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意外收获-《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弄了两拨小高潮,拍卖的气氛逐渐回归平淡,货品又转回了普通的平价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依次上阵,好多都是蒙德这么一个正统法师闻所未闻的黑魔法材料,什么心肝脾肺肾一类奇奇怪怪的东西。

    说起黑魔法这东西,一直传的玄之又玄的,不过说实话,参军这些年自己就从来没见到过用这种东西的法师,到了战场上面,终究还是真刀真枪的对轰才是实际。

    “走吧,再往后面就是夜场了,一般没什么高价值的东西。”随着一轮喊拍结束,会场上的人群有一部分开始起身离开,霍利文德也叫了一声蒙德。

    了然的点了点头,蒙德起身跟上,走到大门口,交出号牌,顺便跟服务人员过去付款。

    没什么节外生枝,之前瞪自己的黑袍人也没找过来,付完款的两个人很快就被领到了离开用的专属通道。

    嗯,为了避免完成拍卖的客人被人跟踪报复一类的情况,和进入会场不同,离开时付款的人有专门的离开通道,把客人眼睛一蒙,带上一辆小车,一路上兜兜转转,最后两人在一家小院里面走了出来。

    “这不是还能堵门吗?”转头看了一眼,这建筑都挺好记的,只要有心,稍微看两眼就能记下了。

    “哪有那么简单。”打了个哈哈,霍利文德反手指了一下:“拍卖场的离开通道一共有十几条,分散在这城东的整个区域,客人都是随机安排的离开路线,我到现在都没摸清这通道到底有几条,怎么堵?”

    “原来如此。”点了点头,蒙德表示了解,倒是自己小看了天下英雄。

    不对,这帮人贩卖人口,算不得英雄。。。

    没有马车,两人一路步行离开,霍利文德不太放心,专门把蒙德送到了客店的外面。

    “明天你还有两个人要接待,晚上我就不打扰了,明天早点过去,再跟我说说你的计划。”大门口上,霍利文德随意的摆了摆手,挥动衣袍,转身离开。

    今天没有准备,出门的时候就是随便穿了一身法师袍,这样见公主太失礼了,明天换上自己最好的那身再来看公主殿下吧。

    目送霍利文德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蒙德无奈的晃了晃脑袋,转身进大院,径直朝着公主住的房间走去。

    院子里没人,毕竟天上还在下雨,走近公主的房间,正好听到艾丽小公主义正言辞的声音。

    “公平,自由,民主,我们现在走向的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露西和伊维亚响起言不由衷的嗯啊声,其中还夹杂着奥尔斯不屑的冷哼。

    然而小王子显然是又忘了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传来,走进房门的时候,蒙德就看到了正被冰块糊在墙上的奥尔斯。

    “挺热闹的啊。”咧嘴看了一眼奥尔斯,蒙德转过身看向还打算继续讲述自己理念的小公主:“今天先到这吧,这些知识大家吸收起来也需要时间。”

    挥了挥手示意露西帮忙空出空间,蒙德说道:“我从外面弄回来了些好玩意。”

    不大的房间客厅里面,一群人探头探脑的看着蒙德从戒指里面弄出两口棺材,随着打开棺材盖,里面的两只类人型生物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出发之前没听到消息,来回走了两圈的小公主艾丽皱着眉头戳了戳其中一只的尸体,好奇的问道:“帝国在东海遭遇了这种生物的袭击?”

    “身高超出常规士兵,骨骼和肌肉强韧。”奥尔斯小心的探着头打量着棺材里面的尸体,仿佛这种被命名为屠杀的物种拥有什么可怕的传染病毒,作为一名死灵法师教出来的徒弟……

    “这是两对手臂?”放在棺材里面看不出来,还是露西伸手翻动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在这个小巨人般的屠杀的两条粗壮的前臂后方,还存在着两条稍微瘦弱一些的副臂。

    “腿部结构和我们不太一样。”刚和露西换了个位置的小公主拿着自己之前写计划用的笔伸手敲了敲屠杀那奇特的反向关节的腿部:“没见过的类型。”

    “呃。。。”这种腿部结构,蒙德倒是真的见过,印象里面当年大学宿舍打魔兽的时候,联盟狗里面的德莱尼就是这种腿型。

    “老师,他们能使用魔力吗?”有些好奇,艾丽转过头问了一句。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无奈耸了耸肩,自己实际上知道的也不比他们多多少,只知道这些奇特形象的生物来自东边。

    从形象上来看,这种名为屠杀的生物有一个略显狭长的脑袋,皮肤呈淡紫色,雄性嘴角下颚处有两条长肉须,雌性则是在后脑勺下方有一条稍长稍粗的肉须。

    不知道这算什么,屠杀一族的胡子和发辫?牙齿略尖,看着有点像某火影里面的鲨鱼人,鼻子扁平,瞳孔狭长。

    淡紫色皮肤延伸到颈部的时候逐渐形成类似鳞片一样的细小花纹,很坚韧,本着实验的心态,蒙德让伊维亚拿自己的随身佩剑戳了两下,平时锋利异常的宝剑戳在这种皮肤上阻力很大,需要花费的力量用骑士小姐的话来说,基本上跟钝剑砍皮甲差不多。

