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暂时安全-《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呼~咳!咳!”一轮短暂的激战过后,灵魂空间里面已经面目全非,在这里,纳阁发挥了超越性的实力,恍然如神灵一般,几乎彻底摧毁了蒙德构建的元素星球。

    站在脚下碎裂的星球大地,即便处于灵魂状态,蒙德仍旧忍不住的呼吸急促,精神反射现实,他甚至被呛的咳嗽了几声。

    或许文明不同,种族不同,但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相同的就是灵魂,不论魔兽还是人类,转化亡灵之后,得到的都是统一的灵魂,然而今天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意外,纳阁,这种奇异的灵体竟然拥有和常规生物截然不同的灵魂形态。

    可惜这种形态偏偏是法神分析机分析不出来的,而且现在似乎也不是进行分析的时候。

    自己现在居于下风,而这里偏偏是自己的灵魂空间,退无可退,必须战胜。

    可如何战胜?这又是个令蒙德头疼的问题,至今为止自己使用了自己所有能想到的方式,或许是选择失误吧,放弃了外面实体空间中的诸多后手将纳阁拉进灵魂空间,本来是打算进行沟通的,可现在看来,对方根本无法沟通不说,自己还变向的放弃了自己外面的所有后手。

    不过这灵魂虚空里面,还有自己最大的后手,咬了咬牙,蒙德脱离星球地面,缓缓朝着天空飞去,同一时间,也开始快速的打开了系统界面,购买了灵魂虚空锻炼法这个系统推荐的技能。

    请系统大佬出手无疑是自己所有选择之中最后也是最危险的一种,因为蒙德很难确定系统的态度和能力,毕竟自己认知的系统里,这种存在大多数提供的是知识,本身不过是个背景板,并不能形成战力。

    一旦这个作为最终手段的保险也没有作用,那自己可就真要凉在这里了。

    所以虽然时间有点赶,蒙德还是决定临阵磨一磨枪,万一这个系统真的没有反应,依靠这个说不定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到底还是自己的灵魂空间,空中飞行一段时间之后,蒙德一边维持着一个相对稳定的速度,一边飞速的预览起自己新学会的灵魂虚空锻炼法。

    一个大纲,几种思路,从头看到尾,蒙德大受启发的同时有些赫然的转头看向了后方。

    要说自己打不过这个纳阁,灵魂虚空的用法上就有了问题,逐渐放缓了自己的移动速度,虚空之中蒙德回身,集中精神感受着虚空。

    ‘就是现在!’精神力中捕捉到某种细小的频率,蒙德骤然发力,朝着后方的纳阁指了过去。

    “。。。”很遗憾,第一次实验以失败告终,换了个方向,蒙德再次尝试和纳阁拉开距离。

    这次或许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吧,一边尽快的研究熟练脑海里的知识,蒙德一边暗暗的期盼着自己身体外部的亡灵宝宝们能够抵挡住暗影魔的攻击,给自己胜利争取来足够的时间。

    蒙德暂时无力关注的外界,亡灵们刚刚确实在尽力的阻挡着暗影魔的入侵,然而当羽凝心进入战场,胜利的天枰便迅速的倾斜了起来。

    直刀挥动之间暗影魔如砍瓜切菜,一轮爆发之后,羽凝心轻巧的落到了空间裂隙的前方,满怀着好奇的看向了空间裂隙。

    “知道这是什么吗?”指了指前方好像一道亮白色闪电的空间裂隙,羽凝心第一时间选择了回头问一问跟在身边唯一清醒的人。

    跑的慢了一些的古德布尔刚打算靠近检查一下蒙德的状态,听到羽凝心的问题,他抬头凝重的看了几眼那闪亮的线条,就在羽凝心以为他看出了什么的时候,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微微的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看出来?”这表现着实让羽凝心大跌眼镜,以至于她都有些不确定刚刚古德布尔摇头的意思。

    “什么都没看出来。”肯定的点了点头,古德布尔有些不好意思。

    “。。。”这么个大个子却做出这样的反应就挺奇怪的,羽凝心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这奇怪的白色闪电之上,如果刚刚自己没有看错,最后的几只暗影魔就是从这里出来的,作为危险,还是小心些的好。

    “他怎么样?”一边小心戒备,羽凝心开口询问了一句。

    这地方一共就三个人,如果再理解不了,古德布尔恐怕就会被当做智商不好了,可惜他只是沉默寡言,此时伸手检查了蒙德的身体特征,他抬头认真的说道:“体征正常,老蒙只是昏迷了。”

    “可能是消耗过度,”看了一眼地上在自己之前就已经堆积了厚厚一层的灰尘血肉,羽凝心摇了摇头:“你们不是有药吗?赶紧给他吃些。”

