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公主家七叔-《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可恶!”用力的跺了跺脚,小公主愤愤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转过身看向身后,正好看着蒙德摇头。

    “老师,他们还有救吗?”快步走过来,小公主一脸紧张的问道。

    “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姑娘,蒙德遗憾的摇了摇头:“我尽力了。”

    “怎么能这样。”一把抓住蒙德左手边的袖口,艾丽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哽咽,刚要说话,却看到地上一动不动的姑娘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唉?”突然的变化让小公主露出一个喜感的目瞪口呆表情,用力咽了口口水,带着怀疑的看向蒙德。

    对着公主耸了耸肩,蒙德很无奈的说道:“我真没办法了,魔法救不了脱发。”

    “脱。。。发?”一脸呆滞的艾丽有些僵硬的扭动脖子,看到坐起来的姑娘那半头裸露的头皮,惊异的张大了眼睛。

    “比起这个,我觉得你还是解决眼下的问题吧。”朝着那边努了努嘴,赫德林刚刚那一招以退为进玩的真好,这一下公主的身份暴露,街道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这边。

    “唉?”显然小公主没想到这个问题,转过头去正看到街上的这一幕。

    “露西!伊维亚!”喊了一嗓子,蒙德朝这有点呆住了的姑娘招了招手。

    “唉?啊!”恍惚间反应了过来,露西惊叫了一声,快步的跑了过来。

    “别想那些了,过来帮我把这个抬起来。”怎么说也是受了伤,而且差点死掉,虽然刚刚被雨水呛的清醒了过来,但是女孩还处于一种很虚弱的状态。

    另一边上看了一眼那名中年骑士,不确定他什么意思,蒙德站起身,索性自己走到了小伙子的身边。

    好歹是个习武炼体的,应该没那么多讲究,抓住他的腰带,蒙德手臂用力,一把给拉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这动作看的中年骑士眼皮狂跳。

    老头,服侍在公主身边,实力未知,体格完全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这莫非又是哪位王宫中的老怪物?

    莫名被看了几眼,蒙德不解其意,掂了掂肩膀上的小伙,开口问道:“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不了,不了。”摆了摆手,骑士果断拒绝,看了一眼小伙昏迷中兀自死死握住的直刀:“我能把剑拿回来吗?”

    中年骑士带着他的直刀匆匆告别,留下一对和蒙德素昧平生的年轻男人和少女。

    好人肯定是要做到底的,这两个人在恢复之前还得带回去。

    “我有点饿。”扛着小伙往回走,蒙德有些意兴阑珊。

    说好的大家一起装逼,结果那个叫赫德林的法师,那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骑士,包括小公主都装过了,唯独自己没有表现的机会。

    揉了揉自己干瘪的肚子,看一眼跟小丫鬟一样低眉顺眼抬着小姑娘的露西和伊维亚,他不由得又看了一眼另一边显得有些尴尬落寞的小公主。

    “唉,不过就是个身份的问题嘛,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跟她们说明白嘛。”对于和小公主的态度,蒙德已经看开了,只要小公主没发脾气,皇家影卫也没跳出来给自己背刺,那么可以看做,自己和艾丽的交流都在允许的范围之内。

    想那么多干嘛?

    小公主没说话,反倒是露西先开了口。

    “那不一样的吧?以前我不知道,艾丽是公主唉!那身份肯定是非常尊贵的……”说道一半,露西自己也迟疑了起来,有些不确定的歪着脑袋看了艾丽一眼问道:“艾丽,你是哪国的公主?”

    “。。。”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能问出的问题,空出的手小心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露西这孩子大概是没救了。

    小公主‘啊,呃’了半天,一看就是没提前想到这种刁钻的问题,不过再三考虑她还是决定说点实话。

    相处这几天,她觉得露西这姑娘挺实在的。

    两个姑娘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点什么蒙德不关心,他正在思考晚上该吃点什么。

    民以食为天,吃不饱东西管你皇帝还是公主。

    “嗯,戒指里面还有不少呆鸟带回来的菜。。。”捏着胡子,蒙德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教官!”耳边突然传来伊维亚的提醒,让蒙德的构思打断了一下。

    看到前面住所大院门口停着的一整队人,他朝小骑士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

    再怎么说公主也是被当街认出来的,卢安城的城守但凡不是智障,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城主。

