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应对高阶-《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毕竟是地头蛇,对卢安的了解霍利文德肯定比自己多,出了法师学院,一行人直奔城南而去。

    “这边的紫荆花餐厅是卢安最有名的,那边的昂奇果酒你们一定要尝尝。”说道这个,霍利文德难掩兴奋:“另外还有多蒙鱼,海卷,以及魔兽蒸蛋!”

    转头茫然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小老弟,蒙德有些好奇,之前没见他有这样的吃货属性啊?

    不管怎么说,饭还是要吃的,难得这么多人热闹,蒙德也想玩的开心。

    出了南境法师学院的大门,由霍利文德这个‘本地人’带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紫荆花走去。

    宴席间种种不便细表,反正当露西和小公主发现自己的酒水被蒙德冷酷的换成了果汁之后,那眼神要多幽怨有多幽怨。

    吃完饭,散了场,主要是放几名被霍利文德拉过来义务帮忙的教长回去休息,蒙德送走了一大帮人,躲回了屋里开始了新的一轮头脑风暴。

    思考的议题是“增强武器杀伤,应对高阶法师。”

    大字辈不好打,空中机动能力让他们除了面对同级战力以外,其它级别的攻击都很难锁定。

    即便高阶,同样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坐在自己的小屋里面,蒙德仔细计算着差距。

    高阶是个什么样子,自己还不太了解,酒席间自己倒是问了霍利文德一些,他提到了魔力凝练度这个概念。

    中阶法师在迈向高阶的过程中魔力虚空进一步扩充,同时魔力凝练度会有个质的飞跃,虽然还无法凝炼如实质,但是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些物理特性。

    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霍利文德没法演示,等明天蒙德或者找他实验一下。

    另外能成为高阶,意味着魔力亲和性高,蓝条长,恢复快,这两点加在一起,就已经很令人头疼了。

    对于这点,蒙德想起了自己之前思考的魔核问题,从空间戒指里面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那几颗被自己当做压箱底的家伙。

    一共十六颗初阶魔核,里面有包括大白贡献的那批,还有燃隼鹤他们尸体留下的魔核,加上从宝利森那里弄来的不知名魔兽的中阶魔核,十七枚色彩各异的球型魔核被蒙德整整齐齐摆了一桌。

    从自己所知的情况来讲,魔核的表层有一个用来绝缘阻止能量逸散的结构,有些类似陶瓷,单个的魔核个头从核桃到棒球大小不等,初阶一般以魔核的大小来鉴别能量级别,越大自然是越好的,使用的时候将整个魔核直接打碎,里面逸散出来的魔力可以在一定时间里被同属性的法师直接吸收使用。

    打老仗的那几年自己用过几次这种东西,在地方军团里面,魔核算是比较昂贵的战场稀缺资源,新兵们用不起,老兵们舍不得,有些时候一场仗打死了,魔核还捂在戒指里。

    像自己现在这样一口气弄出十几颗,放在原来的南境兵团肯定是要让一帮老伙计们垂涎三尺的,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因为蒙德正在考虑怎么把这种东西作为能量炸弹给直接转化成攻击。

    照例先拿法神分析机分析一下,初阶魔核没什么技术黑箱,里面的内容一目了然,不过是一种生物型电池。

    理论上自己只要找到一种魔构学技术将魔核内部的能量瞬间转化成直接的攻击就行了。

    这样一来激光枪不行的时候自己可以使用榴弹炮,就是暂时还没有这个能量转化的合适技术。

    另一方面,蒙德在考虑制作这种电池,如果把魔石和魔核的这种构造相结合,会不会产生一种储能级别几何形增强的新型魔能电池?

    看过了初阶之后,蒙德又将目光投向了那枚唯一的中阶魔核。

    这枚中阶魔核是土属性特质,算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大路货了,当初兑换,是因为蒙德担心再有大字辈交手,自己能量不足来不及避难的话至少可以摔个魔核爆发一波。

    可惜后来情况趋于稳定,奥尔斯这位小王子被抓之后,蠢蠢欲动的血月帝国竟然没了动静。

    可到了中阶魔核,蒙德就有些惊讶了。

    “这是魔构学原理吗?”基本相同的外部结构,然而中阶魔核在法神分析机的扫描下内部却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形象。

    某种天然的魔构学纹路取代了原本魔核那样浑然一体的结构,能量更加凝炼,仿佛霍利文德给自己演示的高阶魔力。

    如果是这种魔核的话,能够直接转化成攻击。。。不对!

    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蒙德恍然醒悟过来,自己为啥不尝试着直接吸收这种凝炼的能量,让自己直接跨入高阶的水平?

