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霍利文德的烦恼-《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一路上由格林女士领着深入学院,在学院中央的法师塔下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快步走了过来。

    “我就猜你没那么容易死,果然还是活下来了!”一米八多的霍利文德虎背熊腰,说实话在体型普遍纤细的法师群体里面绝对是个另类,开口说话时豪气冲天,走过来就给了蒙德一个熊抱。

    “嚯!力气大了不少!”一抱就能发现不同,往后拉了一截身子,堂堂南境法师学院卢安分院的院长握起沙包大的拳头用力怼了怼蒙德的胸口。

    “中阶了?”深深看了蒙德一眼,转头看向自家亲哥,院长扬了扬下巴:“服气了吗?”

    “哼~”梗过脑袋,米洛尔选择了死硬到底。

    “没出息!”转回身一把揽住蒙德,霍利文德豪爽的笑了起来。

    “走,我带你看看我们这边的教学环境。”走了两步,霍利文德才恍然想起来,转头看了一眼愣在那边的格林女士:“格林教长,麻烦你押着他们两个关进我办公室的那个小黑屋里。”

    “好的,院长。”格林女士很是不情愿的转头看了一眼后面跟在身边的两个人,无视了他们的挤眉弄眼,相当嫌弃的撇了撇嘴。

    霍利文德已经完全不在意那边了,拉着蒙德走了两步,注意到身后跟着的年轻人,有些意外的问道:“这个是你学生?”

    “对,我学生。”点了点头,蒙德承认了下来,掏出自己胜利兵团的徽章晃了晃:“看看这个。”

    “嚯!胜利兵团!”有些惊异的看了蒙德一眼,霍利文德不解的问道:“你怎么混到那里去了?”

    “不对啊。。。”忽然反应过来什么,霍利文德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向蒙德:“我记得胜利兵团招兵条件挺高的,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他们不挑的吗?”

    “什么叫不挑的?他们这是千挑万选才选中了我。”对着自己比了个大拇指,蒙德张口说到:“慧眼识珠,知道吗?”

    这说法霍利文德明显是不信的,以至于行走在南境法师学院的校园里面,蒙德不得不简短的跟霍利文德述说了一下自己最近的遭遇。

    作为一个基本上知根知底的老战友,他没那么多的防备,也不担心自己的小朋友坑自己。

    “这两个月倒是精彩。”听到蒙德一路混进胜利兵团的事迹,霍利文德饶有兴致的摸着下巴,最后可惜的啧了一下:“那我是邀请晚了啊。”

    扭头看向蒙德,堂堂院长自然不会被这点小的挫折打败,霍利文德直接了当的说道:“我想把你挖过来,你觉得要用多大代价?”

    “别闹,我这才刚在胜利兵团那边站稳了脚跟。”摆了摆手,蒙德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这边就这么缺人?”

    “缺。”点了点头,霍利文德转头看了一眼一声不响跟在后面的奥尼:“最主要是缺能信得过的。”

    “怎么个意思?”这话题让蒙德来了兴致,顿时伸长了脖子,等待霍利文德给自己科普。

    说起来这些年原身深居浅出,对于外面世界的变化了解的还真是不多。

    “你不知道么?”有些惊异的看了蒙德一眼,不过想想这老伙计这些年的经历,霍利文德似乎也反应了过来。

    “帝国现在形势不乐观,”小心的拉近了点距离,霍利文德难得的压低了他的嗓门:“据说东边海上遇到了未知的舰队,帝国六个海军兵团被打残了三个。”

    “包括风潮者兵团吗?”帝国的三大顶尖兵团,胜利兵团哪里需要哪里搬,捍卫者兵团镇守帝国东北,而风潮者兵团则是帝国最强大的海军。

    “消息不确定,不过肯定也损失了不少。”拍了拍蒙德的肩膀,霍利文德拉着他走到了一旁的树荫底下。

    “南部你也这道,血月帝国新一轮的攻势已经准备许久,之前胜利兵团在嚎哭山脉那边跟他们的死灵兵团打了一仗,据说也损失不小,再加上东北万年不动的捍卫者。”霍利文德扬了扬下巴,示意蒙德自己理解。

    皱眉思考了半天,蒙德总觉得不太对劲,捏着下巴算计了半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都是你从哪得到的消息?再说这个你和南境法师学院有什么关系?”

