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动力-《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大规模的光属性爆发成功的影响了几名死灵法师的动作,毫无准备下,尸体亡灵受到影响,留在地上本就不多的数量顿时来了个清零。

    剩下的几名死灵法师惊骇莫名,在注意到蒙德将目光投向这边之后,一名土属性法师用力的在地面上拉起一道屏障,转头对着战友们高呼了一声。

    “逃!”这种敌人不可力敌,以小队的情况,今天算是踢到了铁板上。

    烈风的高阶战力已经开始投入战争,这个消息必须通知上级,死灵兵团为了扩大战果分的太散,这种时候太容易被敌人逐个击破了。

    其中一名中阶死灵法师后退的同时用力朝着天空中打出了两道流光,希望能够引起周围可能存在的友军的警惕,很可惜他的愿望失败,一前一后两道黑影在天空中滑翔而过,将流光打了个干净。

    带着不甘,死灵法师最终倒在了蒙德的面前。

    “跟高阶打过之后感觉中阶法师的应变方式就单调了好多。”转头瞥了一眼那边从开战就没有丝毫动作的天选团,蒙德一边熟稔的在死灵法师之间收刮这战利品,看到两名年轻漂亮的姑娘惨死,他还挺心疼的。

    “唉~”摇了摇头,蒙德手上动作一点不停,搜姑娘的尸体可比面对那些糟汉子的时候舒服得多了。

    一番搜索,获得的收获超乎蒙德的想象,这不过十六人的小队里面,竟然足足搜出了三十七枚戒指。

    除了他们本人的大概十几枚之外,剩下的属于什么人不言而喻。

    “这位先生,您是高阶法师吗?”这边蒙德还在惊讶这几个人富的流油,另一边的天选投降派已经派出了代表。

    搜完最后一名法师,蒙德随手丢开了尸体,抬头打量对面的姑娘,露出了个难看的笑容。

    “想再投降回来的话你们找错人了,我来只是审判来的。”打了个响指,天启战兵会意的朝前迈动一步,气势攀升,就有当场消灭所有人的架势。

    “请您先听我说一句话。”震惊与这名法师竟然能命令那样一只钢铁巨兽,但是女法师很快就拉回了理智:“我这里有很重要的情报,是无比要传给仍在抵抗的南境兵团的。”

    “哦?”听到这个说法,蒙德来了兴致,悄然退后了几步,往身上拍了一层护盾,之后点了点头:“你说吧。”

    为了避免人家被下了什么黑魔法,说完之后再炸自己一脸血,蒙德挺谨慎的。

    女法师对于蒙德的表现不以为意,点了点头说道:“洛里安镇那边还有一支近千人的部队和大量从边境线上逃出来的难民,死灵兵团正在围攻那里,如果你们想救人的话,最好快点去。”

    “哦?”这个消息让蒙德更精神了一些,对着女法师扬了扬下巴:“再说清楚些。”

    没想到刚刚还一副配合的女法师为难的摇了摇头:“我对具体情况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死灵兵团那边大概是没有顶阶。”

    “守军方面呢?”看了一眼女法师,她说没有顶阶,但可以怀疑对方内部至少有一名顶阶,大字辈可不好打啊。

    守军方面是南境守备兵团的,还有不少零散军队,具体有多少人和都是什么职阶我不清楚,但超凡职阶肯定不多。

    “也是。”对着对面的一群超凡嗤笑了一下,烈风帝国的超凡都已经加入了造反的队伍,抵抗的超凡职阶肯定不会更多。

    “像您这样强大的法师,何必在乎那些平民的死活?”女法师还想再说什么,人群里面已经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一名长相妖娆的少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像您这样的大人物为什么不加入天选派?和我们共同创造一个没有凡人存在的完美世界。”

    咂了咂嘴,蒙德无奈的对愣在了那里的女法师耸了耸肩,紧接着转过头去看向那名少女:“你有什么权利去决定凡人的生死?”

    “因为我拥有超越凡人的力量。”少女说着,用力挺了挺她那已经小有规模的胸口:“只要您愿意加入,我可以……”

    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少女突然瞪大了眼睛,微微张了张嘴,最终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在了地上。

    “嗯……因为我比你强大,那么我也可以随意的决定你的生死。”不带感情的看了一眼还在艰难挣扎的少女一眼,蒙德转头又看了一眼那边的女法师:“投降派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现在也没有看押你们的精力,所以准备好迎接审判了吗?”

