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危局-《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自从在卡尔里拉城外一战之后,蒙德从来没有尝试过自己的全力,这一段月余的时间是自己实力的一个高速增长期,具体增长了多少……或许今天就过后就知道了。

    站出来的瞬间,蒙德已经全力出手,今天这仗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天上的威胁自己帮不上多大的忙,至少地上这些高阶,自己要尽可能的拖延片刻。

    没有什么魔力鼓荡,十六道珍珠白色的身影悄然浮现在虚空之中,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朝着正在缓缓形成包围的高阶扑了过去。

    这奇怪的应对让对面的高阶法师群都愣了一下,特别是死灵兵团的高阶,下意识的退避以防有诈。

    趁着机会,蒙德脚踩地面,一道道土石隆起,起手,先打了一张扰乱局势。

    “幼稚!”混乱的场面中也不知道谁哼了一声,一道强力的土属性魔力环扩散,蒙德刚刚构架起来的地形遮掩,瞬间被冲了个七零八落。

    剧烈的冲击让蒙德踉跄着退后了两步,眼皮抖动,这……就是高阶。

    一错神的功夫,十几道手臂粗细的紫黑色光箭已经直扑而来,极限拉长的子弹视野下,来不及细想,蒙德抬手,右臂上光华闪动,直接一掌按了过去。

    五行阴阳属性运转轮回,以生生不息之势生生磨去了暗影箭的攻击。

    暗属性的光尘在自己身旁飞舞消散,在场的都是见多识广的高阶,眼力还是有的,暗影箭被消磨殆尽的同时,对面的法师忍不住有些惊奇的说道:“这么多种属性?”

    来不及沾沾自喜,脚下再动,以自己为圆心有地龙翻腾着向着前方的人群扩散而去,双手高举之间,自蒙德都周身有魔力蓬勃扩散,瞬间沟通了天地。

    自己毕竟以寡敌众,必须要尽可能的借助外力,用力将双手下拉,蒙德就想利用天气下一波流星箭雨。

    然而愿望很美满,头顶有冲击波扩散,瞬间就将他的那点魔力冲了个稀散。

    “呵~!”对手的丢脸行为让血月帝国的高阶法师发出了一声轻笑,头顶上那么多顶阶开片,你是真不知道什么叫死。

    强风冲压让蒙德脚底忍不住打了个趔趄,一边抓紧往自己身上套个蛋壳,他一边心有余悸的朝着天上快速瞥了一眼。

    头顶的战斗……已经处于那种无法理解的级别了,纵使几个人没有全力出手,举手投足之间能量倾泻,也大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架势。

    “战斗中走神可不是什么好事。”幽冷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耳边,蒙德一个激灵,不知何时一名暗法师已经到了近前。

    手掌中紫黑色的光芒形成刀锋,这名法师直接的朝着蒙德捅了过来。

    “太过自信也不是好事。”骤然竖起两根手指,在暗影刀切中自己防护罩的同时,两道刺眼的光芒也在对方的眼前亮了起来。

    强光伴随着一声刺耳哀嚎,紧接着这声音戛然而止,刚刚还自信满满的高阶法师,此时正浑身无力的被一只四臂修罗般的亡灵虚影高高举起,血水流了一地。

    亡灵法师,越阶杀敌,自己这次,占了个出其不意。

    “呵~有点意思!”当着所有人的面当场击杀一名己方战力,血月帝国的高阶们顿时燃起了怒意,伴随着一声轻喝,斑斓的各色攻击以兜头盖脸的趋势朝着这边覆盖了过来。

    “老哥小心!”一声低吼传来,一层土墙在蒙德面前飞快隆起,轰隆的巨响声中,被炸了个泥土飞溅。

    突然间天际传来了一声历吼,即便剧烈的爆炸声也挡不住那个声音的传递。

    “什么人!敢在卢安闹事!”一声炸雷由远而近,随着闪电刺目,天际间再多一道身影。

    包括蒙德在内,所有在地上的法师都抬起头来围观这位大佬的形势。

    “谁给他的勇气?”一名站在地上的高阶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就这场面,别说一个顶阶,再来几个也得盘着。

    “别说话,用心感受。”突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这名高阶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后心位置突兀的传来一阵剧痛。

    一沾即走,蒙德毫不拖泥带水,论实力,这里的高阶法师各个都能压制自己,然而相比起自己灵活多变的属性和最近一段对于魔力的深层认识,自己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好胆!”再次得手已经让另一边的高阶法师团再次将注意力转移了回来,带着一声爆吼,几名法师再次发起了攻击。

    然而谁都没想到,一道水桶粗细的闪电跃过了所有高阶法师的攻势,以无可阻挡的架势后发先至,瞬间击向了蒙德。

    “兰福安!”天际间传来一声怒吼,又是一轮堪称恐怖的对击,本以为会是己方的帮手,没想到这名卢安的法师到来之后,竟然迅速的加入了敌方的阵营。

    “哈哈哈~!”天上再次传来一阵猖狂的笑声,名为兰福安的烈风顶阶法师转身看向克伦布勒:“没想到吧?我也是你的敌人。”

    “贝琪呢?”虚空之中向前飘了一段,麦希丽丝冷声问道。

    “她?”兰福安不屑的哼了一声:“之后你会知道的!”

