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顶阶-《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洛里安的小镇周围,蒙德紧锣密鼓清理着的尸体同时,经历了一天的辗转跋涉,从小镇周边逃出来的死灵兵团溃兵已经联系上了刚刚从卡杨城开始出发的死灵兵团一团长。

    “三团方向遇到了烈风的顶阶力量?”听到这个消息,死灵兵团的副兵团长格古里愣了一下:“根据兵团长的消息,烈风帝国的二王子正在谋划分割南境,他们的顶阶应该已经全部被命令死守了,怎么可能还游荡出来对我们进行攻击?”

    “不管怎么说,我认为必须予以还击。”一团长,同样顶阶的翰尔泽用力的拍了拍桌子:“在这样的劣势情况主动挑衅我们死灵兵团,甚至杀死了我们的三团长!必须让那些烈风人知道,现在我们没有进攻,不是因为恐惧他们,而是皇帝陛下不像造成更多的无辜伤亡!”

    “没错,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轻敲了一下桌面,同样在卡杨城待命的死灵法师二团长珮西里西嗓音沙哑仿佛尖叫:“帝国用了数百年时间等来了一场机遇,我们必须让抓住这次机会。”

    “不是那么简单的啊……”格古里有些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额头:“现在圣子和超阶的出现给陛下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时间上真是太巧了。”

    两名团长张了张嘴,最后都有些愤愤的停了下来。

    涉及到当前的局势,只能说太过复杂,事情林林总总,牵涉太广,真不是凭个人意气来行事的问题。

    “可我们就什么都不做?”憋了半天,作为一团长的翰尔泽终究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你们的意见呢?”侧过半边身子,这位团长看向了稍微靠后一些位置上一直没开口的几个人。

    “敌人,必须血洗。”坐在几人最前方的女人露出一个相当残酷的笑容,同时看了一眼死灵兵团的几名指挥官说道:“先下里帝国各方尚在博弈,虽说神圣同盟的神子和突然出现的超阶消息很令人惊讶,但是毕竟都是些不确定的消息。”

    点到即止,女人收敛了笑容,神色也重新慵懒了起来,挥了挥手,随意的说道:“当然,怎么做还是看你们的安排,我们赤血兵团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直接全面进攻并不可取,这样吧,劳烦赤血兵团的各位跟我一起走一趟,如果烈风那个顶阶还在我们的南境游荡,那他就不用走了。”格古里看了一眼赤血兵团的这位血萁花,转头又向一团长说道:“兵团方面,暂时按兵不动,避免遭到烈风方面顶阶的进一步破坏,另外你派人联系一下兵团长,看看他有什么想法。”

    “明白了。”点了点头,翰尔泽明白了格古里的意思,将决策交给有前线决策权的兵团长,是战是和有什么界定,全让话事人来安排。

    “行吧,”作为赤血兵团的兵团长,这名鼎鼎大名的血萁花斐丝丽摊了摊手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宜早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快马过去,傍晚就能到洛里安。”仔细的算计了一下时间,格古里看向皱眉的赤血兵团长:“尽可能的保留体力,万一是烈风帝国的阴谋,我们也好有足够的力量进行反击。”

    “你认为烈风还能有什么阴谋?”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这名有些谨慎过分的副兵团长,斐丝丽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听你的。”

    。。。

    “看样子血月帝国的顶阶力量确实在酝酿什么阴谋啊……”提心吊胆等了大半天的时间,也没看到血月帝国顶阶的身影,如果不是死灵兵团心太大,被打崩了都不回家告家长,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他们的顶阶力量真的被什么事情拖住了。

    这种情况无疑是给了蒙德很好的转化条件,一天没有什么干扰的情况,让他早早就完成了亡灵的转化,带着羽凝心和金刚离开洛里安,顺便把那批几百人散落在山坡上的尸体也给转化了。

    都说熟能生巧,经过几千人的转化,蒙德切实的感觉到了自己经验的提升,从最开始的一个个的转化,到了后来暗属性蔓延,他能同时转化数名亡灵。

    找准感觉,基本上不会失败,截止到离开之前,累积已经转化了六千八百六十三名只亡灵。

    可惜当初没能将整个死灵兵团一网打尽,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个人加上一个机器而已,能取得如此夸张的战果都已经够意思了。

    “所以你还在等什么?”刚刚焚烧完一堆的尸体,羽凝心有些无聊的逗弄着望着尸堆发呆的呆鸟,金刚这位新朋友显然有些震惊于两只雷枭,正在跟呆鸟家的媳妇大眼瞪小眼的互瞧。

    嗯,这里大眼说的是雷枭,毕竟作为一只鸟子,接近四米的雌性雷枭那眼珠子比网球还要大不少。

    “我在等他们的反应。”虽说已经早一步离开小镇了,但是蒙德还是想要看看死灵兵团到底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在死灵兵团的法师们溃败的时候,自己是以一名顶阶的形象展示人前,为了避免自家军队被逐个击破,正常道理上血月肯定是要排顶阶力量予以驱逐甚至是追杀,所以蒙德在等,看看死灵兵团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派人?不派?多少?来判断这个敌国接下来可能的打算。