    以前自己对胜利兵团不太了解,蒙德或许还会觉得胜利兵团在南境的战斗中真的损失惨重,不过现在在六团,完全没有感受到紧张的氛围,兵团甚至还有闲心向南开拓,怎么看也不像损失的样子。

    “消息自然有我的渠道,”摸了摸下巴,霍利文德恍然的说道:“对了,你说你现在就在胜利兵团,那你了解多少?”

    “这个咱们先不说,”拍了拍霍利文德的大腿,蒙德认真的问道:“还是那个问题,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深吸了一口气,霍利文德稍微扬起了脑袋看了看远方的天色:“各方博弈,现在南境这边就像眼前这天一样,到处阴云滚动。”

    转头看了一眼蒙德,这位新上任的院长露出一丝苦笑:“我这位置算是被拱上来的,因为哪边都不愿意便宜对方。”

    “所以一旦平衡打破,你这院长的位置就坐不稳了。”点了点头,蒙德认同的说道:“确实,换做是我,我也不会甘心。”

    “说的没错。”霍利文德抿了抿嘴:“所以我就想着,把您几位信得过的老伙计都给拉过来。”

    “除了我还有谁?”回想一下当初南境兵团里面的战友,蒙德好奇的问道。

    “吉姆西,塔坨,欧珀莱希诺,还有你。”摊开了手,霍利文德无奈的说道:“能信得过的就你们几个了,结果前一阵收到回信,塔坨死了。”

    “呃。。。”算算年纪,塔坨不比自己小上几岁,自己都死过一回了,那位老伙计死了也不足为奇。

    “吉姆西不能来,他现在是新编南境骑士团的法师二团团长。”说道这个,霍利文德朝着蒙德挤了挤眼神:“熟悉不?”

    “南境骑士团又新编了啊?”这个南境骑士团。。。就是自己曾经服役过的地方,后来转了正,就成了南境兵团,而现在又新编了,老战友还跑去当团长了。。。

    “欧珀莱希诺呢?”这个人。。。在卡尔里拉城西北的盘陀,说起来当初刚获得系统的时候,自己拿着咸鱼和钱,就是想找他帮忙运作一下尸体的问题。

    “他那边还没给我回复。”摇着头,霍利文德换成了一副可怜巴巴的嘴脸:“所以说如果他也不能来的话,你就是我唯一的帮手了。”

    “别闹。”摆了摆手,蒙德眼神转动:“来是肯定不行的了,胜利兵团那边我还有一座紫宸金矿山的分成,你想收买我现在都做不到。”

    “啥玩意?”蒙德的话明显让霍利文德愣住了,他用力的抠了抠耳朵,不确定的问道:“你刚才说啥?”

    “紫宸金矿山,”朝着不远处的小山指了指,蒙德说道:“大概比你们这个小山高出一些,具体里面能采出来多少矿石不清楚,反正我拿一成。”

    “多少?”霍利文德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眼睛瞪得溜圆,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架势。

    “一成。”竖起一根手指,蒙德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嘶~”狠狠吸了口凉气,霍利文德用力的朝着这边竖起了手指。

    再小的紫宸金矿脉也是紫宸金,作为当前时代最为昂贵的货币种类,哪怕仅仅一成的数量都意味着相当可怕的一大笔财富了。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不能让你过来。”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是在胜利兵团,那还好说,只要兵团想护住这人,别人都没办法伸手,可是出了兵团之后,一个手握如此财富的中阶。。。

    “先不说这些了,正好你说到这,我问下,赫德林你认识吧?”想到自己之前的计划,蒙德主动开口问道。

    “当然。”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到赫德林,霍利文德一脸的晦气。

    “原本这老小子是最有资格接替成为学院院长的,结果被我截了糊,虽然教长和教员未必都是他的人,但是在学院里,他没少给我找事做。”想到什么,霍利文德精神一震:“你跟他有关系?”

    “嗯,现在有点关系,之后具体什么样,要看情况。”摸着胡子,蒙德看了一眼霍利文德:“天选派在你们学院呼声高吗?”

    “呵~”不屑的哼了一声,霍利文德一脸赌气的表情。

    “你不该问他们呼声高吗,应该问他们怎么还没死!”说道这话的时候,霍利文德几乎已经咬牙切齿了。

    “现在我在学院里面最主要的两个敌人就是天选派和学院派。”说到这个霍利文德磨起了牙,满脸怒气的愤愤说道:“天选派那帮家伙交流起来倒还算好,可是特么的整天在外面给我搞事情,至于学院派。。。”

    看了蒙德一眼,霍利文德用力的摆了摆手。

    “不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