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所图不小-《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血月帝国的攻势比所有人预想中来得更早了一些,南境各地的转移工作还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死灵兵团的兵锋已经悄然袭来。

    “我们需要反击。”六团原本的指挥中枢,今天聚集了数名南境指挥,古尼雅手指烦躁的敲击着桌面:“血月人肆无忌惮的屠杀着烈风的平民,如果我们不能予以强势的还击,民心和军心都会失去。”

    “怎么打?拿什么打?”摊了摊手,南境兵团的现任兵团长孔勒语气低沉。

    他不是原本的南境兵团团长,甚至现任的副兵团长原本也不是吉姆西。

    三天前,他才刚刚上任,之所以会这样,原因是原兵团长迪立格里带着兵团中很大一部分天选派裹挟着中立派向着死灵兵团投降了。

    南境本就糟糕的局面雪上加霜,克伦布勒费力构架的南部抵抗军顿时成了风雨飘摇的局面。

    吉姆西坐在一旁嘬着牙花子:“最新的可靠消息,南境大规模兵团出现离散,超凡体系内的人员损失率高达七层。”

    这里面有叛逃和受拐带的,还有很多是被天选派杀死的,如今已经完全撕开了脸皮,叛变之人完全没有了昔日情谊。

    “顶阶呢?顶阶怎么样?”痛苦的揉着脑袋,即便不像再听到不好的消息,米利森也只能硬着头皮问处这个关键的问题。

    顶阶不倒,战争再怎么艰苦,总还能有一些翻盘的余地,可如果连原本镇守南境的顶阶法师都大规模投敌,依靠现有的人手,南境是真的再没有了反抗的机会。

    “现在能够确认安全的就只有六个人。”坐在靠后位置的贝琪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两个人:“克伦布勒兵团长那边还有奴兰姆和赛扬,这是我们现在能确定的人手消息。”

    “如果不计代价的进行围攻,以多打少,我们还有些机会。”伸手喝了点睡,古尼雅又将目光转向米利森问道:“地下遗迹那边怎么处理?”

    对于这个问题,米利森痛苦的揉了揉脑袋:“暗影魔的危机主要在数量上面,面对顶阶它们能起到的威胁有限,但是如果不管,一旦形成兽潮,对兵团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这点我能证明。”朝着身边的两名顶阶说明了一下,贝琪转过头看向古尼雅:“那些暗影魔的问题必须处理好,它们那种奇怪的精神恐惧即便是我们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六团已经在准备进驻地下用来封锁空间裂隙了,我相信米利森他们的能力。”朝着贝琪点了点头,古尼雅敲了敲桌面:“现在回归正题,怎么能想办法对死灵兵团进行反击?”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本来就军心不稳。”吉姆西看了一眼这位新来不久的胜利兵团三团指挥:“如果强制超凡职阶分散反击,我担心仅剩的部分都会出现大规模的哗变。”

    “你的意思是我们最好征求意见自愿出击?”不可思议的看了对面这个临时上任的南境兵团副团长,古尼雅反问道:“即便有志愿参与的,数量方面怎么办?”

    “是啊,吉姆,”作为一段时间的同僚,孔勒同样担忧的转头问道:“兵力稀少的话,那就纯粹是送死。”

    “总会有机会的,不如先下一个动员令吧。”对于自家上级现在前怕狼后怕虎的表现,吉姆西无计可施,但是他知道,有些事如果不做,永远都没有机会。

    “好吧。”没别的办法,古尼雅也决定试试,这在她以前的从军生涯之中是很罕见的,因为一直以来有问题的时候都是胜利兵团进行解决,可真到了这一天,她恍然的发现,即便自己的兵团,也会出现力有不逮甚至并不放心的时候。

    胜利兵团忠诚度高,但过高的超凡职阶比例让它天然就是天选派滋生的最佳场所。

    “另外还有。。。”不知不觉中营地浮现出了诸多的麻烦,拿起另一堆文件,古尼雅有些泄气的说道:“现在的局面,增加的工程是无法实现了,所以我决定降低预算,保持原本叹息之墙的建筑计划不变。”

    如今诸多还在半路上辗转前行的城邦人口眼看着就要入了死灵兵团的深渊巨口,再依照她改良的那种扩建思路除了进一步加大军队负担之外毫无意义,没有办法,古尼雅只能选择妥协。

    “总体来说目前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内容,大家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拿起笔戳了戳自己的额头,古尼雅环顾四周,企图获得一些不以样的建议。

    “南境兵团需要重新整合训练,我们需要重新分配补给,这点不需要胜利兵团操心。”从作为上站了起来,孔勒朝着另一边的顶阶们点了点头:“如果没有更多安排的话,我们就先回去整军了。”

    “如果没别的安排,我们也先走一步。”点了点头,几名会议上一言不发的指挥官也一同站了起来。

    “唉~”目送着南境地方上的守护者们先后离开了会议室,转头看向米利森,古尼雅苦笑了一下:“我是不是什么地方犯了众怒?”