    毕竟当前局势如此,如果血月帝国的顶阶都神秘消失了,蒙德就不得不做好打包逃跑的打算了,这么一大批的顶阶倾巢出动,不管是强攻烈风王都还是横扫现如今脆弱无比的南境,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危局。

    “好吧,你说了算。”听不懂蒙德的话,羽凝心无奈的撇了撇嘴,转头看向金刚,这位壮汉大概是瞪眼睛瞪烦了,干脆将大剑拿了起来,自顾自的开始了锻炼。

    说实话羽凝心真的起了收徒的心思了,虽说霍泽天赋奇佳,但是这个金刚同样不遑多让,虽然脑子未必有霍泽那么沉着冷静,但是体魄天赋惊人,简直就仿佛天生为自己宗门的功法打造一样。

    可惜,宗门诫命,羽凝心是非常看重的,加之之前已经明确拒绝了,她也没脸再跟蒙德反悔。

    “嘘,来了。”伸手拉了一把还在那边明面上耍剑的金刚,蒙德低声朝着羽凝心提醒了一句,手朝着两只雷枭挥舞了一下,呆鸟歪头思考了片刻,了然的点了点头,朝着媳妇嘎了两声,双双飞上天空飞走了。

    这是蒙德早就做好了的打算,一旦血月方面真的派遣人员过来,肯定会是顶阶,两只雷枭高阶的实力根本不够看,万一被意外打死了自己还跟着心疼。

    “多少人?”距离有些远,天阴还接近傍晚,羽凝心费力看了半天,有些不满的嘟囔道:“你那东西能给我也弄一个不?”

    她说的自然是蒙德现在用的单筒望远镜,工具不行,双筒镜暂时还没办法处理对焦的问题。

    “这个回头再说,我先仔细看看。”比较出人意料的,血月帝国的追兵不是飞天遁地赶来,一行七人,全骑着马,要不是打头那个黑袍的款式实在太好认了,蒙德恐怕会以为这是那支逃散的烈风军队。

    也正是因为这个黑袍的出现,让蒙德越发的凝重了起来,他后面跟着的那六名不知道是个什么身份,但是能跟着一起来追捕可能的顶阶,至少说明六个人也同样是顶阶!

    在前线撒下了十几名顶阶,劝降了南境本土的诸多顶阶之后,血月帝国再一次增兵了!

    这对于烈风而言无疑是一件雪上加霜的噩耗,转头看了一眼还有些不明所以的羽凝心,蒙德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敌人已经使出了全盘投入的计策,烈风这边却因为政治述求还在自己人勾心斗角,想想正在南下的二王子,蒙德由衷的感觉到一阵的心寒。

    自己当年效忠的就是这么一个国家。

    国就算了,可南境这边还倾注了自己的不少心血和感情,种种理由,自己肯定不能不管。

    ‘可是要怎么管?’仍旧头疼的看了一眼那边,实话实说,在这边等着一方面自己是有看看对方应对的打算,也未尝没有偷袭一波的企图,高阶对于自己而言已经形如土鸡瓦狗了,那么自己有没有击败甚至杀死顶阶的能力?其中的差距还有多少?

    但凡地下只有三两个顶阶的话,带着抑魔战甲,蒙德都敢上去莽一波试试,可眼下情况不同,对面一口气来了七个,就这葫芦娃的数量,但凡自己脑子没包,都不可能傻兮兮的冲过去。

    可惜了自己提前预设的那两个地雷了,也不知道在被解决掉之后血月会不会从里面得到什么技术革新。

    恍然想起了赫德林,又想起了当初在南境法师学院相处过一段时间的福伦尔、多利亚、特尼西亚一群,这些人现在都在血月帝国的手中,包括烈风帝国好些天选派的高阶魔导师,利用这些力量,估计这些技术他们研究破解起来应该会很轻松吧?

    “既然在这,不下来玩玩吗?”突兀的声音在蒙德耳旁响起,几乎一瞬间,剧烈的震荡冲击袭来,毫无防备的蒙德瞬间伏倒在地。

    望远镜碎裂,七孔流血,地面上蒙德抽搐了几下,蒙德从地上蹿了起来。

    怎么也没想到敌人里面竟然有极度罕见的音属性法师,而且这种超远距离攻击的方式也大大的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一面拼命的利用同样的音属性抵消周围的震荡,蒙德三步并作两步,抓住了金刚和羽凝心,直接施展了空间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