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一天-《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呼啊~”昨晚在灵魂世界建设了半晚上的星球,虽然最终也没捏出一个种子,但是至少弄明白了怎么将宝宝放进那个世界。

    小小的星球上现在有了小动物,没了管束的幽影豹追的其它亡灵动物到处跑。

    反正都是亡灵,倒不担心出什么问题,早晨起来的蒙德抻着懒腰,摇摇晃晃的开始叫王子和公主起床。

    “这么早……才几点?”躺在床上的奥尔斯还没太睡醒,艰难的挣扎了两下,自暴自弃的说道:“我能再睡会么?”

    “不能。”一蓬水淋过去,刚刚还睡眼朦胧的小王子腾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脸怒意的看向蒙德。

    “你干什么?”年轻人有起床气很正常,何况还是个王子,心智成熟不代表克己能力出众,奥尔斯大有一种要暴走的趋势。

    “叫你起床啊。”看了一眼站在床上的小王子,蒙德也不以为意,摆了摆手,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他还要去叫公主起床呢。

    “吸溜~”

    本来想看看睡的毫无形象的小公主,没想到来到房间的时候艾丽已经早早的醒了过来,桌面上摆着一大摞黄纸,小姑娘正在认真的在上面写写画画。

    “啊,老师!”昨晚的事情让小姑娘已经变了称呼,看到蒙德过来,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你看我写的怎么样?”

    “回来再看吧。”伸手拍了拍小公主的脑袋,艾丽愣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一个享受的表情。

    “走,带你去体验一下我们不一样的生活。”

    拉着公主出门,考虑到一会是体能训练,蒙德也没让她打扮打扮。

    “早起的鸟子有虫吃,所以我们这边,每天早晨都要晨练,一副好的身体是你们革命的本钱,从今往后我会严厉的督促你们。”相比起精神的小公主,蒙德对于还有些无精打采的奥尔斯格外的严厉,尽显自己的直男本色。

    “这也太早了吧。”人在屋檐下,奥尔斯只能选择了低头,看了一眼才蒙蒙亮的天空又看了一眼蒙德,指着外面说道:“天还下雨呢。”

    “下雨怎么了?”脱掉自己的上衣和外衣放进空间戒指,蒙德对着奥尔斯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胸大肌说道:“你抢皇位的时候会在意那天是不是下雨吗?”

    “是是,您老说得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奥尔斯看了一眼已经跃跃欲试了的小公主,这姑娘果然跟自己那边见过的那些帝国之花截然不同。

    没管奥尔斯的乱看行为,转过身的蒙德首先伸出手,阻止了小公主的过激行为。

    “里衣还是要穿的,男女有别。”扯了一把小公主就要脱内衣的手,蒙德有些汗颜,这种开放的性格,让他恍然间想起了自己那边蓝星西方的女权人士。

    “哦!”艾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然后歪着头等待蒙德发布命令。

    “看我的。”从地上抠起一块石头,伴随着土黄色的光晕,蒙德用力的朝着对面山上的连队宿舍扔了过去。

    巨大的撞击声打破了晨间的宁静,更让一旁卖呆的小王子眼皮狠狠的跳动了两下。

    突然有些好奇,这烈风人是不是脑子都和血月帝国不同?自己国家到底是怎么和这帮神经病打起来的?

    还没等神游天际,蒙德已经率先踏入了雨幕之中,朝着山下一路小跑,让雨水尽情的浇灌在自己的身上。

    “走啦。”拉了一把奥尔斯,艾丽也跟着跑了出去。

    生活没办法抗拒,就只能顺从,奥尔斯没有办法,也跟着顶着雨往山下跑去,至于脱掉上衣,抱歉,没可能的。

    “今天又有新兵吗?”早晨最先出来的仍旧是乌尔奇,这名法师在体验到了来自蒙德的器重之后现在起的比步兵们都要早上一些。

    “咦?”看到正在雨水之中整理头发的艾丽,乌尔奇眼前一亮,紧接着他转向奥尔斯,眼神忍不住眯了起来。

    “教官,这是怎么回事?”指了指这名有过一面之缘的敌人,小法师有些不解的问道。

    “收编人员,以后就是我们队的了,注意克制情绪。”不打算太深入介绍,蒙德简单的说了一句。

    后面士兵们也已经跑过来了不少,看到奥尔斯难免都惊讶的一下,不过身份问题,大家都没多问什么。

    “开始整队,我看看今天谁最后一个。”探头看了一眼,五分钟时间,自己小队已经基本集结完毕,蒙德打算抓俩典型。

    结果很给面子,清点完毕,乌尔奇主动报告:“全员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行吧。”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本来还想在小王子和公主的面前立个威呢,没想到今天大家这么配合。

    “今天往南跑!”指了一下南方,蒙德开口喊道:“目标十公里越野,顺便采购你们的早餐,锤子,你看好了点!”

