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头一次感受高空速降,蒙德的心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落地之前反重力加强,再加上最近身体上的进步,倒也是没出太大问题。

    “嘭”的一声砸在泥水地上将地面砸出。。。没有坑,接近非牛顿流体的泥浆十分有效的分散了本就不强的冲击力,将自己很好的裹到了泥浆中。

    “真脏。。。”抬手挥了挥,周围泥浆如同潮水逆流朝着两侧席卷而去,只留下一处平坦的土地。

    “你怎么又跳下来了?”一路快跑追了上来,羽凝心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蒙德脚下干净的地面,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衣服下摆上的泥泞。

    “你对紫色还真是情有独钟。”耸了耸肩,明明上次的衣服都已经在探险之后彻底破碎,没想到这姑娘不知道从哪里,又弄出了一身。

    “师傅说我配紫好看。”得意的朝蒙德挺了挺胸,羽凝心有些嫌弃的稍稍转头示意了一下后面还在泥地之中费力靠近的齐锲五人:“为什么要带他们?只是去找遗迹的话,我们两个就差不多了。”

    “人多力量大嘛。”打了个哈哈,蒙德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转身看向远处林海:“你上次来的时候,这里面都遇到过些什么?”

    “怪兽么?”上次自己走的不是这条路,也没见过这些装备精良的军队,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羽凝心摸着下巴,一边跟着蒙德继续前行,一边说道:“稀奇古怪的东西挺多的,大多我都没有见过。”

    说了等于没说,不过很显然蒙德的问题不是这个,回忆中的羽凝心思考片刻:“丛林外围好像没遇到过特别强大的魔兽,不过到了一定深度之后,那种诡异的暗影魔的遭遇频率就开始增加了,而且期间还遇到过几次特别巨大的魔兽活动,要不是它们行动笨重,我们还真不一定能过去。”

    高危险魔兽除了雷枭幽影豹这类的元素型生物之外,还有一种就是一皮糙肉厚为主要特点的巨型魔兽,这种类别的魔兽起步在危险度7级以上,属于要么就不会出现在人类领土范围,出现就意味着大字辈出手的高级‘自然灾害’。

    不过这种灾害一般都是对于平民而言,毕竟就如羽凝心所说,巨型魔兽体积关系,一般行动速度都颇受限制,超凡职阶就算打不过,跑还是来得及的。。。传统法师除外。

    至于会不会有羽凝心即打不过又跑不过的魔兽,蒙德没问,这东西就用自己鞋上沾的泥想都是不可能的,如果真遇上了,她和霍泽又是怎么回来的?

    可惜羽凝心没想到这些,小姑娘兴致勃勃的问道:“你就不好奇我都遇到了些什么怪兽?”

    “不好奇,谢谢。”摆了摆手,蒙德对这个是真心一点都不好奇,有什么看到了就知道了,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飞行军团,这也是自己的一部分底气。

    “我说你们跑的真快啊。”一路费力的追赶过来,齐锲第一时间就跑到了蒙德清理出来的无泥圈子里,感受了一下脚底平整的土地,一边羡慕的看蒙德,一边酸溜溜的说道:“你这么浪费魔力真的好吗?”

    “别羡慕啊,其实给你们的装备里面也有。”指了指自己的腰带,蒙德说道:“这东西能够加快魔力的吸收,还能储存一定数量的魔力,具体怎么使用,你们路上可以摸索。”

    “还有这种好东西?”愣了一下,齐锲眼巴巴的看着蒙德。

    “?”呆了两秒钟,蒙德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伸手从手上撸下了一枚戒指。

    “这是给你们准备的,之前看你们有准备了,我想着就不用了呢。”说着气人的话,蒙德将戒指递了过去,结果受到了骑士们的一致白眼攻击。

    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蒙德也不以为意,转身向前,继续做起了自己清道夫的工作。

    驱散地面水分,平整道路土地,一行人走的不算多快,直到离开了泥泞区域,进入了山岭中间,速度才稍微提升了一些。

    “这雨季实在是太难受了。”山涧中拿清水冲洗着衣摆上的泥水,羽凝心一脸嫌弃的小声抱怨着,手指轻点,顺便解决了一只偷偷从树杈上探出头了的毒蛇。

    林子里面有蛇,之前蒙德都是没发现的,可惜据说这玩意的肉里好像有寄生虫,伸手将脑袋都炸没了的蛇身从树上拽了下来,不知道这蛇胆有没有小说里面一样的强化修炼功能。

    “老蒙,这东西没什么战斗力的,你完全没必要收集。”蒙德有能力转化亡灵的事情也不是第一回表现了,团里的人多半都是知道的。

    对于这种截然不同的亡灵使用形式,团里的大家倒是都没有太大的意见,不是那种血月帝国的死灵控制,不会伤及到被转化者的灵魂,甚至在五队的训练里面,曾经还有战士表示自己如果意外阵亡了的话,就把尸体贡献出来,转化成亡灵继续战斗。