    话音未落,对面的法师群里已经发动了攻击,一名年纪看起来稍大一些的女法师尖叫着冲出了人群,中阶的力量疯狂的朝蒙德发动着攻击。

    看长相大概是刚刚那名少女的母亲,蒙德灵巧的退后了几步躲进了天启战兵的阴影之中,下一刻空间一道扭曲出现,攻击的法师瞬间没了声息。

    剩下的超凡人群发一声喊,已经没有了抵抗的意志,转身朝着四面八方逃去。

    “咦?你不跑吗?”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一动没动的女法师,蒙德有些惊讶的问道。

    “逃不掉的吧。”抬头看了一眼一动没动的钢铁巨人,女法师毫无波澜的说道。

    “是啊,肯定是逃不掉的。”轻笑了一声,蒙德摇了摇头,手指轻挑之间,雨幕之中,一道微不可查的水刃割断了女法师的喉咙。

    就像他说的一样,这次出来自己没有带俘虏的打算,不管是投降派也好,中立派也罢,疑惑是无辜被卷入到这些里面的爱国派。

    自己不是法官,也没工夫给他们依次核实,出现在敌对阵营的队伍里,只能说一声抱歉。

    当然,自己还是宽容的,毕竟转化亡灵,相当于又给了对方重活一次的机会。

    。。。

    杀戮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完成了,后续追上来的羽凝心只捡到了逃过去的一小帮,那是蒙德特意给她留的,可惜最高中阶的实力完全提不起这姑娘的兴致。

    “呐,你要的尸体。”随手将提着的尸体扔在地上,羽凝心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吹:“血月帝国就没有能打些的吗?如果都是这种水平的话,那我回去了。”

    “别介啊。”伸手拦了一把,蒙德信誓旦旦的说道:“肯定有比这些强的,前面的洛里安镇,据说那边好几位高阶法师正在围攻我们烈风呢。”

    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蒙德咧了咧嘴,有心想说实际你杀的这些原本也是我们烈风的子民来着,但是想想现在都已经被踢成反派的身份,蒙德索性就没有多说。

    整理尸体,转化亡灵,顺便收集战利品,这次的任务较大,等蒙德忙完的时候,不但霍利文德跟过来了,跟他一起的还有一支近百人的小部队。

    “大人,我们可以跟您一起去解救洛里安。”说道这个的时候,队伍里面那名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的中年骑士带着哽咽:“我们已经逃过一次了,请务必给我们一个重新找回勇气的机会。”

    “呃……”转头看了一眼这名骑士,蒙德张了张嘴,摇了摇头。

    “你们找不找回勇气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与其去前线送死,你们不如老老实实的退到后方去帮助南境新防线的建设。”叹了口气,蒙德当然也明白这些人的难处。

    “这样吧,在洛里安镇战斗结束之后,不管结果怎么样,肯定是会出现大量伤员,你们在这边待命,等到打完了你们帮助撤离伤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蒙德对着眨了眨眼睛。

    骑士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被蒙德阻止了,这边自己的活还挺多,完事了还要去支援洛里安镇,忙的要死。

    通过实验证明,带暗属性的法师在亡灵转化的速度上照比其它属性要高出一些,而转化最困难的,大概就是光属性。

    另外令人毕竟诧异的是已经死去并被操控了一段时间的死灵也能转化亡灵,不过灵魂强度淡薄,而且会几乎完全的失去记忆。

    这种亡灵战斗的意义不大,不过放在灵魂空间里面满满温养或许在未来还能有些作用,不用自己一点点的梳理记忆,倒是还能省下不少的力气。

    忙忙活活小半天,收获二百八十一个亡灵,这趟出发大赚一笔,实际上单从实验的目的,蒙德现在就可以转头回去了。

    不过洛里安镇的距离就在不远,他还是准备过去看看。

    能多预备些亡灵的话自然是好的,而且削弱死灵兵团,对于自己这边也是有利无害。

    “霍利,你带着霍泽在这边一起保护下这些军队吧,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安全的话在通知你。”坏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蒙德恍然间才发现这俩人的名字简称起来跟亲兄弟似的。

    霍利文德不理解蒙德的笑点,张了张嘴,最后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算看出来了,老哥这是有些看不上自己的战斗力,担心自己的安全,让自己拿一个压阵的工作,考虑到老哥脑子里面寄宿了那样的一个存在,这点倒是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可是羽凝心一个姑娘……

    好吧,这姑娘也挺狠的,当时从卢安往回来的路上乱剑捅死了一名高阶,据事后说,当时她身上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只能发挥出不到七成的战斗力。

    恍惚间霍利文德感觉自己该努努力了,在这么下去,别说追赶老哥,就连羽凝心,自己都比不上了。

    霍利文德思考的同时站在他身侧的霍泽也在想着同样的问题,自己的实力不足,师傅最近一段时间里带自己走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他总有种感觉,在这样下去的话,师傅最终就要离自己远去了。

    不能忍,自己必须变强,才能跟师傅同生共死,双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