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二氧化碳中毒-《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老师?老师?”艾丽有些紧张的打量着再一次显然走神的蒙德,似乎从老师昏迷醒来之后,就经常会出现呆滞的情况,再考虑到蒙德进入中阶的岁数,她心底里难免升起几分的担忧。

    此时的蒙德却对小公主的招呼充耳不闻,一双眼睛,全部的集中在那个新出现的第二个任务上面。

    【广域世界任务,未知彼岸:在古老的废墟深处,你发现了一道连接着世界的空间裂隙,它的彼岸通向何方?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带着无限的未知,开始全新的探索。】

    【任务要求:1.探索空间裂隙,寻求世界之谜;

    2.抵御来自黑暗的攻击。】

    【任务奖励:深空流浪者配套技能体系初解;门户技术进阶数据。】

    说实话在看到这任务的开头部分时候,蒙德就已经愣住了,毕竟自己这系统那么一个惜字如金的性格,能在原本的任务框架上加一个广域的前缀,本来就意味了很多东西。

    任务要求从之前的一个变成了两个,探寻世界的同时还有抵御来自黑暗的攻击,那门不是直接怼在暗影魔孵化间里的?

    最后是这个任务的奖励,说实话这是最令蒙德震惊的东西,系统获得至今,都是各种视情况效果而定奖励,今天头一回,写明了奖励内容。

    单从任务奖励就能看出来这任务不容小觑,深空流浪者技能体系是啥玩意不清楚,但是门户技术进阶。。。自己现在算是一定程度上掌握的门户对点传送,进阶的话。。。不了解,想不出。

    不过通过空间门显然不是自己现在该考虑的问题,第一个任务还没完成,先守好烈风这个大后方在考虑其它。

    关掉了系统界面,蒙德就看到了艾丽拉着霍利文德窃窃私语。

    耳朵灵敏,蒙德隐约间听到了些像年龄,老这类的字眼。

    “说什么呢?”也没当回事,蒙德将目光再次投向了顶上的巨大魔力储能核心:“这东西没必要搬走,正好有这么现成的一个设备,我们可以稍微改造一下,直接将这里变成一个新的能量生产基地。”

    “那个。。。”被蒙德问了一句的艾丽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老师,我们再说,您今天总有些心不在焉的。”

    “大概是考虑的太多了吧。”毕竟就一个处理器,要考虑那么多的问题,蒙德也觉得自己挺难的。

    然而很显然有些人并不关心这个问题,凑近了一步,齐锲直接了当的问道:“老蒙,这东西你会改造吗?”

    “。。。”愣愣的看着齐锲两秒钟,蒙德才一咬牙一跺脚,说了声会。

    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默默的忍耐了呗。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在能源装置前面转了两圈,没有发现更多的问题,一行人原路返回。

    “这边不管怎么样,在空间裂隙外围最好安排一支部队。”咬着手指,齐锲仔细的分析,突然灵光一闪:“跟团长说,我们直接搬过来怎么样?”

    “六团?”有些惊愕的看了一眼齐锲,蒙德心说这是人能想出来的主意?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这主意似乎还真可行,虽说沉寂了千年的岁月,但是先驱堡垒作为当年倪多姆先民技术的结晶,无疑要比地面的区域保存上完好得多。

    只要重新进行一些改造和修理,这地方就是一个绝佳的地下堡垒,不但能够驻兵,还能够生产,而地面上,废弃的建筑可以清理掉,法师们的能力能让已经腐朽了的建筑归于自然,然后在这片开阔的城市废墟上面重新建立起一座城市。

    “公主。”转头看了一眼艾丽,蒙德伸手往头顶指了指:“您想要的城市,说不定就出在这里了。”

    作为一个脑子没病的公主,艾丽很快想明白了蒙德的意思,皱眉嘟嘴的思考了半天,用力的点了点头:“全看老师安排。”

    “我。。。”我不想安排啊,什么叫全看我安排啊?你们能不能别没完没了的给我身上加工作?

    张嘴张了好半天,蒙德也没能挤出那个不字,艾丽的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实在太让人难以启齿了。

    算了,能者多劳,考虑到六团法师们这段时间的城墙建筑训练,姑且已经能用来建城了,到时候自己多画几张规划图而已,不费什么。

    这种话题,羽凝心插不上什么嘴,刚刚和霍泽研究了一会魔石,除了充能的之外,她发现这种石头也能储存自己修炼的灵气。

    这就很有意思了,这种石头是不是什么能量都能储存?想到什么,羽凝心拿出袋子学着蒙德的样子装了一大兜子,朝着自家的徒弟挤眉弄眼。

    “那个。。。师傅。。。”霍泽明显有些抹不开面子,特别是师傅还做这样的表情,尴尬的手足无措,好在是被及时出来的蒙德给化解了。

    “这石头你想要的话回头我给你加工一些,”从地上捡起一块带魔力的魔石,蒙德吸空了里面的能量,朝着羽凝心晃了晃说道:“我能把它们提纯之后改造成合适的形状,总比你这么直接拿着再进行加工省力得多。”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蒙德没说,就是担心羽凝心浪费,神圣联盟诸国里面都没有魔石太多的记载,整个世界都不知道这魔石到底有多少数量,万一只有倪多姆遗城这边有少量矿脉的话,这东西可就相当的珍贵了。

