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歧路-《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来时小半天,回归营地的时候由于还要警戒可能存在的暗影魔威胁,队伍花费的时间更长。

    临时营地在往回走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跃过两道一百多米的小丘,在一片溪流谷地之中,能够看到六团新搭建出来的帐篷。

    进入简易搭建的围栏,二队长莱格尼正在帮助克里维照顾伤兵。

    “你说的那种暗影魔我们也遇到了。”说道那种怪兽,克里维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它们出现的太突然了,加上那种恐怖的能力,新兵们当场就死了六个,伤了十七个,有些伤兵缺乏治疗条件,可能就得转到后勤部门了。”遗憾的摇了摇头,克里维难过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那帮新兵:“都是刚加入进来的。”

    “行了,别想那些。”伸手在克里维胸口杵了一把,蒙德浑不在意的说道:“又不是没见过。”

    “把这个拿去。”戒指里取出两管复原药剂,蒙德递了过去:“我最近新做出来的复原药剂,药效没问题,怎么用你自己决定。”

    微光魔法能够治疗外伤,但是没法断肢重生,而这个复原药剂,正好能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这个……”看了眼面前的药剂,克里维犹豫的没有接过去:“这就有点太贵重了。”

    “人命是无价的。”把药剂往克里维的怀里一塞,蒙德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说道:“这玩意现在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了,过一段时间我想跟团里试试,推广全新的炼药技术。”

    以前价格死贵,一来药剂师本身数量就不多,再加上他们老式的炼药技术导致大量药水无意义挥发和不太高的成功率问题,才让原本价格中等的材料加工成了价格昂贵的药水。

    现在通过试管技术,再加上系统保障功能,自己能达到零失败高产出,即便教导给学徒操作,成功率应该也不会太低,那么,这种治病救人的药水就完全可以普及出去。

    具体怎么推广蒙德打算跟麦希丽丝或者兵团长好好商量一下,自己该得的那个部分,肯定是一分都不能少的。

    说实话,对于现在还没有点短期人生目标的蒙德而言,马上退伍然后开家制药厂垄断市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想到中午那会热血沸腾的感觉,他又觉得还是算了。

    曾经是个菜鸡,冒险没有乐趣只有危险,面对各种魔兽动不动就要以性命相博,那根本不是正常人向往的生活。

    不过现在不一样的了,至少低阶魔兽打不过我了,所以蒙德想要去浪,第六团最好永远在南域这边游荡,开荒拓土多好,何必过去和血月帝国互掐?南境以南那么广博的林海山川,不比血月那玩死人的鬼地方好多了?

    “这次的探索任务,有几个人的表现特别突出。”做完报告,蒙德回到了自己这边,新兵们还在受令进行自我检讨,在里面找了一圈,他找出了那名首先发现魔兽的士兵。

    “大声告诉大家,你叫什么名字?”拍了拍对方肩膀,蒙德示意他不用紧张。

    “我叫铁锤,铁锤·末马。”战士的脸憋得有些红,周围的战友已经哄笑了起来。

    “嗯,很有乡土气息的一个名字,不要为它感到自卑,好好努力,让你的名字因你传扬。”拍了拍铁锤的肩膀,蒙德从戒指里面取出了一管药剂,想了想,他又招出一个金属的小瓶子。

    “这是一管复原药剂,我把他送给你,作为你这次战斗贡献的奖励。”把复原药剂倒进了那个精致的金属小瓶子里,蒙德将之塞到了铁锤的手里。

    作为最普通的战士,他们是没有能力使用空间设备的,所以为了便于携带,蒙德把水晶瓶换成了金属瓶,这样一来,即便行军也不怕意外损毁了。

    “谢谢……谢谢教官。”看着手里那个小小的金属瓶子,铁锤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再次拍了拍这小伙子的肩膀,让他回归队伍,蒙德又转向了另一边。

    “吉布,阿瑠克。”这声叫的是两名骑士,因为人少,所以好记,蒙德又拿出了两瓶药水:“醒灵药水,你们的奖励,继续努力。”

    两名骑士露出欣喜的表情,醒灵药水作为恢复和增强魔力的药水,对于他们这种魔战士而言,同样有着相当的效果。

    “最后是乌奇尔。”看了一眼法师群体里面的那个熟面孔,蒙德点了点头,等到这名正式学徒兴奋的站起来,他十分无良的摊了摊手。

    “鉴于我答应你的那套装备还没给你,这个奖励我决定再等一段时间。”耸了耸肩,蒙德毫无诚意的说道。

    “唉?”本来兴高采烈一脸期待的乌奇尔如同中了定身术,站在那里僵硬了好半天的时间。

    “嗯,”点了点头,对着周围的士兵,蒙德再次说道:“别的队伍我不管,不过我们队伍一定是最强的,大家没意见吧?”

