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捕获灵魂-《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黑影拥有灵魂,能够被灵魂空间捕捉,这算是蒙德得到的最好答案,至于短短几天的功夫自己第二次拉着敌人进入自己的灵魂空间,他只能表示无奈。

    只希望这种操作不会形成一种常态吧。

    不过仔细一想,估计也常态化不了,毕竟这个世界,单纯灵魂形态的东西实在是不多。

    灵魂空间内部,蒙德显出身形,有些惊异的看向了不远处虚空之中茫然的火光,在一阵扭曲之中,最终形成了一道样子奇异的身影。

    这东西虽然看起来就不是人,但是蒙德惊异的发现它似乎比虚灵好些。

    对方有停下来的意愿,甚至于乐意跟自己交流。。。个屁!

    本来还在迟迟唉唉连接的灵魂骤然增强,蒙德僵直了一瞬,惊讶的看向对方。

    这手段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是夺舍?

    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拼命的挤占着蒙德的脑海空间。

    如果正常人,第一反应肯定要懵逼一会,紧跟着反应快的大概就要尝试组织抵抗了,而蒙德无疑是属于这两拨之外的类型。

    首先,自己的灵魂强度上要比其他人高很多,单以精神来说,自己绝对已经达到了高阶甚至以上的水准,其次自己还有系统加持,之前提供知识的时候系统柜直接给自己加装的外置储存空间可是非常完美的转移区域。

    对面一边往自己脑子里面灌输,蒙德一边转移进外置储存空间,等对面的那个黑影彻底消散于无的时候,外置储存空间里面甚至还剩下一部分的空余。

    “。。。”进来的灵魂明显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个问题,愣了好长一会,才意义模糊的传递过来一句话。

    “你是什么?”

    这问题问的有些奇怪,就像灵魂在蒙德脑子里面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分区了一样,不过很快,它又发现了和自己储存在一起的那些文件,快速的检阅了起来。

    “很高级的技术资料,但是好像并不完整,这东西也是你的吗?”

    “你又是什么?”刚刚还在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回答的蒙德决定把主动权拉回到自己手中。

    “我是什么。。。”停顿了好半天的时间,对面似乎在回味这个话题,片刻之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不知道吗?”

    “我特么~”这要是个正常人,蒙德肯定上去敲他脑壳,没见过这样的,我要是知道我早想法弄死你了。

    “弄死我?”交流越发的流畅,对面仿佛也逐渐适应了这种交流,在蒙德想完弄死这个话题之后,对方发出了‘猖狂’的笑声。

    姑且能算是猖狂吧,虽说对方的灵魂是在系统送自己的备用储存空间里面的。

    “说回来了,你竟然不知道?我是暗影的主宰,死亡的化身,统治整个亡者国度,名为卢卡!”

    “。。。”前面明明挺有气势的,可是后面这名字怎么这么奇怪?

    不过至少有一个好消息,这玩意似乎受限于储存空间,失去了暗影形体之后,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威胁。

    “你是从哪来的?”从储存空间内部提取了一部分知识收归己用,蒙德疑惑的问道。

    “喂喂喂!”统治亡者国度的卢卡显得有些暴躁,用力的在自己的储存空间之内冲撞了几次,本来蒙德还在担心这玩意会不会对灵魂空间造成什么无法逆转的伤害,但当某一刻一股浩瀚威严的注意力投射过来,原本暴躁的卢卡瞬间便老实了起来。

    “什么东西?”那一瞬间即便隔着个储存分区,蒙德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卢卡的恐惧,颤颤巍巍等了半天,发现刚刚的注视似乎没有进一步的打算,他才稍微恢复了一些。

    “呃。。。”系统的存在蒙德也不确定该怎么解释,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又干嘛解释。

    “老实呆着吧,不然别怪我不讲情面。”撂下句狠话,蒙德不在搭理,退出灵魂空间,重新掌控身体。

    潮湿的地面上重新睁开眼睛,他首先看到的不是关切的眼神,而是一圈一圈层层叠叠困在眼前的光幕。

    注意到自己醒来,原本在一旁围观的技术委员会三人组精神一震,在原有的光幕外围又加了一层防御。

    “说!你是谁!”向前迈了一步,罗琳杰横眉冷对,气场汹涌之下让蒙德甚至有种她就要抽出个棒子一棒将自己打死的感觉,不过另一边终究还站着一个同样一脸戒备的霍利文德,还有已经追了出来的小公主艾丽,三个人终究是没直接下手。

    “我,蒙德。”探了探手,蒙德有些无奈:“如果信不过,可以找贝琪大师过来看看。”

    “贝琪大魔导师吗?”转头看了一眼同伴,罗琳杰点了点头,你跟我们一起去。

    “好吧。”点了点头,蒙德任由对方安排,三个人抬高手势,直接把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

