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不正常-《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不是,团长,你没搞错吧?”指了指对面的年轻人,蒙德带着十万分的疑惑问道:“让一个血月帝国的人来我们队?”

    “哼!”年轻人高傲的扬了扬头,然后注意到另一边小叫花一样的公主,茫然的愣了两秒钟,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个又是谁?你们兵团的新兵?”

    “不是,你管得着么?”看到小公主就要自我介绍,蒙德果断抢过了话题,上前一步拉住米利森,他用力把这位团长拉开了两步,带着有病的眼神问道:“你不是有毛病吧?公主在我这边,你还给我弄个敌国的……他什么身份?”

    “当今血月大帝,塔兰姆七世的第十三个小王子。”朝着另一边的年轻人不着痕迹的扭了扭头,米利森也很无奈的说道:“这是咱们陛下的意思,我也没有办法。”

    “不是说陛下最宠小公主的么?”疑惑的看了一眼那边,往自家最宠的小公主身边放个敌国的王子是什么意思?我咋理解不到呢?

    耸了耸肩,米利森做了个无能为力的表情,意思很简单,我也不知道。

    “这特么……”清奇的思路让蒙德忍不住人前爆了口粗。

    “唉……理解吧……”伸手拍了拍蒙德的后背,米利森扬了扬下巴,让他自己看那边正好奇对望的一对少男少女。

    国王那老头不会是想用美人计勾引敌国王子吧?一种奇怪的想法自蒙德的心里升起,一系列复杂的宫斗剧情以每秒钟几万字的速度飞快在脑海之中形成,这要是写书,这会自己都已经能写完本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国王把这两个麻烦丢给了自己,想到最后,蒙德当着众人用力的拍了一把脑门。

    “唉……麻烦!”

    一个自己国家的公主,这个好说,长得好看有特权;一个敌国的王子,长相嘛……不难看,可惜是个男的。

    回家的路上蒙德也想明白了,刺杀公主这事基本上不太可能,这王子只要脑子不抽,应该想不出同归于尽这么操蛋的操作。

    血月帝国再怎么奢侈,也干不出拿王子当死士这么奇葩的操作。

    而且眼下的是胜利兵团的营地,基本上也能排除掉血月帝国搞的一些小动作,所以只要看紧了他本人,避免跑路,基本上就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应该吧?

    “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想到这家伙的来历,蒙德忍不住开口主动问了一句。

    “我?”疑惑的指了下自己,发现蒙德点头,王子自嘲的笑了笑,也不避讳:“一个最不受器重的王子,发配边疆,本来想着建立一番功业,结果第一次行动就被你给抓了。”

    “哦?”没想到自己还立了这么大一个功,我回头是不是得问问米利森,这功勋给加了么?

    “那现在呢?”上下打量了一眼,蒙德大概弄清楚情况了。

    “跟你想的应该差不多。”王子无所谓的撇了撇嘴:“你们陛下觉得我是个不错的棋子,打算送到你们这边来培养几年,之后找机会送回血月,祸乱政局。”

    “小伙子倒是挺聪明的。”点了点头,能想到这些,至少这王子不笨。

    至于说一个被俘的王子回去之后能不能做到这些,蒙德相信烈风大帝肯定都能想到的,这帮玩政治的人什么手段都有,到时候保不齐怎么拱火,而只要这个小王子对血月起到了影像,哪怕再小,对烈风也是赚的。

    没想到,听完这些话,自己一直忽略了关键的小公主突然伸出胳膊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王子的肩膀。

    “对,到时候我们一起努力,推翻他们的封建王权统治!”

    ‘卧槽!’回过头跟小王子同表情的一脸懵逼看着自家小公主,蒙德一个头两个大,差点忘了大家都说这位是混世魔王来着,你这口号是哪来的?

    “不是……你……哪位?”有些不确定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身边这看起来邋遢极了的小姑娘,王子不确定的问道。

    “艾奇莉娅·烈风,烈风的公主。”伸出小手,公主认真的自我介绍。

    “……”这位姐的操作太过神奇,别说蒙德,王子都给干蒙了。

    “您这是……挺亲民啊。”想了半天没想出合适的形容词,王子殿下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蒙德:“你们找的?”

    “你别看我啊,而且我们公主问你名字呢!”伸手怼了王子的肋骨一下,上次问你没说,这次问你还不说,你是想坐实不愿透露姓名?

