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世界任务,帝国危局-《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事实证明自己的想法是可行的,随着魔力的不断涌动,在原本的魔力虚空不远处,一团浓缩魔力不断的撞击下,一道道魔力层面上的空间裂隙正在缓缓形成,随着魔力的一次次撞击,正有着不断扩大的趋势。

    看这规模,恐怕要比原本的那个魔力虚空大上很多,到时候自己不会一下子不小心,直接跳进了大字辈的区域吧?

    想到这种可能,蒙德难免的有些小兴奋,对这能量的操控也越发的卖力了起来。

    某一刻,空间碎裂,伴随着一声轰鸣,蒙德恍然间仿佛看到了一片漆黑的虚空,体内空间的力量不自觉的运转起来,紧跟着,他失去了意识。

    。。。

    “我这是在哪里?”不知道睡了多久,蒙德有些迷迷糊糊的醒转过来。

    青山翠树,溪水湍湍周围一片的自然和谐,让他恍然以为自己又穿越了。

    “什么情况?”打了个激灵,蒙德猛地坐了起来,慌张的举目四顾,很快在自己的脑袋后面发现了一只。。。大白。

    “嗷呜?”因为是亡灵,所以幽影豹不需要铲屎官,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一跃而起的主人,它用后腿慵懒的挠了挠肚皮,很是随意的翻了个身。

    “。。。”我怎么进入灵魂空间了?

    进入灵魂空间需要深层入定,基本上就跟睡死了一样,自己外面还在吸收浓缩能量,怎么就进了这里?

    “话说这树是怎么回事?”满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青山绿水肯定是自己原本的星球,毕竟抬起头来还能看到远处系统形成的太阳,可是自己那个种子还没种下,怎么就已经演化出了整个自然?

    “不对,这魔力又是哪来的?”恍惚间才发现自己的精神空间里面竟然特么出现了魔力,蒙德打了个寒颤,险些当场吓死在这里。

    没听过谁家的灵魂虚空能够承载魔力的,那玩意只是个精神世界,不在物质世界之内,魔力涌入到精神世界,我这不会得精神病吧?

    头顶系统依旧,应该没有什么致命影响,转念一想,蒙德又有些恍然大悟。

    精神空间也是空间,魔力空间也是空间,既然大家都是空间,似乎也没道理不能融合。

    总之感觉是涨姿势了。

    尝试着像控制自己体内元素一样召唤一缕浓缩的魔力能量,周围的魔力顿时如同狂风一般朝着自己涌动而来。

    灵敏的有些过度了,完全不像在物质世界一样需要操控。

    感受着周围如同温水般浸润着自己周身的魔力,蒙德深吸了口气,缓缓退出了这方空间。

    随着意识脱离灵魂虚空,蒙德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入目所及,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的大脸。

    “神……什么情况?”用力的往后撤了半个身位,他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霍利文德,你丫不是趁我深眠的时候对我有啥不轨企图吧?

    “成功了?”看到蒙德重新活动起来,霍利文德第一时间表达了自己的关心。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凑得有点太近了,霍利文德紧随而来,两个眼睛闪着微光,就想研究蒙德的这个实验案例。

    “你往后点啊。”尴尬的距离让蒙德抬脚就打算踹,不过看到霍利文德听话的迅速拉开了距离,他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整理了一下衣服站了起来。

    “具体什么情况不好说。”感受了一下自己的魔力虚空,还是原本的老样子,新生成的那道连接精神空间的门户和原本的虚空并列,不时用力吞吐着魔力。

    这个全新的魔力虚空和自己认识中的东西完全不同,所以蒙德也说不清这到底是自己成功的产物还是失败的意外。

    试着调动一丝魔力,灵魂空间里面挥如臂使的力量突然又回到了原本那种不受控制的状态,蒙德皱了皱眉,转头无奈的对着霍利文德耸了耸肩。

    “不算成功,不过可能也不算失败。”新的魔力虚空的形成和构造和常规不同,那么用法恐怕也会有不小的区别,它能吸收超出自身掌控的浓缩魔力,那么是不是也能吸收元素魔力?

    想到这个,蒙德右手一颗火球升起,朝着自己就怼了过来。

    “啊?”还在理解什么叫做不算成功过也不算失败的霍利文德被蒙德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伸手想要阻拦,结果看到了令他惊异的一幕。

    火球命中在拍到蒙德身上后以相当诡异的形式消弭于无形。

    “这又是什么邪恶能力?”霍利文德都懵了,不是说好的突破高阶实验吗?怎么突然变成了这种奇怪的东西?

    蒙德没说话,皱起了眉头仔细感受刚刚的变化。

    仿佛找到了某种关键,蒙德突然拍了拍胸口:“来,朝我攻击。”

    霍利文德换上了一副怀疑的眼神,嘴里嘟囔着:“总觉得有些不对。”

    土黄色的圆柱在掌心缓缓成型,虽说心里有些怀疑,但是霍利文德还是决定听话试试。

    “我把威力尽可能的压低一些,老哥你小心点哈。”做出了最后一个提醒,注意到蒙德点了点头,霍利文德将自己的这道岩柱发射了出去。

    岩柱来势汹汹,然而色荏内厉,在两个人都有些紧张的情况下,这道岩柱毫无阻碍的击中了蒙德,并和之前的火球一样随着魔力的扭曲崩解逐渐消弭于无形。

    “这就有意思了啊。”如果到了这种时候还看不出蒙德的问题,霍利文德也就白混到现在的位置了,他带着疑惑凑近了几步,好奇的问道:“老哥,这力量还能放出来么?”

