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传送意外-《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洛里安小镇,格古里脸色难看的看着满地的焦黑,有人不但杀死了诸多死灵兵团的法师,甚至烧毁了兵团赖以维持的尸体!

    听到身后传来不屑的啧啧声,这更加触动了格古里敏感的神经,通红着眼睛,他第一时间回头看向了发出声音的人。

    “斐丝丽阁下,您对我们死灵兵团的损失感觉好笑吗?”黑着一张脸,格古里愤怒的看向那位大名鼎鼎的血萁花:“不知道您的赤血兵团遇到了这种情况,您会是什么反应。”

    “啊……?”转过身的斐丝丽眼里带着一丝茫然,注意到死灵兵团副兵团长阁下那糟糕的脸色,她迷惑的四周看了一圈。

    这反应更加气人了,格古里往前一步,逼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就是刚刚发现了几个烈风人,跟他们顺便打了个招呼,”上下打量着格古里,斐丝丽带着质疑的问道:“您没事吧?”

    “烈风人?在什么地方?”四下环顾了一周,格古里满是质疑的问道。

    “那边,山顶上,不过刚刚他们在我的‘声音’之中突然失去了踪影。”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斐丝丽困惑的说道:“以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呢。”

    “什么级别?”能够在这位血萁花的‘领域’之中逃脱,对方实力不凡,格古里立马精神了起来。

    “级别嘛~”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斐丝丽露出一个娇艳的笑容道:“肯定不是顶阶的,不过能抵挡我的‘声音’,还能顺势救走另外的两个人,倒是也不算弱。”

    “会是这几个人吗?”不确定的问了一句,紧跟着格古里摇了摇头:“就凭着不到顶阶的实力,几个人的话根本不是三团的对手。”

    “这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他们也都跑了。”毫不在意的摊了下手,斐丝丽低头看了两眼地上的尸体,口中啧啧称奇:“这尸体搜的还挺干净的啊……”

    。。。

    死灵兵团那边还在检查洛里安镇的痕迹,这边上经过短暂的空间跳跃之后,蒙德已经带着两人一头扎在了地上。

    “噗~!”落地的同时不受控制的喷出一大口血,来不及处理自己,蒙德赶忙从戒指里面取出两管复原药剂。

    刚刚一瞬间的音波攻击极其猛烈,又不像以往面对的那种直来直去的攻击,即便是实力强劲的羽凝心,一时不查之下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掐脖子给两个人分别灌了一管药剂,蒙德松了口气,四下检查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确定了远离洛里安才放下心。

    一直以来自己的世界观里面顶阶都是那种大开大合的战斗风格,蒙德是真没想到有一天会遇到这种奇诡的类型,音波无形,对方能发现自己,恐怕还是用了一些类似回音定位一类的技巧。

    该说好在自己为了方便跑路早早将抑魔战甲给收起来了,不然就刚刚那个局面,根本没时间收回。

    “果然不能小觑了天下英雄啊……”大字辈好歹也是曾经这个世界上的战斗力天花板,虽说听米利森的情报现在那群住在林子里的精灵出了个超阶,但是也不意味着自己就能小看了任何一个顶阶。

    “嘶~这威力。”用力的摇晃了两下脑袋,蒙德感觉自己还有些头昏脑涨,音波这类攻击难觅踪影,同样一个新的问题也摆在了他的面前。

    “她是怎么把这能力的范围覆盖到那么远的?”

    直线距离都快超过两公里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常规法师能够操控感知的距离,就算顶阶和中阶高阶差距很大,但是两者之间能拉开这么大距离的吗?

    “我……我还活着?”金刚有些迷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蒙德转头,就看到这名牛高马大的汉子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醒了啊?”看了一眼金刚,蒙德点了点头,受点伤无所谓,只要活下来就好。

    起身的壮汉显得有些心有余悸,坐在地上抹了把脸,震惊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这也太强了吧?”和金刚先后醒过来的羽凝心一脸的凝重:“没想到你们所说的顶阶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摇了摇头,蒙德总觉得这个动手的大字辈不是那么简单的小角色,如果都像她那样强大的话,当初卢安城就不会搞那么乱了。

    不过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蒙德暂时还没想清楚,回去或者可以跟贝琪大师他们交流一下。

    说真的,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虽然战斗力一直在提升,但是对于世界和眼界的开阔并没有太大的转变,或许自己真的应该沉下心来,好好学习一些基础的理论知识了。

    “行了,休息一会,我们往回走吧。”四周的林子也看不出在哪,晃晃悠悠的走了两步,蒙德抬手开启照明。

    “这是哪啊?你们烈风周围怎么这么怪?”看着周围一片截然不同的树林,还有些迷糊的羽凝心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紧接着她皱起眉头开始了思考。

    “这可不是我们烈风。”四下看着周围的林地,金刚满是好奇:“我们这是跑到哪来了?”

