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仇人相见-《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蒙德是怎么都没想到追兵这么快就到了,而且是个用毒的。

    “能猜出是谁么?”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果能够判断追击者的具体身份,也好安排伏击。

    贝琪无奈的摇了摇脑袋,不是她不努力,毒属性在烈风本来就跟暗属性一样属于人人喊打的存在,一般人就算有,平日里也都会藏着掖着。

    “能处理么?”说到这话,蒙德难免有些头疼,总觉得前脚刚出了虎穴,还没等跑远,老虎就追出来了。

    唯一的好消息应该是对面为了应付烈风的反扑肯定不会把那十几个大法师一起派出来,所以在这条路线上,最多也就来两三个人试探一下。

    这问题很关键,如果贝琪恢复的差不多了,那么自己这边就好歹还有一战之力,可如果还没完全恢复,面对可能存在的两到三名大法师,自己还是考虑怎么逃出去的好。

    “如果只有兰福安一个的话,倒是正好找他报仇,”贝琪大魔导师露出一个凶残的笑容,可惜语气一转,她又摇了摇头:“不过我估计他不敢一个人来。”

    这么有自信,这位贝琪大师在实力上怕是要压制兰福安的,不过就像她说的,别说那个兰福安敢不敢一个人来,他来没来都是一个问题。

    “别管了,我们先去看看吧。”现在这局面敌人和我方实际都在暗处,但继续僵持肯定是己方明显吃亏,所以贝琪很快就打定了主意。

    “不过怎么都不能在这边打,我们先换个地方。”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铁青强忍着没哭出声的欧尼尔根,贝琪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表情。

    这俩人关系不正常,再想想明明看起来惜命的很欧尼尔根还敢铤而走险的在兰福安的眼皮底下大着胆救下这位。。。

    要不是眼下的时机不合适,蒙德都能脑补出一本小说来。

    不说自己脑子最近越发跳脱的这个问题,蒙德下意识的也跟着走了出去,注意到他的动向,欧尼尔根愣了一下,有些意外的问道:“你也一起?”

    “嗯,出去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看看还是很有必要的,如果贝琪打不过,自己抓紧跑路才是关键。

    一边说,蒙德一边将之前在麦希丽丝那没来得及弄外的飞行翼给固定在了背后位置,强风鼓荡,整个人顿时飘了起来。

    “那你自己注意。”虽然能让人飞起来的装置挺稀奇的,但那不意味着战斗力,反倒是这样的举动让两个人瞬间判断出了蒙德不是大法师级别。

    不过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贝琪是因为不熟,欧尼尔根则认为蒙德肯定有所依仗。

    依仗还是有的,跟着贝琪悄然走出山坳中的洞穴,两个人小心翼翼的飞向了天际。

    雨夜的天空本就阴沉,再加上周围还是树荫遮蔽的林海,飞上天的时候看山林间那点点光明就显得异常的清晰。

    虽说胜的不光彩,但现在天选派在卢安境内终究是占了大势,一整队的超凡人员现在正顺着林间在追捕着逃亡人员。

    “果然还是加入血月帝国好,放在以前,我根本不敢使用毒这个属性,哪像现在。”走路之间队伍里面一名中阶年轻法师还在炫耀,身边几名同伴心有戚戚,同时对着他认真点头。

    悄然飞在空中的蒙德仔细的打量着下方的这一小队人马,小心的研究着这队人的实力。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隐藏高阶,或者说这队人是不是投石问路的石子,天空中有没有隐藏一个随时准备从天而降的大法师,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以眼前这队人的质量,自己一个人就基本能够解决。

    再次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蒙德准备动手了。

    自己和贝琪大师没有过配合,她很可能也在等自己的反应,真有危险,大字辈交给大字辈就好,地面上的麻烦自己解决。

    想到这里,蒙德骤然压低了飞行的角度,以近乎俯冲的姿态朝着下发聚集在一圈的敌人一头扎了过去。

    “什么声音?”沉闷的破空声吸引了追踪者的注意,一名法师下意识的四周环顾了一圈。

    可惜他没来得及看天,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风属性从正推到逆推瞬间转变,靠近地面的蒙德周围已经形成了类似爆炸的冲击波,再控制雨水形成水幕震爆,加上土属性形成大地冲击,再混入音属性形成空气震波,短短一个落地,几种属性的攻击以自己为圆心扩散而出,雨夜之中队伍密集的一支追踪小队,连个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就被冲了个零碎。

    不过终究都是些超凡,一群人里面总会有几个机警的。

    刚刚落地站稳,被冲散的敌人中就有一个已经暗影游移跳了回来,另一边金色剑气直指,成了夹击之势。

    骑士作为实战派,一般都经历过一些大小战斗,如今反应起来,也能看出相当老练。

    不过好歹也是能在一群高阶之中从容而退的大手子,蒙德自然不可能被这种小问题就给难倒,两道高大的珍珠白身影浮现,屠杀者1号挥舞着四肢手臂已经迅速的制服了使用暗影的家伙。

