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怀疑和解惑-《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考虑到金属大门后方的区域存在不确定风险,小队并没有立即进入金属大门,这地方地势空旷,蒙德索性叫停大家,依靠着自己手头的装备,在这沉寂了千百年的地下遗迹里面打造起全新的据点。

    “这个东西要安在最里面,保证安全。”手里拿着空间门组件,蒙德郑重的拒绝了霍利文德放在大厅位置开阔处的建议,死硬的决定放在这个前进据点的内部。

    “行吧。。。”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霍利文德只能同意:“你做的,你说了算。”

    “那当然,肯定是我说了算。”摇着头将机械安置在墙角的位置,看了一眼那边被滚烫的铁水热的满头大汗的克里维,蒙德出声问道:“怎么样?能坚持住吗?”

    “还行!”扬了扬按动扳机的手臂,炽热射线顿时消散,注意到小公主看过来的眼神,克里维赶忙再次专心了起来。

    他们几名骑士是和艾丽公主一起负责烧熔铁水的,之后这些铁水由蒙德接手,操控着在这地下构筑一个全新的金属房间。

    要考虑安全性,毕竟谁也不想自己预留的后路还没等用就被怪兽破坏了,所以在这个‘前哨站’性质的临时据点上,蒙德很是下了一番心思。

    外层墙壁一定要足够厚重结实,计算了暗影魔的破坏力之后他干脆把墙面制成了类似倪多姆机兵一样十厘米厚的防御。

    一番操作忙活了六七个小时,期间只是稍微补充了一下体力,几个人歇下来的时候,感觉身子都有点发虚。

    主要是脱水严重,地下环境封闭,即便有四队长一直在旁边用护臂上的强风疏通,不时还让艾丽施放冰属性降温,这些人也热的够呛。

    “我这都泡白了,老蒙,咱们什么时候进去?”坐在钢铁大门的门口,克里维看着被映照得灯火通明的大门内外,一边拼命给自己补充水分,一边小心的翻动着篝火上面烧的滋滋作响的烤肉问。

    “今天先休息,保证最好的体力。”指了指一边的羽凝心,蒙德说道:“她进去的时候就是准备不充分,差点没死在里面。”

    “哦!”点了点头,路上的谈话克里维也猜到了这不认识的姑娘曾经进去过里面,之前看她伸手相当强悍,某种程度上比齐锲还要凌厉凶狠,这么个高阶里面的狠人在遗迹的深处都差点死掉,确实需要谨慎。

    “行了,一会我去放水,晚上大家洗个舒服点的澡,早点睡觉。”其实现在传送门假设完毕,可以直接传送回城的,但是营地那边恐怕现在也一堆烂事,不想被大家牵扯精力,蒙德就没主动提。

    至于要不要拉两个援兵,蒙德感觉暂时没有必要,贝琪那样的大魔导师在地下这种环境里动手无疑是毁灭性破坏,到时候这遗迹里面要是真封印着什么大魔王,回头人家可就跑出去了。

    高阶级别的问题自己和霍利文德就能解决。

    休息一会,给大家放水洗澡,晚些的时候,蒙德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暗属性魔构工作。

    很晚的时候,一个意外的人物找了过来。

    “怎么了霍利?”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战友,蒙德一边操控着新构造出来的暗影光刀在身边游走,一边随意的指了指一边的座位。

    “没什么,就是有点睡不着。”随意的坐到了椅子上,霍利文德苦笑着摆了摆手:“老哥,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拉贡勒丛林战役时候我说过的话?”

    “。。。”愣了一下,蒙德别有深意的抬头看了霍利文德一眼:“你这么话唠,那次战役时候可没少废话,不过我猜你大概说的就是那句‘我们为什么互相残杀吧?’。”

    “哈哈,果然一下就被你猜出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霍利文德坦然的面对着蒙德意味深长的注视。

    “我明白,从这次见面之后,我和以前变了很多,你有点不放心,没事。”摆了摆手,霍利文德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肯定不是想知道自己对于当前实时的一些看法,使用暗影和灵魂吸收,这家伙是担心自己已经换了个人。

    “就知道瞒不过你。”摇头失笑,霍利文德突然正经了起来:“那我想知道,老哥你是怎么在这半年左右的光景里面快速的变强和获得多种属性的。”

    “你这小子。”笑着指了指霍利文德,这家伙没想到还偷偷调查了一些,不用找露西这个碎嘴子,单单跟克里维一群自己刚进入胜利兵团就认识的‘熟人’聊聊就能大致推断出自己变化明显的时间。

    这也就是一个知根知底的熟人,不然一般人还真推断不出。

    看眼霍利文德越发炽烈的目光,蒙德挥了挥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拿出个果子啃了一口,整理自己的思路。

