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废墟(四)-《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倪多姆先民的废墟处处透着诡异,不明原因的毁灭,地下的亡灵,现在的暗属性雾气,能够滋补强化亡灵。。。

    这地方仿佛一个巨大的谜团,让蒙德在好奇的同时深深的警惕。

    不知道潜伏在哪里的暗影魔仍旧没有出现的架势,仿佛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这让蒙德一直没能完全的集中精力,心底有些难受,并且这突兀出现的雾气总是让他忍不住的往鬼啊怪啊的方向去想。

    事实也是如此,这雾像极了鬼雾,大概也正因为这样,亡灵才会喜欢吸收。

    “这东西又是怎么个生成原理呢?”一边看着一群亡灵在迷雾之中吞云吐雾,蒙德一边带着大家疑惑的看着周围,面对这种雾气,倒是懒鸟最占便宜,毕竟雾气和地面接触的地方就那么大,天空中的雾气都是它的。

    大概是发现了这点,浓雾里面游荡了一圈的大白跑了回来,可怜巴巴的朝着蒙德申请场外援助。

    “先这样把,别太贪。”这东西的形成原因和是否有潜在危险都不清楚,还是谨慎一些为好,万一在自己感受不到的地方藏着隐藏的威胁,任由宝宝们这么疯狂吸收的话,岂不是危险?

    一边安抚幽怨的大白,蒙德也尝试着吸收了一些雾气,白色的烟雾丝丝缕缕被自己吸收,隐约间蒙德感觉自己的灵魂空间得到了一丝的滋养。。。

    这就很过分了,就连自己都会受到提升帮助,如此一来的话自己岂不是要和宝宝们抢食?

    “不对。。。这不是重点。”摇了摇头,自己好像没分清主次?

    “我觉得还是先去地下看看吧,那里好像是个很重要的建筑,如果你们要找什么有用的信息,说不定能在那里找到。”在旁边紧张了半天,羽凝心还是决定试试能不能先去地下,现在这城市的情况,她也有些紧张起来。

    “走吧。”点了点头,蒙德同意了这个决定,地面上情况现在都被掩盖在了浓厚的雾气之中,从天空中懒鸟传回来的信息,整个遗迹之城现在都已经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白雾。

    虽然地面能见度很低,但是在迷路了几次之后,一行人还是找到了前往大型地下设置的入口。

    领路的是懒鸟,对于羽凝心,蒙德已经不抱希望了。

    “这也不是我的错。”说这话的时候羽凝心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她伸手指着懒鸟:“毕竟我只来过一次,它都不知道在这游荡过多长时间了。”

    “但它是鸟。”同样指了指自家懒鸟,蒙德意味深长的说道:“它还是个亡灵。”

    “我又不是你们,我不懂亡灵什么的。”摇了摇头,羽凝心愤愤的转过了头,看了一眼尴尬的霍泽,用力捅了捅自家徒弟。

    霍泽一脸无辜,痛苦面具下方藏着几分欣喜。

    不理会这对师徒的奇怪互动,蒙德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地下通道之中,和自己最初设想的那种类似墓地的幽深巷道不同,眼下的地下通道是一个宽度超过十米,高度也至少有五米的大型通道。

    “嘎~”懒鸟张着翅膀叫唤了一声,大概是在说明里面的情况,通过灵魂连接,蒙德勉强的弄懂了它这一声里面包含的意义。

    通往地下的道路有很多,这是其中之一通过这里往下,进入一个巨大的地下建筑群,那是懒鸟探索过的区域。

    最核心位置大概就是上次羽凝心找到的地方,不过那里懒鸟没去过,具体什么情况不太清楚,用懒鸟的意思看,它觉得中心地区不太安全,处于自己野性的直觉。

    亡灵有什么直觉姑且不论,不过从之前吸收的那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来看,懒鸟八成是在地下找到了倪多姆先民们的地下武器工厂,历经久远的岁月虽然大多数区域都已经彻底荒废了,但似乎还有些保留相对完好的区域。

    “我们下去吧,注意保持距离。”一边朝着周围漆黑的地道中布置恒光球照明,蒙德一边带头顺着通道走去,路上不时能看到一些倪多姆人制造的交通工具,有些类似蓝星的汽车,不过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暗影魔潮到底是从城外攻进来的还是从城内杀出去的?”这是霍利文德观察许久想出的一种新的可能,悠久的岁月已经很难辨别当初城市毁灭时的先后顺序,既然如此,为什么暗影魔不能是从城市内部杀出去的?

