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不欢而散-《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和三团技术委员会的三名高阶魔导师合作上不算愉快,虽然三个人来的时候态度都很谦逊,但是真正开始工作,蒙德就发现了一个根本的问题。

    作为传统炼金技术方面的专家,三名高阶魔导师很显然是有些看不上自己这些半吊子的‘炼金’方式和魔构学思路。

    “在伊诺大师的现代魔构学基础导论里面,并行线路之间应该增加屏蔽回环,蒙德先生,您这个传送门的设计里面为什么没有这个设置?”

    我特么哪知道伊诺大师的什么现代魔构学基础,并行显露之间加不加屏蔽回环有毛的影响?

    “蒙德先生,对于传送门材料的运用和构架为什么不使用纳麦西炼金原理?”

    我也想问,纳麦西炼金原理是个什么鬼东西?

    “对于卡萨罗琳结构,蒙德先生这种改造是出于哪种方面的改良思路?”

    一个个问题问题问的蒙德头大如斗,我特么一个炼金学入门都没接触过的人,你跟我讲这些?

    没办法,自己就得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讲,讲完了这帮家伙又拿出来更多的问题,一下午扩大个传送门的工程都没完成,三名专家憋了一肚子的疑问,而蒙德更是烦不胜烦。

    “我觉得吧。。。”晚饭时间,难得先让一下午看尽了自己糗态的学员们离开吃饭,坐在桌子前等露西帮自己打饭回来,蒙德认真的对着对面三名高阶魔导师说道:“理论的那些东西我们可以先放在一边,先把眼下的传送门改良完成投入使用才是关键。”

    “请不要误会,蒙德先生,”抬起手,罗琳杰这位一看就是严肃刻板的女士率先张口说道:“我们也不想为难你,但是更好的理解你的设计思路,有助于我们尝试改良和推广这个技术。”

    这话虽然说得好像挺客气,但是天然的优越感仿佛是居高临下的俯视。

    稍微停顿了一下,罗琳杰严肃的说道:“这毕竟关系着当前帝国的局势。”

    摊了摊手,蒙德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并且将自己心底里站起来怒刮她一个大耳光的冲动给压了回去。

    我特么不研究出来的话有你们毛的事情,现在成果就摆在这里,你特么还跟我谈帝国局势!

    “炼金技术我除了对药剂还算有一点的了解之外,现代炼金我是一无所知,魔构学我也是靠着自己研究才有了现在的技术,你非问我原理和理论的话,我只能说抱歉了。”

    “你有抵触,蒙德先生。”往前探了半身,罗琳杰的脸色更加冷冽了几分:“我希望在这种国家安危的大事上,您能尽可能的配合我们。”

    “可我已经在配合你们了啊。”再次摊了摊手,蒙德指了指桌面上的文件:“整个扩建版传送阵的符文结构我都逐层细致的画在了纸上,我只是对你们说的那些结构和理论不了解而已。”

    “那请问,”半天没有插话的阿方索微微举了举手:“蒙德先生,没有任何魔构学理论基础的情况下你是怎么解读和复制了赫德林先生的门户实验的设计的呢?”

    “???”这问题猝不及防,直接把蒙德问的愣在了那里,是啊,自己是怎么解读和复制赫德林那货的门户实验的?原本的计划里自己在接触赫德林之后要去南境法师学院的图书馆里恶补知识,之后哈哈一笑,我已经神功大成,出来就把法神分析机结构合理的传送门建出来。

    可因为赫德林的突然叛乱,自己原本的计划已经夭折,没了在南境法师学院里面恶补的步骤,对于当下世界的炼金和魔构基本原理都不清楚,自己又是怎么解读出传送技术并加以实践的?

    这种时候还是身边的人最能帮忙,一直坐在旁边看热闹的霍利文德开口替蒙德解释道:“蒙德老哥这些年一直在研究事物的本质,甚至已经研究出了如何修炼属性,从另外一个角度明悟了传送门的原理也不是什么不合理的事情吧?”

    “修炼属性吗?”阿方索喃喃着这句话,目光再次落在了蒙德身上。

    “因人而异,现在还在寻找规律。”霍利文德当初的觉醒绝对属于意外,这家伙竟然毫无所觉,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能演示一下吗?”豪斯是个满头淡金寸头的年轻人,和阿方索的公事公办,罗琳杰的咄咄逼人不同,他看起来相对友善得多,甚至一度都露着笑脸。

    当然,如果用蓝星的评判标准的话,眯眯眼的可能才是这里最危险的。

    演示不难,不过眼前的三个人很难应付的样子,蒙德舔了下嘴角,只是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阴阳五行。

    “理论还很粗糙,暂时没有完善,只是根据五行相生相克做出个模型。”说的简单,手里的能量循环了几圈已经悄然消散,看了一眼和露西一起咚咚咚跑回来的艾丽,蒙德点头示意了一下:“我们边吃边聊吧。”

