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逐渐会和-《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地下的深处,其他人还在互相寻找着同伴,蒙德已经跟地下城的守护者,倪多姆先民遗留的纳阁凶狠的打在了一起。

    和上次的疲软不同,在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这名纳阁不知道是不是回去充了电池,现在打起来生龙活虎,动手间风雷涌动。

    ‘滋~滋~’几道电弧扫过蒙德所在的位置,被护盾上的雷电网络所吸收,还没等蒙德反手开个大招打回去,极速靠近的纳阁已经带着残影到达了他的眼前。

    六道手臂挥舞,带动明亮光刀,这家伙兜头盖脸就砍了过来。

    咧了咧嘴,蒙德不敢硬接,该说不说,之前的纳阁本身就有着和自己相差不多的实力,这次增强之后,输出能力进一步增强,自己这边反而是疲惫之势,不得已下,他只能选择暂避锋芒。

    暗影游移开启,蒙德悄然遁入黑暗,本想依靠这种接近短程空间跳跃的方式和对方拉开距离,没想到半秒不到,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撕扯,自己被硬生生的拉出了暗影状态。

    头回遇到这种情况,蒙德迷惑的看了一眼周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眼前的光刀实打实的已经逼近了过来,没有办法的蒙德只能抬手进行格挡,精神力控制暗影光刀时隐时现,不断骚扰对方给自己减轻压力。

    充能过后的纳阁在近战上的压制力简直无与伦比,原地站桩三分钟,蒙德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压得愣是一步没走出去。

    纳阁能量充沛,几乎得到了全方位的提高,速度,输出,六个手臂如同巨大的风车,此起彼伏的朝着自己压来。

    而自己。。。在硬顶了对面的几次攻击之后,蒙德惊恐的发现,自己体内的魔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降低。

    不能继续这样僵持,一边降低自身漂浮高度以减少体内能量的消耗,一边蒙德召唤着亡灵宝宝,不计代价的投入到骚扰当中。

    亡灵对付亡灵有直接伤害,肯定会比自己有效得多,都说双拳难敌四手,如今自己这边亡灵齐出,怎么也能给它造成一些骚扰不是。

    另一边,蒙德打算来一次兵行险着,和第一次单独放对自己占有的情况不同,眼下不知道这种纳阁的充电时间能持续多久,但是现在自己的弱势是实打实的,身边能帮助战斗的亡灵宝宝都养了好久,战斗力姑且不说,当就像幽影豹几个,被打伤了自己肯定是很心疼的。

    而且卧榻之侧尚有他人鼾睡,空间裂隙就在这咫尺之间,万一这时候再出现一只切割,自己腹背受敌,到时候可就凶多吉少了。

    用力后退了一段距离,将两名屠杀者全都压了上去,集中精神,蒙德两眼亮起微光,趁着纳阁一次突围的机会,猛的朝它瞪了过去。

    一瞬间亡灵军阵撤回,纳阁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蒙德涌来,来不及多做吩咐,蒙德迅速的沉入了自己的灵魂虚空。

    果然,这招是成功的,灵魂虚空之中,自己的那颗小小星球的天空之上,在反叛派法师的整齐注目之中,一个奇异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了天空。

    一瞬间仿佛恒星爆炸,强烈的能量在星球表面炸开,将几名亡灵法师直接连滚带爬的冲飞了出去。

    “好家伙,到灵魂空间里面感觉更强了啊。”刚刚出现在灵魂虚空,蒙德就被吹的连退了好远,对面纳阁先是环顾了一阵周围,紧跟着令人惊讶的抬头看向了天空。

    天空,是系统大佬所在的太阳,蒙德还以为这家伙会来个纳头便拜,没想不带一丝犹豫,纳阁抬起六只手臂之中的一对,斜斜的朝着天空指去。

    一瞬间整个灵魂星球上空风雷涌动,清澈祥和的环境瞬间变成了末世风格。

    跟进来的两名屠杀者急的团团直转,两面都是他们认定的神灵,然而以往和谐共存的纳阁今天却打出了真火,它们偏偏帮不上忙。

    好歹是自己的灵魂虚空,虽然惊讶了一下,蒙德很快的醒悟了过来,身形显现,瞬间定住了天地的激荡。

    接下来就是考虑怎么好好的炮制对方了。

    ==========================================

    “没事吧?”走廊之中,齐锲刚刚会和了克里维,加上霍泽,三人合力杀光了所有追逐而来的暗影魔。

    “呼~”长出口气,克里维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抬头看了一眼两人的组合,脸色难看的问道:“其他人呢?”