    魔核研究的意外收获让蒙德找到了自己的前进方向,到底是个个人伟力至上的世界,在研究科技之前,提升自身的实力肯定是重中之重。

    对于吸收这枚魔核中的凝炼能量,蒙德也很快想到了主意,用聚能法阵直接将逸散出来的能量再次聚集,并且在核心加入从魔核里面得到的能量质变压缩法阵,两相结合,直接转化成凝炼的能量。

    吸收的时候,还要看具体情况,不过由于是可控实验,自己可以先一点点的来,实在不行,大不了先不升级。

    “得提前准备几套预案。”作为一个惜命的人,蒙德首先会想到的就是怎么提高安全性,中阶魔核的技术已经有了一定了解,虽说没有吃透,但至少可以照葫芦画瓢。

    可惜手里没了多余的魔石,不过问题不大,先找些金属材料代替核心,之后做一个可控式开关。

    除此之外,复原药剂肯定是要随时准备的,一旦有要原地爆炸的可能,立马喝上一瓶,想来问题不大。

    “还有魔力抑制环。”这东西怎么说呢。。。帝国用来抓捕法师罪犯使用的东西,利用魔构学原理对法术进行短路,对初阶效果极佳,对中阶也有一定的抑制效果。

    不过这玩意自己可没地方弄,毕竟是国家手里的制裁装备,或许得通过霍利文德或者小公主那边的关系,看看能不能从城主府接过来一套。

    至于接过来之后帝国还能不能保证自己技术的保密性,蒙德只能说句对不起了,毕竟在自己这双眼睛之下,一切都无法遁形。

    “呃。。。”感觉这么一说怎么好像自己改性宇智波了呢?想到还要抵制日货,蒙德果断换了种思路,毕竟身为种花家,学习先进知识理念并加以改进,这么一想自己还挺爱国的。

    另外安全起见,自己最好找一个空无人烟的地方,法师学院后面那个试验场的位置就不错,加上正好有制造飞机时候搭建的机棚,只要把飞机换个地方,自己在里面怎么弄都没关系。

    “嗯,再把小霍也给叫过去压个阵吧,安全第一。”挠了挠脑袋,蒙德很遗憾的发现自己目前也就只能想出这些安全措施了。

    想到就行动,一晚上处理一些物品的准备工作还是挺充足的。

    忙了大半宿,总算是把技术工作处理妥当,后半夜照例在灵魂空间搓种子,现在这颗种子已经完成了基本组成,不过蒙德并没有急着把它种下去,作为自己第一个耗费这么大力气制造出来的合成物,他打算精雕细琢,想办法把基因序列调整一下再说。

    第二天早晨起来的蒙德略微有点精力不济,昨晚工作太晚了,眼圈有点黑,加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看起来像个怪老头。

    “喂。”一大清早,奥尔斯难得的主动开口说了话。

    “这段时间里你也帮了你们公主不少的忙,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我了?”

    抬头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这位小王子,蒙德还以为这货就是日常负责在后面当背景的呢。

    “首先,”竖起一根手指,蒙德好不避讳的说道:“你是敌人,所以技术方面的内容我肯定不会指导你的。”

    点了点头,奥尔斯也很无奈,眼前的蒙德或许不如血月王宫里面那些行走的天灾强大耀眼,但是目前就他所知的种种,已经能发现这是一个正在升起的冉冉新星。

    然而一切与自己无缘,对比那个一心追求公平的公主,自己这个帝国王子完全沾不到半点好处。

    “其次,实际上你也不用学习太多东西。”朝着这位最不受器重的小王子扬了扬下巴,蒙德说道:“卖你个好,教你一招绝学,这招叫做舆论引导。”

    “啥玩意?”舆论这词也属于生造词,毕竟以这边世界的发展还没兴起这方面的理论,大家也都没有多少研究。

    作为曾经生长在一个通讯极度便利的世界的人,蒙德相当理解舆论能够起到的效果,三人成虎,这可不是玩笑。

    “舆论,你也可以理解成引导大家说话的方向。”拍了拍小王子的肩膀,蒙德语气深沉的说道:“你试想一下,如果现在,整个血月帝国的平民和低阶法师都开始谈论你才是你父皇最宠爱的儿子,并且随时可能继位,那些高阶法师和大贵族们会怎么想?”

    “呃。。。”奥尔斯确实被蒙德这个问题问住了,他仔细思考了片刻:“大贵族和高阶们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被误导的。。。”

    皱眉了半天,奥尔斯有苦着一个脸,有些纠结的说道:“但如果换做我,无风起浪,即便是个假消息,我也肯定会留个心思。”

    “这就对啦。”再次拍了拍奥尔斯的肩膀,蒙德说道:“那些一门心思已经投入你兄弟们麾下的,你肯定抢不过来,不过一旦传出这样的消息,一些骑墙派肯定会有所动作。”

    “到时候你要怎么把握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言尽于此。”抱拳拱手,蒙德不再多说,至于到时候奥尔斯想要怎么借势,借多大的势,这些跟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