    可惜最近战斗都没人阵亡,其他队伍又没人这么主动。

    说这个主要是提一句自己这亡灵能力知道的人已经挺多了,对着克里维摆动了一下这蛇的大半截身子,蒙德伸手从里面剜出了一颗蛇胆。

    “我的天!”一愣神的功夫,眼前这疯老头已经一扬脖将蛇胆咽了进去,别说齐锲一群,羽凝心都愣了半天。

    “你这又是哪出啊?”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发现蒙德没有中毒的表现,羽凝心松了口气,四周小心的打量了一圈。

    这边大陆上的魔兽能力千奇百怪防不胜防,她怀疑蒙德是不是被什么异兽给控制了精神。

    “没事,没事。”满意的摸了摸嘴唇,嘴里稍微有点苦涩,不过这东西的好处蒙德是不会说的,系统提示蛇胆能提高0.2的体质,虽说不高,可再少也是加啊。

    “懒鸟,赶紧带路。”起身催促了一下懒鸟,对于这次丛林之行,蒙德越发的期待了。

    。。。

    “霍利先生,你确定老师他们是从这条路上走的吧?”就在蒙德他们前进的同时,后方几公里的地方,同样还有一小队人悄悄的跟了上来。

    为首的是艾丽小公主,虽说被蒙德义正言辞的予以拒绝,但是作为一个为了好玩能甩掉整个王室护卫队开溜的存在,艾丽是自然不会被这三言两语说服的。

    所以她悄悄商量了霍利文德,又找了自己的好朋友露西,露西拉上了伊维亚,最后又带上了铁锤和奥尔斯。

    “为什么必须要我来?”这是奥尔斯走到这里还没能想通的问题,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似乎都没有非得拉上我的必要吧?

    “当然是有必要的。”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血月帝国的王子,艾丽问道:“你就不好奇遗迹里面有什么吗?”

    “倒是好奇的。”不理解这位烈风公主的脑回路,因为我好奇就带上我?咱俩的身份关系呢?以现在血月和烈风的关系,我们是在战争状态的好吧。

    “主要是不放心,”似乎听到了奥尔斯的心声,艾丽转头看了他一眼:“你现在的身份很敏感,我怕把你留在营地,回头被三团那边的指挥官杀了祭旗。”

    “。。。”这还真是个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理由,无奈的抬头看向天际,为了自己的野心,他决定隐忍下去。

    不忍不行。。。因为蒙德并没有教导奥尔斯的战斗机巧,他这段时间里对自身力量的提升实在有限的紧,反倒是一些权谋之术,得到蒙德的一些开启,已经构思出了一套非常宏大的计划。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虽然不知道这句话,不过奥尔斯现在就等着有朝一日时机成熟,自己回国之后争夺皇位去了。

    另一边的一群人显然是没注意这些细节,铁锤到现在还是有些忐忑的,跟在露西的后面喋喋不休的问道:“我们这样不听命令私自离营可是重罪,回去之后就算有蒙德教官担保,恐怕也得掉一层皮。”

    对于这点,同样在军队里呆过的霍利文德认同的点了点头,并且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名战士。

    真是一双不错的眼睛,即便在这样的雨幕之中,他仍旧可以准确的发现一些自己都无法发现的危险,如果当初在南境兵团的时候有这样一个人,自己的那些老战友们。。。

    恐怕蒙德也是这么想的吧?还着重的培养了这个家伙。。。

    “不怕不怕。”和谨慎的铁锤相比,露西充分的显示了什么叫做大大咧咧,因为知道身边的闺蜜是个什么身份,她充分展示了什么叫无知者无谓。

    伊维亚悄悄的咽了口口水,总觉得这次跟着出来有些莽撞了,万一之后出了什么事。。。那自己就拼死奋战,至少要死在公主的前面。

    用力的握了握腰间的剑柄,伊维亚暗暗的下了决心。

    而就在小公主一行人摸索着寻找前方的蒙德一行的同时,在他们后方大概两三公里的地方,还有一群人也在焦急的追赶。

    “我就说那个艾丽不像好人,你看入队才多长时间,就把露西给拐带跑了。”说话的是艾洛恩,此时他正拉着临时教官的乌奇尔和自己的三个小跟班沿着前方的足迹一路追赶,私自逃营可是重罪,那个艾丽无所谓,但是露西如果因为这个出事了,他绝对放不过那个带坏露西的女人。

    “我们是不是走的有些远啊?”被连拖带拽的乌奇尔有些忐忑,虽说是安排人紧急通知团里了,但是几名教官同时离开,那名法师要用多少时间才能把消息送到团长的手中,他心里没底。

    “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呢?”看着雨幕中泥泞的道路,乌奇尔发自内心的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