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预警设备-《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浑然不知道自己身后还跟了两群人的蒙德此时正在感受一种截然不同的森林体验。

    行走在森林之中,丝丝缕缕的生机仿佛看不见的蛛网般不断的纠缠在自己的身上,并且随着连接灵魂虚空的魔力孔洞不断的被吸收进去。

    走路之间自己体内的生机不断累积,并且不自主的给蒙德开启了特效。

    “老蒙?”首先注意到蒙德变化的是克里维,在加快了几步之后他停在了蒙德的身边,抽出剑来谨慎的看向蒙德注视的方向。

    “怎么了?”疑惑的看了克里维一眼,蒙德不明所以,视线划过剑锋闪烁的寒光,他突然愣在了那里。

    “是我出问题了?”之前没有镜子的难受让蒙德特意准备了镜子,翻手拿出一块银白色的小镜,蒙德仔细的观察这自己脸上的问题。

    最明显的变化来自自己的双眼,如今这对眼睛炯炯有神,活像把眼珠替换成了两个闪亮的乳白色灯泡。

    其次是自己额头中央,不知不觉间有一道青气蠕动升腾,隐隐有种就要三花聚顶的样子。

    明明是挺帅气的,就是这颜色让人有点受不了,青色偏蓝,这时候光影扭曲,镜子上看去就好像自己头顶升起了绿光。

    反复观察了半天,蒙德无奈的对着一圈以担忧的目光注视过来的同僚说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这种事也是第一次遇到。”

    木属性法师大概是在烈风最少看到的一个群体了,即便偶尔能发现一个,也都是在学院刚入门的学徒,参考资料太少。

    在树林里面会出现这样的效果,至少说明了一直以来传说木属性法师活跃于丛林深处的传言没有错。

    “暂时还没感觉到明显的变化,咱们先走,眼看着这都要天黑了。”揉了揉额头,蒙德推了克里维一把。

    “哪就要天黑了,这天上都是雨云好吧?”就天上这么厚的云彩,别说太阳了,毛都看不出来,你跟我说天就要黑了?

    对于这个事实,蒙德也毫无办法,雨季这天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话说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侧耳聆听在雨幕之中,淅沥沥的雨水声音极大的影响了羽凝心的听力,她皱着眉头仔细确认了两遍,脸上带着一副迷惑不解的表情。

    “什么声音?”蒙德疑惑的左右看了看,完全没有听到什么明显的声音,这雨声实在是太影响听觉了。

    有心想说先走,但是羽凝心那一副皱眉紧张的表情又不像小事,担心忽略了什么危机,蒙德决定先等片刻。

    就这一会的耽搁,危险已经自己找上门来了。

    雨幕中的天空有细碎的叽叽声传来,紧接着,在几个人惊恐的注视下,随着雨水,一大群仿佛乌云一样的鸟群骤然从空中扑了下来。

    在魔兽越大越强的这个怪圈里面很少能看到这种大小的威胁,可几人一点都不敢大意,齐锲率先发动他的金属性剑屏进行格挡,速度明显比蒙德快了一筹。

    好歹是用了一辈子的力量齐锲对金属性的应用娴熟无比,注意到剑屏形成,四名小队长拔剑转向四周,随时防备出现漏网之鱼。

    羽凝心愣了一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后面的霍泽两眼放光,看得出他对骑士们的这种魔力运用手段是相当感兴趣的,就是不知道他本身有没有魔力亲和或者元素亲和。

    剑屏并非是实体屏障,类似蝙蝠一样的鸟群在极速靠近之后全然没有发现这么一道屏障,飞在前方的一群瞬间就在浓郁的金色透明光壁上撞出了斑驳的血迹。

    “好大的力气!”乍一接触齐锲就感觉到了压力,这群疯鸟的每一次撞击就仿佛一名全力挥剑的战士一般,对剑屏造成冲击。

    “稳住!”伸手拍了下齐锲的肩膀,蒙德快速的举起了双臂,飓风卷动火焰升腾,隔着剑屏,他对着天空使用了元素联携技能。

    火龙卷在雨幕之中升腾婉转,带动着周围的温度急剧的提高了不少,终究不是什么火属性的强力魔兽,在一波冲刺未果之后,剩余的一群蝠鸟轰然四散而去。

    “这东西以前好像从来都没见过。”好歹兵团之前是有派各营依次向南域深处推进的,现在走的地方多半都是以前走过的地区,没想到会遇到这种全新的魔兽群体,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已经被烧焦成黑炭的蝠鸟,蒙德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数量惊人,拥有极为锋利坚硬的牙齿,个头比一个巴掌稍大,这种东西出现在林间的话,绝对是其它魔兽们的噩梦。

    毕竟除了包骨兽这种存在之外,大多数的魔兽都是不会保护自身的,没有足够的防御,即便雷枭这样可以短暂元素化自身的鸟类,想要抵抗源源不绝的蝠鸟攻击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

