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遗迹暴露了-《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且不论被系统各种虐哭的战士,身体素质的强化要求骤然提升了十倍,蒙德很难想象下一级还会要求自己提升多少的数值。

    “最后的我不会正就沙哑人变身了吧?”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数值,蒙德再次跳转了界面。

    人物属性里面再次出现了一个全新的被动技能,细胞储能,能量注入全身细胞形成一个个小的储能单元,这个和自己原本初阶时候那种身体储能的形式到底有什么区别,蒙德还没看出来。

    “果然还是那个系统啊。。。”任务稍微加了些字,技能稍微改了下名,勤俭节约从未改变。

    现在有十点积分,短时间里恐怕又没有什么额外的营收了,所以经过思考,蒙德兑换了一个精神力的天赋。

    【精神百倍:你天生而来的特异精神让你在修炼精神力的时候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超高效率。】

    【备注:精神起来不是开玩笑的。】

    就这技能和备注,说实话蒙德都感觉它是开玩笑的,但奈何它价值十点积分,而且是天赋,这在之前自己购买的所有天赋和属性之中都是独一份的存在,根据系统的尿性,更高的价格至少说明这东西值这么一个价位。

    姑且算是完成了一样工作,蒙德本想顺便试试这精神百倍的技能和细胞储能的效果,没想到,露西带来了个消息。

    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羽凝心姑娘回来了,不过看样子受了很重的伤,她的那个叫霍泽的徒弟也是。”说道两个人的回归,露西有些苦恼的挠着脑袋:“看起来羽凝心好像已经失去了意识,现在正在院子里面喊你的名字,蒙德爷爷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受了重伤,失去意识,还在喊我的名字,就这情况我特么不去看看的话人万一死了算谁的?当然蒙德无语的并不是这个问题,伸手一拳敲在露西的脑袋顶上:“下次这种事挑重点说。”

    羽凝心确实受了不轻的伤,外部看起来就是满身的血污,亮紫色的袍子现在破破烂烂,扛着霍泽的手臂上还露出了大片的骨骼。

    也多亏她实力够强还能保持一丝神智,注意到有人靠近,她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

    “别紧张!自己人!”一边举手示意安全,蒙德一边小心的往前凑了两步,发现羽凝心慢慢的放松下来之后,他飞快的往前一探,伸手将就要被甩到地上的霍泽给托了一下。

    土属性形成平台将霍泽缓缓托放到地上,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围观的一大帮人,蒙德没好气的说道:“还看着干什么?抓紧把人抬屋里去啊!”

    这帮家伙就是太没个眼力见了,伸出手臂轻轻环住羽凝心的身子,蒙德侧身弯腰,以公主抱的姿势将这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姑娘给抱了起来。

    看着明明十分瘦弱的样子,没想到这重量还是有点的,蒙德来回检查了两遍,甚至调动了精神力,企图在羽凝心的身上找到什么隐藏的负重。

    “伤的真是不轻。”这姑娘虽然面上不显,但是经过蒙德的精神扫描,他敏锐的主意到了区别。

    不知道是不是姑娘他们那种独特的修炼方式的关系,羽凝心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娇滴滴的妹子,实际上骨肉筋络韧性非凡,属于远超常人的类型。

    伸手对着门外引来一蓬清水,蒙德照例先给受伤部位清洗伤口。

    “这东西……”几处残渣引起了蒙德的注意,手指轻轻捻起一丝,观察了一下才发现,这就是暗影魔死亡后产生的灰烬。

    “原来是往南去了?”回想起当初这姑娘说的有事,还以为是什么别的安排,没想到她直接去了南境更南方的位置,看样子秘密也挺多的。

    不过至少现在她不是个敌人,清洗完伤口的血水重新撇回院子里,蒙德一边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复原药剂,一边开始了独属于自己的全方位治疗大法。

    同时利用光,木和水属性进行治疗,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四管齐下之中,羽凝心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果然远超常人。”这恢复的速度比自己预想之中缓慢了很多,之前在霍泽身上试验时那种金刚狼般的恢复效果减慢,落到了比死侍还要慢点的水平。

    大概是伤口的恢复刺激了羽凝心的感观,伤势还没完全恢复,这姑娘已经醒过来了。

    “得救了啊。”看了一眼蒙德,羽凝心吃力的咧出一个微笑。

    挑了挑眉头,蒙德不由得有些赫然。

    “就这么信得过我?”

