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狠人-《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大诗人李白曾在将进酒里面说过,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这句话对于装逼也是一个道理的。

    我既然有了这么强的实力,当然要在关键时刻拿来装逼的。

    不然我修炼干嘛?就为了长生不死?

    倒也是个原因,但是有逼不装天打雷劈,今天难得有这样一个乱局,蒙德瞪得两眼冒光,就等哪个不开眼的过来跟自己SOLO一下。

    然而大家都展现出了成年人该有的克制,只是在混乱的人潮之中稍微走位,在人群消失之后个子找了个位置继续看戏。

    “你怎么不死?!”坑爹少年兀自死硬,愤怒的叫喊了一声,双手再次凝聚起火光。

    “唉!接着!”一声轻喝从小伙背后传来,一把直刀笔直的朝着手持半截烧火棍的小伙飞去,小伙回身,准确的将直刀接在了手里。

    “多谢!”朝着那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道了声谢,小伙转身飞快出刀,将再次飞来的三个火球瞬间点爆。

    “这方式有些像我们骑士,但是力量又完全不同。”后退了两步让开危险范围,伊维亚一脸好奇的问道:“教官,你能看出这是哪种力量吗?”

    有些嫌弃的瞟了一眼这姑娘,蒙德忍不住小声对她说道:“你这过来了让我怎么装逼?”

    “哈?”清奇的说法让骑士小姐一愣,紧跟着一脸不解的问道:“什么是装逼?”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东西也没法解释,蒙德摆了摆手:“具体什么力量我也没看出来,不过肯定和我们现有的魔法元素体系不同。”

    短短两次交手,蒙德只能看出一个大概,对方使用的是一种仿佛内力般的血气之力。

    “有点意思。”不远处刚刚扔刀的那名中年大汉抱着膀子,看的饶有兴趣,注意到蒙德的目光,他看了一眼,发现伊维亚,对着微微点了点头。

    “骑士?”小声嘟囔了一句,蒙德也不以为意,对方什么身份都无所谓,只要不是大字辈,他都无所畏惧。

    自从升级中阶之后,他就感觉自己又行了,现在憋着劲就像找人打一架试试自己的水平。

    想打架几个字就差写在脸上,蒙德一脸亢奋的看着眼前的决斗,感觉饿了,还顺便拿起露西刚刚给的肉串撸了几口。

    眼前这俩人算是正经的半斤八两,小法师最多一个见习魔法学徒,法师最初级的入门阶段,魔力不凝聚,没有构筑法术模型,只依靠魔力和属性进行攻击。

    攻击方式比较亮眼,那种枪斗术一样能把攻击甩出弧线的方式自己还是头回看到。

    对面现在改成了持刀的小伙有所顾忌,一直在以格挡为主,保持理智的同时似乎也在不断的适应着自己使用的力量。

    本来以为这时就这么僵持下去,几个看热闹的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就连蒙德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同样是菜鸡互啄,自己想装逼现身的想法是没机会了。