    “死!”不好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麦希丽丝怒火中烧,悍然发动了攻击。

    这么大的阵仗肯定也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卢安好歹作为南境枢纽,再加上开架的地方处于南境法师学院,学院的中高阶教长们在这边交战的第一时间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动员学生集合,组织中高阶前往学院内部参加战斗,可惜教长们的努力全然没有作用,在他们行动的同时,一直潜藏的暗子也发动了他们早已准备好的计划。

    作为这次计划的主要参与方,天选派的法师们在学院内部发起了混乱的攻击,一大部分不明情况的初阶和中阶受到波及,少数的高阶也被后续赶来的血月帝国高阶法师们拖住了手脚。

    而另一边……

    “有点不对!”受到天空中刚刚的变化吸引,几名血月帝国的高阶稍稍溜号了片刻,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不但那名被强雷击中的老头失去了身影,一直在后面缓缓后退的霍利文德和帝国公主也失去了踪迹。

    “他们跑不远,追!”发一声喊,十几名原本进行围攻的高阶迅速利用自己的能力追踪了起来,如果敌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的话,丢面子是小,顶阶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

    可一群人还没追出几步,混乱的局面再次出现翻转,刚刚散开搜寻,高阶们就遭遇了预料之外的伏击。

    “是皇家影卫!”行走在队伍最后方的赫德林是唯一一直保持着警戒状态的,皇家影卫的突然入场算是计划之外,意料之中。

    与此同时,远离南境学院的一处丛林之中,蒙德正用力的趴着地上咳嗽。

    刚刚的一道雷击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是命不该绝,自己侥幸逃了一命。

    魔力黑洞在自己身上起到了相当的实战效果,虽说没能完全吸收掉那一发落雷,但是攻击的威力被消减大半,自己只是被电了个半死。

    趁着所有人注意力被天空吸引的空档,他发动了空间能力,迅速的带上了霍利文德和小公主,将两人拉到了这里。

    那帮白痴,没有点杀手锏我敢就那么上去跟你们尬舞?

    “暂时就只能这样了,你们两个赶紧离开。”费力的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蒙德摇晃着给自己灌下了一瓶复原药剂。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法。”伸手按住了就要开口的艾丽,蒙德极度认真的说道:“现在卢安城情况糟糕,我们必须尽快寻求外援,而这里,只有你能发挥这个作用。”

    同时伸手拍了拍霍利文德的肩膀,蒙德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老伙计:“公主现在就只能交给你了,不论什么情况,你至少得死在公主前头!”

    “你还要回去?”对于蒙德托孤似的发言,霍利文德脸色出奇的凝重。

    就卢安现在的情况,别说蒙德一个中阶,就算扔一个顶阶进去,能起到的作用也是相当有限,霍利文德实在想不清蒙德回去的理由。

    “是啊,得回去。”蒙德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总结起来的话就是四个字。

    世界任务。

    。。。

    帝国危局最终在血月帝国的全面入侵之中拉开了帷幕,而蒙德必须思考的是自己在这时代的巨变之中怎么才能凭借自己这点微末的道行赚取最大的利益。

    “咳~咳~”刚刚的怒雷劈的终究有些狠,即便喝了恢复药剂,现在身体也还是有些虚不受补,蒙德又咳了几声,一边快速的朝着卢安城的方向疾奔,一边考虑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卢安城的败亡几乎已经不可逆转,而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卢安那边的顶阶混战。

    十几个大字辈围殴两个,胜利兵团的团长和副团长眼瞅着就要交代在里面了,即便周围能请到援军,这帮人赶过来集结起战斗力之前,两个人也肯定死的透透的。

    这里面两个人,一个是小公主的亲外公,另一个是自己的……曾经的女神,按道理说自己哪个都不希望有事,可是……

    奔行间用力的一拳怼在路过的树上,大树被莫名牵连吓的乱颤。

    此刻蒙德心里满满的委屈,好不容易变强了点,好不容易走出了低迷,为什么不能再给自己一些时间好好发展?为什么……自己的心底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丝放不下?

    “救……怎么救?”喃喃自语了一句,卢安城墙已经遥遥出现在了前方。

    如何救人,如何在这种危局之中尽可能的完成世界任务,这是当前他需要思考的难题。

    虽说之前一道雷没劈死自己,但是那是在顶阶没有认真的情况下。

    说句不客气的,以自己现在这水平,再回去的话基本上死定了。

    可终归还是要试试的。

    天无绝人之路,就算敌人现在是碾压局,肯定还是有一线生机的,只要自己能够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