    以蒙德的估计,现在的卢安城,搞不好稍微有些势力的家族应该都受到消息了。

    “艾奇莉娅?我亲爱的艾丽小公主在哪里?”还没等自己这帮人靠近,大门那边的队伍里头一个油头粉面的娘娘腔就已经靠了过来。

    公鸭嗓子加猫步,这说话的声音令人作呕。

    “这是?”有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人,蒙德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小心的朝着艾丽问道。

    “啊……”小公主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这是我七叔。”

    “哦……”这大概就属于家门不幸的那种类型了吧?不过想一想,蒙德觉得也是正常,当代烈风大帝手腕高明,有实力的兄弟姐妹只要不跟他争皇位的现在都供到了高位,能跑到南境这边的,多半是在王都不受待见的类型。

    不过既然是公主的亲叔叔,那肯定是不在防卫范围之内的,看看周围没有个影卫突然跳出来阻拦,蒙德理智的稍稍往边上靠了一点。

    之后人家一家人在一起聊天,自己不好往前凑合,这种事情还是艾丽自己解决的好。

    “嘶~”耳边传来轻哼,却是小伙子醒了,走了一路,倒是也该是差不多的时候。

    俯身轻巧的将对方抛起,蒙德伸手,土属性魔力构成的平台将小伙撑住。

    这家伙昏迷之前还处于战斗状态,自己最好小心一些,免得被小伙突然暴躁起来打上一拳。

    然而自己并未如愿,抛起的动作似乎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半空之中小伙子鹞子翻身,凌空跃过了自己用来接他的土墙,直直落向了另一边公主七叔的方向。

    “什么人?!”“大胆!”

    几声呼喝传来,紧随城主的几名骑士已经按住了剑柄,然而让所有人没想到的,小伙身上血气迸发,瞬间将靠近他的城主给震了回去。

    “好凶的人~”城主身前有白光闪过,应该是光属性力量,被推着后退了几步,抬手阻止了就要上前把人拿下的骑士。

    落地的小伙飞快的看了一下周围,紧接着想起什么一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发现除了衣服的破口和血迹之外,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他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蒙德,连忙收起了戒备的动作。

    “给各位添麻烦了,多谢您救我一命。”昏迷前的记忆清晰在目,小伙一点都不觉得那什么赫德林会善罢甘休,既然自己活着,那肯定是眼前这位老人出手救了自己。

    “不碍事,不碍事。”摆了摆手,蒙德朝着小伙招了招手:“你先把路给人家让开。”

    本来是一幕叔侄相见的感情戏码,被你这中间插了一脚,烘起来的气氛都淡了好多。

    把小伙拉到一边,由着公主被亲叔叔为难,蒙德一边在边上看热闹,一边跟小伙问道:“叫什么名字啊?”

    “霍泽!”小伙十分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就要问蒙德的,不过蒙德预判了他的话,首先开了口。

    “我叫蒙德,今年七十九。”伸出右手,蒙德和霍泽僵在半空的手握了握:“不介意的话先跟我们一起走吧,调养一下伤势,顺便也躲下那个赫德林。”

    没等霍泽说道,蒙德再次预判道:“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的力量很有意思,如果不介意,我们可以稍微交流一下。”

    张了两次嘴都被蒙德打断回来,霍泽愣了半天,在确定蒙德不打算继续说话之后才小声的问道:“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客气了,不麻烦。”摆了摆手,再大的麻烦能有一个公主和一个王子麻烦?唉?王子?

    赶忙转过头,蒙德看向了队伍后面,奥尔斯此时正黑着脸跟在队伍的后方,这一路上,他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呼~没事就好。”松了口气,只要这小王子没丢就好。

    存在感这么淡薄,自己差点把这么个人给忘了。

    霍泽不明白蒙德为啥说完话突然往后面看了一眼,顺着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奥尔斯臭着的一张脸,有些迟疑:“要不我还是……”

    “不用管他。”一把打断了霍泽的话,看着小公主和她七叔已经有说有笑的朝着院子里面走了过去,蒙德招招手,示意大家跟上。

    “哦,对了。”走在前面,艾奇莉娅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到了蒙德身边,亲切的将一脸懵逼的老头给拉了过去。

    “七叔,这是我现在的老师,蒙德大师,未来将会改变整个帝国态势的人。”伸手引荐了一下,小公主在蒙德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随手有指了指自家的七叔:“这是我七叔,欧尼尔根·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