    然而还没等走,场面急转直下,凌空中飞来两道旋转的火焰利刃,以雷霆之势直朝持刀小伙的方向飞了过去。

    攻击刁钻恶毒,一道刺向小伙的同时,另一道直奔被他挡在身后的女孩飞去。

    “哼!”身边那位借刀的伸手就要拔刀,结果恍然想起来自己的直刀还在小伙手中,这一个愣神,已经错过了机会。

    持刀小伙在火刃临身之际做出了蒙德差点惊叹的反应,以腰为轴左右连摆,愣是以惊人的刀功打散了两道火刃。

    且不说刚刚这一刀多么帅气,挥完刀后,小伙子明显的疲软下来,喘着粗气,一脸警惕的看向火刃飞来的方向。

    “什么东西,也敢欺负我家公子。”街角那头一个半大老头颤颤巍巍走了过来,本事不怎么样,口气却高调的很。

    火刃这东西,看起来气势十足,实际上威力一般,一般来说火属性法师在战场上都不会选择这种东西的,一打就散了,没啥杀伤力。

    像艾洛恩他们那种热射线就是不错的进攻手段,持续伤害,穿透性强,即便被格挡了,也能很快烧穿造成爆燃攻击。

    “老成这样了,也就是个初阶吧?”一边上两个围观的法师贴近了在那窃窃私语,不过听那个音量,蒙德总觉得对方是在故意说给那老头听的。

    ‘肯定不是在说我,我没被冒犯到。’一边给自己构筑心理防线,蒙德视线划过小老头,把目光投向了他身后跟着的那名中年。

    这个,才是真正的主角。

    宽大的黑袍遮盖了大半长脸,露出的半张在阴沉的天色中隐隐显出发青的苍白。

    气势沉郁,出场就带着压抑,赫德林的儿子看到来人,赶忙转身鞠躬,而身后那些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的护卫,更是匍匐在了地上。

    这人身份不低,最主要是好大的架子。

    伸手拉了一把还站在前面的露西和艾丽,蒙德带着伊维亚往后退去,对面这至少是个高阶,就算自己想要挡,也得考虑在城里交战造成的影响。

    和那种俩神打一架城市没毛事的超凡世界不同,以中阶和高阶的程度在城里开战,就算毁灭不了一个城市,推平几个街区还是很轻松的。

    不过对面这货很显然不想善了。

    “爹,您来啦!”这一句话充分的说明了眼前这人就是那个上梁不正的赫德林。

    袍子下面随意的瞥了自己儿子一眼,这位疑似高阶的法师抬起手指,指向了前方。

    “好胆!”几声惊慌的怒骂声先后响起,在赫德林的手指伸出的一瞬间,十几道炽白色的光束朝着在场的所有人劈头盖脸的射了过来。

    一口气把所有人纳入攻击范围的举动充分的说明了这位上梁的实力,也同时让蒙德震惊于这位的胆气。

    别管是什么阶级,在城区闹市悍然动手,你这是想把整个街区抹了不成?而且起手就是这么狠的攻击。。。杀人灭口么?

    现在可不是给那个小伙子说三十年河东西的时候,硬挡肯定不是个好办法,看着即将被击中的几个人,蒙德跺了跺脚,使用了暗影游移。

    暗影像波一样扩散出去,以蒙德为圆心将周围的几个人都挪动了那么一两个身位的距离。

    中年骑士轻轻动了一下脚,能量涌动间抵消了这道波纹,同时举起手中的剑鞘,迎向了射向他的光线。

    赫德林微微瞥了这边一眼,手中姿势不变,没理会蒙德的躲避。

    他,目标不是这人。

    危险临近,小伙子浑身涌动的血气愈发强烈,空气扭曲震动在直刀上面形成一层薄膜,直直挡在了炽热的射线上面。

    一道射线被直刀挡住,而另一道直奔他身后女孩的射线则直直的穿透了他的身体。

    “啊!!!”一声惨叫传来,小伙的腹部已经成了焦黑一片。

    “过了。”中年骑士已经一步踏出,气息震荡间暗金色的光辉蔓延开来。

    “没想到还是个高阶。”赫德林沉郁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玩味,射线消退,手指盘了两圈,再次朝前指去。

    眼看着就是一场激斗要在城市中爆发,蒙德退后了几步,正好看到街角跑出来的几道身影。

    “什么人!敢在卢安城里动手!”街角上传来一声又惊又怒的大吼,紧跟着,在一街人的注视下,一队城卫在领头法师的带领下快速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这几名城卫来的有点不是时候,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实力水平不行,一个学徒带着几名普通战士,这在眼前的局面中起不到威慑作用。

    就看对面这个赫德林给不给卢安城的镇守法师面子了,如果不给。。。

    扭头看了一眼周围的街道,蒙德感觉这地方到时候恐怕是留不下来。

    “哼,让你长个记性,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缓缓开口,赫德林并没有继续发难的意思,伸出手指挑了挑兜帽露出眼睛,阴冷的眼神盯着对面的中年骑士说道:“你想替他出头,随时可以来南境法师学院找我。”

    转身,瞥了儿子一眼,赫德林换上了相当宠溺的声音:“跟我回去吧,没落下什么东西吧?”

