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兵势无常-《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遭遇战发生在露西一行人跟上的路上,一拨人不确定走的这支是不是敌人,另一拨追了半天发现好像追过了,结果转头回来就遇上了后面跟着的,两帮人立马打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敌人。”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身后躲着的奥尔斯,艾丽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奥尔斯没有说话,这种事自己同样没法追究。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反正自己现在就是个流亡者。

    短短说句话的功夫,双方遭遇之后第一轮的试探已经完毕,敌人方向一名高阶法师凝聚起一根金属色泽浓郁的魔力巨柱,打着旋朝这边极速射来。

    霍利文德抬升土墙进行阻挡,另一边,羽凝心也飞快的跳下了马匹。

    快速向前突进,羽凝心以灵活的身法轻巧的闪过了数道法师们的攻击,让正在筹划大招的艾丽忍不住眼前一亮。

    不过现在不是去研究和学习的时机,冰属性魔力已经弥漫天空,雨水凝结,艾丽用力的将手臂向下挥去。

    “散!!!”敌方人群之中骤然传出一声低吼,飓风席卷升腾,瞬间将压下来的冰凌吹了个四处飞散,有些甚至反过来吹向了这边。

    “喝!”轻喝一声,好歹是自己的力量,艾丽扭转身子,硬生生将被推回来的冰凌打散在了半空。

    “大地之拳!”注意到公主的攻击没有起到实际的效果,霍利文德迈动两步,猛然一脚墩在了地面。

    土黄色的魔力光辉沿着地面一路蔓延,在对面一阵惊慌的叫喊声中巨大的泥土拳头猛然从路中间升了起来。

    攻击威力一般,对阵型的冲击效果极大,原本勉强聚集在一起的敌方法师阵型被攻破,慌乱之中立马被露西等一众初阶法师挨个点名。

    “除了攻击看起来挺花哨的,感觉实力也没什么嘛。”一道热射线点爆了一名刚从泥土巨拳的边缘爬起来的法师,露西有些不屑的说道。

    “学院派的法师在战场就是这个样子的。”就在旁边,霍利文德当然清楚露西说的是什么意思,好歹作为一名学院长,他立马发挥了自己的职业,谆谆教诲道:“这是很正常的情况,想想你刚从学院出来的时候。”

    “嗯。。。”歪头想了想,露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起变化,大概就是跟着蒙德爷爷开始训练之后吧?

    果然蒙德爷爷还是很厉害的。。。就比艾丽差一点。

    另一边,被露西认为比蒙德要强一点的艾丽正在若有所思的看着对面地上霍利文德造成的变化。

    一脚改变地形,这做法自己似乎见过。。。

    抬了抬脚,艾丽用力的将小脚踩进了泥水之中。

    “我!”一直呆在小公主的身后,奥尔斯全程注意着艾丽的动作,发现她抬起脚,某段不好的记忆闪现,他几乎下意识的叫朝着边上跳了出去,然后一头滑进了坑里。。。

    “为什么?”迷惑的转头看了一眼,艾丽既像是在问奥尔斯,又像是在问霍利文德。

    奥尔斯不说话,一心想见静静,霍利文德一边利用土墙和火焰不断的压制对面的两名高阶法师,一面说道:“地动术实际上也是一种魔力构型方式,和殿下的冰天雪幕本质上没有不同。”

    又一脚企图阻断对方风属性法师的攻击,没想到那名风法师转手对着这边喷出了烈火,地动波被打断,霍利文德摊了摊手:“魔力的持续性操作很重要,殿下您可以再试试。”

    “现在还是先算了。”摇了摇头,对面的高阶也不是土鸡瓦狗,天际间的雨幕再次化作冰锥,艾丽操控着如同漫天流星般朝对面砸了过去。

    这次她特意避开了刚刚那名高阶的位置,尽量利用冰锥来压制其他法师的火力。

    眼瞅着已经交战了几分钟的时间,双方还在一种十分均衡的僵持,羽凝心的突袭未见奇功,胜利兵团这边反倒是处在劣势。

    “战士队发挥不出战斗力,我们得往前推进!”刚刚抵挡住一道远程的攻击一旁的一位战士大声说道。

    “别闹,你们上去不是送死么。”中低阶交战的时候战士队还能起到不小的作用,可眼下对面三名高阶进行控场,虽说有一名被突进过去的羽凝心拖住了手脚,但是另两位仍旧给这边带来不小的压力。

    艾丽气得直跺脚,原本以为自己能起到关键的作用,然而对方的两名法师好像专门和自己作对一样,一个是风火法师,一个是纯火法师。

    “这样吧。”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小公主,霍利文德主动说道:“骑士队跟着我,我带着冲一次,你们注意好安全。”

