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分散-《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老哥肯定是没问题的,而且他的研究简直是个奇迹。”激动的一夜没睡的霍利文德,第二天一大早就将自己的调查十分笃定的告诉了有些不明所以的艾丽。

    “啊?”难得离开了丛林里面那糟糕的环境,昨晚的睡眠让艾丽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她一面随意的抓了两把头发,一面奇怪的看着霍利文德,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老哥对于元素的理解,对于世界真理的探寻!”已经好些年没有这么激动过了,感觉自己有点解释不清,霍利文德抬起了右手,一团光晕逐渐的出现在了掌心。

    “光属性吗?”惊异了一下,艾丽不确定的问道:“有什么的?”

    “我以前没有这种属性啊。”右手用力的在艾丽的眼前晃了晃,霍利文德兴奋异常的说道。

    “。。。”看了看霍利文德手掌中的光明,又抬头看了眼兴奋的不能自己的霍利文德,艾丽歪了歪脑袋,转动起了自己还有些晕沉的大脑。

    以前没有这种属性,但是现在突然有了,再加上之前霍利文德说的蒙德。。。

    “老师研究出了能后天激发人属性的方法?”愣了两三分钟,艾丽才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

    “没错。”用力点头,霍利文德肯定的说。

    “你们一大早的干嘛?”一旁边,同样打着哈吹走出来的羽凝心奇怪的看着这一老一小,然后转头看向四周:“谁看到我徒弟了?”

    激动中的霍利文德稍微冷静了一些,举目四顾了一圈:“好像胜利兵团的那几个也没有看见啊。”

    “找找。”

    。。。

    “霍泽和齐锲他们都不见了?”昨晚送走霍利文德后照例研究了大半宿的魔法,早晨起来头脑还有些僵硬的蒙德就收到了这么个令他不可思议的消息。

    “没错,六个人全都不见了。”刚找了一圈回来的霍利文德眼神锐利:“发现人失踪了之后,我们快速的在周围寻找了一圈,没有往地面离开的痕迹,大门那边也没看到多余的脚印,他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会不会是坐传送回去了?”指了指临时前哨站里面,传送阵可是一直在那里开启着的,如果这边都找不到,保不齐。。。

    摇了摇头,蒙德自己否定了这种猜测,霍泽是个重度恋师癖,羽凝心在这里,他没有任何理由独自离开,而齐锲等人带着任务,理论上更不应该不告而辞。

    “我刚从团里回来,”身后传来艾丽的声音,小公主一路小跑,喘着粗气:“齐锲他们没有回去过,是真的失踪了。”

    “这种时候,保持冷静。”竖起一根手指调动寒气在艾丽的小脑瓜上轻轻点了点,左右看了眼四周,蒙德打了个唿哨。

    之所以敢于不安排守夜轮值人员进行休息,最重要的依仗就是那些平时可以隐藏自身,二十四小时全程待机的亡灵宝宝。

    伴随着声音,幽影豹第一时间钻了出来,紧跟着包骨兽等几只进化宝宝依次出现,分别给蒙德提供了信息。

    “外围警戒的亡灵都没发现问题,”愣了片刻之后,蒙德将目光投向了金属大门的内部方向:“这么看的话问题出在里面。”

    “他们先进去了?”疑惑的问了一句,霍利文德走向了金属大门,再次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大门附近的脚印情况:“可是这里一点行走的痕迹都没有啊?”

    “没有?”同样跟了过去,羽凝心皱着眉头看了两眼,突然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指着地面上那厚厚的灰尘说道:“这不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吗?”

    “嗯?”听到这话,霍利文德转头看了一眼羽凝心,紧接着目光再次落在了灰尘堆积的大门内部,露出了恍然的申请:“原来如此。”

    按理说这里应该能够看到羽凝心之前带着霍泽进入通道时的脚印的,没想到今早再看的时候,通道里面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活动的痕迹。

    “老哥,怎么办?”转过头,霍利文德看向蒙德。

    “既然主人已经做出了邀请,我们就进去看看吧。”点了点头,蒙德并未慌张,己方进一步行动之前敌人先露出了马脚,至少给了自己一个警惕的过程,至于齐锲一群人,一个高阶带五名中阶,就算逃出来困难,短时间自保应该不成问题的吧?毕竟羽凝心带着徒弟都有逃出来过的例子。