    “是!”铁锤现在无疑是士兵队伍里面的明星,听到蒙德的指示,高声的回应了一句。

    “今天早饭吃什么,就看你们的表现了,现在!出发!”大手一挥,蒙德难得的今天没有带头开跑。

    公主和王子未必能适应这样的训练,自己还是在后面看着点好。

    队伍出发,顺便喊起了整齐的号子,这是现在六团的起床号,因为被自己拉动,现在各营各队都已经卷了起来,不要求比这边起得早,但是至少不能晚太多。

    “感觉不一样了唉!”跟着蒙德跑,艾丽正好奇的打量着这截然不同的晨训。

    她以前也来过胜利兵团,要不也不能在队伍里面留下一个偌大的名头,以前的军队什么样子她都见过,天没大亮的时候法师们都不会起床,没想到这次回来有了截然不同的体验。

    另一边奥尔斯也在静静观察这支队伍,刚刚看了一圈,他已经发现这是俘获自己的那个小队了,初看时他不以为意,当初菜鸡互啄,大家都是半斤八两,然而这次再看,这支队伍却有了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想一想胜利兵团好歹是烈风兵团之首,他决定自己观察一下,争取在里面学习一些先进知识,看看以后回国之后,有没有机会也训练一支这样的队伍。

    队伍开始慢跑向南方的林野,最开始还好,因为营地周边地区已经清理了一遍,道路相对好走,等到进了那片原始森林,奥尔斯就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脚下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腐土,枯败树叶和杂草混杂的地面由于雨水踩上去总会发出噗呲噗哧的声音,偶尔地面松动,还会有泥水溅射而出,喷的自己一身。

    感觉恶心,有几次奥尔斯都差点忍不住使用暗影游移,不过看了一眼旁边一脸享受的烈风公主,他最终咬了咬牙忍住了那种冲动。

    既然别国的公主都能做到,自己没道理做不到!

    对于一路上自己和自己较劲的小王子,蒙德有些迷惑,不过这小子既然能够坚持下来,他也不打算再说什么。

    晨练是往返十公里,不算太远,而且加上没有负重,实际上是比现代军队的训练轻松不少的。

    就算没有魔法天赋,这方世界的普通士兵们身体也相当强壮,途中发现野兽,在不减缓行军速度的同时以小队为顺序轮流进行行进攻击和快速捕捉任务,队伍不停,捕获猎物的小队加速完成工作。

    回营蒙德会进行评比,夸一夸收获最好的队伍,搁以前法师们对这种攀比肯定是不屑一顾的,但是现在不同了,内卷之风已成,即便是两句不痛不痒的夸奖,士兵们也能得瑟半天。

    白天的训练有大纲,蒙德基本不看着,今天有了两个人,他只能先把乌尔奇调出来负责监督,铁锤也成了正式辅助,由他单独监管奥尔斯。

    小王子开不开心蒙德是不在乎的,反正他说了也不算。

    回到自己的房间,今天上午的工作完成,蒙德打算干一点正事。

    “铁,铜,银,金,镀,钚,这是啥玩意?”从戒指里面取出一样样的金属,今天,蒙德打算开始自己的魔构学之路了。

    有了几种元素属性的力量,自己可以直接提炼和塑型金属,如果对元素操控得当,蒙德有信心徒手捏个CPU出来。

    可惜几十年的生疏了,也不知道自己当年材料工程学的那点底子还剩多少。

    “算了,先试试吧。”拿起一块铁,蒙德尝试着先像捏玻璃一样的操控一下。

    “感觉不太对。”手里面的铁块抖动了一下,在蒙德一脸茫然的注视下骤然崩开。

    “嘶……”瞬间的开裂直接划开了托着的手掌,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蒙德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揉了揉手掌,伤口倒不算深,加上细胞活性的支撑,基本上明天早晨就能彻底恢复,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皱起眉头,蒙德仔细的看了一眼裂开的铁块。

    整块的铁锭中间仿佛被什么巨力撕裂一般,只有边缘还保持正常断裂的痕迹。

    这反映有些出人意料,蒙德皱起眉头,开始回忆之前学生兵们的操作。

    “似乎是先熔炼之后进行操控?”之前的实践上,艾洛恩首先利用火属性的炽热射线烧熔了紫宸金,之后才由自己和另一名学徒合力将金属和矿渣进行分离。

    看了一眼手中断裂的铁块,蒙德咧了咧嘴,先走到窗边把窗子给推开了。

    自己一个人操作,也就是说需要同时使用土元素的力量来承载融化的金属,之后利用火元素进行烧化,还得利用风元素来把房间内部的热量吹散,以及利用金元素的力量对铁进行操控和分离。

    “麻蛋,怎么感觉这么忙叨呢?”抿了下嘴唇,蒙德深吸了一口气,精力开始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