    “哦!噢!”转过头看了看公主,又低头看了看那只一直举着的纤细小手,王子殿下再三纠结,最终还是伸手轻轻握了一下。

    “奥尔斯·塔兰姆。”

    “很好,我们就算是一个阵营的伙伴了,加油,推翻那些万恶的王权贵胄。”收回小手,雨幕之中,小公主举了举小拳头跟王子打气道。

    “……”翻了个白眼,蒙德心想这公主不是有病吧?一般都是下级穷苦人民顶不住上层阶级的压迫才考虑造反,你个生活在最上层的公主口口声声推翻王权,打死自己么?

    显然小王子也是这么想的,他微微转头,隐晦的给了蒙德一个询问的眼神。

    “行了,别说这些了,我们先回我的住所吧。”揉了揉额头,蒙德恍然明白了当初大家为什么要把麻烦推给自己,同样也明白了烈风大帝的想法,还别说,这招真绝!

    一路朝自己的新家走去,要说环境,这里是极好的。

    小殇山不远处的一处小山坡上,一百多米的两座小山比邻,中间一道小小山坳,这边直面林海是自己的居所,三层小楼眺望远野,尽显自己的精致生活。

    “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的。”山脚下奥尔斯就注意到了这座小楼,走到的时候更是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对此蒙德不愿多说,这待遇自己在整个六团算是独一份,一来是自己身份所致,大矿场的股东,总要有些特权,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这楼是自己建的。

    我用团里的资金的话你们能说我铺张浪费不合时宜,但是我自己动手建设一个舒服的住所你们总不能说我住的太舒服了吧?我一个外聘教官,还特么是你们兵团的矿产股东,住的不好你们自己脸上也不好看吧?

    “那边呢?”指了指山的对面遥遥相望的那片二层小楼,奥尔斯继续问道。

    “我的连队。”拍了拍胸口,蒙德十分自豪的补充道:“楼都是我自己建的。”

    “啊?”奥尔斯迷茫的眨了眨眼,不理解蒙德的话,感觉自己是不是前段时间被关傻了?怎么今天什么都听不懂呢?

    “就这样。”踩了脚地面,几人脚下的道路草木飞溅,一条蜿蜒的石头小路逐渐形成。

    “喔!喔!这个厉害。”小公主两眼放光,也学着蒙德的样子抬脚用力的往地上踩了踩,可惜这姑娘肯定是没学过地动波,结果同样土黄色的光芒浮现,地面顿时陷了下去。

    “哎呀!”毫无准备,还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被关傻了的王子顿时掉坑里去了。

    把王子从坑里拉了出来,又把还想再试试的小公主给劝住了,心累的蒙德领着两人好不容易回到了家。

    “自己换身衣服,这边有浴池,”指了指自家一楼客厅里面的洗漱室,蒙德一边从戒指里面往水池里面放水,一边回头对着奥尔斯威胁道:“我劝你最好小心一些,别对我们公主有什么非分只想。”

    奥尔斯用力的摇了摇头,对于蒙德的威胁毫不在意,他是暗属性天赋,能够暗影潜行,但是就算再怎么不受待见的王子,他也不想跟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公主产生瓜葛,何况自己在这也是有述求的。

    倒是小公主麦希丽丝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豪气干云的说道:“不怕!他打不过我。”

    微微点了点头,这点蒙德倒是相信,刚刚小公主虽说是突然出手,但是那一脚怎么也得是个中阶的实力,只要不是太缺乏安全意识,还真未必会被偷袭得手。

    “那你们先收拾一下吧,自己都有带换洗的衣服吧?”看了一眼王子的手上,没有空间戒指,蒙德想了想,从戒指里面取出了一套衣服递了过去。

    “谢谢。”接过衣服,奥尔斯来回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十分郑重的对着蒙德点了点头。

    衣服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过造型上自己参考了霍格沃茨,所以这衣服,和当下流行的款式肯定不同。

    加完了浴缸里面的水,蒙德又把手伸进了水池,火属性发动,在一阵咕嘟咕嘟的气泡之后,白色的雾气逐渐升腾了起来。

    洗澡的过程毫无香艳可言,主要是自己得去避嫌,和奥尔斯俩人大眼瞪小眼,完全一副防贼的架势。

    “我说你不至于。”奥尔斯倒是毫不在意,好歹是个王子,哪怕再怎么不受血月皇帝的喜爱,他接触的也都是上流的圈子,里面不说什么样的美女都见过吧,至少见得也足够多了。

    不过是个邻国的公主,如果早几年或许还会有些青春的骚动,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