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另一边-《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老话说未有远虑必有近忧,在知道了有倪多姆这么一个来自海外的异族威胁之后,蒙德顿时紧张了起来。

    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有个能达到大字辈的水平和实力以应对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掉到自己头上的战斗。

    就这样开始熔炼,第一次在人面前操作,蒙德的手艺着实的震惊到了一圈人,几种属性的同步使用,让小公主看的啧啧称奇。

    就这么一直干到临近中午,霍利文德这货才带着人手姗姗来迟。

    里面有几个熟悉的人,福伦尔、多利亚、特尼西亚,还有几个不算熟悉也有一面之缘的,比如多利亚的那个小小团队以及。。。

    “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好奇的看了一眼跟着过来的米洛尔,蒙德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前辈您别介意,我当初也就是气不过。”用力拍了拍自己胸口,米洛尔讪笑着说道:“虽然我天赋不行,到现在也还是个初阶,但是这些年我的研究也是一点都没放下的,”

    “老哥,姑且算是自己人,没什么大用,打个下手还是行的。”虽然办事上看不上自家亲哥,但是好歹兄弟,霍利文德适时的拉了一把。

    “姑且这样吧。”转头又看了一眼另一边,人群里面还有两个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一个是教长格林,另一位是当时在米洛尔他俩闹事的时候一起去现场抓现行的另一名法师。

    一口气来了十多个人手,手里的力量立马充足了起来,蒙德一边算计着自己手里的钱,一边把大家组织了起来。

    这么多人自然不能太小气,搓着下巴,蒙德想到了一个全新的思路。

    “把大家请过来是想设计制作一样能够改变整个大陆货运模式的大型交通工具,”某个草稿已经在脑海里面形成,蒙德愉悦的搓了搓手:“今天我把图纸画出来,之后再教大家一种制造方法。”

    这话说的云雾缭绕,别说不认识的,就算认识的人也都一脸的懵逼,露西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发表疑问,她索性自己把问题问出来。

    “蒙德爷爷,到底是做什么呢?”

    “对呀,老哥,你好歹给个说明,我们也帮忙想想办法。”霍利文德看了眼一屋子的人,客店毕竟只是客店,这么一堆人挤进来,原本挺大的房间立马感觉小了不少。

    “别着急,别着急,我马上画图纸。”从戒指里面取出纸笔,蒙德一边说,一边咧嘴嘿嘿的乐,原本只是想弄一套单兵作战的外骨骼来坐实自己魔构学大师的身份,这样一来也好接触赫德林的门户实验,既然现在人手充裕,而且还得到了福伦尔和特尼西亚这两个人的思路。。。

    半个小时之后,一张粗略的图纸完成,蒙德满意的抖了抖纸,对着一群人显摆道:“这是我的设计思路。”

    东西是完全超前的设计,一群人茫然的大眼瞪小眼,别人不好开口,本来负责拓展对话的露西现在也在研究中,最后还是艾丽接过了这个重要的任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老师,你这是件武器?”

    “不是,不是。”用力的摇了摇头,蒙德在图纸的上面又加几条线,写下了长度单位。

    “那个……”挠着脑袋,露西总算是想起了自己的工作,探头迷惑的说道:“我还是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管它叫做飞行器,”再次举起了手中的纸,蒙德指着上面像极了昆式战机的图形说道:“一种能够带人飞行的工具。”

    “十米的长度会不会有些大?”看到翅膀的时候福伦尔仿佛是理解了蒙德的想法,不过当看到这位老先生在纸上又加上的那些数据之后他又显得有些不能确定。

    “使用钢铁能够提高飞……行器的结实程度,”点了点图纸上面的图画,蒙德又伸手指了一下特尼西亚:“特尼西亚的风筒技术能够提升飞行器的飞行稳定性。”

    “风筒?”听到风这字,福伦尔有些意外的转头看了一眼特尼西亚,转过头再次看向这个图纸,有些纠结的皱起了眉头。

    “把风筒安装在这样一个东西的下面么?”因为有过经历,所以特尼西亚一点就透,不过她反复看了几遍蒙德的设计图之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算能安上去,这样的一个……飞行器还是有些难以想象。”

    “这些暂时不说。”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不用思考那些,蒙德站起身来:“咱们先把这个飞行器的架子搭起来看看。”

    “这地方不够大。”四周看了一眼,霍利文德揉了一把太阳穴:“老哥你这设计我是看不明白了,不过南境法师学院后面还有不少空地,要不我们把场地放在那边?”

