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棋局-《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尸体亡灵化的步骤不算繁琐,实际上大部分操作都是由暗属性魔力自身完成的,具体是个什么原理,蒙德现在也弄不清楚。

    感觉上更像是给原本生命体体内残留的生物电读取出来,经过能量化改造,让对方成为一种纯灵体生命。

    但是这么说又解释不了为什么这种改造过后亡灵会表现出超出原本生命形式的智慧和交流能力,这点上呆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燃隼鹤并不是一种聪明的魔兽,但是亡灵化之后,呆鸟仿佛解锁了智商,虽说平时老是和自己装惨,但是它自己一只亡灵在南境游荡探索,这搁在原本的燃隼鹤上是压根就不可能的。

    理解不清索性就不研究,当紫黑色的雾气逐渐在淡薄,一道珍珠白色的影子从尸体之中逐渐飘起的时候,周围围观的一群人看蒙德的眼色也怪异到了极致。

    “这跟我印象中的死灵法师不太一样……”注意到逐渐清醒过来的魔罗多还有些迷茫,露西悄然上前,右手挥舞,在亡灵如同雾气的身躯里面来回的搅弄了几下。

    “首先声明,我这是亡灵复生,和死灵法师肯定不一样。”还记得露西当初跑自家书店里面当着自己的面暗搓搓骂了半个多小时的事情,蒙德赶忙澄清道。

    “死灵和亡灵我是不很懂啦,不过他看起来傻傻的。”手已经搅和了几个来回,看到眼前的魔罗多没啥反应,露西有些无趣的收回了手。

    “没反应很正常。”对此,蒙德倒是可以肯定的说:“尸体在死去一段时间之后,体内的灵魂会逐渐消散,散的越多,转化亡灵需要消耗的时间和精力就越大,转化完成之后他需要整理记忆的时间也会越长。”

    “他还能保留记忆?”听到这个,包括羽凝心在内的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不过紧跟着露西提出了一个疑问:“有记忆的话不会存在危险么?”

    “这个。。。”这个蒙德也说不清,毕竟自己这个亡灵操控的力量和死灵法师又不完全一样。

    不过不论是呆鸟,起逐兽还是包骨兽,亦或是自己后来亡灵化的众多魔兽,都能进行交流,这个应该也没问题吧?

    尝试着心灵沟通了一下,传来的信息十分的混乱,某一刻这只魔罗多仿佛突然清醒了过来,双腿压低,四臂张开,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站那!”赶忙伸手指了一下,随着蒙德的声音,魔罗多亡灵仿佛被打开了某个开关,满脸挣扎的直起了身子,站了个笔挺。

    这玩意是有先例的,以前呆鸟就这样坑过自己,蒙德早就做好了再次被坑的准备,果不其然,在自己没下达命令的情况下,亡灵会有自己的主观意识,并且能够在不听自己号令的情况下自行操控行动。

    所以自己大概属于类似机器人第一定律,亡灵首先要服从自己的指挥,之后才能完成自己的主观意愿。

    “看样子还保留活着时候的思维,”首先在自己身上放了层护盾,艾丽小心的凑近观察了一下这珍珠色的虚影:“老师,能够交流吗?”

    已经在尝试了的蒙德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精神沟通有很强烈的排斥反应,他在抗拒我的交流。”

    “真遗憾。”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艾丽回过身来抻了个懒腰:“都这么晚了,大家估计也都困了,早点休息吧。”

    。。。

    因为屠杀者种族的出现,今晚确实睡的有些晚了,收拾完回到房间,蒙德坐在桌前,拿出了自己前段时间整理的日常。

    事情太多,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平淡了几十年的生命骤然面临变化,自己有时候自己都搞不清到底要向哪个方向发展,索性都记下来,方便自己思考。

    笔记的第一条是确认发展方向,目前大目标有了,成为法神,但是成为法神之后做什么呢?或者说在成为法神之前这个过程自己又要做些什么?

