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老朋友的信-《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一群对炼金没有太大了解的法师们在有指导的情况下能够完成一份相当成功的醒灵药水,这在工作完成之后,所有法师都爆发出了胜利般的欢呼。

    虽然在‘大师’的角度来看,学徒们还都有很多瑕疵,不过再多锻炼指正一段时间,他们应该能够胜任这种药水制作的工作。

    送走了兴奋的交头接耳的学生们,蒙德整合了一下药剂,耗费了二十五份材料,自己收获了七十二管醒灵药水。

    “可惜啊,没有一等品。”在宝利森那里,一等品最值钱,一管的价值相当于五份药材,可惜学生们没有系统,成品率太低,只能自己再想想办法。

    本以为这么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晚上送走了死活想要多学一点理论的小公主,蒙德又迎来了一名意外的来客。

    “团长?今天怎么想起来来这边了?”看了一眼米利森手中的信件,蒙德有些不解的问道。

    什么时候连堂堂胜利兵团的团长都干起送信的活来了?

    “没事,过来看看大小姐,顺便给你送封信。”手里的信递给了蒙德,米利森小心翼翼的说道:“听说大小姐今天把人给打了?”

    “嗯,是有这么回事。”点了点头,蒙德不以为意的说道:“不是什么大事,我已经教育过了。”

    “教育么?”眼皮抖了抖,米利森用力的点头:“没大事就好。”

    “这是什么信?”对于米利森一副畏之如虎狼的样子,蒙德轻轻撇了撇嘴,老式王权贵族那一套,如果换做原身当初,恐怕态度也差不了多少,那样一来反而拉远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不过这东西蒙德也没法说,搞不好传到别人耳中就成了不尊王权的意思,索性是独门的买卖,自己占便宜就得了。

    “上面标的是卢安城的南境法师学院,我估计可能是给你发的邀请信。”耸了耸肩,米利森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不过看他那好奇的眼神和一点都不回避的架势,蒙德索性当着他的面将信件拆开了。

    信件的格式跟地球上面大同小异,开头除了一句亲爱的蒙德,后面就是一段老朋友般的问侯。

    “南境兵团一别十载,如今我已经当上了南境法师学院的副院长,主持卢安城南境法师学院的教学指导工作,”两个人一起看信,米利森还小声读了出来:“听闻卡尔里拉城被战火毁于一旦,胜利兵团护卫实属不利……”

    有些吃味的抬起头,米利森臭着脸问道:“这谁写的啊?”

    “喏,这不是有名字吗,霍利文德。”指了指书信的落款,蒙德毫不在意的说道:“怎么?打算找他理论理论?”

    “算了,”摇了摇头,米利森有些赌气的说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我们没守好卡尔里拉城,他们愿意骂就骂去吧。”

    “算你还有些心胸。”抖着信件看了米利森一眼,蒙德继续往后面看去。

    霍利文德这小子是自己当初参军时期自己的战友,而且还兼半个亲自带出来的徒弟和一个过命的交情。

    真,过命的交情,毕竟自己救过他三次。

    所以这小子现在发达了,跟自己来了个苟富贵,不相忘。

    算算时间,已经六七年没见过了,自己退役的时候他还在坚持,上次见面的时候来去匆匆,只知道这货已经一晃眼成了高阶。

    不是一个圈子,所以没啥话题,再加上原身卡了一辈子初阶,当时的场面十分尴尬。

    不过现在。。。

    “是个老战友?”字里行间,米利森也大概读明白了意思,稍作思考他说道:“要不要去看看?最近兵团这边也没有什么作战任务,主要是向南开拓顺便练兵,你要是有想法,我给你批个假,获月之前回来就行。”

    雨月一共有六十一天,将近两个月的功夫,虽说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天,但是也不过是个初期,这段时间一直下雨,开拓任务肯定也不好做,要是出去倒真是个机会。

    “那队里那边?”抱着迟疑的态度,蒙德小心的问道。

    “嗯。。。”有些头疼的看了一眼蒙德,米利森挠了挠最近有些打绺的头发:“我去跟副团长问问。”

    “我就说咱们这级称得改改,副团长叫着低了一级,副兵团长又绕口。”军师旅团营多好,麦希丽丝正好当个副师长,叫起来也舒服,而且她那样子,搞不好还能兼个政委。

    “这是能随便改的吗?”用力拍了蒙德一下,米利森转头就走:“最迟明天,我给你个答复。”

