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出发-《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成立了这个天命学会的组织对蒙德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虽然借助了系统的力量,但是至少说明自己这段时间的进步和努力是有成效的。

    如果只是一名普通的中阶,没人会在乎自己所说的到底是什么,即便脑子里面有一个神灵,强者们也只会把自己当做一个知识的提取器。

    现在好了,天命学会成立,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创意可以直接大胆的分享出来,由这些人来实践和操作,免去了自己的很多麻烦。

    “所以你打算去前线?”这是米利森在指挥部里看到蒙德后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问题。

    “咱们虽然是缺少人手,但是还没奢侈到让你这样的技术人员上前线作战。”有些不解的摇了摇头,米利森问道:“是三团那边又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摇了摇头,三团那边不但没有问题,还被自己成功拉拢了三位,当然这不是主要问题:“先驱堡垒的一些情况我已经跟阿方索他们三个说了,第一期改造和应用计划他们会按照我留下的大纲逐步处理,我去前线,主要是有些私人原因。”

    “跟血月有仇?”疑惑的问了一句,米利森再次劝道:“咱们这边跟血月帝国有仇的大有人在,如果你执意想去前线,我可以允许你去一次,但是必须跟随队伍出发,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行。”

    “我是要去做实验的,跟有没有仇没关系。”摆了摆手,蒙德瞪着米利森说道:“再说了,谁跟你说我就只是个研究人员了?”

    “就算你还兼任六团的教官,那也不是战斗职位啊。”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米利森干脆坐了起来。

    “你是执意要去是吧?”

    “肯定的。”点了点头,蒙德肯定的说道。

    “你一个人去我是肯定不放心的,那这样……”敲了下桌子,米利森坚决的说道:“正好,在卢安城和卡尔里拉中间位置几个小村庄,明确情报那边有死灵兵团的军队正在残杀还没来得及转移的平民,你跟三团的战斗部队一起,去吧这些敌人缴了,顺便待命,准备迎接二王子一行。”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蒙德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道:“去迎接二王子?”

    “对,你去,”点头肯定,米利森态度坚决的说道:“要么同意这个要求,要么你就老实在营地呆着。”

    “我是在公主一边的,你让我迎接二王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米利森,蒙德拍起了桌子。

    “你只有这个选择。”米利森丝毫不让,同样也拍起了桌子。

    “那你说吧,怎么才能允许我自己出去?”硬的不行,蒙德决定来点软的。

    用力的摇了摇头,米利森嘴角挂着冷笑。

    “不可能。”

    “你要不让我可就自己跑了啊。”后退了半步,蒙德严肃的说道。

    “那你就是逃兵。”作为指挥官,米利森还没见过这样跟自己耍横的,顿时就来了脾气。

    “什么事啊?发这么大脾气?”推门走了进来,古尼雅顺势加入了话题。

    “老蒙想自己出去猎杀死灵兵团的队伍,我不同意。”指了指蒙德,米利森臭着脸说道。

    “自己?”上下打量了蒙德一圈,古尼雅有些惊讶:“你才中阶啊,虽然我听说你初阶的时候就抓住过中阶,但是现在和卡尔里拉那会可不一样。”

    “那我带上霍利文德。”想了半天,这俩人都不同意,蒙德又不想因为这个把关系闹得太僵,索性找了个折中的主意。

    “一名高阶带一名中阶。”米利森摸着下巴,似乎真打算考虑考虑。

    “两个人也不行。”摇了摇头,古尼雅说道:“这样吧,你们不是之前探索过那个遗迹吗?就你们那一队人过去怎么样?”

    “我不同意!”这一次,轮到米利森不乐意了,转头看向古尼雅说道:“他们上次去的时候把我一个营的教官都给抽走了,这次再走,我的一营还要不要了?”

    “我再带上羽凝心,”竖起一根手指,蒙德打蛇随棍上,立马说道:“羽小姐和她徒弟,一个中阶骑士加一个高阶,这行了吧?”

    “四个人吗?”点了点头,米利森无奈的敲了敲桌子:“我把现在的军情地图给你,务必自己注意安全。”

    “好嘞!”上前一把接过米利森递过来的地图,蒙德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回去找霍利文德,顺便带上日常带着小徒弟满营地乱窜的羽凝心,这姑娘怕是将三团当作了练手对象,没事就去找三团骑士的麻烦。