    “走吧。”救人如救火,也没时间再吃早饭了,招招手,蒙德带头走进了钢铁大门内部的区域。

    跨过一道仿佛不存在的屏障,大门内部的空间骤然转变,原本干净整洁的内部大厅之中脚步混乱,让蒙德顿时停止了前进。

    “哎呦~”刚通过屏障就一头撞到了前面的身影,艾丽发出一声惊呼,手中已经凝聚了冰霜。

    “看来是个障眼法。”回头看了一眼,这种技术可不是法师常用的手段,蒙德皱了皱眉,拉着艾丽往前几步倒出空间,等待霍利文德两人进来。

    好在没有什么意外,这道屏障只是障眼法而已,通过屏障的四人会和,一边沿着脚印混乱的脚印朝前寻找,一面研究起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会是他们六个?”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几人,蒙德疑惑不解的说道:“在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

    霍利文德沉吟了片刻率先开口:“实力较低,即便是那名高阶骑士,实际上照我们四个也有一定的差距。”

    骑士换算法师,天然低一等,眼下剩余的这四个人之中霍利文德是绝对的高阶,艾丽小公主虽说战斗水平略差一线,但也已经到了接近高阶的水平,而羽凝心能够战平高阶,蒙德同样有着差不多的实力。

    “那他们又是怎么不知不觉的进入这里面的?”第二个问题让蒙德有些皱眉,以齐锲五个人的经验,出现任何问题肯定不会像以前看过的电影电视一样第一时间想着自己过去探查清楚,肯定是会先通知的,可现在的情况是,六个人都失踪了,这边没有收到任何的提示。

    “老师。。。”借着霍利文德和蒙德思考的空档,艾丽已经走到了前面,突然,她指了指前面:“你看那个。”

    空旷的地下大厅某处,支撑结构的巨柱上方一个草草刻画的箭头立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他们发现了什么吗?”羽凝心第一个靠了过去,顺着箭头的方向看向大厅黑暗的远方:“蒙德,用你的光往那边照照。”

    虽然这话充满了槽点,但是蒙德还是顺着箭头指向的方向放出了几道强光,地上的脚印一路延伸,最终进入了某个走廊。

    “我们过去。。。”刚想跟着过去,羽凝心被身后的蒙德拉了一把,转过头,她有些迷惑的问道:“什么意思?”

    摇了摇头,蒙德转头看了一眼游荡在周围的包骨兽,珍珠白色的亡灵会意,咬着尾巴快速朝着脚印的方向飘了过去。

    “先让亡灵过去看看,我们继续往前。”指了指前方,蒙德问道:“上次遇到那东西的路线,你还记着吧?”

    点了点头,羽凝心相当笃定的说道:“肯定记得。”

    “擒贼先擒王,我们先看看能不能找到你遇到的那个类似亡灵的东西。”打从昨天的大雾,这处遗迹现在处处透着诡异,水泥支撑的梁柱上面刻画的痕迹,可信度反而大大降低。

    头回遇到这么诡异的情况,羽凝心也没有争辩,她有些难受的晃了晃身子:“总觉得这次再来,这地方这么怪呢?”

    “希望只是怪吧。”敌人还没见到,先被来了个下马威,蒙德也有几分紧张,实话实说,如果一个高阶,哪怕大字辈一类的强者风风火火的打过来,自己反而不会感觉怎样,大不了拼命呗?可这个地下的亡灵偏偏选择了这种闹鬼的方式。

    上辈子看过的恐怖片内容再次浮现在眼前,虽说自己也有亡灵宝宝吧,万一对面的亡灵和自己不是一个体系呢?

    “别紧张。”不知不觉凑到了蒙德身边,霍利文德偷偷拍了拍这个看起来有些紧张的老战友后背:“既然那东西没有影响我们,应该也存在某种限制。”

    “不管了,谨慎一些,它既然能制造幻影,我们都注意一些,”仰头看了一眼前方,蒙德突然一愣:“羽凝心呢?”

    眼前的空旷的环境之中悄然失去了羽凝心的身影,紧接着,正在不远处好奇的四处张望的艾丽眼神一愣,也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公主!”几乎想都没想,霍利文德一个跨步朝着艾丽消失的地方冲去,就这样一闪之间消失在了蒙德前方。

    “呃。。。呵呵。。。”僵硬的笑了一声,蒙德警惕的看了看左右,灵魂空间里面的亡灵宝宝一只只的出现在身旁。

    “你们几个,去追踪一下。”点了几只上次卢安之战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宝宝,蒙德指了指前方,包骨兽不在,他直接融合了身边的屠杀者亡灵。

    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是似乎打定了要各个击破的主意,蒙德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些,咬了咬牙,既然它这么玩,那自己就只能选择更直接的办法。

    咬了咬牙,身体缓缓飘起,蒙德带着自己的亡灵大军,朝着地下遗迹的深处一路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