    。。。

    一顿饭吃的气氛有些压抑,三名技术委员会的高阶又问了诸多的问题,从学术的角度来看自己确实挑不出毛病,但是过分的强调学术本身就是个问题。

    图纸已经画出来了,而且自己提供的不是一个理论,切实的成品不但已经有了实物,甚至经过了试验。

    以现在烈风帝国面临的局势,应该是争分夺秒利用每一分的时间,技术完成直接尽快的投入到实际生产才是正理,这三个家伙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从蒙德的角度来看,他们这么做除了拉低工作进度之外似乎没有任何合适的理由。

    好在下午再次开工之后,这三位没有继续缠着不放,让蒙德能够把精力全部投入到生产制造当中。

    “蒙德先生的做法和我们的标准工作流程完全不一样啊。”没有选择帮忙,阿方索三人坐在一边记录着每一步的操作流程,同时跟着自己的两名同事窃窃私语。

    “这就不是标准的炼金术操作典范。”罗琳杰女士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伸手指了指另一边工作的学员们:“他这样的教导方式只会误导这些对炼金一窍不通的年轻人。”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眯眯眼的豪斯脸上仍旧挂着微笑:“一群普通人都能进行‘炼金’了,这不就是进步吗?”

    “我们在谈论的可是正统的问题,这样的教导,这些学员们只会曲解炼金术的意义。”转头瞪了豪斯一眼,罗琳杰看向了阿方索:“刚刚他演示的那种五行阴阳相结合的属性推论,你听懂了吗?”

    “五行相生相克,这不算什么新奇的理论,”阿方索摇了摇头:“只不过我们从来没见过同时拥有五行阴阳七种属性的人。”

    沉吟了片刻,阿方索说出了一个接近真相的推测。

    “如果真像他说的,很可能他远不止这七种属性。”

    “不过他似乎不愿意共享出来。”摊了摊手,豪斯一脸无奈:“这种能提升自身实力的技巧,换做我的话肯定要留着给自己家族。”

    “呵~”轻笑了一下,阿方索摇了摇头,没再深入这个话题。

    “门户技术的图纸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拍了拍自己面前的图纸,阿方索问道。

    低头看了一眼,豪斯耸了下肩膀:“内容很详实,把整个门户技术的核心都画在上面了,只要不是猪,我感觉都能照着做出来。”

    “还有这里,”虽然不服,但是罗琳杰还是翻动了两张图纸,找出一张指着中心的位置说道:“这边的符文应该是赫德林当初研究的那套对标体系,只要更换两边的符文样式,就能门户之见形成对连。”

    “战争利器啊。。。”叹了口气,豪斯羡慕的抬头看了一眼:“有了这个东西,帝国只要布置妥当,大军就能想出现在哪里就出现在哪里了。”

    想到什么,罗琳杰脸色更加难看了一些,低头小声的对阿方索说道:“你说那边。。。”

    “什么都别说,殿下自有他的打算。”抬手阻止了罗琳杰的问题,阿方索看了一眼豪斯:“你去帮帮忙?”

    “行啊,这些学徒们的效率确实太慢了。”站起身,豪斯朝着正在熔炼金属气氛火热的学员群中,左右看了两眼,最后凑到了蒙德身边。

    “我过来帮忙,他们还在研究资料,你看我干点什么?”礼貌的朝着艾丽点了点头,豪斯随意的问道。

    “你有什么属性?”转头看了一眼这位技术员,艾丽替蒙德问了一下。

    “金,光。”两种属性在手心融为一体,逐渐形成了一道带着刺目光芒的金色小剑。

    正在和霍利文德两个人加快工程的蒙德被光亮吸引,一双灯泡般的眼睛转头看了过去。

    “蒙德先生的眼睛和头顶还真是与众不同呢。”收起了掌心的小剑,豪斯笑了笑:“我能做些什么?”

    “利用金元素将烧熔的铁水提取出来,塑型,凝固。”从刚刚烧化的熔浆之中引出一道炽热的洪流,蒙德利用金属性操控,飞快的将之定型成了一块传送门的基座。

    “没什么技术含量啊。。。”挠了挠头,豪斯转头看了一眼边上的学徒:“难怪学徒们也能参与进来。”

    在没废话,看着蒙德再次和霍利文德合力烧熔铁水,豪斯拍了拍胸口:“这次我来。”

    “行,图纸在这边,注意别做多余了。”随手递过一张图纸,蒙德头也不回的说道。

    烧点铁水还不至于让他这么全神贯注,他只不过是不想在这三个人的身上再投入过多的精力而已。

    这三个人来者不善,与其浪费时间在跟他们扯皮上面,不如抓紧解决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繁重的任务给解决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