好几嗓子,连踢带踹才止住两名心智比较脆弱的法师的胡乱攻击,相比起队里最初跟着自己见证过大字辈决战的‘老兵’,这几名新调进来的新人实在太不争气了。

    “教官,没有发现魔兽尸体!”喊话的仍旧是最初的那名士兵,蒙德深深看了他一眼,过人的眼力虽然不代表多么能打,但是这至少是个相当不错的苗子。

    飞快的召唤出日常跟随在身边的起逐兽和包骨兽,负责周围防卫,蒙德一抬手又召唤出了一只全新的亡灵宝宝。

    幽影豹,一种极度灵敏的丛林猎食者。

    速度快,攻击强,天生的暗影穿行者,这种生物和自己的原身一样,唯一限制了它的只有天赋,从来没有人见过中阶级别的幽影豹,也可能所有见过中阶以上级别幽影豹的人都死了。

    落地的幽影豹只有三米多点,珍珠白的灵体周身透露这盈盈的白光。

    飘荡起来的毛发仿佛一身毛茸茸的大玩偶,作为现在自己宝宝大军里面颜值最好的实力派,蒙德之前一直想把它雪藏在身边等待什么关键的时候作为杀手锏的,然而今天。

    “就是你了,幽影豹,上吧!”指了指前方,蒙德大声的喊道。

    本以为杀手锏会立马冲上去,用敌人的鲜血来浇铸自己无敌的形象,然而让蒙德大跌眼镜的是,刚优雅的往前迈了两步,一脸傲气的幽影豹仿佛受了惊的大猫,瞬间又跳了回来,躲在自己的身后,全身炸毛的对着远方嚎。

    “???”回头有些茫然的看了自己的杀手锏一眼,刚刚魔兽带来的那种恐惧和威胁感反而淡漠了不少,再回头看向身边的士兵,蒙德不由得悚然而惊。

    “这是……威慑?”用力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鬓角都开始流汗的露西,蒙德吸了口气:“是恐惧!”

    “坚定你们的信心!敌人不是无法战胜!”大吼了一声提升士气,蒙德再次不要钱一般在周围的空间布置出了密密麻麻的恒光球。

    刚刚一次冲击,受到压力立马后撤,这些魔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聪明,最主要的是它们的能力,暗影潜行配合类似恐惧光环一样的诡异能力,在丛林之中难以察觉的同时,让队里的所有人在还没发挥出全部战斗力的情况下胆气先去了三分。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虽然经历过上次的两强对决新兵们的心态成熟了很多,但是蒙德不确定在这样沉默的压力下他们会不会崩溃,又会多快崩溃。

    “唉……麻烦。”念叨了一句,蒙德往前迈动脚步,转头在人群之中找了两眼,对着某个自己印象深刻的法师喊道:“乌奇尔,你来组织大家稳固阵型!”

    喊话的同时,起逐兽亡灵已经奔涌而出,朝着刚刚怪物们消失的地方冲了过去。

    这大概就是亡灵物种不同的关系,明明幽影豹被吓得都不敢往外跑,但是起逐兽作为系统奖励转化的亡灵,似乎就没受到这种压制。

    也不知道这种暗影生物对于自己的亡灵宝宝有没有威胁,蒙德有些忐忑和心疼的看着起逐兽快速穿过光照区,无头苍蝇一样的在光带外围的区域迷茫转悠。

    “……”对亡灵没有兴趣,所以不会攻击,仍旧潜伏在周围,不知位置。

    卡尔里拉城附近什么时候出现这么诡异危险的魔兽了?

    “ho~~~”猛然一声尖叫,大概是发现蒙德这么一个脱离大部队的身影,光暗交界之处,一只魔兽骤然从扭曲的黑烟之中显现身影,咆哮着朝这边冲了过来。

    谨慎盯住了这只魔兽行动的轨迹,蒙德深吸了一口气,身上防护罩闪亮,朝着对方就冲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那种恐惧光环的效果还是对冲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蒙德感觉自己稍微有点手抖,短短几步手心脚心都冒出了汗。

    五步之后,双方靠近不足十米,身后的法师们考虑到距离关系没有发动攻击,这只魔兽只留下蒙德一个人单独应对。

    下一刻的画面让后方所有观战的人员都差点惊掉了下巴,本以为教官只是拉近距离勾引怪物出现,没想到正面接近,老头子突然来了个沉腰立马的姿势,使出了一招……

    “耗油跟!”技能没有声音,蒙德索性自己配了音,身体推动拳头自下而上,在魔兽一巴掌糊在自己护罩的同时一拳打在了它的下巴上。

    土黄色光辉逸散,发出一声震耳的轰鸣,怪兽脑袋后仰,吃力不住的情况下整个好像蝙蝠一样的狰狞脑袋炸成了一片碎块。

    输出效果爆炸,就是蒙德自身也不好受,怪兽的力量相当巨大,加上刚刚自己脚离地了,失去支撑点的蒙德顿时被像个皮球一样抽飞了出去。

    “咳~噗!”吐了口唾沫,发现里面没有血,蒙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抬眼看了一下距离。

