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帮不上忙-《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扫清山林!”把你们眼前能看到的一切全部砍光!

    挥舞着直刀,领兵前行,蒙德高呼着在蓝星绝对会被环抱人士喷死的言论,带着一群人奋力的伐木前行。

    既然要建城市,肯定需要物资,再加上建城用的空地,自己这么做算是一举多得。

    暴雨之中的士兵们通红着双眼用力砍伐,法师们则陷入了对着偶尔路过的魔兽以及小动物的拳打脚踢之中,群情激愤,盖因为教官之前的一句话。

    ‘或许很快就要打仗了!’

    功名利禄近在眼前,每个人都想多得一些,想到自身的安全和战场上的功勋,本来就卷的营地更是充满了一些燃烧的味道。

    相对这些人,人群里面自然也还有保持理性的家伙,趁着蒙德在地上抠抠搜搜的机会,艾洛恩悄然靠近了过来。

    “教官,露西她们怎么没回来?”压低了声音,艾洛恩小声的问道。

    “他们正在往回赶的路上,等他们回来,我们也该全面备战了。”看了一圈周围的队员,一段时间的锻炼让他们多了很多细致的配合,即便在雨幕密集的天气,队伍仍旧保持着很高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这些都很令蒙德欣慰。

    不过单凭眼下这些还不太足,呆过成熟的队伍,蒙德清楚,以正规兵团精锐老兵的队伍而言,这种程度只不过算是刚刚入门的级别。

    可惜没有时间继续磨合,战争已经近在眼前,想起昨天自己提出的问题,蒙德转头看了艾洛恩一眼:“艾洛恩,你是天选派么?”

    “嗯?”疑惑的看了一眼蒙德,艾洛恩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天选派在学院里面的论调很高,但是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是天选派,其实我挺反感那帮人的。”

    “为什么?”以艾洛恩的天赋,他明明应该是天选派的坚实簇拥,为啥会反感,蒙德打算听听解释。

    “不是很简单么?”挠了挠脑袋,艾洛恩有些不解的说道:“我的父母都不是法师,可我是,而且法师的孩子也未必绝对觉醒魔力天赋,这种情况下强行的割裂普通人和法师群体,不是很奇怪么?”

    用力拍了拍艾洛恩的肩膀,蒙德朝着这位小伙子竖起个大拇指:“小伙子,有见地!”

    紧接着,蒙德朝着艾洛恩扬了扬下巴:“那新兵刚来的时候是谁说自己不是大头兵的?”

    “啊。。。这个。。。”艾洛恩尴尬的张了张嘴,有心想解释一下自己只是法师对战士刻板的偏见,注意到周围一群竖着耳朵偷听的家伙,他懊恼的挥动了一下手臂。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林子周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调侃一下曾经的刺头,顺便活跃一下队伍的气氛,众人一路朝着丛林深处走去。

    这次晨练被蒙德增加了强度,顺便也是扩大一下狩猎的范围。

    南境这边野兽众多,魔兽繁密,卡尔里拉城没有毁灭之前这里是猎人和低阶们最喜爱的狩猎区。

    最近缺乏源源不绝的猎人清理,林地之中的野兽倒是更加欢脱了一些,一路扫荡而过,诸多动物的尸体都被蒙德装进了空间方块里面。

    做出来一直放着,今天这东西算是第一次实际的利用了起来。

    “树,那边的树也扛过来!”有心测试一下这空间方块的承载极限,蒙德拼命的招呼着周围的人将各种各式各样的东西给自己拿过来,不限于小树,奇特的植物还有各类的动物。

    “不是我说。。。”总算,有人是看不下去了,作为骑士的一员,阿瑠克小心的凑到了蒙德的身边:“教官,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狠了?”

    回手指了指身后,年轻的骑士满脸的无奈。

    蒙德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觉得这年轻人说的有理,五连的战士在自己的指挥下就像蝗虫过境,愣是在林子里面犁出了一道接近五十米宽的广阔空地。

    就是不那么直。。。

    “那个谁。。。”转头看了一眼阿瑠克,蒙德又看向他身后日常形影不离的吉布:“对,就是你,带你们队的战士回去,把那几个大石头也给处理一下。”

    “。。。”愣了两秒,吉布幽怨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哥,很是无奈的带着士兵们又走了回去。

    士兵忙活,蒙德也在进行自己的锻炼。

    魔力终究不是恶魔果实,魔力抑制器也不叫海楼石,虽然带在身上能够干扰魔力的使用从而达到类似禁锢的效果,但原理上就是类似短路器一样的装置。

    所以说即便是带着这东西,只要你对魔力的运用能够绕过这种干扰,仍旧可以无视它的影响。

    蒙德现在做的就是这方面的锻炼。

    自己推动魔力抑制器,之后再绕过这种魔力的抑制作用,我就是天下第一人。

    锻炼,指挥,扫荡了一个上午的士兵们回到驻地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一副浑身树叶泥土的造型。

    营地里面其他几支队伍也正在雨幕之中撒欢,一群战士挥舞着训练用的长剑,正在捉对厮杀。

    “这个训练看起来不错的样子。”饶有兴趣的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僵在后面的铁锤。

    “那个。。。教官。。。”有些吃力的咽了口口水,铁锤左右看了看:“您不会是打算亲自指导我们吧?”