    送走团长,蒙德把信又看了一遍,霍利文德这小子这些年混的不错,能在南境法师学院当上副院长,搞不好已经马上迈过大字辈的那道门槛了。

    他邀请自己,说实话蒙德是想去的,和胜利兵团这种随时可能被调往战场的军队不同,南境法师学院就是一所法师培养学校,当年自己上圣光学院的时候烈风开始推进本土化学院进程的产物。

    如今的南境法师学院已经基本代替了圣光学院,算是南境学术的中心。

    远离战争,没事搞搞学术研究,逗逗水平有限的小法师们,像自己现在还有了钱,没事请几个月的假出去云游下四方,想想都觉得美滋滋。

    不过胜利兵团也有胜利兵团的好处,接触了一段时间下来,蒙德对这边的感观好了不少,学生在哪里不是教,只要不逼着自己上战场,倒也不是非要走。

    “算了,先看看情况吧。”

    处理了一下手头的工作,顺便把今天学生们制作出来的药剂给整理一下,这些药水可以留到过一段时间用作队伍的奖励,至于那几份品相不好的,蒙德也有打算,因为药不死人,所以可以当做惩罚,谁不听话给谁。

    嗯。。。最糟糕的一份可以送给奥尔斯,体现自己对这位敌国王子的‘关心’。

    一夜无话,蒙德继续建设自己的灵魂空间,如今自己的小小星球已经初具一个星球的形象,就是还没有草木,第一个草籽还在蒙德不断的调整中。

    这种操作让他获得了不少的灵感,如果在灵魂空间里面真的完成了草籽的制造改造工作,自己是不是能在现实世界也做到同样的事情?那样一来的话,自己或许能够改良一些药材,甚至尝试解决本世界生命天赋不均的先天差距。

    “对了,还得准备些东西。”一大早起来,照例领着队里的士兵们扫荡丛林,回来的路上,有些心不在焉的蒙德想到了一个问题。

    自己需要准备些东西,去看霍利文德这小子的时候就算再怎么熟悉也肯定是要打扮一下的,而且作为老前辈,自己好歹给他壮壮脸,让那些学院派知道,军队出来的也不都是一个个五大三粗的。

    可惜新兵们不好带,不然带几个过去充充门面,表现一下自己一切安好,顺便看看能不能从学院里面的图书馆抄录一些有用的知识。

    “对!还有图书馆!”恍然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对于炼金和魔构,现在自己需要补习大量的基础,如果有这条件,肯定要去看看的。

    “怎么了?怎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跟了过来的露西被蒙德的动作吓了一跳,拉着跟她混在一起的艾丽后退了一步,嘟嘟囔囔的说道:“你那书店不都被炸平了吗?怎么又想起来了?而且那都是一些言情小说,骑士和公主什么的,你看你现在都成骑士的教官了,能不能别老想着那些?”

    对于露西的话,蒙德猛翻了几个白眼。

    好家伙,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现在咱们队这情况,骑士和公主都有了,你再让小公主误会什么。

    果然听到了这话,小公主来了兴致,拉了拉露西,满是好奇的问道:“什么骑士和公主啊?”

    “我跟你讲哈,前一段时间我还在蒙德爷爷家的书店里面看过一本叫做玫瑰骑士和帝国公主的小说呢。。。”说道这个,露西立马被转移了注意,滔滔不绝的跟着艾丽讲述了起来。

    其实那本书叫做玫瑰骑士录,是一本传记类小说,记得当初测试燃隼鹤的战斗能力的时候还被它一隼给烧了,幸好吧,那本书没留下来,不然艾丽小公主要是看到那个睡遍诸国公主的种马骑士文,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突然想起露西怎么又跑过来了,蒙德恍然的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回了两个正两眼放光交流故事的小姑娘身上。

    说起来露西和小公主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十七八的岁数,正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时期。

    “啊。。。”听到蒙德的问话,两个小姑娘明显愣了一下,之后露西推了一把小公主:“艾丽说有事要找你。”

    “行,你先回去吧。”嫌弃的朝露西挥了挥手,蒙德她示意可以走了,伸手招呼小公主,往一边的大树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