    “嗯。”不用羽凝心说,古德布尔也已经拿出了一管醒灵药水,战时应急,他是专业的。

    “再给我一管那种恢复体力的。”凑到古德布尔身边,羽凝心半仰着头说道。

    “恢复体力的?”看了一眼羽凝心,古德布尔稍微点头,从戒指里面拿出了一瓶淡红色药剂。

    “怎么不太一样?”迷惑的看了一眼,羽凝心想都不想就一口灌了下去。

    “嗯!咳!”一口之后,少女脸色憋得通红,不断的咳嗽起来。

    “你喝太急了。”同样拿出一管,古德布尔打开了瓶盖小口的喝了一口。

    羽凝心没说话,抬头怒视这个比自己高一头的壮汉,想到气愤之处,抬脚踢古德布尔小腿。

    “?”不解的看向羽凝心,古德布尔也没躲,这姑娘虽然看着挺生气的实际上没用多大的力气,踢着也没啥感觉。

    踢了两脚,羽凝心总算是呼出一口白烟,震惊的低头看了一眼还在消散的雾气,她咬牙切齿的问道:“你给我喝的什么呀?”

    “体力回复药剂啊?不是你要的么?”有小小的喝了一口,还剩半瓶的药水被古德布尔收了起来。

    “怎么和蒙德给的味道不一样?”气咻咻的指了指蒙德,羽凝心用力的又喷出了一口白烟。

    耸了耸肩吧,古德布尔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扭过头,羽凝心决定不理这货,大陆这边的空间戒指实在方便,也不知道蒙德能不能弄出自己也能使用的版本。

    “你把他抗远点吧。”说道蒙德,羽凝心指了指兀自昏迷的老头对着古德布尔说道。

    “好。”也不啰嗦,把蒙德从地上拉了起来,古德布尔扛着往盆地的外围走去。

    身后再次传来战斗碰撞的声音,古德布尔没有回头,直接一路将蒙德带出了盆地区域。

    “唉?古德?”刚到门口,迎面走来了小公主,走了半天总算发现有人,艾丽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呃。。。”紧跟着看到蒙德被古德布尔横抱着的样子,艾丽愣了一下,神情瞬间凝重了起来。

    “老师怎么了?”凑近看了一眼,没有明显外伤,跟着古德布尔走到走廊的角落里,艾丽紧张的问道。

    “不清楚,我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给蒙德放到地上,古德布尔又拿出了行军床铺上,等一切处理妥当,他转过身说道:“殿下,那边还在战斗,我先过去了。”

    “战斗?发现敌人了么?”站起来,艾丽打算跟随过去,古德布尔摆了摆手:“只是暗影魔,有羽凝心姑娘和我,再加上蒙德召唤的那些亡灵,足够抵挡一段时间了。”

    到底是堵着门口打,防守的这一边还是很占优势的,而且这地下并不完全安全,必要的防备还是要有。

    艾丽很听话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到蒙德身边,再次检查起了老头的状态。

    另一边的地下区域,在几经转折之后,霍利文德总算是在机械工厂里面找到了一路跟着脚印找过去的齐锲一伙,几个人一番商量,背起了还在昏迷的诺布,觉得继续循着脚印出去。

    “他这是怎么了?”自己两名老战友的情况都不算好,齐锲扶着莱格尼疑惑的看向霍利文德。

    “我们两个在更远的地方遇到的麻烦,”摇了摇头,莱格尼有气无力的的说道:“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完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我俩就倒了。”

    指了指诺布,又看了眼霍利文德:“如果没遇到霍利文德院长的话,说不定我们两个就死在那里了。”

    感激的看了霍利文德一眼,齐锲小心的问道:“某种毒吗?”

    “不像。”摇了摇头,霍利文德回忆道:“之前我给他们服用了解毒药剂,但是莱格尼的恢复状态并不明显,甚至就连复原药剂,到现在对他们的状态也没太大的帮助。”

    “你还喝复原药剂了?”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战友,如果喝完复原药剂还是这种效果的话,那就真是个很糟糕的问题了。

    “感觉好了一点点,不过还是使不上力气。”无奈的点了点头,莱格尼露出一抹苦笑:“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危险,倒是走的有点急了。”

    “没事,别丧气,回去让老蒙看看再说。”拍了把莱格尼的后背,齐锲不在讨论这个话题,几个人在转过几条长廊之后循着脚印开始一路向上,最终走回了钢铁大门所在的地方。

    “看样子老蒙他们可能是对上那个地下的游荡者了。”一路上之前的所有陷阱全部消失,其中的意义已经不用言明。

    “老克,你带他俩直接回营地,并且通知团长我们已经基本探明了地下情况。”前方可能已经开始了激斗,齐锲不敢耽搁,将莱格尼放在前进基地昨晚准备的地铺上面,急吼吼的对着克里维说道。

    “好的。”点了点头,克里维明白老战友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