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往南-《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跨越空间,震波突袭,当蒙德使出自己现在手中最强的杀招的时候,本以为会是一招制敌,没想到地方水火娃后的背景板也是个狠人,风属性虽然在混合属性中伤害属于垫底,但是胜在无形无色难以察觉,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三人的周围早早的已经布置好了陷阱。

    强风如同刀刃切割包骨兽的铠甲,巨大的推力让还没能完全掌握空间转移的蒙德瞬间失去了平衡。

    双脚离地的一瞬间风力骤然增强,说到底,好歹也是一路混到高阶的存在,天赋和脑子方面,谁也差不了谁。

    之前的虐菜行为多少让自己小看了些天下英雄,如今失了先机,蒙德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身形受到控制难以行动,没有办法的蒙德只好再次使用空间转移。

    这次是。。。火娃身边。

    同时掌控着火焰和光属性,这人在自身天赋方面应该有着相当的自信,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露出破绽。

    跨越空间,蒙德已经狠狠一脚踩进了地面,地动波阻断风属性高阶的持续干扰,屠杀者形态再次展开,蒙德对着近在咫尺的火娃就是一阵无双乱舞。

    打的不算帅,就是一个快,水,雷,冰,风,一口气朝他甩了六七种属性的蒙德还借机近距离给他来了一发狮吼功。

    等到火娃从僵直状态反应过来开始还击的时候,蒙德已经再次转移了位置。

    到底还是三个人,层层拦阻,即便自己数次干扰,水娃和风娃的追击还是逼迫着自己不得不暂时撤离。

    不过你以为就这么算了?

    看着火法师转过头来就像和自己死磕,蒙德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计谋得逞的狡诈笑容。

    开局就被这三个人合伙欺负,给他憋屈坏了。

    混黑的夜空下蒙德细微的表情并没有人注意,就在三名高阶因逼退了敌人松一口气的同时,一道珍珠白色的身影陡然自火娃的脚下跳了出来。

    幽影豹使用了雷电属性,火娃打出了GG。

    还是那句话,这世界好多法师都不防备脚下的攻击。

    “小心脚下!”一声爆吼,水娃瞬间扩大了自己的控制力度,周围地面上水迹完全消失,一道水幕顶着漫天的雨水朝蒙德扩散。

    这仗打的相当累人,没想到世间还有这种怪物。

    “你去救人!我来挡。。。”挡住还没说完,蒙德已经再次出现在了两人身边,幽影豹和两名屠杀者同时出现,对着刚把雨幕泼洒出去的水娃就是一顿圈踢。

    即便是高阶,护盾也总有一个极限的,在风娃将攻击目标转过来之前,蒙德已经见好就收,再次转移了位置。

    扛起被电晕了的火娃就跑,贼特么的刺激。

    这又没有个地图限制,当然是怎么轻松怎么打了,制服了对面的克制属性,接下来又是亡灵们的工作时间。

    把灵魂空间里面的亡灵重新调集出来,蒙德命令强硬的让这些亡灵法师们再次发起了攻击。

    “看起来之后还得继续修改这些人的灵魂记忆啊。”躲在一旁某棵大树的阴影之中一边手脚麻利的收集自己的战利品,蒙德一边仔细的观察亡灵法师们的行为。

    表现最优秀的无疑就是自己已经修改过了的那名中阶法师。

    虽然动作有些呆板,还被自己意外弄没了一个属性,但是他对命令的执行度最高,几乎是不打折扣的完成着自己的任务。

    另一边的亡灵法师们则是在熟悉和适应这种感觉,第一次实际战斗,他们会下意识的对自己进行防护,在意外发现自己不会受到水和风属性的影响之后,他们才开始逐渐的大胆起来。

    攻守之势瞬间逆转,风娃和水娃发现自己的攻击没有效果,开始露出了撤退的迹象。

    自己攻击没有效果,敌人打过来却是实打实的,再不跑等死啊?

    这边蒙德已经搜刮完了火娃身上的财物,顺手解决了这人的性命。

    终究是站在敌人一边的,意外搅合进去还好说,像这种主动投诚的,肯定不能留着。

    最重要的是。。。这是个高阶啊。

    虽说已经不是自己杀的第一个高阶了,但是这实打实的是自己收到的第一具高阶的尸体,之前在南境法师学院,虽然杀了两个,但是运气不好,自己一具尸体都没得到。

    炼化高阶尸体,不知道能不能得到高阶亡灵,就算不是高阶,成长上限怎么也得比中阶强吧?

