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难以应对-《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尴尬的转开脑袋,蒙德尽量的让自己的脸远离克伦布勒的白胡子,眼角处看到地面极速拉近,眨眼之间三个人已经落在了地上。

    “呼~逃出来了。”总算暂时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克伦布勒松了口气,一边将蒙德稳稳的放在地上,他手里一翻,突然拿出了一个瓶子。

    “凝神药剂,能够恢复你的精神损耗。”一把将药剂塞进了蒙德手里,这位胜利兵团的现任兵团长扭头四下看了一圈:“这个距离对我们来说并不算远,你最好尽快恢复。”

    不矫情,毫不迟疑,彰显出堂堂兵团长官的处变能力。

    点了点头,蒙德毫不迟疑的将手里的药水打开一饮而尽,相比起有些苦涩的醒灵药水和带些腥味的复原药剂,这凝神药剂完全是另一种极端。

    “嚯~呼~~~”仿佛在嘴里吃了口麻椒,一瞬间蒙德感觉自己是又麻又辣,用力翻了两次白眼,赶紧拿出清水又漱了漱口。

    最近这些年岁数大了,吃的东西都比较清淡,没想到竟然还有辣椒水味的药剂。

    不过还行,至少这药效果不错,感觉脑子清醒了不少,喝完水的蒙德顺势从潮湿的地面上坐了起来,一边偷眼打量一边仿佛生闷气一样一声不吭的麦希丽丝,一边又迅速的拿出了两瓶药剂。

    “用么?”伸手示意了一下,醒灵药水和复原药剂算是自己身上最充裕的两种药水,虽然不是每一管都能达到最佳标准,但是用来应急补充一下的话。。。

    “不用,我这有。”同样拿出了两瓶,克伦布勒朝着蒙德晃了晃:“而且我这比你的好。”

    “哦。。。”切,显摆,无语的对着克伦布勒翻了个白眼,蒙德也不再多问,自顾自的把两瓶药水就起来喝。

    好在没什么药剂冲突,两瓶药水入腹,感觉身体更加的轻松了一些,蒙德彻底站了起来:“其实我有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一直选择沉默的麦希丽丝可算是开了口,从地上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帝国南境现在怕是已经没有能够抵抗他们推进的力量了,我们必须尽快回到军团,向洛林平原的方向突围。”

    洛林平原虽然在整个烈风帝国仍旧偏南,但是由于王都的存在,那已经算是烈风的中部地区了。

    “回援么?”低头沉思了片刻,克伦布勒转头看了一眼蒙德:“你的计划是什么?”

    “其实是这么回事,之前我意外救了一个外地人,她发现在六团更南部的丛林里面有一个上古遗迹。”说道这个,蒙德果断隐去了自己实际已经早一步知道了的细节:“那个发现者挺强的,但是在遗迹里面却被一个守护者差点打死。”

    转头看了一眼麦希丽丝,蒙德说道:“我就想,我们是不是能想办法把血月那边的人引过去,试试能不能用那个遗迹给他们坑死?”

    “如果里面真有那么强的敌人,我们去了恐怕也有危险的吧?”摸了摸胡子,克伦布勒眼神转向蒙德空荡荡的下巴,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至少造型上自己又成了独一无二的。

    说回刚刚的话题,老兵团长显然很有兴趣,认真的思索了片刻说道:“真有那样的遗迹,可不能让血月帝国就这么毁了。”

    “硬上啊?”就现在这情况,对面十几名大字辈扎堆,真要想抵挡的话烈风至少还得再拉来十几名同级别的战力,到时候真要是在洛林平原打起来了,就算把这些敌人逼退,损失恐怕也得是个天文数字。

    本来一片欣欣向荣的世界,怎么就突然打到这种地步了呢?

    而且……

    “如果你们打算这么回去的话,那就恕我不奉陪了。”摆了摆手,蒙德十分坚决的说道:“好不容易升到中阶,我还想多活几年。”

    “没事,这里面不用你。”克伦布勒倒是挺好说话的,同样摆手示意蒙德不用担心,转头又看了一眼麦希丽丝,开始摸起了胡子。

    蒙德下意识的也想跟着摸,结果一把摸到了自己光秃秃的下巴,老脸一黑,真想转头回去弄死那个当时烧了自己胡子的家伙。

    “以目前的两军态势,基本可以推测,血月帝国是打算用高层战力来直接突破我们的常规力量防线,之后再由他们的死灵兵团扫除顽抗,彻底断绝帝国南境的收复可能。”想到这里,克伦布勒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颇为怪异的表情:“血月那边的人是疯了?这么做的话神圣同盟协议可是绝对不会继续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呃……”这个话题太高端,蒙德张了张嘴,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发表意见。