    “嘿嘿……”小姑娘笑了笑不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蒙德也没多说什么,处理完羽凝心的伤势,又就近处理了霍泽身上的伤。

    “你们这是遇到了什么?”照理来讲羽凝心这姑娘之前既然敢信誓旦旦的要去单挑赫德林,实力应该不弱,至少高阶的水平,以暗影魔的程度断然是不会对她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的,那么……

    “记得我之前说个的吧?”反问了一句,羽凝心没等蒙德回答,自顾自的说道:“魔罗多一直在我们的世界周围游荡,是在寻找某种它们曾经文明的遗迹,而在机缘巧合之下,我们知道了一处远在其它大陆的遗迹位置。”

    “就在南边吧?”这事不难理解,不过蒙德更关心的是……

    “那边的遗迹那么危险?”

    虚弱的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羽凝心叹了口气:“最开始的情况还好,外围有些仿佛阎魔一样的怪物,虽然能力挺诡异的,但是凭我的实力也能应付,可到了后面……”

    仿佛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躺在床上的羽凝心打了个寒颤:“在遗迹里面我先是发现了之前偷我面纱的大鸟,它的能力十分诡异,我根本打不中它。”

    “……”没想到这话题突然就拐到自家鸟子身上了,蒙德被晃了一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追不上又打不着,最后我放弃了去抢回我的面纱,继续往遗迹的深处摸索,之后遇到了他。”

    “把你打伤的人?”听到内容到了重点,蒙德顿时来了精神:“是什么样的东西,能把你打成这样?”

    现在新开了帝国危局的世界副本,烈风周边的一切危险都可能成为灾难中的危石,近在咫尺的南境,那里到底存在什么东西肯定是要留意一下的。

    “那是大鸟的主人,一个同样看得到摸不着的东西。”回忆起当时的经过,羽凝心无力的摇了摇头:“我的所有攻击对他都没有效果,但是他却能直接攻击到我,在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后力不继,抓紧的逃了出来。”

    “那东西没追出来吧?”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蒙德生怕那被错认成了自己的家伙一路追杀出来,毕竟这世界不是游戏,也没有脱战的说法。

    “肯定没追出来。”摇了摇头,羽凝心十分笃定的说道:“以他的实力,如果追出来的话我肯定跑不回来,事实上那座遗迹更像一种束缚,当到达一定的距离,他就不会继续往远处前进了。”

    “原来如此。”这倒是个有用的消息,如果未来自己前往南境寻找遗迹,在打不过对方的时候肯定先找好对方的活动范围,一旦发生危险,第一时间跨入安全区,气死丫的。

    “行吧,你先好好在这养伤,不用多想,最近这烈风可能不算太平,总要留些自保的能力。”看了一眼站在另一边的露西,蒙德点了点头:“你和伊维亚先照顾一下她。”

    走出房间,蒙德瞧摸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跟在后面的小公主和奥尔斯。

    “跟我过来。”招了招手,蒙德示意两人什么都别问,也什么都别说。

    修炼方式不一样,天知道羽凝心的耳力在这个位置能不能听到自己说点什么。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心的关上了房门,趴门听了一下,蒙德又丧心病狂的在屋子里面释放了一层音波屏障。

    “现在,可以说了。”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两个,蒙德有些苦恼的说道。

    “所以你就是袭击她的那个幕后黑手?”毕竟见过蒙德的燃隼鹤,奥尔斯迅速的完成了对号入座。

    “鸟是我的,但是那人不是我。”摇了摇头,蒙德看向了另一边的小公主。

    “南边竟然还有遗迹!”艾丽一点都不关心蒙德和鸟的关系,此时的她两眼放光:“老师,你是不是知道具体在哪里?”

    无奈的耸了耸肩,蒙德谨慎的说道:“之前还不清楚,现在算是知道了,不过具体的,还得等燃隼鹤灵回来才行。”

    相比起燃隼鹤灵什么的,小公主显然更关心那个遗迹:“这就是老师鼓励我在南境以南建立城邦的意义吗?获得上古的文明遗产,迅速超越父皇的腐朽王权。”

    “哈?”蒙德有些懵逼的看了小公主一眼,另一边的奥尔斯都惊了:“你还想着这事呢?”

    “哈哈,开个小玩笑。”吐了吐舌头摸了摸脑袋:“城邦都还没建立呢,我不会想那么远的事情的。”

    还没等蒙德质疑她的重点似乎不对,艾丽再次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那个遗迹的位置冒险呀?”

    “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