    “雌雄身高差距并不明显,但是雄性明显比磁性魁梧很多,”仔细查看着法神分析机里面提供的结果,蒙德咧了咧嘴:“瞬间爆发力相当于三名战士的总和,超过六百市斤(烈风计量单位,1.1公斤),这可不太好打。”

    几个人闻言都将目光投向了棺材中尸体的肌肉上面,伊维亚咽了咽口水,对于这样的敌人表示害怕。

    作为初阶骑士,基本上也就相当于三到五名士兵的战斗力,这里面主要是能够操控异种魔力的关系,单纯的身体素质,骑士对比战士也强不出太多。

    “也就是说这两只如果不是长得太过特殊的话,他们单凭肉体就能抗衡初阶骑士?”有些吃味的用力戳了戳屠杀的尸体,伊维亚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天赋不均,蒙德倒是从来没觉得人类就是这个星球上面最强的,野外山林里面的魔兽一直是困扰人类世界的一大问题,不过和一群可能拥有智慧的类人种生物相比,没脑子的野兽无疑要好对付得多。

    “行了,参观也参观完了,我就带回去处理了。”带头围观了半个小时,也让大家多少对这东西有了些概念,蒙德准备收起尸体回房。

    “不好意思。”门口传来羽凝心的声音,紧跟着这个小姑娘径自走了进来。

    略显歉意的对着众人点了点头,这位疑似年龄很大的‘小姑娘’缓缓说道:“我和霍泽有些事情,要往南走一趟,恐怕明天就得离开,短时间里或许帮不上你们了。”

    “南边?”作为一名鲁直的姑娘,露西直接开口问道:“是去卡尔里拉城寻找死去的亲人吗?”

    “呃。。。”羽凝心愣了一下,就要开口解释,就看到蒙德一手刀敲在了露西的头顶。

    “别介意,注意安全,”挥了挥手示意人家不要在意,蒙德还顺便叮嘱道:“办完事记得回来,别忘了我还想学你们的修炼方式呢。”

    “哈,好的。”有些僵硬的笑了笑,羽凝心就打算转身离开,眼角注意到蒙德还没来得及盖上的棺材,她又走了回来。

    “你们这边怎么会有魔罗多的?”有些警惕的探头看了一眼,发现这两只死的不能再死,羽凝心才松了口气。

    “你认识?”羽凝心的表现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震,大家齐齐将目光转移了过去。

    “魔罗多是一种侵略性极强的智慧生物,”耸了耸肩,羽凝心简短的说明道:“七十六年前我们国家第一次遇见这种生物,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

    仿佛是故事,也可能是回忆,随着羽凝心的叙述,一段异国曾经的历史在大家的面前逐渐展露出来。

    羽凝心的国家不愿透露名字,不过很显然在七十多年之前的时间点上,由于周围不存在威胁,国土边境防御力量相对空虚。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他们命名为魔罗多的屠杀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海岸线上,没有交流,开始屠杀。

    这仗打了几十年,即便现在羽凝心说在他们的国土内部仍旧存在着少数游荡在野外的狩猎者,给外出的平民带来威胁。

    “不过我们看到的大多都穿着铠甲,身上仿佛武装到牙齿,到处都是能用来攻击的武器。”往棺材里面看了一眼,羽凝心摇了摇头:“这些都被扒光了。”

    “呃。。。”这问题不好回答,蒙德摊了摊手:“对他们的战斗力,我是说在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大概是什么水平?”

    听到这个问题,羽凝心摸着下巴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魔罗多非常的强大,不过并没有像你们法师一样的能力,他们的超越方式和你们以及我们的修炼体系全都截然不同,”看了一眼蒙德,紫衣小姑娘把摸下巴的手改成了捋鬓角:“以能力级别做对比的话,全副武装的魔罗多至少相当于精锐的中阶。”

    “啧~”咂了咂嘴,羽凝心所推算出来的这种生物的战斗力着实是让蒙德感到有些心惊。

    和自己这边不同,一名中阶法师除了天赋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堆积,叫魔罗多也好,叫屠杀也罢,这种生物有着天生的体魄,只要再配备上足够强力的装备,战斗力立马就能提升起来。

    “完全无法交流么?”相比起战斗力,艾丽显然更关心这个问题。

    “呃。。。”这个问题让羽凝心愣了愣,最后摇了摇头:“至少据我所知,没人成功过。”

    “我试试吧。”阻止了艾丽继续询问的架势,蒙德看了一眼边上的尸体,决定不回房间了,今天就在这里处理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