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迷惑行为-《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注意点还是好的,毕竟你们俩现在是我的责任。”撇了撇嘴,蒙德心说我也不想这么费劲啊,但是没办法,责任于我,出一点错都是自己倒霉。

    “好吧,你说的对。”对于这个话题,奥尔斯不打算纠结,回忆起当初第一次见面,他饶有兴趣的问道:“记得你还有光属性和暗属性,加上刚刚的土和火,你有四种属性?”

    说道这个,蒙德来了兴致,难得有机会显摆,他咧嘴一笑,神秘兮兮的问道:“想看么?”

    都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装逼也是一个道理,虽然自己还没成为大字辈甚至达到系统的目标成为那劳什子的至高法神,但是现在十来种属性傍身,不显摆一下都对不起自己花费的那些积分。

    时间和空间不好展示,不过其它的都还好说。

    伸出右手,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依次在指尖亮起,光暗两种属性游于掌心,一种奇特的感觉让蒙德忍不住愣了一下。

    “……”奥尔斯也愣了一下,不明白蒙德是个什么意思,凑近了感知一下,他才惊讶的坐了起来。

    “这……这……”在血月帝国王都里面呆了这么多年,奥尔斯自认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帝国里面强大的大字辈法师也不是没见过,七种属性这么变态的也只不过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而且五行阴阳俱全,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

    不过很显然蒙德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在体会了一下七种属性同时演化带来的奇妙共鸣之后,他伸出了左手,冰风雷音四种属性也显现了出来。

    这回奥尔斯不愣了,在发现又来了四种属性之后他咣当一声撞倒了身后的椅子。

    “什么情况?”指着蒙德,奥尔斯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做到的?”愣了半天,奥尔斯反而冷静了下来,伸手想扶椅子,没想到对面的蒙德不知道做了什么,椅子在他茫然的注视下如同幻影一般抖动了一下,已经恢复到了原本的位置。

    “嘶……”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来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时间属性的,没想到时间的操控比自己想象中要困难。

    对魔力的消耗一般,它直观的表现在对精神力的消耗上,而精神力,虽然在早些日子自己已经加紧修炼了,但是基础不足,虽然通过了初级新手的任务要求,显然还驾驭不住时间的力量。

    ‘不知道系统商城里面有没有修炼精神力的法门,如果有还不贵的话,自己或许应该先兑换一个。’

    恍然间才想起来还有系统,蒙德不由得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有些懊恼。

    “到底怎么做到的?能教教我么?”凑近了点,奥尔斯毫不见外的对着蒙德使了个眼神。

    如果说七种还有可能天赋异凛的话,现在这老头显露出来的属性就完全不是天赋异凛能够说明的了,而且这不是顶阶,也就是说……他有能够修炼属性的办法?

    对此,蒙德报以高深莫测的笑容,再多就不说了,你自己猜去吧。

    以这个世界对神秘现象的探索程度,小王子想象力丰富点的话,至少能脑部出几十本不同的理论报告。

    “切~”小王子不屑的哼了一声,对于蒙德的故作神秘不感兴趣,属性多固然强大,但是也要建立在自身实力的基础上,再多的属性初阶也不过是个初阶,面对顶阶亦或高阶,同样是随手碾死的蚂蚁。

    两个人大眼瞪着小眼,门外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推开门,一条洁白的手臂出现在门口,紧接着,小公主穿着清凉的走了进来。

    “哇,我洗完了!”

    “比基尼?”看到那贴身的衣服,蒙德不由得疑问出了声。

    “什么尼?”很显然小公主不是自己一样的穿越者,这种全新的称呼并没有让她显露出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衣服,妖娆的扭了个姿势。

    “嘶……”一边深吸一口气,蒙德伸手,帮王子捂住了眼睛。

    “……”你这挡我有啥用?奥尔斯由衷的表示不解。

    对于小王子的想法,蒙德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满脑子都是白花花的身子,该说不愧是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么?这身段,这皮肤……吸溜。

    “你吸口水了吧?”一旁边奥尔斯都惊了,你个糟老头子不是公主的护卫么?发出这么明显的声音怎么不死?