    一群士兵扯着嗓子嚎了起来,受到气氛的渲染,连骑士和法师们也加入了欢呼。

    满意的点了点头,蒙德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可以解散了。

    “对了,法师队全体,过来集合。”

    。。。

    召集法师队,蒙德开始逐步的推行着自己的打算。

    培养一群药剂制造工。

    嗯,自己这边的话可以称呼为药剂师学徒。

    以前自己没资格收徒弟,不过现在中阶了,就有了收徒的资格,而且自己教的是炼金药水方面的制作技术,在体会了本地原始的操作系统之后,蒙德觉得叫自己一声大师都是轻的。

    一帮学徒法师,对于蒙德突然说要指导他们显得受宠若惊,不过在听到是炼金学知识之后,兴致难免又降了几分,等到听说这种做法能够成倍的提高炼金成功率和产量之后……

    “蒙德爷爷,你不是在骗我们吧?”虽然作为邻居,但是露西一直是个耿直的姑娘,头铁的不要不要的。

    “学不?”对此,蒙德懒得解释,反正就这一波,学,自己就教,错过了后悔也没机会。

    “学学学。”作为人群里永远最醒目的那个,露西在听到蒙德的反问之后,手臂挥舞的像个风车。

    “好,那首先我们来讲解一下我的炼金使用的工具。”拿出了准备好的教学材料,蒙德一点一点的从头开始了讲解。

    时间在蒙德耐心的讲解下匆匆而过,相比起老道的炼金师,这些对炼金术一知半解的新手们反而对自己教导的知识吸收的更快。

    傍晚的时候,天际下起了暴雨,回去不方便,一帮法师们躲在蒙德临时搭建的小屋里面,听着外面咆哮的风声,感叹着大自然的天地之威。

    刚刚完成了一轮指导,趁着学生们消化知识的空档,闲着没事,蒙德索性拉开了一个话题。

    “对于魔法,你们有什么自身的想法?”老话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有助于开阔自己的思路。

    工具的基本使用方法已经教给大家了,剩下的不过就是按部就班的实际操作,这里暂时没有条件,不如聊些有意思的内容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这个……”相互张望了一眼,还是艾洛恩这个法师里面战斗力最强的首先开口。

    “我认为魔法是一种武器,这也符合现代世界对于法师的定位,战场上的决定力量,也是保卫人类种族繁衍的重要依仗。”

    几名法师都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毕竟在这个世界,面对敌国之前,人类首先还需要面对大自然的力量,丛林之中强大的魔兽,稍不注意就会造成灾难。

    不过话锋一转,艾洛恩又有些迷茫的说道:“但是教官您对于魔法的使用,又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挠了挠脑袋,这个往日里桀骜不驯的青年有些迟疑的说道:“土属性的法师,经过一定的训练和熟悉,能够这么轻松的搭建起坚固结实的房屋,那么我想,其它种类的属性能不能同样应用到生活当中?我们一定要用这种强大的力量相互征战攻伐吗?”

    “嗯?”对于这样的反问,蒙德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哼,两眼放光的看向了艾洛恩。

    “我不是畏战……”注意到教官的眼神,艾洛恩有些慌乱的抬手解释。

    “对对,他肯定不是畏战。”另一边露西也跟着说道:“你别看他平时那个样子,实际上就是不太善于交流,而且学院成绩又好,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咳~”瞪了露西一眼,示意她闭嘴,这丫头果然不只是对自己那样,她这嘴对谁都一个鸟样。

    “我不会觉得你畏战,毕竟你有多勇大家认识的时候就都知道了。”微笑着看了艾洛恩一眼,蒙德在手掌中召唤出一个恒光球:“你说的问题也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魔法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但是一味的把它作为战斗的工具是否正确?乃至于……”

    抬头看了一眼面前一群人,蒙德缓缓的,更像是自问的说道:“我们使用这种超凡力量的方式是否是正确的呢?”

    “您有什么发现吗?”法师堆里,一名学徒级法师开口问道。

    捻了捻自己的胡子,蒙德微微点了点头。

    “说实话,我是最近才刚刚晋升到中阶的,”坦然的摊了摊手,蒙德无所谓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好像还有些猜测,都没想到吧?”

    “那跟我们动手的那次?”想到自己有机会翻案,艾洛恩立马精神了起来。

    “别想了,那会我还是初阶呢。”鄙夷的看了艾洛恩一眼,蒙德耸了耸肩膀:“我知道你在学院的时候肯定也锻炼过很长时间,不过等你再在军队待一段时间就能明白,学院派的战斗方式不行。”

    “当然,这可能也和我们之间对魔法的理解方式有关。”停住了打击学生的话题,蒙德将思路转了回来,空间戒指里面一点黄沙浮现,被土黄色的魔法元素轻轻托起。

    “魔法是模拟,也是控制,我们能从自然中借力,也能用这力改变自然。”细碎的黄沙在光晕之中不断流转聚集,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凝结成了一块通透的玻璃。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师们的神奇能力,之前原身没往这个方向想过,自己也浑浑噩噩的差点错过,直到之前踩山的那一脚,蒙德才幡然醒悟,自己曾经对于魔法的认知是否太片面了?

    “这是水晶么?”好奇的探头看了一眼,露西伸出爪子还摸了摸,被蒙德不客气的按着脑门按了回去。

    烈风没有玻璃,或者说没有纯粹无色透明的玻璃,虽然已经有了眼镜这种东西,实际上都是大块水晶磨制出来的高价奢侈品,非富贵人家根本就用不起。

    记得悠远的记忆里面,自己曾经是看过一本火影的同人小说的,那里面作者说道了火影世界最大的问题。

    明明拥有超凡的力量,能做出很多常人无法做到,甚至连机器都望尘莫及的事情,但是一帮不开窍的家伙,硬是用这些天赐的力量放在了互相开脑壳的地方。

    在发现了这个能力之后,蒙德恍然才知道,自己曾经做的也是类似的事情。

    可惜自己现在还受限于属性问题,没办法肆意而为,不然五属性俱全,蒙德有信心徒手捏一个CPU出来。

    明明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