    “应该能吧?我的再研究研究。”摇了摇头蒙德说的也不太确定,这是法师经验的盲区,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什么样的攻击都能吸收吗?”手心中亮起一丝金属的光泽,霍利文德跃跃欲试的问道。

    “不能是实体攻击,我估计法术攻击八成是都能吸收的。”摸了摸胡子,蒙德也不太确定,顺便摆了摆手,示意霍利文德不要对着自己实验了。

    就算现在这种诡异的状态自己能够吸收魔力攻击使其无效化,但是看着一个人朝着自己释放魔法,几十年养成的习惯,总会有些条件反射。

    至于说这能力的极限在哪里,蒙德不打算实验一下。

    太危险了,如果为了个实验把自己崩的就剩半截,那可真是亏到了死。

    反正知道有这能力就行了。

    霍利文德还有些意犹未尽,不断打量着仍旧放在地上的能量质变压缩法阵,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这边,蒙德已经想好了这个技能的名字,魔力黑洞。

    “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些其它的东西需要研究。”拍了拍霍利文德的肩膀,蒙德突然问道:“霍利,你有没有感觉到魔力在有规律的波动?”

    “波动?”有些迷茫的看了蒙德一眼,霍利文德闭上眼睛感受了片刻,随后他逐渐皱起眉头:“还真有!”

    “知道原因么?”自然环境下的魔力是肯定没有这么稳定的波纹的,蒙德也不是没见过,肯定不会认错,现在这种规律的形式,肯定和周围环境有所关联。

    他也不是要怎么样,就是有些好奇这东西是怎么做到的,能够影响周围环境里面的魔力活动,如果利用得当,这东西是不是能够形成魔力真空?

    带着这样的思考,蒙德悄然打开了系统界面,本意是利用法神分析机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端倪,然而开启了系统界面之后,他突然愣了一下。

    原本一直0/0的世界任务界面现在有了一个十分明显的变化,红色的小圈上那个1字异常的醒目。

    “你先忙。”随手拍了拍霍利文德,蒙德转身就走到了墙角位置。

    不管怎么说,系统肯定是第一位的。

    【世界任务,帝国危局:无名大陆的烈风帝国是你所生活的国家,如今,一场巨变正在悄然形成,你将要选择何去何从?】

    【任务要求:在这场巨变之中产生足够的作用,不论选择方向。】

    【任务奖励:视你在巨变中的倾向而定。】

    “巨变?”不长的内容仍旧是系统一贯的风格,然而里面提到的东西却让人头大三尺。

    首先在世界任务后面加上了帝国危局这样的字眼,可以想象,这次的所谓巨变一定是对烈风呈负面影响的。

    “悄然形成,也就是说还未显于表象是吧?”摸着胡子蒙德仔细的斟酌着这简单的一句话里有些什么提示。

    世界任务竟然连任务方向都没有,也就是说在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巨变之中自己可以站在帝国的一方,也可以站在敌人的一方。

    前者看起来恐怕有不少难度,毕竟任务叫做帝国危局,不过现在自己意外在黑方没有动手之前获得了这个信息,占有一定程度上的情报优势,如果利用得当,说不定能在地方大势形成之前做到先发制人。

    而后者。。。虽说玩法上肯定没有保皇派一样目标清晰,但是对自己也是存在好处的,比如说自己可以立时跳出胜利兵团这个拘束,打一波便宜,深入南境去把遗迹一挖,之后远遁他国,这么选择的话任务方面的便宜肯定会少了很多,但是从别的地方未必就不能找补回来。

    “嗯……”再反过来推演一波,两种选择的话,自己会失去什么。

    仍旧是以保皇作为第一种,自己帮助帝国,危险是肯定的,但只要发挥得当,自己就能稳定的收获功勋,加上自己现在贡献出来的种种成就……似乎全是好处。

    如果是黑方的话……麦希丽丝,小公主,露西,这些老姑娘和小姑娘自己能保护救下多少不得而知,自己在胜利兵团和烈风王室刷的那点贡献也全都作废,背井离乡……

    “去特么的,老子保皇!”用力挥了一下衣袖,虽然危险更多,但是总有些更重要的东西不是。

    跳反能拿到的好处保皇都能拿到,而保皇能获得的好处,跳反却没有机会。

    下定了决心,蒙德将注意力再次的投入到了那简短的任务说明上面。

    任务奖励视倾向而定,这里面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玄机。

    最后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任务是怎么开启的?”挠了挠脑袋,蒙德仔细的回忆。

    早晨那阵刚起床,自己看过的,系统肯定没有这个提示,那么这东西肯定是出现在早饭到刚刚这一段时间。

    回忆一下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蒙德发现一早晨的自己还挺忙。

    “接到了小公主给求来的大师身份和奖励……”取出那枚奖励的扳指,蒙德仔细检查了一下,想看看里面是不是偷偷藏了什么烈风大帝的血书或者衣带诏类的东西。

    然而戒指就只是戒指,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了一遍,也没看出什么有价值……价值还是有的,大师的身份牌是用一种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微蓝色金属冶炼而成,轻盈坚韧,边上包裹着紫宸金,最令蒙德意外的是令牌上那细密的乳白色镶字物,用的竟然是散碎加工的魔石材料!

    除了这么一个玩意,还有一封嘉奖令,内容挺平实的,来回翻了两遍蒙德也没找出来里面有什么密书的痕迹,再剩下的则是两纸契约和一张说明,感叹自己为国为民,烈风大帝在帝都的大师区给自己分了处房产,另外金钱的奖励,大帝听取了自家宝贝女儿的建议,琢磨了好长时间,干脆给了自己一成的紫宸金矿收益……

    那意思反正也是你抠出来的,正好我多给你一份,算是奖励了。

    “应该不是这个。。。”果断将这张薄薄的纸张收好,蒙德忍不住感叹人生,多亏是多看了一眼,不然贸然跳反的话,自己损失的可不止一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