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洛里安镇之围(下)-《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烈焰球的杀伤力并不体现在直接的攻击方面,持续的燃烧和高温才是真正的威胁,这么一颗燃烧弹还无法消灭这里的死灵法师,甚至于对面法师队伍里面有水,冰,风三种属性的法师已经在尝试灭火和降温了。

    但是效果肯定还是有的,消耗敌人法力,分散敌人注意,甚至破坏地方队形,将第二个烈焰球再次朝着黑雾笼罩的方向扔了过去,蒙德带着坏笑,拿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这是个和烈焰球相仿的机关铁球,内部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单纯的魔核被蒙德填充了二百个单位的光属性魔力,当它炸开的一瞬间,大概相当于一名中阶法师榨干自己发出的全力一击,面对对面的高阶肯定还是不够看,不过蒙德很想知道对方的表情。

    在一顿火焰的烧灼之后,对面的死灵兵团法师明显混乱了很多,即便有冰属性和风属性的法师降低温度,不少娇生惯养的死灵法师仍旧被高温烧灼的嚎叫连连。

    人群之中鲍威尔的脸色沉的吓人,刚刚一时不察受了暗算,即便火焰没能直接烧到护盾后方的他,持续的高温在降低下来之前也给他烫了个够呛。

    最主要的是他还没法降温,暗黑天幕需要持续用魔力维持,一旦收回魔力,天幕就会消散,在眼下法师混乱的情况下对方肯定能够找准机会再次执行斩首战术。

    所以,即便本身就具备风属性,鲍威尔仍旧咬牙忍下了这次伤害,并把自己团里那些没有点眼力见的法师们给记下了。

    老子在这里维持法术,作为团长,你们不先来救我,特么先去救助那些低阶?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第三个铁球远远飞过来的时候,鲍威尔想都没想,第一时间选择了……往旁边让让。

    这个意外的决定避免了他在毫无准备下遭受直击,不过也同样让处于黑幕边缘的一群法师和尸兵暴露在了光照之下。

    剧烈的光芒在人群之中仿佛升起了一颗小太阳,本就混乱的队伍在一阵惊恐的嘶吼之后更加的乱作一团。

    “差不多了。”终究是试验品,这种装备蒙德也没有制造太多,实战检验基本合格,回去以后就可以考虑大范围投产了。

    瞥了蒙德一眼,羽凝心点了点头,刚想迈步往前冲,她又突然停了下来。

    “刚刚那个,再给我来一个。”刚刚那种身轻如燕的感觉实在让人迷醉,速度极大增加的同时,还帮她节省了大量的体力。

    “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你小心点。”反重力场超过一定范围就只能依靠原本赋予的魔力维持,以蒙德现在的水平,失去了补充的反重力场最多只能持续两分多点的时间,而且随着魔力逐渐减少,这个反重力的效果也会逐渐降低,理论上效果最佳的时间也就不到一分半钟。

    “来吧。”拍了拍自己胸口,羽凝心浑不在意,刚刚那一阵的冲杀,满打满算也就两分钟的时间,能力还没结束,敌人就已经躺完了。

    如果这话说出来,蒙德肯定会提醒一下她别做梦想的太美,对面好歹也有一名高阶,这回有了经验,对方应对起来肯定比上次麻烦得多。

    不过羽凝心没说,加完状态之后,她已经一骑绝尘的冲了出去。

    仍旧是绚丽的红色血光,这次在后面远远看着,蒙德感觉这光似乎更亮了几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现在也不是研究的时候,抑魔战甲发动冲锋,蒙德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刚刚自己的暗影技能肯定被敌人看过去了,对面应该会对自己的暗影潜行有所防备,可是我如果穿着你们一样的袍子直接出现在你们的队伍之中,以现在你们混乱的情况,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敌友?

    事实证明自己的计划成功,当黑幕之中蒙德看清周围的时候,身边竟然没有一名死灵法师发出质疑。

    转移脚步,蒙德小心的压制着自己眼中和脑门上的光芒,在黑雾之中寻找着对面指挥官的方位。

    水流在脚下悄然的散开,蒙德今天就是想给死灵兵团上一堂课,告诉他们,法师不把自己的脚底板保护好的话,是很危险的。

    穿过两队人群,几名手上的死灵法师还在地上哀嚎,几名拥有水属性的法师企图救人,不过被指挥官很粗暴的打断了。

    毕竟外敌当前,羽凝心的急速加上钢铁巨人的狂莽,不尽快操控尸兵进行阻击可是不行。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蒙德一路绕过了几队法师,最终在人群的中央找到了那名仍在维持黑幕并不断指挥着周围法师的死灵兵团指挥官。

    嗯……有些出乎意料,眼前这名高阶法师表现挺苟的,在蒙德靠近过来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对方顶的竟然是全壳。

    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对面的指挥官也发现了蒙德,鲍威尔一边挥动手臂调整黑幕的覆盖角度,一面看向后面那名似乎在偷懒的手下,骂骂咧咧的大声喊道:“在那愣着干嘛?赶紧支援啊!”