    “当年你参军的时候我大概跟你说过吧?”胡子不长,没办法捋着胡子装逼,不过不重要,蒙德有啃了口果子,瞥了一眼霍利文德:“我和你们最根本的差距,就是在天赋上面。”

    “对,你说过。”点了点头,霍利文德肯定的说道:“军队那些年,这话你至少跟我说过几百遍。”

    “那是肯定的啊。”不满的摊了摊手,蒙德愤愤的指着霍利文德:“你刚进南境骑士团的时候还是个学徒,打了两年你就追上我了,等我退役的时候你是个中阶。”

    “嗯,呵呵。”想起当年老哥退役时看着自己那满是怨念的眼神,霍利文德不由得放松了一些,这些感觉都是亲身经历,至少可以判断,老哥至少还保留着自己的记忆。

    “退役这些年我也看开了很多,所以一直在家里安心的开书店。”服役期间两人交情不凡,变化肯定得在退役,抿了抿嘴唇,蒙德说道:“之后我开始研究起了物理。”

    “啥玩意?”在烈风的泛智慧种族语言之中,物理同样属于一个全新的名词,霍利文德眨了半天的眼睛,才不确定的问道:“那是啥东西?”

    又咬了一口果子,蒙德换了一个简单的说法:“就是世界的本质。”

    “这和你现在有啥关系吗?”不确定的看了一眼蒙德吃的果子,霍利文德张了张嘴:“您看是不是也分我一个?”

    “哦。”从戒指里面盘出一个微微有些青涩的果子,蒙德随手扔了过去,之后掂了掂自己手中的果子,饶有兴趣的看着霍利文德:“你有想过为什么人是站在地上的,果子和鸟最终也必然会落到地上吗?”

    老伙计,听说过安。。。重力吗?

    很显然魔法的世界里,重力这个概念还没有个被苹果砸傻的牛顿跳出来证明,所以霍利文德茫然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理解重力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摊了摊手,蒙德表示自己也没办法:“这些东西一时半会的我也跟你解释不清楚,总之吧,随着我的不断研究和深入,这个世界一些被我们日常所忽视的深层问题显露在了我的眼前。”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霍利文德下意识的咬了口果子,紧跟着一张中年大叔脸皱在了一起,被酸涩感弄的打了两个激灵。

    “随着眼界的开阔,我感觉一直阻碍我的障碍逐渐的消失了。”轻轻拍了拍自己,蒙德老神在在的说道:“最重要的是,我隐约的找到了修炼元素属性的关键。”

    “真的能做到?”顾不上嘴里倒牙的酸涩,霍利文德骤然坐直了身体。

    “现在还只是个理论,需要继续不断的实践证实。”笑着点了点头,蒙德确定的说道:“不过至少我做到了。”

    这意外的说法让霍利文德张了几下嘴巴,最后也没挤出一个字来,想想自己,已经到了高阶这一步,但是受限于天赋,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踏进顶阶的殿堂,而老哥找到了属性修炼的方式,甚至依靠着对世界的研究而踏过了天赋的限制。

    用力的咽了口唾沫,霍利文德冷静了一下,换了个问题问道:“那你那些奇思妙想是怎么回事?”

    “所谓的奇思妙想,不过是根据知识将一些大家日常忽视的问题给串联起来。”摊了摊手,蒙德说道:“风动力筒和飞翼实验都是卢安本地人的研究,但是在我做昆式战机之前,你们谁想过将两种东西结合到一起?”

    霍利文德咽了口吐沫感觉有些词穷,想了半天,突然眼睛一亮:“那这个传送阵也是个问题吧?当初只是在赫德林那里看了那么一眼。。。”

    眼字还没说完,霍利文德就看到了蒙德眼中亮起的乳白色光影,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紧跟着他就看到了蒙德手掌中往复流转的金木水火土加光暗的七种属性。

    身子僵硬了一下,霍利文德差点以为自己拆穿了某个死灵法师对老战友的肉身的占据,不过看到蒙德示意自己看过去的眼神,他强压下了给自己身上套层护盾的打算,朝着蒙德的掌心看了过去。

    和以往单属性和某些复合属性的法师不同,其中属性在老哥的掌心往复流转,生生不息,一种奇妙的韵律和美感流转期间,让霍利文德看的不由得有几分迷醉。

    “这是。。。”不自觉的靠近了一些,霍利文德完全忘了刚刚的警惕,一种奇妙的感觉传来,他伸手抓住了蒙德的手掌,眼睛更凑近了一些。

    属性间奇妙的勾连仿佛打开了他一直以来沉寂的某道开关,在痴迷的目光之中,蒙德注意到眼前的霍利文德体内的魔力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浑厚的土属性,热烈的火属性,飘忽的风属性这三种他原本拥有的属性先后涌动而出,片刻之后,有生出了一种自己从来没在他身上见过的属性。

    光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