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长见识了-《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胜利兵团被卡尔里拉城主闹事,本来还以为是谁依仗,没想到还遇到了熟人。

    “吉姆西,没想到是你啊。”霍利文德那老小子不知道跑哪去了,不然被他发现得被气死,完全没理会剑拔弩张的两群,蒙德自顾自的跑到了自己老战友的身边。

    “蒙。。。蒙德?”注意到有人喊自己,吉姆西扭头看了过去,眯着眼睛好半天,他才不确定的喊了出来。

    “你这胡子怎么舍得剪了?”老熟人不愧是老熟人,克里维都没注意,他却一眼看出来了。

    “呃。。。”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其实这两天胡子已经长出来了一些,蒙德有些尴尬的偏了偏脑袋,转头就看到了米利森幽怨的目光。

    “吉姆西团长,这位是?”和米利森或者吉姆西不同,城主大人完全不认识蒙德,注意到这位老法师那别具一格的服饰,靠过来谨慎的问了一句。

    “城主大人,这是我以前在南境兵团的老战友,说起来还是你们卡尔里拉城的市民。”拍了拍蒙德的肩膀,吉姆西愕然的转头看了一眼:“你进阶了?”

    “没错,中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蒙德对着那边的米利森挥了挥手:“自己人!”

    “什么就自己人。”看了一眼米利森,吉姆西气不打一处来,转头又看向蒙德:“你怎么跑这来了?”

    “不只是我,霍利也在。”拍了拍老伙计的后背,蒙德对着那边僵持的人群扬了扬下巴:“到底是什么事,先让大伙把家伙收了?”

    “霍利?”这下子吉姆西来了精神,完全无视了另一边瞪着他的米利森,相当开心的问道:“他不是在南境法师学院吗?前一阵子我还收到了他的信,还以为他肯定跟着造反了呢!”

    “哪有的事。”摆了摆手,蒙德又看了一眼另一边的矮胖城主:“到底因为什么啊?”

    “这个。。。”上下看了一圈,吉姆西不确定的问道:“你不会加入胜利兵团了吧?”

    “这边。。。”伸手指了指南境骑士团骑士们站着的那片墙基,蒙德介绍道:“是我负责的。”

    “所以你是来拉偏架的?”骤然跟老伙计拉开了距离,吉姆西上下看了一遍蒙德:“那你给评评理。”

    指了指脚下城墙那片空地:“你们胜利兵团现在卡住了整个往南的道路,我们想要向南开拓新城,总得有个落脚点。”

    手指转向米利森,吉姆西愤愤不平的说道:“现在这就这么一个墙基,你们顶多刚开始建设,我们把军队先调到这里,等物资补给充裕,继续向南转进,怎么就影响工程了?”

    “这个。。。”伸手摸了把胡子,结果想起来自己胡子已经光了,尴尬的将手往上抬了一些些,蒙德摸了摸鼻尖:“我给你们弄块平整地,你看看行不行?”

    “那你给弄,弄完我们立马就走。”胸口拍的砰砰响,吉姆西也不矫情,转头看向城主:“您看这样行吧?”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他这也是身不由己。

    “行吧。”矮胖子没法,只能妥协,毕竟作为他现在手里最重要的底牌之一,新编南境骑士团的支持很重要。

    气氛得到缓解,南境骑士团的骑士们也都收起了佩剑,都是些初阶骑士,其实不算多强,奈何六团这边不遑多让,倒是被比了个不落下风。

    “还没介绍,这位是卡尔里拉城的城主欧诺比大人。”结束了僵持,也到了介绍的环节,蒙德倒是听说过这位,可惜以前的人脉圈子够不着,属于那种传说中的人物。

    “见过城主。”微微躬了下身,卡尔里拉城战之前,自己还街道过由这位城主派发的征调令,谦逊的行了个法师礼,蒙德郑重的介绍到:“我叫蒙德,是胜利兵团目前这道叹息壁垒的总设计师。”

    不管对这城主印象咋样,面上的东西不能丢了,微微欠身,蒙德朝着欧诺比说道:“感谢城主大人能够理解。”

    “竟然是胜利兵团的首席设计师!难得,难得,要不要去我们那边坐坐?”欧诺比礼貌回礼,嘴里说着挑拨的话。

    什么叫首席设计师啊,都不知道胜利兵团有没有这职位,他就这么说出来,不是捧杀么?