    “前面遇敌了啊。”蒙德在研究为什么突然出现了这么一群蝠鸟的同时,后方隔着两个山头距离的艾丽一行人也在远眺着山那头逐渐消散的火柱,说实话那火柱升腾而起的时候霍利文德差点直接带着公主往回逃命,但是火柱成型之后他稍微松了口气。

    人为召唤的火龙卷,不是某种魔兽的吐息,虽然样式有些吓人,但这种火龙卷的威力并不算强,以蒙德老哥的实力,应该是能施放出来。

    回忆一下刚刚远远看到的景象,霍利文德转头说道:“前面很可能是遇到了数量较多的小型飞行魔兽了,我们注意一些,如果这边也出现了,我们先挖洞躲避一下。”

    这种东西,没必要硬刚,至少自己这边可以选择不一样的应对策略,减少被发现的可能。

    “站住!!!”身后遥遥的传来了一声大吼,几个人同时的向身后转头望去。

    浑身泥浆的艾洛恩正快步的朝这边跑来,途中脚下打滑,还差点摔个跟头。

    “唉?你们怎么也来了?”注意到是熟人,刚刚还一副紧张表情的露西突然放松了下来,往前跨了半步拦下就要冲进人堆里的艾洛恩,带着兴奋的问道:“你们也是来探险的么?”

    “露西!跟我们回去!私自逃营的重罪!你不能跟他们一起逃营!”不由分说,艾洛恩抬手就拉露西,另一边跑慢一些的乌奇尔和三个跟班也总算是追到了眼前。

    “艾丽!我现在以胜利兵团六团一中队,五小队助理教官的身份命令你,立即跟我们回归营地,等待判决!”乌奇尔扯着嗓子,但喊起来终究有些底气不足,艾丽身边那人他认识,是教官的朋友,似乎还是名高阶法师。

    ‘莫非露西他们的离营不是因为私逃,是去执行某种任务?’仔细的看了几眼霍利文德,乌奇尔反而有些不太确定了起来。

    艾洛恩很显然是没想到这种问题,几乎认定了艾丽就是带坏露西的坏人,态度坚决的想把露西给带回去。

    场面一度有些混乱,直到远方的山顶上传来一道巨大的雷鸣之声。

    。。。

    蒙德也没想到走到这个位置会出现这么多的变故,短短两个山头的距离,经历过一波蝠鸟之后,天空之中再次有飞行种类的魔兽从天而降,给自己展示了什么叫做天降正义。

    闪雷击中剑屏,发出轰然巨响,紧接着在几人的注视下,雷光逸散消失,露出了里面的一只。。。雷枭。

    “嘎!”发现自己的同类,呆鸟发出一声鸣叫,扇动着自己的翅膀瞬间就凑了上去。

    “嘎!”袭击的鸟子也进行了回话,紧跟着朝天空中拉高了一些。

    “嘎?”正在地面踱着步子的懒鸟不明所以的抻长了脖子,一副好像在交流的样子。

    物种不同,燃隼鹤应该是没法和雷枭交流的吧?挠了挠脑袋,蒙德不太确定。

    天上这两只雷枭,呆鸟可能是雄鸟,对比天上找过来的鸟子来说,它的个头稍小一些,羽毛色彩更加鲜明,而天上新来的那只,羽毛灰褐相间,加上微胖健壮的体格,活脱脱像只超大号鹌鹑。

    这大概就是那种自家的鸟子和别人家的区别吧,抬头看了一会,齐锲建议今天先别走了,一路上打死了不少小怪兽,他又挡了两拨攻击,虽然有腰带能够很快的恢复自身魔力的消耗,但是疲惫还是会出现的。

    对此蒙德欣然同意,顺势就在原地建起了一座石头小屋。

    呆鸟一副打算交朋友的样式,蒙德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雷枭是一种相当强大的鸟类,相当于高阶法师的攻击和破坏能力加上肉乎乎呆兮兮的样子,多养几只肯定好玩。

    建完屋子的蒙德看了一眼在房子不远处落地的两只雷枭,满怀对未来的期待,紧接着,他就惊讶的看到了齐锲爬到房子的顶部,安装了个什么。

    “这啥玩意?”齐锲能上去,自己也能上去,扒着房檐探头探脑,蒙德迅速锁定了那个奇怪的金属道具。

    一个造型十分别致的炼金技术成品,紫色金属光泽,说明它使用了造价最昂贵的紫宸金。

    “这玩意叫探测之眼。”听到了蒙德的问题,齐锲一脸炫耀的拍了拍身边这个机器,紧接着,在蒙德一脸懵逼的注视下拿出了一卷皮纸。

    “通过精神链接对周围进行波纹式监控探测,对高等级威胁存在一定弱向显示的毛病,监控范围由使用者精神力强大而定。。。”介绍了一大堆,齐锲摊了摊手:“所以说这是个侦查预警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