    “可以。”点头同意,正好场地自己就能建。

    “那我们今天?”格林女士有些不确定的回头看了一眼学院长。

    “走吧,盖个房子还是很快的。”招了招手,蒙德示意大家跟着,走了两步,他又回身把霍利文德拉到了前面,这种带路的事情,肯定是要他做。

    一行人直奔南京法师学院的后面而去,如何建筑这个异世界的第一个机棚姑且不提,在另一边上,一个一直在暗中悄然观察情况的人也收到了消息。

    “你说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卢安城内的某处,一户不起眼的民居之中,蒙德熟悉的麦希丽丝正皱着眉头回味着刚刚影卫给带来的情报。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坐在主位上和麦希丽丝一起聆听汇报的是蒙德一直只闻其名的胜利兵团团长,克伦布勒·多尔诺,当代烈风大帝的岳父,小公主艾奇莉娅的外公。

    这是民间不知道的秘密,也是蒙德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之一,烈风大帝放小公主到胜利兵团,一方面固然有公主本身的意愿,另一方面也包含其他诸如安全,以及能让亲外公照顾照顾的意思。

    为了自家外孙女,这位看起来五十多岁容貌刚硬的战法师算是费尽了心思,上面自己女婿又给安排了任务,这段时间老头几乎放下了手中的所有工作,专心致志的跑过来盯着这边的动态。

    “本来以为那个什么赫德林当街闹事的事情艾丽肯定又要大发雷霆的,没想到这个蒙德倒是挺有法子的。”还在回味影卫的叙述的情报,克伦布勒捻着胡子说道:“小艾丽那么不能容忍的性格都让他给说服了,你说我是不是该跟他取取经?”

    麦希丽丝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无语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上司:“他说给他十天时间,他能找到扳倒赫德林的办法,您觉得会是什么?”

    “不好说。”捏着胡子,克伦布勒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六团那边的报告你都看了吧?”转头对着麦希丽丝挤了挤眼睛:“曾经的小情人唉,你有没有考虑过跟他来个旧情复燃?”

    “别激动,”感受到空气中那躁动的风压,老兵团长连忙摆了摆手:“我就是缓解一下气氛。”

    “要说办法,我觉得还是能想到一些的。”果断站起来走了几步,一米六多点的老法师跟自家的副兵团长拉开了一些距离:“这个蒙德还是有些本事的,对于炼金工具的改良,魔法元素的使用,还有他临走之前偷偷奖励给他那个学生的魔构装备。”

    捻着下巴的胡子,老法师说道:“学识还是不差的,毕竟是和你一个岁数的人,对于炼金工具的改良,陛下那边也很看重,小艾丽帮他要的这个大师头衔,估计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送到了。”

    偷瞟了自己的副手一眼,发现麦希丽丝没有原地爆炸的迹象,克伦布勒松了口气:“不过不清楚他到底有什么底气,赫德林这边可不那么好动的。”

    “陛下早就对现在越发崛起的天选派看不过眼了,如果不是赫德林手里握着门户这个技术,以他的所作所为,肯定早被送到了国法司。”麦希丽丝皱了皱眉头:“他肯定也有察觉,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对策。”

    “不知道啊……”长叹了口气,克伦布勒伸手摸了摸自己下颚的胡子:“要说其他人我多少都能看懂一些,但是这个赫德林,我看不懂。”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冷漠的抬头看了一眼,麦希丽丝拿起桌上的茶杯举起来喝了一口:“还继续静观其变吗?”

    “先静观其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