    羽凝心不疑有他,直接交出了手里的东西,看到蒙德随手收进了戒指里面,不由得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这个的话回头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毕竟羽凝心给自己提供了一套无名的功法,虽说自己都没多少时间去练,但是人情在那,至于人家还欠自己一条命这事。。。欠着岂不是更好吗?

    “唉?真的?”听到蒙德要给做空间戒指,羽凝心立马来了精神,不过开心不过三秒,她有没了力气。

    “算了,你们的戒指我拿着也用不了。”有些遗憾的摆了摆手,小姑娘显得特别的泄气。

    功法灵气能注入魔石,说明这种能量和魔能拥有差不多的性质,一路扫荡着走廊里面的所有魔石,蒙德也在一边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性质相似,空间戒指未必就改良不出灵气的版本。

    看到蒙德的动作,齐锲和霍利文德纷纷投入到扫荡的工作当中,就连艾丽,也跟着装了不少魔石。

    从霍利文德的角度来讲,他想自己也拿回去研究一些,齐锲的想法类似,当然他肯定不会自己研究,不过六团的后勤处,那么多的闲置人员,闲在那里干嘛?

    艾丽。。。纯粹是觉得好玩,魔石这东西肯定价值不菲,但是蒙德爷爷拿了,自己需要的话可以去管他要,爷爷超级好说话的。

    就这么收拾干净了一路的魔石,几个人一路走回了地下盆地,令人欣慰的是目前为止并没有暗影魔从岩石堆里钻出来,古德布尔闲得无聊,调戏了一下幽影豹,此时正坐在那里,脑袋顶着大白的猫嘴。

    “那个。。。老蒙。。。”虽然幽影豹并没认真,但架不住这造型实在有些伤人,注意到蒙德一行走了过来,古德布尔小心的抬起手指:“你能让它把牙收起来吗?”

    “乖,走了。”拍拍手,蒙德示意大白回来,这里暂时安全,留几只连名字都没有的宝宝守着就行,先带人回去,之后齐锲要向米利森提建议,自己也需要回营地准备准备。

    完成了初步探索,大家直奔先驱堡垒的外面,大铁门外的临时前进基地里面还有克里维带着两个伤员。

    一路走出来的时候,齐锲在地面上留了痕迹,这里的地下建筑道路复杂,为了避免后续过来的增员迷路,必须得做些标记。

    等走到外面的时候,克里维正和莱格尼坐在一起打牌,墙角处靠着诺布,这家伙已经醒了,不过看起来呆兮兮的。

    “恢复怎么样?”毕竟是老战友,齐锲第一时间关心了一下,只见莱格尼一把甩掉了自己手里的牌,对着克里维挑衅的扬了扬下巴。

    “赢了!啊,不是,我是说好了。”稍微握了握拳头,莱格尼站了起来:“虽然现在还有些使不上力气,但是比之前要好了很多。”

    “对队长。。。”另一边的诺布显得有些延迟,傻兮兮的咧着嘴巴,愣了三秒才费力的说道:“我。。。也没。。。多大问。。。题。”

    你这问题大了。

    凑近了两步,蒙德把着诺布的脑袋来回检查,另一边实际已经悄悄的打开了法神分析机。

    习惯了这种解析的能力,简单的观察再也满足不了蒙德的内心,来回看了两圈,他遗憾的摇了摇头:“二氧化碳中毒,他这种状态可能需要几天才能恢复。”

    没想到复原药剂竟然无法治疗大脑问题,诺布眼下的状态明显是二氧化碳中毒导致的脑神经瘫痪,正常人现在应该是类似植物人状态,也就是他本身还是一个超凡职阶的骑士,体内有能量支撑才能这么快拥有行动能力。

    “那个什么。。。”齐锲张了张嘴,愣是没听明白蒙德刚刚说的是什么东西,只能愣愣的摊开手问道:“那是什么毒?”

    “无色无味,能够致死。”指了指还有些呆滞的诺布,又指了指另一边的莱格尼:“这俩也就是运气好,不然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可我已经用了解毒药剂。”看了一眼那边呆呆的诺布,霍利文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东西连复原药剂都没法解?”惊讶了一下,齐锲兴奋了起来:“这东西毒发速度有多快?”

    “别想了。”摆了摆手打消掉齐锲邪恶的想法:“这玩意只能在这样的地下封闭空间用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