    “要你管。”赶忙正了正神色,蒙德老脸通红的正经起来。

    “先穿这个套在外面,”把原本留给自己的外袍扔给了小公主,蒙德仔细叮嘱道:“以后还是尽量不要穿成这样让人看到。”

    “肯定不会啦。”嘴角留着一抹坏笑,小公主快速的套上袍子,发现了什么,她张开双臂,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款式。

    该说不愧是女性么,奥尔斯没有发现的问题,小公主瞬间就注意到了。

    “没见过的样式啊,谁做的?”来回转了两圈,艾奇莉娅觉得这袍子穿着还蛮有意思的。

    蒙德已经转过了身,拉着奥尔斯做干瞪眼的游戏,谁先转移眼神算谁输的那种。

    不能再看了,这哪是小公主,完全是个小妖精。

    有点担心,一会不会蹦出来个毛脸雷公嘴的再给自己打了吧?

    “咳~”努力了一下,蒙德尽量让自己正经了起来。

    “为了大家的生活日常不受打扰,我个人有个小小的建议。”伸出一根手指,蒙德谨慎的说道:“在军营里面,你们就不要用原本的姓氏和身份了。”

    “明白。”少男少女同时点了点头,小公主更是豪爽的拍了拍自己的良心说道:“放心,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我的缩写,艾丽。”

    “我还是叫自己的名字吧,奥尔斯,你们这边没人知道。”奥尔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在这边就是个透明人。

    对此,蒙德也没有多余的疑问,至于胜利兵团里面会不会有血月的间谍……大不了我以后跟紧着点。

    “然后是宿舍安排……”看了两个人一眼,蒙德无奈的叹了口气:“艾丽你可以去士兵宿舍,不过要等明天安排,我们这边男女兵我都给分开了,明天我让露西带你过去。”

    转头又看了一眼奥尔斯,蒙德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你就只能跟着我了,让你住军营我不放心。”

    是的,不放心,而且不是担心这货破坏军营,而是担心他被打死。

    毕竟五队这些兵当初在城外遭遇战上见过奥尔斯的大有人在。

    安排完名字和住宿问题,蒙德又亲自带着奥尔斯过去洗澡,当然不是要一起洗,他得看着小王子把公主用过的洗澡水放干净。

    必要的防范措施必须要到位的,万一这货变态偷喝小公主的洗澡水怎么办。

    奥尔斯不说话,他也没理解蒙德的意思,权当是习惯性的监视自己,如果被他知道了蒙德的想法……

    “话说你们那个公主是开玩笑的吗?”两个男性挤在一个小浴室里面显得有些尴尬,奥尔斯主动寻找话题,想要弄清公主的情况。

    “我也不清楚。”无奈的摊了摊手,蒙德也十分不理解,如果说小王子只是想争夺原本渺茫的帝位都还好说,可是自己这边的这位小公主是个什么意思他就真的不理解了。

    “人人平等的世界……你觉得可能吗?”想到之前路上小公主鼓吹的理念,奥尔斯带着几分嗤笑的说道。

    “不可能。”果断的摇了摇头,蒙德十分笃定的回答道,别说这样一个怪力乱神的世界,即便自己原来所处的地方,人人平等也不过是一句口号而已。

    而在这里,作为实际的既得利益群体,蒙德肯定是不想跟别人再均富贵的,法师本身就是生产力远超常人的一个群体。

    “不过我想,公主大概不是那个意思。”摇了摇头,蒙德换了个角度:“不劳者不得食,她大概是想建立一个公平的社会。”

    “这么说的话倒是好理解了不少,”水盆里的水放掉了大半,奥尔斯回过头看了一眼蒙德说道:“不过就算这种想法,实现的可能性也不太高的。”

    “你能禁止一个人想象的权利么?”随意瞥了一眼小王子,蒙德无所谓的说道。

    奥尔斯愣了一下,紧跟着抿嘴笑了出来。

    “只是想象么?”

    “至少我觉得是,也希望是。”翻了个白眼,看着水池中最后一点水花打着旋流进排水孔,蒙德往前走了两步,放水,清洗浴盆,重新放水,一气呵成。

    “你让我突然想起了我在帝都的老管家。”看蒙德那熟练的动作,奥尔斯露出追忆的神色。

    “那请王子殿下入浴吧。”抖了抖手上沾着的水,蒙德轻轻一躬身,转头就往外面走了出去。

    “喂!不帮我也加热一下吗?”身后传来小王子的声音,蒙德充耳不闻,哼着小调,一路走回了房间。

    让你说我像你老管家,洗凉水澡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