    这老小子不好应付,哈哈笑着客气了两句,蒙德以先办正事为由后退告辞。

    “那就麻烦吉姆西团长代为选择营地了,我先回去。”跟吉姆西交代了一句,欧诺比完全没看米利森那糟糕的眼神,转头就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

    “拉动对立,谋夺实利,不算多高明的办法,不过我们也有我们的述求。”行走在雨天的兵团荒地,吉姆西毫不避讳的当着米利森和一群随同的军官面说道:“南境剧变,帝国周边也出现了诸多问题,可以预见,未来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面,烈风的局势将处于一个战乱频发的状态。”

    这话一群人都没法反驳,因为根据当前的局势,未来很大几率会真如吉姆西所说。

    “新编南境骑士团没有胜利兵团那样雄厚的背景,想在当前这种大局面下保持并提高自身实力,这方面不会有兄弟兵团的支援,甚至连现在名存实亡的南境各城城主都无法给我们太多帮助。”转头耸了耸肩,吉姆西毫不避讳的看了一眼米利森:“所以我们要自己争取,您没意见吧?”

    “你这说法倒是没有毛病。”无奈叹了口气,米利森倒是能够理解,毕竟在加入胜利兵团之前,他也在常规兵团里面呆过。

    常规兵团的组成一般都是地方上迫于局势的准备,兵团名号虽然都是那几个,但是为了应对局势,随时可能将一个兵团挂入另一个兵团的旗下。

    所以说帝国三大兵团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在烈风,除了三大兵团这样的永久建制之外,其它兵团随时可能成立,也随时可能消失。

    不过理解归理解,眼下的局面利益肯定是不能让步的。

    “现在南境局面糜烂,我们相互扶持是理当如此,不过对于向南开拓,主力方面恐怕你们南境骑士团无法胜任,主要的开拓工作,还是交给我们。”

    “南域丛林面积广博,千百年的时间帝国的开发进程一直磕磕绊绊,这种时候正是大家勉力共进的时候,我觉得胜利兵团如果再分你我就不合适了。”丛林就意味着魔兽,资源,甚至练兵,作为南境骑士团的法师团长,吉姆西肯定不想让自己的队伍跟在后面吃一口剩的。

    蒙德没开口,还在考虑这事自己应该怎么掺和,兵团之争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就像吉姆西说的一样,他能不能看出欧诺比的意图?能!但是这个套,为了自身兵团的利益,他不但要钻,而且还必须要争。

    而米利森这边。。。兵团的利益姑且不说,毕竟现在的胜利兵团是真不差钱,但是物资紧缺的当下,贸易瘫痪,紫宸金矿再大,都不如南域外的那片原始丛林。

    后面还有兵团长的考量,很多事情米利森也身不由主,但是谈判,他必须尽可能的为兵团争取更多的利益才行。

    不过嘛。。。这事好像也未必不能操纵,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刚长出来的唏嘘胡茬,蒙德又开始考虑这话自己说着合不合适,要怎么开口才好。

    两个人现在已经吵起了分配,从二八开都四六开再到五五开,浑然忘了这南境不止两个兵团,其它城市其它驻地还有特么一票军队正在泥泞的雨水当中朝着这边进发。

    “这事先这样。”拉了一把米利森,对着眼看有些上火的吉姆西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我这有一个人,或许能给大家一个合理的安排,吉姆西,你们兵团长在这边么?”看了一眼老伙计,蒙德问道。

    “兵团长大概要后天才会跟主力一起过来,说说你又有什么馊主意?”作为老熟人蒙德的话还是比较好使的,至少吉姆西会听两句。

    “明天你过来,我带你去看下霍利,这小子之前就念叨你,”拍了拍米利森的肩膀示意他不用阻止,蒙德继续说道:“到时候我再给你引荐个人。”

    “那南域林海的开拓工作呢?”看了蒙德一眼,吉姆西继续问道。

    “往南那么大的林海,到时候就怕你们兵力不济,”指了指南方,蒙德豪情万丈的说道:“凡我所见,帝国疆土,只要你们敢打,打到哪里我们就占到哪里。”

    “啊?”这话反而让吉姆西懵逼了,看了一眼另一边被这话憋的直翻白眼的胜利兵团团长,老伙计说这么不着调的话他竟然都没反驳。

    “行啊!那我就明天过来,看看你有什么主意。”狠狠在蒙德胸口上怼了一拳,吉姆西停住了脚步,手指了指眼前的一片凹凸不平的林子,突然愣在了那里。

    “呃。。。嗯。。。长见识了啊。。。”憋了半天,堂堂新编南境骑士团的法师团长才憋出这么一句,转头看向米利森:“我说为啥都说胜利兵团富裕呢?就这挖地的手法,我们就是远远不如的。。。”

    “呃。。。”这话实在噎人,转头看向蒙德,米利森朝他扬了扬下巴。

    这事你自己解决,我丢不起这人。

    “算了,就这吧。”吉姆西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分纠结,人家胜利兵团把地都薅秃了是人家的本事,以后长个姿势,咱们多多学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