    蒙德愣了片刻,也有些拿捏不准,只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自己所在的地方,肯定不是烈风南境的土地。

    至于会不会更远一些的地方,他不敢确定,毕竟整个烈风所在的大陆,自己熟悉的也就只有南境那片区域。

    着周围的林地明显不是南境常见的榉木,张牙舞爪,仿佛一堆狰狞的鬼怪一般。

    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情况让蒙德有些茫然,回忆自己的操作,他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在进行空间移动的过程中被对方的魔力所干扰,出现了什么传送上的问题。

    现在就只能期待这次意外的传送没把自己给崩到哪个什么平行异空间了,不然刚有点起色的生活还没开始,自己又特么得从头再来。

    “没办法了,先看看吧。”头疼个的检查了一下周围,没发现什么危险的痕迹,蒙德走了两步,突然停在了原地。

    原本以为自己三人是传送到了某片森林里面,没想到夸张的是落在了某片沼泽地中间的草地上。

    周围走了一圈,都是湿漉漉的泥水,蒙德扭回头,一脸无奈的看向身后的两人。

    “什么意思?”没理解蒙德的意思,羽凝心有些忐忑的问道。

    “我们现在肯定不是在烈风境内。”跟外地人相比,金刚这个本土人对烈风的环境相对熟悉,所以蒙德是看着他说的:“你听说过南境哪里有这种地貌吗?”

    金刚有些为难的挠了挠脑袋:“法师老爷,这种事情您问我我也不清楚啊。”

    “好吧。”这种事情别找他,这话噎的蒙德直翻白眼。

    好歹是个法师,还是属性很全的法师,蒙德开始在沼泽里面堆砌道路,并带着两个帮不上忙的开始探索周围。

    虽说早就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了,但是突然离开了熟悉的环境,感觉还挺紧张的。

    走了半小时,沼泽不但没有出去,周围还起了好大的雾气,配合上周围老鸭般的鸟叫,带着浓浓的阴森鬼气。

    然后蒙德就把新驯服的几名亡灵法师排进了浓雾之中,不管是什么鬼,见面先吓他一跳再说。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暂时还没有找到出路,走也走了挺远了,某一刻蒙德差点以为自己又走进了什么很复杂的视觉陷阱。

    “那啥,蒙德?”走在后面的羽凝心终于忍不住了,叫了一声蒙德,拉了一把还在后面盲目跟着的金刚。

    “怎么了?”回头警惕的看了一圈周围,蒙德还以为这姑娘发现了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危险,令人没想到的是,羽凝心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饿了……”说话间还有些委屈,本来以为晚上可以吃顿好的,中午她都没吃,结果晚上因为传送到了这么个鬼地方,蒙德还是没有要开饭的架势。

    “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

    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四周看了一圈,蒙德索性就在这沼泽中间隆起了一块石台。

    目前来讲没在这个沼泽区域发现什么危险生物,大概最危险的就是自己身边的这个姑娘了。

    “呐,肉你自己烤,我这有调料。”一边把自己堪称丰富的生活物资拿了出来,蒙德一边将金刚拉了过来。

    现在三个人里面,就他的实力最差,作为队伍的短板,蒙德打算抓紧指导他一些技能。

    无名功法现在有了名字,杀生功,如果后期金刚凭借这套功法强大了,可以在前面再加个天字。

    功法不算复杂,主要是调动体内血液流向从而能聚血气能量,实际上对于烈风血月这样的超凡体系来说是很友好的,因为法师就像自己这种,基本上一学就会,至于纯粹的战士,蒙德费了点功夫,干脆利用水元素操控一点点的控制着金刚的血液流动,帮他完成第一圈的运功。

    “你们法师的能力还真是作弊啊!”一边烤着肉,羽凝心一边吃味的抱怨着,当初自己修行的时候,可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来的,即便作为宗门数百年最顶尖的天才,她也是在二十一岁的时候才踏入凝丹之境,也就是现在的修炼阶段。

    在进一步的反虚还没摸到头脑,当然这不是重点,即便是自己和霍泽这样的天赋卓绝之人,在开始修炼的过程中都是一点点自行摸索调整的,可是今天换了这个金刚,蒙德竟然能直接帮助他完成功法的运行。

    再加上金刚这家伙天生的好身体,直接就完成锻体了,炼气也算是勉强入门,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