    自己以前就是个落魄小初阶,在这个通讯技术还不是很发达的世界里关注的也都是以卡尔里拉城为中心的这一小片南境的世界。

    现在好了,自己最最了解的卡尔里拉城已经就了尘土,眼瞅着整个南境也已经落在了血月的屠刀之下,像神圣同盟这种自己以前只在传说之中听过的组织存在,蒙德也就知道它是一个类似联合国一样的多国联合。

    “眼下血月帝国来势汹汹,我们这边形势危急,就算神圣同盟协议下各国合力进行制裁,恐怕到时候大军还没集结完毕,我们就已经被灭了国。”相比蒙德,说出这话的麦希丽丝显然对于神圣同盟的了解更多一些:“而且这些年帝国正在逐步的排挤圣光学院的势力,推行改革,恐怕他们对我们也早有不满了。”

    “倒也是。”说道这个,克伦布勒嘬了嘬牙花子:“没想到那边玩死人的竟然也有开窍的一天。”

    “呃。。。”这个就纯属人身攻击了,作为现在最强的战斗手段,蒙德想了想自己新近增加的亡灵法师,感觉有被冒犯到。

    糟糕的局势让两名顶阶并没有注意到蒙德的反应,皱眉思考了片刻,麦希丽丝说道:“我们必须扼制住血月帝国第一波的攻势,对方的高级力量已经渗透进了我国的领土,但是大军还在边境地区,如果我们把南境兵团和胜利兵团这几支力量集结到一起对着血月帝国进行全面进攻,有没有可能逼他们进行回援?”

    对于这个建议,克伦布勒仔细的思考了半天,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黑老怪虽然亲自带队来了卢安,但是死灵兵团的副兵团长尚在,加上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调集其他高手,贸然将全军推过去,我们可能会损失掉南境仅存的一点力量。”

    “呃……”再次挠了挠脸蛋,蒙德突然感觉到和这两个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身份地位的差别摆在那里,眼界也终究是不一样的,像自己,刚刚听到麦希丽丝的话第一想法就是觉得可行。

    围魏救赵这办法在蓝星上有过真正实践,然而听了克伦布勒的说法之后,蒙德又恍然的觉得这说法没有毛病。

    毕竟这是个个人战力远超蓝星的世界,有些关键的地方,一名大字辈的法师冲上去,可能就决定了整场战斗的胜负。

    “不管了,”抬手阻止了麦希丽丝的欲言又止,克伦布勒看了眼四周:“恢复的也差不多了,避免那帮疯子四散追出来,我们先尽可能的拉远一些距离。”

    点了点头,蒙德不由得有些恍然,倒是忘了自己现在还算身处险地呢,刚刚被这俩人的话题吸引,自己全部用在了理解两个人的说话内容上面。

    “先往六团那边走吧,那边现在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转头看了一眼蒙德,克伦布勒有看了一眼麦希丽丝:“要不你带着他飞?”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看麦希丽丝那脸色就挺不情愿的,作为一个知道进退的男人,蒙德果断的摆了摆手,之后从戒指里面开始往外倒腾东西。

    “没时间了,赶紧走吧,麦希丽丝!”说的是麦希丽丝,克伦布勒已经一把抓住了蒙德的肩膀,阻止了他打算往后背加装道具的打算,直接将人推到了自家副兵团长的面前。

    “……”四目相对,满满的尴尬气息,别过脸去,麦希丽丝有些僵硬的伸出了一只手。

    “???”这动作是什么意思?蒙德有些没太闹清,结果后面有传来了一股力量,不大,自己用点力肯定能挣开,不过身子仿佛不听使唤,就被推进了麦希丽丝的怀里。

    “……”这都不只是尴尬了,离近了蒙德甚至注意到麦希丽丝的脸颊上多了一丝怪异的红晕。

    “被我们拉着飞行的机会可不多见,”身后传来克伦布勒的声音,老团长怪笑着说道:“你可得好好体会。”

    总感觉这老头是意有所指,不过蒙德现在一点歪心思都不敢有,好歹已经在高层的圈子里面摸爬滚打了这些年,麦希丽丝板起脸来的样子还是很吓人的。

    “别愣着了。”一直僵硬了好几秒钟,大概是建设好了心理防线,麦希丽丝深吸了口气:“抱紧我的腰。”

    “……”这话题挺让人误会的,但是蒙德理解,这么做能防止飞行的时候自己被甩下去。

    可是……

    “呼……”同样深吸了一口气,蒙德努力平缓自己躁动的内心,几十年的时间,自己曾经错过的女神,这个距离甚至还能闻到她身上独特的香味。。。

    “别乱想……”扭头给了蒙德一个后脑勺,麦希丽丝的声音更加的僵硬了几分。

    “也别乱动。”最后说了一声,麦希丽丝终于不再迟疑,左臂环住蒙德肩膀,在他还没有准备好之前猛地朝着天空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