    “这倒是个不错的思路。”意外的看了一眼霍利,蒙德皱起眉头仔细思考,如果这么说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一个巨大的地下基地,还是兵工制造甚至研究的区域,如果再结合蓝星当年看过的电影,他很快的产生了一个全新的推论。

    既然蓝星人能电影出生化危机,那么倪多姆先民们的科技水平,为什么不能制造出现实版的生化危机?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就都能解释得通了,研究所病毒泄漏,城市中毫不知情的民众发生变异,最终倪多姆先民们被转化成了暗影魔,然后一路扫荡般的向外推进,最后将整个城市毁灭。

    这种看似不可能的解释现在看来还真有几分合理。

    不过很可惜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这样的见识,古德布尔这个平时少言寡语的一队长瓮声瓮气的反问道:“那暗影魔又是怎么出现在城市里的?”

    “嗯。。。比如某种大型异变,诅咒,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挠了挠头,霍利文德本来就不是很确定自己的猜想,最后两手一摊:“当然这只是一种合理的假设。”

    “霍利院子,您这种假设有什么依据吗?”绳子拴在中间,艾丽一边被牵引着往前行走,一边也在思考霍利文德的假设,看看隧道里面的奇特金属机械,好奇的看向蒙德问道:“老师,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吗?”

    “呃。。。”理论上我是知道的,这些都是大型魔能电车,可惜这说法很难解释自己为什么能知道,就算自己说一句强者的直觉,总也要符合逻辑不是。

    “老师看样子是知道一些的,”蒙德的迟疑迅速引起了艾丽的兴趣,她好奇的往前凑了凑:“老师,能跟我说说吗?”

    借着背对艾丽的空档,蒙德的眼珠子一顿乱转,同时缓慢的点了点头,伸手撸起了刚长出不足寸许的花白胡子。

    “我倒是有些推测的,不妨跟你们说说。”指了指一旁横梗在道路中间的侧翻车子,蒙德意味深长的问道:“你们看这个有没有些熟悉的感觉?”

    “熟悉?”满是疑惑的看了一眼翻倒的大车,齐锲不解的摇了摇头:“帝国境内,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构造的机械。”

    “熟悉?”同样的话也在艾丽的口中咀嚼,足足回味了五秒钟,她再次看了一眼斑驳着锈迹的金属结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想到了?”回过头的蒙德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艾丽,将她变化的表情一览无遗。

    “昆式战机!”用力的拍了拍手心,艾丽指着那个侧翻的大车说道:“这东西和老师设计的昆式战机类似。”

    “没错,都是利用魔能作为能源,用来方便运输,看样子他们走的是跟我截然不同的路数。”满是欣赏的对着那边的大车点了点头,蒙德转向路面空出的狭窄区域,率先钻了过去。

    突然就遇到个科技向文明,差点就把自己和它们拉上了关系,说实话蒙德还是有些心虚的。

    不过还好,稍微引导之后,艾丽自己补充了这个问题,此时跟在后面,正兴致勃勃的跟不明情况的齐锲几个人讲解着蒙德当初飞天的设计。

    对这些虚名蒙德并不在意,注意到羽凝心跟了过来,他一边仔细的打量着车后被照亮的空间,一边谨慎的问道:“当初你们进入这里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游荡的魔兽?”

    “游荡的魔兽?”迟疑了片刻,羽凝心明白了蒙德的意思,皱眉回忆了一下说道:“除了在废墟外面的道路上遇到过些之外,进入这里,我们就再没遇到任何活物。”

    “不觉得很不合理吗?”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由于已经深入地下很深,这边的地面显得异常的潮湿,斑驳的墙面上生出了苔藓,有些古老岁月沉淀的缝隙正在哗啦哗啦的朝地上倾斜着积水。

    “你这么一说,倒是真有些不太合理了。”点了点头,羽凝心也带上了几分疑惑,按照蒙德的说法,这地方至少已经荒废了千年,作为森林中央的废墟,这么漫长的时间里竟然没有一只野兽进入城市并在这里安家?

    “会不会是地面上那种雾气的关系?”想了想,羽凝心提出了自己的推论。

    可能,也不可能,虽然暗影能量浓郁,但是也只不过是相对而言,对于克里维他们这样的中阶骑士姑且都造不成威胁,更遑论南域林海深处的那些强大的魔兽们了?

    “越来越怪了啊。。。”注意到羽凝心皱起眉头开始思考,蒙德叹了口气,该说果然不是研究人员出身么?这么明显的怪异她竟然都没有注意,就这么一路寻到了城市的地下深处。

    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出现了岔路,在一个类似地下商城门口的位置队伍转向,在懒鸟的带领下一头钻进了商城内部。

    一路上七扭八拐,也算是见识了不少倪多姆先民们的奇特发明,蒙德不再执着于收集那些魔石装备,队伍的速度倒是提升了很多。

    终于,在一道厚重金属组成的大门前,一行人停下了脚步,羽凝心指着黑漆漆的洞口:“上次我们就是从这里进入的下层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