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废墟(三)-《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米勒尼夫,一个蒙德几乎在记忆里面都要淡化消失了的名字,赫德林之子,在卢安引起自己和那个叛徒对立的直接罪魁。

    不过曾经的那个嚣张的法二世如今却是不太好的情况,仅剩的一个脑袋凄惨的滚在地上,不时迎来幽影豹的舔食。

    “诶!”快速站起身凶了幽影豹一下,毫无防备的大白受到惊吓,在地上一个打滚,将那颗亡灵脑袋甩到了一旁。

    捡起这个已经有些淡漠呆滞的脑袋,蒙德猛然回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当初在卢安大街上的时候,这小伙子和他的苍老管家先后秀了一手攻击拐弯的技巧,当初自己还以为他们给魔力来了个水平加速,现在回忆一下,这不就已经是一定程度的操控魔力了吗?

    至于操控属性。。。总会找到思路的。

    不过这脑袋都被舔成这样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伸手将米勒尼夫亡灵脑袋捡了起来,蒙德小心的检查了一遍。

    外部看起来还行,就是精神受创严重,连接灵魂,照例是一大堆的打码内容,其中花样之丰富,即便是上辈子大有见识的蒙德都忍不住眼界打开。

    所以说这家伙绝对是在众多亡灵里面死有余辜毫不同情的典型,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

    不过考虑到未来见到赫德林的时候还应该给他一点心理安慰,蒙德不得不给灵魂虚空里面的众多亡灵下达命令,这个脑袋以后就不能再碰了。

    大白有些无辜的朝着蒙德张了张大嘴,看到主人没有给它顺毛的打算,爬起来挪了几步,凑到了艾丽身边。

    “大白你最近更漂亮啦。”对于这只毛茸茸的大伙伴,艾丽分外的喜欢,懂事,听话,摸起来毛茸茸的,不热又不重,抱着超舒服。

    听到小公主的夸奖,大白用头在艾丽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着一动不动了。

    不理那边越发像个宠物一样的大白,蒙德仔细的搜寻着米勒尼夫脑海之中的记忆,在跳过了他放浪形骸的‘后半生’之后,总算在十岁左右,蒙德找到了相关的内容。

    该说不愧有家学渊源,别看赫德林这一家人品不咋样,但是学识确实相当不错的,十岁自己还在学习文字的年纪,人家米勒尼夫已经开始了对魔力的操控练习。

    这种家学渊源的内容一般都属于秘术,跟上辈子华夏武功一样,讲究的是传承,什么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一类的规矩,也正是因为这些技术封锁,烈风乃至整个大陆千百年来进步的才会如此缓慢。

    不过自己现在连接了米勒尼夫的灵魂,倒是能从头到尾的感受一下这小子当初的经历,大概也是当时学习的时候被管的比较紧,这小子脑海之中的记忆颇为深刻,在一边给蒙德提供知识的同时,他又给了蒙德一个新的发现。

    因为一直在密谋抗拒的关系,自己对这些捕获的亡灵法师们一直都没太深入的研究,这一来二去的会不会错过了很多东西?另外。。。

    召唤出了一名初阶亡灵法师,突兀转移了位置,这家伙还吓了一跳。

    这是所剩不多的几个了,需要珍惜,蒙德抬手,对着这家伙就进行了控制。

    首先是删删删,将所有灵魂和记忆删除,初阶没什么有价值的知识,相比起来,灵魂无疑更好利用。

    紧跟着蒙德在一群人凝重的注视下对着这名亡灵法师使用了一个获得之后自己还一直没有用过的技能。

    “灵魂吸取!”喊出声来主要是怕这帮人吓到,乳白色的灵魂在蒙德的呼声中化作丝丝缕缕,一股脑涌进了他的身体。

    “呼~”长出了一口气,精神感觉还行,果然,当能够控制一个亡灵的记忆之后,吸收起来要安全得多。

    “呃。。。老哥?”看了一眼蒙德,霍利文德小心的凑了过来,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现在这局势让你心里紧张,但是咱可千万不要走上邪路啊。”

    “。。。”没好气的瞥了霍利文德一眼,蒙德没有说话,重新搓出一道暗影,在精神力的操控下迅速转成了一道暗影箭。

    作为暗属性法师的标配,暗影箭可谓是相当出众的一种构造模型,而且几乎所有能量都能驱动,只不过是没有暗属性带来的伤害强劲。

    控制着这道暗影箭在自己身边滴溜溜的转了几圈,蒙德沉下心神,朝着霍利文德扬了扬头,示意这家伙不要打扰自己。

    随着霍利文德悻悻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蒙德再次闭目调整了起来,在他面前,暗影箭微微波动,最后缓缓变形,最终被拉扯成了一道平整的小剑。

    第一次尝试在原本的魔法模型中进行修改,蒙德小心翼翼,尽量争取在不改变基础结构的同时修改魔力的构成形状。

    噗~伴随着一声轻响,暗影箭在抖动中骤然逸散,第一次修改,自此失败。

    无奈的摇了摇头,蒙德也不以为意,在学院的那会因为天赋不好,自己经历过更加漫长且绝望的修行,即使流萤弹这样的信号魔法,当年练会也花了大把的时间。

    现在各方面水平提升,总还是比以前有机会的吧?

