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空间裂隙-《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蒙德朝着地下深处一路猪突的同时,地下某处的一个小房间里,齐锲和霍泽两个人刚刚意外的会和在一起。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有发现吗?”小心的聚集在这个废弃仓库的角落,齐锲一边检查这货架上满是锈迹的杂物,一边询问着霍泽的发现。

    “一路走过来没有任何发现,话说你们怎么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疑惑的看着这名高阶骑士,霍泽还忍不住有些小抱怨,别人都好说,自家师傅离开的时候怎么也不叫自己一声?

    “嗯?”有些疑惑的转过头,齐锲警惕的看了霍泽一眼:“你到现在还没发现?”

    “发现什么?”疑惑的看了眼周围,霍泽有些不解:“我师父呢?”

    “我们被分散了,恐怕是这个地下空间搞的鬼。”有些无语的瞪了一眼霍泽,本来还想交流一下情报呢,但是眼前这个人,很明显还没弄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稍早些的时候,我也遇到了跟你一样的状态。”费力的抬起一个满是锈蚀的箱子打开,齐锲看了一眼箱子内部保存相对完好的武器,小心的拿出来试了试手感,随手递给了霍泽说道:“发现所有人都已经消失了,我第一时间以为是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紧跟着就追着脚印进入了大门之内。”

    “对,我也是这样。”点了点头,霍泽回忆道:“最开始的路径还好,毕竟跟师父来过这里,但是走着走着,道路就不一样了,多了很多墙壁和岔道,我还以为找错了方向。”

    “不是找错,是幻影。”摇了摇头,齐锲知道自己当时也遇到了相同的景象,不过经过最开始的不对之后,他逐渐反应过来,虽说仍旧没有找到回去的路,但是他在道路上留下了不少方向的痕迹。

    霍泽沉默了两秒,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

    “怎么是这个样子?”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现在我们两个汇合了,至少说明周围的区域受到影响不大,或者说这里是它影响的空白区域。”从戒指里面取出一把武器,齐锲看了一眼霍泽:“你的武器呢?”

    “我的。。。”低头看了一眼,霍泽愣了一下:“之前我还带着呢?”

    “还能影响认知么?”沉思了片刻,齐锲有些凝重的看了看手中的戒指,这些应该是真的吧?

    一边齐锲陷入了怎么证明自己没有被幻觉影响的怪圈,另一边克里维几个也遇到了个子的难题,小心的举着自己的宝剑,熊熊烈火燃在刃尖,克里维小心的观察凝视这眼前黑暗深邃的走廊,耳朵抖动,静静聆听着不存在的声音。

    能到修炼到中阶,每个人都肯定会有几样自己的小绝活,这种技巧或许不能增强正面战斗的能力,但是在特殊环境下的生存中。。。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某一刻轻微的响声传入耳中,准备许久的克里维猛然朝前挥剑,炽热的火光形成半圆,朝着前方被火光映照飘忽的走廊飞去。

    “嗷~!”暗影在廊道之中扭转,一只狰狞的巨口突然浮现,可惜并不宽阔的走廊影响了闪避的空间,暗影魔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招。

    毫不犹豫,克里维迅速前进,在火焰的刀锋没有彻底熄灭之前,迅捷的朝着暗影魔补了一剑。

    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烈火在走廊之中迅速燃起,摇曳的火光之中,更多的暗影魔显露出身形。

    “咕噜~!”用力的咽了口唾沫,克里维握紧了宝剑,不管其他人在哪里,他希望自己快点等到支援。

    ==========================================

    “嗯。。。”和其他人面对的各种情况不同,分散之后,蒙德一路猪突猛进,直奔着地下深处杀了过去。

    敌人既然选择了各个击破这样一招策略,那么实力方面肯定不完全像羽凝心说的那样夸张,或许这处地下遗迹在它漫长的岁月之中被改造成了堡垒,但是只要横推过去,总有大白的机会。

    打了这些年的仗,战前谨慎筹备的同时,蒙德也深刻的明白着,有些时候必要的果决和稍微的莽撞也能带来超乎预料的效果。

    就比如。。。现在。。。

    刚刚穿过一道幻影的墙壁,蒙德就愣在了那里,一道珍珠白色的身影几乎和自己脸贴着脸的站在对面,一双毫无感情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

    花了不到半秒肯定这绝对不是自己的亡灵,又用了半秒蒙德飞快的开始激发起护罩。

    同一时间,自己身上融为一体的屠杀者四臂迅速挥动,四道光之利剑划出光弧朝着对面切去。

    没有多余的动作,那一瞬间蒙德只觉得对面那个连样貌都没看清的亡灵眼神瞬间变得冷冽了很多,紧跟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传来,漂浮着赶路的自己仿佛正面中了一招神罗天征,被狠狠的朝着后方贯去。