    对于蒙德要拉上自己霍利文德有些无奈,不过好在他本身也没多少活,南境联络断绝,他这个原卢安城法师学院的院长暂时也没有工作。

    小公主现在在忙着应付自家亲叔叔,欧尼尔根打定了主意想让自己不成器的长子在这场事关南境存亡的大战之中捞一些功勋,肯定是要锻炼一下他的实力。

    就这样,又忙活了小半天,晚上蒙德偷偷回了趟先驱堡垒,一切准备停当的第二天,一行四人赶路出发。

    “死灵兵团的前锋现在已经逼近了卡尔里拉一线,不过在这片地方我怀疑有大字辈坐镇,我们最好是绕过去。”虽然昨晚连夜赶制了一套抑魔机兵,但是没经历过实战,蒙德也不清楚这东西的效果怎么样,保守起见,先打打死灵兵团的零散部队比较安全。

    敲定路线,快马加鞭,从卡尔里拉出来的道路上,还能看到很多拖家带口正在往这边逃难的民众和军队。

    “死灵兵团的话……”路上遇到了一队士兵,蒙德跟着打听了一下,地图上的情报到底还是有时效性,不如直接询问向南的士兵来的清晰。

    眼前的士兵看起来有些紧张,迟迟唉唉半天说不出话,倒是后面那名一言不发的伤兵,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突然挤开了他:“你们如果带上我的话,我给你们找那些杂碎。”

    “驼子,你都已经伤成这样了,就不要勉强了。”一群士兵里面最年长的那名中年人有些颓废的站了出来,将名为驼子的伤兵推了回去:“大人,如果是打算反击的话,我带你们去。”

    “你们是哪里的士兵?”看这些士兵似乎刚打过一仗,霍利文德不由得有些好奇。

    “原本是南境骑士团步兵预备团的。”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战友,中年老兵无奈摇了摇头:“骑士团集体叛乱,我们步兵预备团就被冲散了,撤到这里就剩下我们一帮。”

    “这么肯定能带我们找到死灵兵团?”报仇这话蒙德说不出,而且现在想要报仇也并不现实,南境超凡职阶叛乱四起,但是在跳反之后第一时间朝着造反派的核心城市卢安转移,谁都没有办法。

    “在西北方向,我们撤下来的路上遇到过一群卡杨城的军队,他们就是被死灵兵团冲散的,那边的死灵兵团正在想着卢安推进,几名本地士兵放不下家里,又杀回去了。”

    “行,你带我们去找,”拍了拍老兵的肩膀,蒙德安抚道:“放心,我们肯定把你活着带回来。”

    中年老兵勉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士兵,转过身来已经带上了一股决然。

    “大人们,我来带路。”说着就要开跑,不过被蒙德给拉住了。

    “你骑这马吧,正好我也需要锻炼。”体魄的锻炼是蒙德一直坚持的工作,反正自己是去杀人又不是单挑,这一路上正好权当修炼,到地方让机兵战斗就好。

    “这个使不得啊。”摇了摇头,中年老兵摆手拒绝。

    “让你骑你就骑,别那么多废话。”翻身下马,蒙德顺便介绍自己。

    “我叫蒙德,胜利兵团新六团教官,你叫什么名字?”

    “新六团?”就这个编制果然不止自己,谁听了都犯迷糊。

    “啊,我叫菲利普斯。”看了一眼蒙德让出来的高头大马,中年老板咽了口口水:“这个。”

    “别废话,要我抬你上去不成?”活动了两下身子,蒙德也没收自己的法师袍,这种兜风的衣服倒是正好能提高锻炼的效果。

    身后一群还站在那里的士兵相顾茫然,不明白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磨蹭了一小会的时间,一行人再次上路,名为菲利普斯的战士坐在马上,感觉屁股上仿佛被钉了钉子。

    “从这边的小路往前就是依默村,之前我们过来的时候这边基本上已经空了,再往前就是小镇洛里安,跟卡杨城的那帮兄弟们就是在那分别的。”指着林间的小径,菲利普斯很尽责的执行着自己向导的工作:“那是两天前的事情了,如果死灵兵团的队伍追的够急,现在洛里安恐怕也已经被攻破了。”

    点了点头,蒙德没有多说,抬头望天,打了一声唿哨。

    天空中传来两道嘎的叫声,紧跟着,两只巨鸟在菲利普斯一脸震惊的注视下飞了下来。

    这次出门狩猎亡灵,蒙德可是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就连鸟帮那边,都特意借来了两只最能听话的大鸟。

    有些日子没见的雷枭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健壮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伙食还行的缘故,这只大鸟现在浑身的羽毛开始逐渐朝着灰白色的方向转变,甚至偶尔还能看到上面有雷光浮现。

    即便对于魔兽没有多大研究,蒙德也感觉它保不齐是快要晋级了,不知道进化后的雷枭大概能算危险几级。

    “乖,去帮我们看着点前面的情况,发现有人的话就叫一声。”拍了拍大鸟坚硬的鸟隼,蒙德指了指前方说道。

    “嘎~”雷枭扇动了一下翅膀,像模像样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