    这里面蒙德做了两个小记录,第一是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不过具体发展方向他没想好,现在遇到了羽凝心,他倒是有了个好主意。

    往后看看,笔记的第二条是炼金学的深入研究。

    “这个已经在进行了,下一阶段的话研究研究物质转换到底是个什么原理吧。”炼金学的高阶能够物质转换,不过自己姑且还没接触到,只知道是很高端的技术。

    魔构学深入,这个也已经在研究了,明天见过福伦尔和特尼西亚之后,自己就可以在他们原有的技术基础上尝试改良融合两种技术了。

    “对!还有属性魔法的使用和联携。”看到这个,蒙德挠了挠脑袋,那天和奥尔斯展示属性的时候他就发现,当五行阴阳属性俱全的时候会形成一个明显的回环,自身魔力的增长速度几乎是以几何级在增加,而且属性之间生生不息,从单一一种变成了结构相当紧实的一体。

    这个如果研究明白了,再加上风雷冰音以及时间空间,说不定自己也能有越级杀人的一天。

    “南境的魔石和可能存在的远古遗迹。”敲了敲脑袋,蒙德把这个也记录到了本子上面,想了想,他又在后面写上了屠杀者,羽凝心,暗影魔。

    原身几十年的阅历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面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仿佛时间停止的世界在自己接手之后又开始活跃了起来。

    这些记录完成,蒙德反复的又观察了即便,整理自己的思路,同时又皱着眉头在纸上些下了两个疑问。

    烈风大帝把小公主安排到胜利兵团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小公主这主张公平自由的世界观是怎么养成的?

    “对,还有奥尔斯。。。”在纸上又写了一个奥尔斯,蒙德有些头疼的挠了挠脑袋。

    上位者的权谋让自己有些无法理解,烈风大帝把这么一个敌国王子安排自家女儿身边到底是什么打算?

    “还有胜利兵团和麦希丽丝的态度也挺让人奇怪的。”皱着眉头回想一下胜利兵团的一通迷惑操作,里面种种,同样让人充满费解。

    首先是把帝国公主安排到自己身边就怎么看都不合理,再来就是之后的这趟卢安之行,种种迹象,让蒙德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了某个自己现在根本无法看清的巨大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一枚无关大局,随时可弃的棋子。

    突然产生的这种感觉让蒙德悚然而惊,疲惫的支起身子看了看昏暗中的房间,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躺平身体,精神力沉入灵魂虚空。

    趁着今天晚上,他要好好整理一下前面自己的所有经历,弄清楚自己到底处于一个什么局面。

    。。。

    灵魂空间的世界里面现在还是那个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亡灵们的入驻,属性捏合的星球最近膨胀了不少。

    作为当前最受宠的大猫,幽影豹在自己现身之后第一时间跑了过来,看蒙德没有凝成灵魂实体,急的在边上来回乱窜。

    包骨兽日常趴窝中,也不知道又躲哪去了,起逐兽带着一帮小弟们浩浩荡荡奔行在平坦的大地之上,土黄色元素构成的大地上被它们踩踏着激起层层昏黄的光尘。

    种子的制造自己已经完成一半了,说实话后来蒙德甚至考虑过自己是不是该先从单细胞生命开始捏起,不过本着来都来了的观点,他准备在这枚种子完成之后在考虑其它。

    新加入的屠杀者对这一切显得有些迷茫,正傻愣愣的站在大地中央发呆,突然之间仿佛注意到什么,他用力的抬起脑袋,看向了远处天际间的那颗恒星。

    同样抬头看了一眼,蒙德倒是有了几分恍然,伸手轻招,虚空间有清风涌动,在他的控制下逐渐包裹住了小小星球的外层。

    对观看系统的那个大光球没多大影响,不过清风浮动,稍微错开了光影,这样大概能够阻挡一些光球的直射。

    注意到天际间的变化,那名屠杀者缓缓低下了头,略显平整的脸上眼神收缩,紧跟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

    “这是要跟我打一架么?”有些惊异于对方的动作,不过蒙德很欣赏对方的勇气。

    虚空中凝聚出身影,蒙德要有兴致的往屠杀者的方向走了一步,紧接着……

    “大白,咱能不能矜持点?”自己这才刚一出现,被自己命名为大白的幽影豹就立马来了个鹞子翻身,肚皮露出,毫无羞耻感的对着自己招了招手。

    如果自己是某个名为悲风的大佬,现在恐怕已经把持不住了,好在自己叫蒙德,果断投给大白一个嫌弃的眼神,他朝前迈出一步,瞬间已经到了屠杀者的面前。

    毕竟是自己的灵魂虚空,在虚空里面自己还要受一些系统那个大光球的限制,但是这方自己灵魂构架出的小小星球,自己就是绝对的主宰。

    一瞬间仿佛响应着自己的呼唤,整个小星球都震动了起来。

    气势拉升到了顶峰,蒙德跃跃欲试,然而没想到,自己还没动手,对面的屠杀者却跪了。

    恍惚间两者仿佛建立了某种连接通道,在之前魔兽亡灵身上从来没有过的感受交流传入脑海,某一刻蒙德好像打开了一个全新硬盘,大量的知识瞬间涌入了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