    好家伙,自己被抽出来足有五米多。

    “力量巨大。”缓了口气,目光锁定怪兽尸体的位置,蒙德愣了一下,刚刚被自己一拳打爆脑袋的魔兽此时正在剧烈的燃烧分解。

    “怎么回事?”疑惑的看了一眼魔兽,蒙德又转头看了眼另一边严阵以待的法师们,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艾洛恩!你技能升级了?”

    “不是我!”这事艾洛恩自然是不会认的,他指了指魔兽的方向喊道:“教官,你在打死它之后,它自己就燃烧起来了!”

    “这是什么原理?”走进了一些,蒙德小心的观察,对这魔兽的攻击强度有了一定了解,他就没刚刚那么怕了。

    “嚯!这爪子。”看了一眼那半尺长的如刀利爪,普通士兵乃至骑士遇上恐怕都要吃个大亏,即便是法师,如果准备不够充分,八成也得把命搭上。

    当然,那说的是初阶,中阶法师只要不太浪,应该能单挑几只。

    “嗯……血肉燃烧掉了啊。”隔着护罩都能闻到一股焦臭的味道,果断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蒙德仔细的看着这魔兽的燃烧过程。

    不是正常的燃烧形式,这种魔兽大概是一部分血肉骨骼直接化为了等离子形态,而还有一部分则完好的保留了下来。

    伸手扭了个指印,一道紫黑色光线朝着魔兽还在燃烧的尸体照了过去,蒙德又愣了一下,是因为自己一拳给对方脑袋打爆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为什么这东西连灵魂都没有?

    感觉发现的这魔兽不断的刷新着自己的三观,蒙德警惕的往边上又挪动了几步,刚刚惊鸿一瞥也没看出来这些魔兽具体有多少数量,他准备再试试勾引出来两只。

    。。。

    千年幽寂的原始森林今天在连绵不绝的巨响之中被人唤醒。

    双手凝聚着浓郁土黄色光芒的蒙德犹如战神,须发飞扬之间对着几只已经不再潜行的魔兽打出拳拳到肉的攻击。

    这种战斗方式有些类似骑士们的力量使用方式,又融合了法师们独特的能量运用,而灵感则是自己当初踩山的那一脚。

    所以你说它是一种魔法也行,战技也行,反正只是一种土属性魔力的运用形式。

    非要起一个炫酷的名字的话,蒙德觉得可以叫做憾山击。

    “也不过如此嘛~”一连打爆了几只魔兽,蒙德有些意犹未尽的活动了一下肩膀。

    没接触过的时候看着凶神恶煞好不吓人,但是接触之后,这玩意就成了黔之驴,技已穷。

    来回也就那么几个招式,暗影隐匿悄然接近,因为丛林一类阴暗区域不太好察觉,配合它们那半尺长的尖锐利爪,如果偷袭恐怕相当致命。

    可惜它们对战的是一个早就发现了它们踪影的法师,张开护盾的情况下那普通的物理攻击毫无作用。

    另一个是它们的恐惧光环,这是个相当强力的技能,特别是对于低阶,有着极强的压制效果,说实话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影响,好在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自己见识多,受到的恐惧压制不像新兵那么明显。

    最后这些魔兽还有一招能将暗元素转化成光弧攻击的暗影斩,威力不凡,可惜它们用起来似乎代价颇大,从头到尾也没看到用过几次,如今已经加入了蒙德的研究名单,如果能够使用的话,一定是一招相当不错的技能,最重要的是……帅。

    当时那道紫黑色光影在自己面前形成并占据整个视野的时候蒙德都吓尿了,差点就喊一声吾命休矣,还好他久经沙场,身体的本能反应下在千钧一发之际使用了暗影游移,并且对魔兽发动了背刺攻击。

    “可惜没办法获得尸体和灵魂。”看了一眼兀自燃烧的魔兽残骸,蒙德遗憾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四周苍翠的树林,没有再感受到明显的恐惧气息。

    看样子周围是没有更多的这种暗影魔了,蒙德微微点头往队伍方向走去。

    “这群魔兽的出现有些诡异,大家执行战备警戒,咱们回去。”挥手整队出发,蒙德担心迟则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