    “呵呵~”报以相同的苦笑,米利森摇了摇头:“我认为主要是态度问题。”

    朝着门外扬了扬下巴,米利森意味深长的说道:“如果是以前,作为胜利兵团的三团长,帝国最精锐的部队之一,我们有骄傲的资本。”

    “可现在南境局势崩塌,各方都在勉力维持,我还是这个态度就不对了?”都是聪明人,古尼雅反应不慢,她嘴角撇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出力的最后还是我们胜利兵团。”

    耸了下肩膀,米利森无话可说,作为帝国精锐,胜利三团和六团都是影响比较小的,而这里面,作为主力的三团更是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可正是因为这样,才能更清楚的看见古尼雅现在一些事情上的一意孤行,包括在未来营地的建设,地下遗迹的安排,即便是老搭档,米利森都感觉有点窝火。

    “另外昨天我听报告,说你派去帮蒙德的三名顾问在门户装置的制作上面挑刺的嫌疑很大,”说道这个,米利森难得的严肃了一些:“团长,能说说这事什么原因吗?”

    “他有支持小公主的意向,这就是最大的原因。”笔扔到了桌面上,古尼雅瞪了米利森一眼:“怎么?连我都信不过了?”

    摇了摇头,米利森否定道:“不是信不过你,我的意思,现在真心不是弄这些的时候。”

    “那还等到什么时候?”用力瞪着米利森,古尼雅缓缓说道:“以眼下的帝国情况来看,只有二殿下的联姻策略将北境那支军队给拉下来我们才有一丝胜算,陛下鼓捣了这么多年的平等,不但最后没能增强国力,反倒是将天选派彻底推到了敌对的方向,如今南境的局面,不就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吗?”

    听到古尼雅发自肺腑的抱怨,米利森愣了愣,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这跟人家蒙德也没关系啊?”想了半天,米利森憋出来一句。

    瞥了米利森一眼,古尼雅用手指戳了戳桌子:“他现在的身份是怎么抬上来的你自己清楚,如果没有公主和陛下的提携,你觉得他凭什么拿一个大师的头衔?那可笑的炼金工具改良建议吗?”

    “其实吧。。。”嘟囔了两句,米利森不敢说话了,古尼雅的眼神太犀利。

    “算了,你是主官,我听你的,就是希望你能控制住局面,别把还向着帝国的给推到了敌人的阵营。”摇了摇头,米利森也站了起来,对着古尼雅微微行礼,转头就离开了会议室。

    “呵~一个中阶,他凭什么?”

    。。。

    “凭什么?凭借大字辈以下没人能杀得了我。”

    几乎就在指挥官会议的同时,蒙德也在跟霍利文德商量,商量的话题自然是怎么离开营地去赚上一票,如今灵魂空间急需补充,没什么能比打一波死灵兵团来的更赚。

    “现在的南境可不止是死灵兵团这一波敌人。”说道这个,霍利文德用力的磨了磨牙齿:“我听吉姆说了,南境兵团和南境骑士团等好几支防御力量,超凡职阶大批叛乱,如今天选派裹挟着中立,也加入了死灵兵团,几个人过去突袭,绝对是有死无生。”

    “他们比那大字辈如何?”抬手指了指天空,蒙德不屑的问道:“忘了当初你们是怎么从卢安出来的了?”

    “那不一样!”霍利文德苦口婆心:“当初那些顶阶是没将注意力放在咱们的身上,等他们集中过来,我们八成是跑不了的。”

    “死灵兵团就肯定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我们身上了?”对着霍利文德撇了撇嘴,蒙德气势汹汹的问道:“你就说陪不陪我去吧?”

    “不去,”果断的摇了摇头,霍利文德相当坚决的说道:“我还没活够呢,肯定不和你去。”

    “那我就自己去。”伸手点了点霍利文德的胸口,蒙德郑重的说道:“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可得好好照顾好那帮小家伙。”

    “你对他们到底有什么期待?”不解的问了一句,霍利文德疑惑的说道:“以前也没发现你是这么喜欢教书育人的啊?”

    “想要在这烈风,或者是未来这个世界立足,”蒙德左右看了一眼,最终目光放到了霍利文德的脸上:“你自己在南境法师学院的时候不也清楚这么个问题吗?”

    “培养自己信任的人手?”茫然的咬了咬舌头,霍利文德翻着白眼仔细思考,片刻之后有些惊讶的伸手指了指蒙德。

    “老哥你所图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