    。。。

    研究了一夜的暗魔法,第二天随着天上的蒙蒙细雨,小队再次出发。

    这次暂停了城市外围的探索和研究,可以确定,在城市周边,大多是倪多姆先民们的居住空间,少量可能是武器库和堡垒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经被夷为了平地。

    “至少从我们发现的情况来看,当初的倪多姆先民们确实是遭遇了无法抗拒的暗影魔潮的攻击,”行走在废墟之中,霍利文德看着前面仔细认路的羽凝心背影,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可是这些暗影魔到底是哪来的?”

    如果丛林中原本就有这些怪物,倪多姆先民根本没办法在这片林海之中建立这样一座城市,这是大家早就做出的判断,可是同样的问题,原本丛林中没有这种怪物,为什么突然就有了?它们从哪里来,有什么原因?现在帝国南境是不是面临着当年倪多姆人一样的威胁?

    “我感觉有点不对。”跟在稍后面些位置的齐锲小心的看着四周:“周围怎么起雾了?”

    “确实,刚刚就有些起雾了。”一边点头予以肯定,蒙德一边借着雾气排除了自己的亡灵兽军,精神链接城市上空盘旋的懒鸟,他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异变。

    “我之前来可没遇到这么诡异的情况。”原本打头阵的羽凝心不知不觉已经放缓了脚步,等到蒙德跟上她才小心的说道:“会不会是地下的那个东西上来了?”

    “你遇到的那个?”那个一度被羽凝心认为和自己有关系的存在,蒙德也带着几分谨慎,同样是乳白色免疫物理攻击,搞不好就是亡灵,可是一只独立的亡灵,还是生活在这么一个毁灭的城市,怎么看都有点闹鬼的节奏。

    不过这事还是需要确定清楚,周围随着雾气渐浓,蒙德也确实感觉到雾气中隐隐传来的暗影之力,他不由得再次向羽凝心询问道:“你之前遇到那玩意有这种变化吗?”

    “嗯。。。”回忆了片刻,羽凝心果断的摇了摇头:“当时肯定是没有这种变化的,不过就像你召唤的那些,这种东西诡异莫测,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异?”

    “。。。”你不懂法师的能力,就不要妄加猜测了,我那叫灵体赋能,和你认为的那种诡异莫测的鬼怪可不是一回事。

    说话的片刻时间,周围的雾气浓度更高了几分,十米之外隐隐已经成了一片茫茫,艾丽有点紧张,主动询问道:“老师,要不要我试试把这些雾气都凝结成冰?”

    “先不要,看看下一步会出现什么变化。”回头看了一眼,蒙德提醒道:“大家都靠近一些,我这有绳子,连在一起,发现威胁马上预警。”

    不怪蒙德小心,眼下这样子怎么看都是要闹鬼的节奏,而自己印象之中来自蓝星的那种神神鬼鬼的,最善于利用这种迷雾环境分散人群然后逐个击破。

    拿出绳子,蒙德仔细的发给了每个人,数了数没多也没少,他松了口气,同时全力的发动起自己的精神感知。

    临死前那会的时候自己的精神力感知范围也就是不到五米,如今四十多天,不知不觉中已经扩散到了三十米左右的距离。

    周围仍旧空空如也,暗属性笼罩下这些迷雾仿佛不存在般,丝毫不受雨幕的影响。

    暗属性也是魔力,蒙德在确认了几次没有问题之后,甚至尝试着稍微吸收了一些。

    “。。。”感受到体内微弱的变化,蒙德内心惊呼,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认为已经MAX的属性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同时他还震惊的发现,这雾竟然是大补之物。。。

    对暗属性有很高的滋补作用,而且似乎对亡灵生物也有好处?

    这就有些奇异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地方倒是自己不错的升级地点。

    但这种怪异的情况是怎么形成的呢?

    召唤出了随身保证自己能直接变身的屠杀者1号,高贵的倪多姆战士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战斗的需求,他先是茫然看了看蒙德,紧跟着带着好奇的转向了周围的雾气。

    在所有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下,倪多姆战士张开了自己奇型的嘴巴,对着雾气就狠狠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