    可惜现在不是炼化尸体的时候,伟大领袖曾经说过,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自己胜券在握,正是彻底收割敌人的时候。

    。。。

    十五分钟后,站在已经被狂风扫烂的山坡之上,蒙德还有些意犹未尽。

    身旁躺着的是那名风属性法师,当最后的时候他爆发出全部实力,还真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不过在自己和亡灵法师们源源不绝的攻击之中,这家伙最终还是只能饮恨于此。

    “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半空中贝琪落地,头发十分的爆炸,兰福安没打过她,但是作为同阶战力,她也没能留下一心想跑的仇人。

    “哈哈,全靠同行们衬托。”尴尬的笑了笑,说话的到底是个不熟悉的顶阶,表现太猖狂了容易让人看不顺眼。

    贝琪倒是没在意蒙德的尬笑,回忆刚刚自己在交战的同时看到的场面,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到底有多少属性?”

    属性的使用还是太明显了,自己在刚刚的战斗之中至少使用了土,水,风,火,冰以及光和暗,难免会被人注意到。

    这边蒙德还没说,贝琪已经继续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你掌握了属性天赋的修炼方法?”

    “还不完整,不过确实有了些眉目。”点了点头,从那名中阶法师的属性消失中蒙德确实隐约找到了一些思路,如果成功,自己说不定真能找到后天修炼属性的窍门。

    “这是个好消息,如果我能多一种属性,今天兰福安怕估计就跑不掉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贝琪整理了一下自己被电的杀马特似的发型:“算了,现在不是耽搁的时候。”

    确实不是个可以耽搁的时候,虽然刚刚的战斗大家都尽可能的把战场拉到了远方,但是这里终究距离欧尼尔根一群人藏身的位置很近,为了防止兰福安回去喊了救兵过来打自己,必须尽快带着人群转移。

    “最好分头离开。”现在的欧尼尔根颇有当年离开新野的皇叔架势,身边跟着一群战斗力不高的战士,还带了一堆的妻妾儿女。

    这些人毫无战斗力,一旦被敌人衔尾追击,以大法师级别的力量,恐怕一招就能杀个干净。

    从蒙德的角度来说,最好能够实现化整为零,让这些人分散逃逸,最后在六团的范围重新集结。

    血月帝国在大战略方向没能完成合围之前肯定不会浪费兵力过来围剿六团,这将是决战前最后的喘息机会。

    可惜昆式战机没能在混乱之中带出来,不然用那架实验型飞机,一晚上自己就能把人全部接出危险区域。

    都是有脑子的人,蒙德的话不难理解,稍作思考,贝琪点了点头。

    “欧尼那边,我去跟他说。”

    。。。

    商议的最终结果就是三个人提前出发,虽说欧尼尔根十分不愿意,但是形势所迫,他也没有办法。

    毕竟是烈风皇帝家的亲弟弟,别人无所谓,但他不能死,有些时候身份所致,谁都没有办法。

    “我们离开之后,你们转向往卡尔里拉城那边走,尽快离开这片区域,上了大路,脱掉装备,以血月帝国当前的形式,应该不会在那边拦截。”

    这边欧尼尔根拉着自己的‘亲卫’统领谆谆教导,另一边蒙德也没有闲着。

    大城主靠不上,堂堂的大魔导师更是因为被暗算导致浑身上下就剩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作为一名身上还带些药物和属性的合格‘治疗’,他还得给中毒的士兵和城主夫人孩子们解毒。

    忙活了半天,自己累了个够呛,出发的时候,蒙德飞的都有些飘忽。

    “你这东西不错。”迎着朝阳一路向南,另一边提着欧尼尔根飞行的贝琪忍不住再次夸奖了蒙德一句。

    “呵呵~”心累,不想说话,蒙德只是寡淡的回了个呵呵,贝琪也没多说,自顾自的和她欧尼了解当前局势。

    为了个破世界任务自己也算是自讨苦吃,对上烈风当前糜烂的局势,蒙德有种有苦说不出的错觉。

    从昨天上午混乱开始,到今天早晨向南逃逸,一路走来,蒙德恍然发现自己才是最忙的一个人。

    然而现在不是付出多少的问题,不论血月帝国进攻,还是来自海上的倪多姆人威胁都还好说,这里面偏偏带上了天选派的反叛,在如今烈风乃至整个大陆的环境下,这股风潮会扩散多远都不得而知。

    本就占据国家战斗力主体的超凡阶级这次看来搞不好得有一半以上会站到敌人的位置,依靠这样糜烂的局势,怎么赢,怎么反击,飞行之中蒙德简直想破了脑子。

    直到临近中午,一路飞过了崇山峻岭,实在受不住停下休息,蒙德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不行了。。。要死了。。。”被人带着飞行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体验,落地后的欧尼尔根脸色苍白的不断打着摆子,另一边贝琪的样子也不算好,用力扶着自己的腰,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腰疼。

    “我们距离胜利兵团还有多远?”这话问的贝琪发自内心,都不用多,再这么飞上半天,她怀疑自己可能会从天上掉下来摔死。

    “呃。。。不知道。。。”提到这个,蒙德难免有些无奈和泄气,从卢安到六团这道路自己就从来没这么飞着走过,按理说飞行的速度比地面上走着应该快了很多,可周围这山自己都不认识,我知道这是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