    短暂的拖延让更多伤势不算重的法师站了起来,不过接连受到数波的冲击,这帮人战斗力大打折扣,有些人哆嗦半天,愣是连魔力都无法凝聚。

    两名屠杀者虎入羊群,挥舞着属性光刃尽情收割,本来就是一种能够抗衡初中阶的种族,现在又有了几乎无视伤害的特性和破拆效果强劲的魔力光刀,杀起人来真的就像屠杀一样。

    该说不说,真是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用错的外号。

    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屠杀者攻击的动作还有些不够美感,另外蒙德在考虑这种形态能不能外部显露一层装甲,那样的话加上倪多姆族独特的外形,看起来就跟星际争霸里面的神族看起来很相似了。

    自己这边正在疯狂杀戮,没想到天际间终于还是出现了变化,伴随着一声雷鸣,两道身影骤然撞在了一起,紧接着就是贝琪大师嘶声力竭的叫喊声。

    “兰福安!!!”同样拥有操控雷霆之力,对于差点把自己做成实体娃娃的兰福安,贝琪是十二万分的怨念,动手之际毫无保留,大有一种阵斩对方的架势。

    主动追击出来的兰福安大概是怎么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准备不足加上实力上的差距,顿时陷入了被全面压制的局面。

    头顶上热闹非凡,地面上也不遑多让,在兰福安飞快的将战场拉扯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之后,已经扫清了地面上石子,天选派的问路的正主也总算走了出来。

    三名高阶法师,两个自己认识,当时在南境法师学院围攻自己的时候有过交道。

    “没想到今天又预见你了。”说话的那人全然没有被蒙德出场的杀气震摄,仿佛昨天当着一群人干掉了两名己方队友的战绩不是眼前这人。

    屏气凝神,蒙德不敢轻敌,再怎么说对面这玩意也叫高阶,比自己高出一个阶位,上次大字辈在头顶掐架大家受限很多,今天如果全力出手。。。

    无边水幕由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对面的高阶在蒙德还没反应过来的之前就已经释放了攻击。

    魔法攻击还好,自己的魔力黑洞能吸收掉大部分的伤害,可是面对扑面而来的水幕。。。包骨兽铠加身,蒙德两手反推,释放了。。。冰环。

    这就是属性克制的优势所在,改变了属性形态,水幕立马就失去了操控能力。

    但毕竟对面是三名高阶,水幕冻结几乎同时,两发硕大的火球也以前后脚的差距先后朝这边糊了上来。

    这两发不能硬接,抽身遁入暗影,蒙德一边趁着火球爆炸之际释放出了起逐兽和幽影豹。

    现在作为自己手中最强的四只亡灵,这两个最早跟随自己的宝宝至少能在必要时机帮助自己分散一下高阶们的注意力。

    荒山之中爆起两团烈炎,肆虐的火光高高的卷向天际。

    冲击波迅速蔓延了几十米的距离,炽烈的温度让周围的草木都生出了缕缕白烟。

    虽然威势伤害上远不如大字辈那么毁天灭地,但是被烈焰推着生生跌出了暗影状态的蒙德仍旧免不了感叹一句恐怖如斯。

    这才是高阶真正该有的实力,像上次自己在法师学院里杀人的时候,明显敌人是死在了自己的大意之下。

    今天这三人显然就不是上次的状态了,刚刚被冻结的水幕被烈焰融化重新变作水流,伴随着道道烈焰源源不绝的朝着自己这边覆盖过来。

    有一个人一直没有出手,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惊险无比的闪过了一轮的火力压制,蒙德放出了自己的亡灵法师大军。

    别管攻击力如何,只要能吸引些注意力就好,不然对面这水娃和火娃攻击不停,自己就只能疲于奔命的躲闪。

    “哈!来得好!”仿佛是早有预料,对方那名火属性法师突然发出一声怪笑,紧接着转手就对着前方刚刚聚集起魔力的一群亡灵法师打出了一道光明。

    从未见过的光属性魔构让整个森林里面仿佛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太阳,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蒙德蛋事没有,因为他有包骨兽铠甲。

    就是这招对于亡灵法师们似乎伤害颇大,在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后,这些亡灵仿佛不受控制一样扭头又钻回了自己的灵魂空间。

    终究只是些垃圾,本来也不指望他们起到多大的作用,重要的杀招还得看幽影豹的表现。

    往前迈动脚步,趁着水娃一个人攻势有所疏漏的机会,蒙德已经一步跨越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