    “嘭~!”沉重的撞击感传来,千钧一发之际蒙德好歹是完成了护罩的激活,运转无名心法引导体内激荡的血气,他吸了口气,看向前方缓缓朝这边漂浮而出的地底亡魂。

    和普通的倪多姆人不同,眼前这奇怪的东西拥有类似倪多姆人的外形,灵活的六道手臂,身体介于亡灵和实体之间,几乎一瞬间,蒙德就确认了眼前的玩意。

    现代倪多姆族的神灵,纳阁。

    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地底预见这个的蒙德多少愣了一下,仔细感受体内的屠杀者亡灵并没有因为面对昔日的族群之神产生一点的动摇,他稍微松了口气,同时摆好了战斗的姿势。

    “咕噜噜~”对面这只遗迹之中的纳阁发出一阵无法理解的声音,似乎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

    把我当成同类了?稍微安奈住了马上发动攻击的打算,蒙德企图跟对方进行交流,然而屠杀者2号刚刚被他叫出来充当翻译,对面的纳阁就对自己发动了攻击。

    和之前那下无迹可寻的神罗天征不同,这次的纳阁挥舞起了他的六只手臂。

    随着手臂的挥动,古老废墟的穹顶和墙壁之间有亮紫色的电流涌现,在狭小的地下空间之中,给蒙德表演了一次闪电风暴。

    然而自己不是羽凝心,面对这样的攻击修士妹子或许还要躲避一下,可蒙德好歹是个法师,而且还特么拥有雷属性,护盾表面形成雷光电网,他毫不犹豫的朝着那个冲了过去。

    拉近距离,近身攻击,机会难得,蒙德打算测试一下倪多姆人的纳阁到底是个什么实力。

    毕竟对方刚刚的一轮攻击并没有对自己造成实质性伤害,这让蒙德有了几分得瑟一下的底气,另外也是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使用亡灵转化将对面这个怎么看都像亡灵的东西转化成自己的战斗力。

    面对自己的近战打法,别看对面有六条手臂,实际上近战的压制力并不算强,本来六条手臂占了个数量优势,然而这只纳阁在战斗中似乎更习惯释放那种闪电魔法,两只手臂挥舞之间被自己打了个连连败退。

    三分钟时间,第一轮近身快攻结束,令蒙德比较意外的情况出现,激斗之后,被自己利用暗影刀切掉一条手臂的纳阁竟然露出惊恐的表情,转头朝着遗迹的伸出逃去。

    让屠杀者2号迅速捞了纳阁掉落的手臂回归灵魂空间,蒙德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不知道这地下有几只纳阁,至少眼前这个的强度来看,并没有显现出重伤羽凝心的压制力。

    一追一逃,速度极快,在进入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之后,蒙德忍不住愣在了那里。

    逃跑的纳阁并没有因此而减速,绕过巨大的盆地区域,它直直的朝着对面的某个建筑之中跑了过去。

    暂时停止了这次追逐,蒙德环顾着四周仔细的打量着这片空间。

    这个巨大的盆地就这么毫无支撑的存在在这片城市的废墟下方,直径大概超过一公里距离,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盆形区域的中心,一道乳白色的扭曲裂隙静静的呆在那里,给蒙德带来无尽的恐惧。

    体内属性的活跃本能的告诉蒙德,那是一道空间裂隙,不同于赫德林的传送门组,这是一道切切实实的,连通着不知道是世界的某处还是异界某处的空间裂隙。

    “咕噜~”用力的咽了口唾沫,蒙德显得有些紧张,千算万算,没算到倪多姆的废墟下面竟然还有个这样的东西,空间的裂隙,自己当年穿越的时候灵魂是不是就走的这里?

    深吸了一口气,放下这个可怕的猜测,蒙德将目光投向了盆地对面的建筑,纳阁躲入了那边,不知道还有什么隐藏的后手,空间裂隙之后再来研究,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

    身体浮空,他就要往另一边前进,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情况发生了,下方的空间裂隙,在一阵抖动之后,突兀的从里面钻出了几道暗影魔的身影,它们剧烈的嘶吼,观察着四周的环境,迅速的隐匿进了黑暗之中。

    没想到暗影魔竟然是从这道空间裂隙的另一头来的,这让蒙德多少松了口气,自己穿越的时候蓝星尚好,并没有被异种入侵的架势,所以说这道空间裂隙,对面连接的八成不是自己的家乡。

    这算一个好消息,同样也是个坏消息,这地方有暗影魔的传送点,那么就意味着这地方的暗影魔能够不断暴兵。

    仿佛在回应蒙德的猜测一般,随着空间裂隙的再一次抖动,更多的暗影魔从空间裂隙之中跳了出来。

    “看样子暂时没法去追了啊。”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盆地另一边的建筑,蒙德无奈的摇了摇头,相比起抓住对面的纳阁,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关键,暗影魔太危险了,正好借着这个传送门立足未稳的机会,自己堵着门杀上一波保证地下空间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