    土属性法师抗揍,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往周身加了一层厚厚的土黄色护盾,霍利文德一边往前飞快的布置掩体,一边快速的给骑士们布置了一身淡薄的防御。

    “我跟你一起!”快步的走到了霍利文德的身后,艾丽十分坚决的说道。

    没有办法,也没法拒绝,霍利文德身上的土黄色更加凝实了几分,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短兵相接仅在片刻完成,然而情况出人意料,直到接触,霍利文德才恍然发现自己中了敌人的计策。

    “死灵法师!大家后撤!”原本之前战斗中杀死的死者纷纷爬了起来,有两名骑士没有防备,当场被扑倒在了地上。

    之后霍利文德几乎见识了这些年最狂暴的死灵法师。

    一群尸体在奔跑进攻的途中迅速的燃烧起来,在进攻队伍的眼前形成了一片涌动的火海。

    短短片刻的时间,场面急转直下,霍利文德全力一脚跺在地上,土环涌动扩散,将己方和敌人全都震飞了出去。

    “有破绽!”和金属性法师僵持了好半天的羽凝心总算找到了机会,趁着敌人脚下不稳的空档,骤然发动了绝招。

    紫红色的剑气如同层岚划过,当金色的护盾破碎的一刻,羽凝心做了个相当帅气的收剑姿势。

    伤势没好透,实力发挥不出,好几次明明应该能破掉对方防护的,结果运气不畅,又被敌人续上了,当真是气死个人。

    片刻时间,场面再度逆转,快得让人目不暇接,对面的两名高阶法师顿时慌乱起来,而霍利文德也总算是找到了攻击的机会。

    地动波再次发动,两名高阶立足不稳,这边上胜利兵团的教官骑士已经发动突击,暗属性法师当时就被砍成数段。

    “我投降!”事不可为,仅剩的一名高阶法师立马高呼起了投降。

    明明前一刻占尽优势,结果一瞬间被敌人全面翻盘,他有什么办法?

    。。。

    清点伤员,控制降兵,由于没有魔力抑制器,大家只能选择比较原始的办法。

    “我就。。。”看着霍利文德拿着块大石头打算给自己进行物理催眠,高阶法师感觉自己投降是不是个错误。

    “别说话,用心感受。”举着石头晃了晃,霍利文德补充道:“挨这一下总比丢了性命强。”

    “好吧。。。”露出一抹惨笑,高阶心说挨上这一下,有没有性命还真是个不好说的问题。

    形势比人强,他也没得选,制服了一个高阶,身后的一群中阶和初阶里面没了依仗,只能任由霍利文德宰割。

    一场两百多人的小规模战斗,最终以胜利兵团的胜利告终,俘获法师三十七名,还有骑士四十多名。

    “这要是我在南境兵团的时候,肯定是场大功,”然而这不是当年,摇了摇头,霍利文德侧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胜利兵团指挥官:“现在的胜利兵团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以前的胜利兵团是骑士和法师混成,初阶起步,战斗力强大,十人小队至少有一名中阶,百人队至少一名高阶骑士压阵,然而现在。。。

    “哈哈。。。”作为教官,中阶骑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我们六团才刚建立起来,士兵们还没有完成训练,战斗能力方面还有些缺陷。”

    “确实没有我们队强呢。。。”捏着下巴,露西说着气死人的话。

    “。。。”中阶骑士物语的看了一眼露西,又看了一眼同样略微不满摇着头的艾丽,心中有苦说不出。

    他情况也不是他想要的啊,他也好无奈的。

    “算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虽说损失了些人手,姑且也算大胜了。”看到周围士兵因为这话显得有些压抑,霍利文德赶忙转移话题,拍了拍手高声说道:“抓紧清理战场,我们还没逃出危险区域。”

    另一边已经小心凑到了一起,露西从身后小心的瞥了霍利文德一眼,悄声对艾丽说道:“其实已经算是逃出危险区域了吧?”

    虽然嘴碎,但是露西不傻,卢安毕竟不是血月边境,城里就算造反,也主要以超凡力量为主,数量终究是有限的,还要兼顾其它方向,能朝卡尔里拉城方向派出这些人,基本上也就是极限了。

    “总要防备一些,战争这事,谁说得准。”对于也打过十多年仗的霍利文德,一切皆有可能,现在找到了当年军队时候的感觉,警惕的要命。

    队伍在绑好降兵之后又匆匆的处理了战场,清理尸体,修缮道路,法师在场,速度极快。

    片刻之后,队伍再次出发,带着磕磕绊绊的俘虏,朝着卡尔里拉的方向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