    果然玩死灵的脑子多少都有些不太好使,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名高阶,蒙德单手按地,使出了雷暴大法。

    强烈的电流随着地面的雨水蔓延,一瞬间的死灵兵团仿佛群魔乱舞,集体开始了震动模式。

    这场面相当鬼畜,唯独没受到影响的鲍威尔忍不住被吓了个激灵。

    强电流结束,蒙德左掌再次拍击地面,地动波形成的地龙顿时将一群被电的两脚发软的死灵法师们集体掀成了滚地葫芦。

    作为一名高阶,鲍威尔在千钧一发之际,险险的避过了这次地震攻击,移动的身体也很糟糕的终止了他的黑暗天幕。

    当然,现在终止不终止已经没有意义了,有些茫然的扭头看了一眼躺了满地的手下,鲍威尔还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的如此之快,又如此的彻底。

    不过蒙德很显然不会给他这么一个研究清楚的机会,暗影法杖握在手心,他使用了自己最快的收割手段,暗影箭连成射线,飞快的收割着周围每一个失去抵抗的死灵法师。

    “死!!!”残忍的收割激起了对面这名指挥官的血性,在爆发了一声破音的怒吼之后,周围的尸兵层叠的朝着这边扑了过来。

    这样子不说别的,还是有几分吓人的,不过自己演的又不是丧尸围城,反重力场加身,蒙德往空中一跳,直接飞了起来。

    “你上来啊?”朝着地面上持续懵逼的高阶法师,蒙德使用了传自卷帘门的秘传绝技。

    “我投降。”尸体整齐的停在了原地,紧跟着散落在周围,作为一名死灵兵团的团长,鲍威尔显得十分的光棍。

    这突兀的变化别说已经随着尸兵悄然接近就等着致命一击的羽凝心没有料到,就连天上皮着的蒙德都有点超出预期。

    本来以为还需要跟这哥们磨蹭上一段时间的,没想到他倒是光棍的很,就这么直接投了。

    苦笑了一下,鲍威尔也没办法,对面是名顶阶,那就不是自己能够对抗的了,只有顶阶能够对抗顶阶,只是没想到,烈风的顶阶现在不是都自顾不暇吗?怎么还有余力跑来外面救人?

    只希望副兵团长他们能够恰巧出现在附近吧,不然死灵兵团三团这个编制在未来的烈风作战之中,就只能充当一个边缘角色了。

    “把这个带上。”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把魔力抑制手铐,蒙德远远的仍在了地上,虽说不能完全抑制高阶施法,但是一定程度上影响对方也是好的。

    没有自己出手的机会,羽凝心已经转头又杀向了另一边过来支援的死灵兵团,然而令她比较意外的是,刀锋所向,敌人尽皆投降,完全不给她继续练刀的机会。

    “我很好奇阁下这么做的目的。”一边从地上捡起蒙德扔下来的手铐,鲍威尔一面疑惑的问道,然而手铐还没等带上,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既然是顶阶,你为什么不直接出手?”

    一名顶阶,如果作为烈风的救援力量,直接出手扫平正在围成的三团就好了,为什么对方选择了一种最费力气的打法?

    回答鲍威尔的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他有些茫然的底下脑袋,胸口处不知何时已经插入了一把直刀。

    “你们……”费力的转头看向另一边提着刀站在百多米开外的羽凝心,在鲍威尔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脑子里面还在思考到底是谁捅了自己这一刀。

    对于这最后的绝杀,蒙德还是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转身向着正在不断朝这边汇聚的法师团,手掌中开始凝聚超大号耀光弹。

    虽说是个美丽的误会,不过鲍威尔的提醒无疑让蒙德醒悟了过来,目前为止大陆上默认飞天的就是顶阶,那么此时的自己,在死灵兵团的眼里就是一名强大的大字辈法师。

    别管攻击力能不能达到水平,照着人群轰上两拨,就问你们怕不怕。

    事实上都不用轰上两拨,第一颗光弹在靠近的死灵兵团尸潮之中炸裂,这帮血月帝国的法师们就已经乱了阵脚,一群人转过身,如果散乱的羊群一样四散而逃。

    “比想象中要轻松一些啊。”小镇的范围本就不大,围绕着城墙飞了一圈,这支死灵兵团的军队已经散了大半,至于剩下一些没走的,大概是腿脚不好,直接选择了投降。

    刚落到地上,蒙德就迎来了一脸挪掖的羽凝心。

    “没想到啊,找知道的话你这么出来飞两圈,我们还那么费力的打个什么?”

    摆了摆手,这事情肯定没有羽凝心说的那么简单,首先自己表现出了实力,击杀了对面一个指挥官,混乱才逐渐开始蔓延,不然有个大字辈出来晃两圈兵团就会崩溃,两国还打个毛的战争?

    而且现在这情况,战斗也还不算完事。

    转头将目光投向另一边的小镇,接下来的事情够自己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