    “这个就算了吧。”摆了摆手,自己现在这实力已经越来越超出世界本来的等级界定,虽然还是中阶,但是高阶都已经杀了一堆,亲自操练这些战士,蒙德真怕把人都打自闭了。

    “中午休整!下午带你们进行一种全新的训练!”尽快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蒙德打算下午开始负重练习,至于普通战士们身体无法跟上,这个不是问题,不是还有复原药剂么?

    对,趁着中午正好跟后勤部的人手说一声,最近尽可能多的收集一些复原药剂的材料,作为战争储备。

    。。。

    “这个我们暂时也没办法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后勤主管,结果迎来的是摊开的双手:“后勤补给都要和各城镇进行沟通,现在卡尔里拉城的各种材料基本都被他们城主府那边给征集了,听说卢安遭遇叛乱,我们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购置药品材料的渠道。”

    “可是我们才是主力啊,他们留那么多药剂干嘛?”不解的问了一句,蒙德在后勤主管调侃的眼神之中猛然明白了过来。

    谁说卡尔里拉城就没有部队的,别说城主府独立的巡守治安部队,就是南境兵团和一些区域防御兵团也在这附近拥有驻军,战时城主动员,他手底下的兵力只会更多。

    这是个大问题,让蒙德都有些慌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卡尔里拉现在还坐着一位大法师级别的人物,如果是个天选派头目。。。

    火急火燎的找到了贝琪,没想到迎来了和善的微笑。

    “你想到的比我想的要晚一些,估计是这些天操心的事情太多了吧?”笑着对蒙德摇了摇头,贝琪随意的说道:“卡尔里拉成的老邓肯算得上是可以信得过的人,我猜你们团长肯定已经派人联系他了,他也是胜利兵团出身的。”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了。”这位大法师是前年新调配到卡尔里拉的,那个时候自己几乎已经断绝了外面的社交圈子,两耳不闻窗外事,对这个大法师还真没什么了解。

    “当然,他如果也想倒向天选派,我肯定是会出手的,南境镇守的这个圈子,能打过我的人可不多。”十分自豪的挺了挺有点贫弱的胸口,贝琪自信十足。

    “对了,正好你来了,欧尼跟我说,你对炼金技术也颇有心得,我正在补充我的炼金装备,过来看看能不能帮我些忙。”招手对蒙德发出邀请,贝琪转身,如同主人般的来到了二楼的房间。

    自己的实验室如今已经完全变了样子,原本干净整洁的实验室形象如今被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所替代。

    “这是。。。击山獴的牙?”作为危险度超过五阶的危险魔兽,这是蒙德从来没有见过实物的东西,要说为什么能认出来,大概是听过太多传说了吧?

    至少高阶才能面对的魔兽,有超过一米导能性质极度优良的长牙,见识到了这样传说中的物品,蒙德又转身打量起周围这些大多数看不懂的东西。

    打开法神分析机,不管有没有用,先来个刷刷刷。

    “确实是击山獴的牙,可惜品质差了一些。”有些嫌弃的摇了摇头,贝琪轻轻拍了拍桌面上的巨大尖牙:“我的收藏里面有更好的,七阶魔兽,可惜被兰福安那个垃圾给抢走了。”

    这话蒙德没法接,仔细的收录着这里的每一件物品信息,他头也不抬的问道:“您打算让我做什么?”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从桌子上面指了几种东西,贝琪将之堆到了一起:“需要处理的东西比较多,你就帮我把这些炼化成月光石吧。”

    “???”拿起了几件不知道从什么魔兽身上取下来的部件和几株不认识的魔力果实材料,蒙德懵逼的眨了眨眼睛:“这个要怎么处理?”

    担心被人看穿,他赶忙补救道:“我主攻的是药剂方面,而且也只在醒灵药水和复原药水上有些研究,如果不麻烦的话,你可以给我加工步骤,我按照内容尝试一下。”

    “啊。。。”蒙德的话让贝琪愣了一下,上下看了蒙德一圈,有些嫌弃的说道:“你竟然走的药剂方向?”

    “不止!”赶忙摆了摆手,蒙德强调道:“我还对魔构学有一定的造诣。”

    “。。。”无奈的拍了拍额头,贝琪摇了摇头:“那你帮不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