    “暂时还没找到。”地下空间四通八达,虽然刚刚从角落出来,发现之前通道之中很多用来迷惑的影像都已经消失,但是一时间哪找得到被刻意分散开的队友。

    不过还好,目前显露出来的威胁并不算高,齐锲叹了口气,一边从戒指里面取出醒灵药水递了过去:“你尽快恢复,我们得尽快找到其他人。”

    兵团标准流程,克里维毫不迟疑,拿起药水一饮而尽,扶着墙就站了起来。

    “这个也给你。”再次拿出一管药剂,齐锲轻笑了一声:“倒是多谢了老蒙,这家伙给咱们准备了不少复原药剂。”

    “呵呵,也多亏了他,现在咱们团里的复原药剂都快赶上以前兵团储备的总和了。”伸手接过药剂,克里维不由得回想起当初自己在兵团新设立的法师团炼工坊里面那没见识的表情,摇了摇头,毫不客气的再次喝掉了这以前要几十金币一管的药剂。

    复原药剂入腹,舒爽的感觉顺着胃部逐渐向四肢百骸蔓延,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克里维点了点头:“我差不多了,咱们出发吧。”

    “怎么走?”作为土生土长的烈风人,霍泽对于这种神奇的炼金药水倒是有所耳闻,羡慕的看了两人一眼,问出了核心问题。

    这边的地下结构十分庞大,即便来过一次,他现在也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在什么位置,朝哪走,怎么走,霍泽实在拿不定主意。

    “过来的路线我已经记下了,老克,你从哪边来的?”拍了下克里维的肩膀,齐锲问道。

    摇了摇头,克里维很无奈的说道:“来的路我弄不清了,不过那边的道路肯定没人走过。”

    指了一下自己刚刚逃出的通道,克里维说道:“再排除你们过来走的那条,我们可以朝着两边前进。”

    手指停留在十字路口的另两边岔道,克里维抿了抿嘴唇:“二分之一的几率,你选吧。”

    “这边。”随意选择了其中的一条,齐锲毫不迟疑的带头超昏暗的走廊深处跑去。

    三人出发的同时,地下深处,霍利文德终于走出了巨大的地下工厂,七扭八拐不久,就发现了倒在地上的两个人。

    “霍利文德先生?”躺在地上的莱格尼声音沙哑无力,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霍利文德,迟钝了好长时间,直到霍利文德小心的确认了周围的安全靠过来的时候,他才说道:“小心这里的空气。”

    “嗯?”惊了一下,霍利文德飞快的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从戒指里面取出一管烈风泛用解读药剂,飞快的喝了下去。

    “周围有什么危险?”感觉自己安全了一些,霍利文德一边飞快的询问,一边又从戒指里面取出了两管复原药剂。

    喝下药剂,莱格尼呆愣了片刻:“我也不太确定,但是我找到诺布之后,我们两个就一直在尝试寻找你们的踪迹,一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所以我们放松了警惕。”

    说道后面,药效的发作让莱格尼语气流畅了不少:“走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没感觉到什么,但是呼吸越发的困难,最终就这样了。”

    “来搭把手,”已经昏迷了的诺布还没有醒,厚重的骑士装备让霍利文德一拉之下没有拉动,抬手示意了一下莱格尼,他费力的换了个位置,再次扯了起来。

    这地方有些诡异,最好还是尽快绕开的好,工厂里面的道路他还记得,虽说里面似乎还有不少危险,总比这种看不见的敌人好对付些。

    两人合力,费了好半天力气才把昏迷的骑士背了起来,一路摇摇晃晃,费力的朝着工厂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上,小公主总算是在一片有水的地方找到了反击的机会,一阵冰雪风暴彻底搅碎了源源不绝的虫子,难得松了口气的同时她飞快的补充了一管醒灵药水。

    现在她正尝试着从原路顺着自己的脚印回去,可是明明来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走廊,现在不时能遇到各种麻烦的骚扰,这处地下好像有意的阻挠着自己回去的道路。

    用力的握了握拳头,艾丽给自己打了打气,重新晃动了一下手中的光明石照亮周围,她再次小心的朝前走去。

    和这些迷路在地下的人不同,羽凝心带着古德布尔已经找到了蒙德所在的地下空间,空间裂隙周围群魔乱舞,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亡灵和再一次跃过通道过来的暗影魔们正达成一团。

    以往看到暗影魔后胆气先弱三分的幽影豹现在如同猛虎出笼,为了保护自家失去身体控制的主人,在空间裂隙的周围疯狂的杀戮着源源不绝涌入过来的魔兽。

    “这又是什么鬼地方?”熊熊的火焰照亮了盆地中央的部分空间,羽凝心惊叹了一声,过人的视力迅速的捕捉到了亡灵后方被一名中阶法师保护起来的身影。

    “蒙德出事了,我们过去。”伸手一把拉住古德布尔的腰带,纤细的姑娘以完全不成比例的样式拉起这名高壮的骑士就冲了出去,已经被这么拖了一路,古德布尔脸色通红,只能无奈的咬牙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