    坐在光铸的屏障中间,蒙德有种奇异的感觉,轻轻抚摸屏障,同属性的力量让他感觉能够直接吸收。

    不过这时候如果不想无意义的再打一仗的话肯定是不能做这种操作的,老实的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坐好,蒙德想了想,逐渐在自己身上加了反重力场。

    毕竟用魔力屏障驮着人,估计这几位也挺累的,减少下他们的负担,也算卖个好吧。

    “你是不是变轻了?”果然刚有变化,豪斯立刻发现了区别,屏障光芒更盛,大有动手的架势。

    “别紧张,降低些你们的负担。”摆了摆手,蒙德敲了敲屏障:“我们不是敌人。”

    “别耍花招!”丝毫没有降低自己屏障的力道,豪斯异常严肃的说。

    几个人一路直奔贝琪临时的居所,为了防备血月帝国顶阶的偷袭,目前汇聚过来的三名顶阶倒是都集中在了营地的靠近外围区域。

    和前些日子相比,由卡尔里拉城居民为主的南域难民已经在这边搭建起了无数的帐篷,坐在光罩里面,蒙德还能看到很多衣着残破满身泥泞的平民游荡在帐篷之间。

    虽不繁荣但好歹富足的南境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嘘声长叹了一下,这些蒙德也没有办法,烈风和血月,或者说整个世界千年积累下的矛盾,今天只不过是一场小爆发后的局面。

    当然这里面肯定有有心人的煽风点火,找几十年的时间里,天选派在烈风可是没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的。

    “你们这是怎么了?”还没等走到贝琪大师所在的房子,几个人首先遇到了正在组织灾民的欧尼尔根。

    再怎么娘娘腔终究还做过一城之主,他一边安排着这段时间宽裕起来的手下,一边好奇的凑了过来。

    “城主大人,请您注意一下,现在这位还在危险之中。”小心的提醒了一下,阿方索稍微加强了外围的护盾,那样子好像欧尼尔根不怀好意一样。

    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艾丽和霍利文德,他也迅速的跟了过来。

    “怎么回事?跟我说说?”八卦是所有人的天性,特别这出事的人自己还算认识,欧尼尔根这性格,立马就来了兴致。

    “老师之前在检查。。。”刚要说明,艾丽愣在了那里,倪多姆遗城和先驱堡垒这两件事,目前可是都还没有扩散开来。

    “嗯,总之之前老师遇到了一个很起卦的敌人,最后它被老师吸进了自己的灵魂空间,现在这三位担心老师被那个邪灵占据意识,所以要让贝琪大师帮忙检查一下。”

    “听起来就很复杂啊。”对于自己外甥女明显隐瞒自己的内容欧尼尔根并不在意,凑近了对着蒙德挥了挥手:“嘿,还记得我么?”

    “别闹,”对着欧尼尔根嫌弃的挥了挥手,蒙德苦着脸说道:“我又不是失忆。”

    “那你说说作为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称呼我?”挺胸扭胯,欧尼尔根煞有介事的问道。

    “别闹,咱们什么时候还成最好的朋友了?”看出来欧尼尔根实在试探自己,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找个这么奇葩的问题。

    “嗯,看样子记忆至少没有太多问题。”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欧尼尔根瞥了蒙德一眼:“那你还记得我儿子吗?”

    “你儿子?”一脸懵逼,蒙德不知道这又是个什么奇葩的话题,没想到欧尼尔根一转头,朝着另一边就喊了一句。

    很快,两个身影从雨幕之中跑了过来,令蒙德怎么也没想到的,这还是两个熟人。

    “啊!是你!”一看到蒙德,年轻的小伙率先喊了出来,注意到那层层的屏蔽,年轻人得意的叉起腰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米洛尔!”中年人还没开腔,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紧跟着,在一群人惊愕的注视下,霍利文德晃动他那一米八多的大个,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且不提那对兄弟如何交流,欧尼尔根指了指边上的人对蒙德问道:“这个你应该还有印象吧?”

    “你儿子。”点了点头,当初第一次去南境法师学院的时候这俩货还在门口堵过自己来着,不过后来被格林抓去了教务处,就再没了消息。

    “对了,格林女士呢?”当初在法师学院的废墟,自己因为要去支援麦希丽丝,就让格林女士跟着皇家影卫先走,离开卢安之后诸事缠身,倒是忘了这一码事。

    “人都过来了,你放心。”笑着对蒙德挥了挥手,欧尼尔根春风得意,得益于南境法师学院逃出来的那一批学员,他手底下也总算组织起了一些能用的人手。

    “话说你儿子叫什么名字?”说道这里,蒙德才想起来问了欧尼尔根一句,说起来这些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就是别扭,报名的时候从来不想着先把自己的名字说清楚了。

    作为儿子,年轻人就要发火,被欧尼尔根用力扯了一把,指着说道:“他叫哈迪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