    “那个……”贼心不死,坑爹的儿子看了一眼那边倒在小伙后面的姑娘欲言又止。

    “你喜欢,爹回去给你买两个女奴,何必为这么个女人……”转头看了一眼,这位法师嫌弃的摇了摇头:“是爹不好,刚刚打的有点狠,她可能已经死了。”

    两父子的话多少有些气人,即便旁观者,蒙德都被挑起了火气,另一边刚被无辜波及的几名法师敢怒不敢言,他们实力不允许,这种时候不敢再开口了。

    然而这地方还有一个忍受不了的人,原本城卫们都松了口气,直到一声冷到骨子里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姑娘站了出来。

    “哦豁~”摊了摊手,蒙德表示无奈,这事闹在什么地方不好,非得在主张平等的小公主面前。

    什么是平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一个高阶而已,就想逆天吗?

    “你想走?”说话间艾丽的身周已经寒气四溢,雨月的天空仿佛酝酿着冰霜。

    之前对于这小公主的实力蒙德没有个准确的概念,一直以为最多也就是跟自己一样的中阶呗,没想到。。。

    对面坑爹的儿子之前没注意到艾丽,这时一眼看过来,顿时咽了咽口水。

    蒙德倒是并不担心,既然小公主出头了,自己也抓紧表现表现吧。

    快步走到了受伤的小伙子身边,给他翻了个身露出压在身下的女孩,要说赫德林这家伙下手是真够黑的,比惨无人道还灭绝人性。

    女孩受到炽热射线的穿透攻击,半边脑袋都烧焦了,眼看着命不久矣,还剩下半口残气。

    这伤复原药剂能不能救蒙德也不清楚,不过自己属性全,总还是有些机会的。

    快速拿出了药水掐着女孩不断咬紧抽搐的嘴灌了进去,血水顿时沾了自己满手。

    不过这些都不算大事,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蒙德伸手对着空中一招,水汽在元素力量的引导中汇聚过来,随着他的精神控制逐渐的包裹住女孩的受伤部位。

    之后是木属性的生命力,这种属性自己见过的不多,而且真正应用在治疗方面的例子也不算多,只能根据以往的经历尝试一下,同一时间,淡淡的微光浮现空中,丝丝缕缕的光线在精神力的牵引下分成两道,同时朝着女孩和小伙的伤口涌去。

    一个人拥有三种奶力,这绝对算是罕见的一幕,盯着赫德林怒视的中年骑士抽空朝这边看了一眼,顿时愣在了那里。

    另一边的对峙已经持续了一会,对面的赫德林并没有表现出之前的强势,兜帽下的眼神注视着小公主半天,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就要出手的时候,突然掀开了兜帽。

    “南境法师学院总教长赫德林,见过公主殿下。”中年人弯下腰,十分恭敬的朝着小公主行了个礼。

    然而他显然是没考虑到小公主现在正在气头上。

    冷冽的冰霜在一瞬间凝实转动,数十道冰刃就这么笔直的朝着赫德林的方向飞了过去。

    “唉~”叹了口气,今天是没有自己装逼的机会了,不过蒙德对这个不太在意,只希望不要闹出太大的乱子。

    对上普通人,这个赫德林是个人物,可是对上帝国明珠。。。

    “公主殿下想要赐教,赫德林自然愿意奉陪,不过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咱们改日再见吧。”挥动手臂,烈焰以赫德林为中心扩张开来,热风融化冰刃,漫天的风雪化作了弥漫的水汽。

    水汽再凝结的时候,街道上早已经没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