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诡异城堡-《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沼泽水面下具体是个什么东西蒙德和羽凝心都说不太准,刚刚一闪而逝的景象看着像是某种类人的生物,但是那有些糟糕的被水浸泡的皮肤又让两人觉得不太像人。

    不管是什么,对面那东西都不像能交流的样子,而且躲过了外围游荡的亡灵法师的侦查,顿时让蒙德感觉这片沼泽也不安全。

    虽说顶阶那种实力的玩意肯定不会达到多如狗的程度,但是好好的在这呆着,突然钻出来个怪物也是挺吓人的。

    别管是出来就被打死还是尬舞两下,主要是别扭。

    等金刚清醒,还没等到,蒙德懵逼的先等到了天上出来的太阳。

    这就很神奇了,烈风出来之前别说是不是雨季,至少天才刚到傍晚的时候,按理说至少还有十多个小时的夜晚,没想到这才两三个小时,太阳就已经升起来了。

    有太阳,顿时让蒙德有些紧张了起来,烈风还在没完没了的雨季之中,现在这地方既然有太阳,那可以肯定现在自己绝对已经出国了。

    谁能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眼下情况已经如此了,抱着试试的心态,蒙德转头朝着羽凝心问道:“羽姑娘,你生长的那个地方有漫长的雨季吗?”

    “雨季还是有的,不过没有你们烈风那么长,而且我们那里也不会一直下雨。”看了一眼天边的太阳,羽凝心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不会认为我们被传送到我的故乡了吧?”

    摇了摇头,蒙德没做回答。

    站起身朝着水边走了几步,蒙德小心的探头看了一眼沼泽浑浊的水面,随着太阳逐渐升高,夜间的浓雾也逐渐散去,周围的地貌也逐渐显露出来。

    水里面并没有个水鬼一类的东西突然扑出来制造些恐怖气氛,不过这点上蒙德不敢大意,退后了几步,他借着这个难得的视野开阔机会,开始遥遥眺望远方。

    周围一片区域除了层叠的怪树,就是还在云雾缭绕中的沼泽,极目远眺,视野尽头的方向蒙德隐约看到一些建筑的影子。

    “那边,能看到吗?”指了指建筑所在的方向,蒙德挥了挥手臂:“羽姑娘,我把你扔起来,你看看。”

    “请务必不要这样。”用力的摆了摆手,羽凝心嫌弃的看了蒙德一眼,原地轻巧的跳了两下,不太满意的摇了摇头:“给我加个状态。”

    “……”我那叫反重力场啊,怎么被你说的跟个游戏似的?

    意思理解,蒙德朝着羽凝心加持了一个反重力场,并且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把这种技术在装备上实现出来。

    有了反重力支持,羽凝心感觉舒服了很多,脚下发力,瞬间暴跳起了十多米的高度。

    下意识的想要抬头看一眼,抬到一半蒙德止住了自己的冲动,低头看向水面,期待里面跳出来个水鬼。

    嗯,羽凝心这姑娘平时都穿着一身亮紫色的长风衣,下面具体穿的什么不太清楚,这种时候贸然抬头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到时候双方徒增尴尬。

    “看着挺破败的,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话说你不是能飞吗?”落地整了整衣服,羽凝心转头看了一眼金刚:“他怎么办?”

    顿悟了这么久,羽凝心已经不是嫉妒了,现在她金刚的眼神都有些狰狞。

    “这东西不能随便打断吧?要不这样……”同样把目光落在了金刚身上,也不知道是这杀生功真就和他意外的契合,还是天赋如此,这家伙的顿悟不但没有停止,现在体内形成的回环速度加快,周身的气场反而更盛了几分。

    想了想,蒙德把空间方块拿了出来,里面一堆杂物跳过,之前在南域丛林里面的大树找出来一根,他现场做了个木头架子。

    “你不会是想就这么背着他吧?”指了指那个木架子,羽凝心一脸的茫然,这人是怎么想的?

    “当然不是……”给羽凝心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蒙德又往架子下面装了一层金属条,筹备完毕,一个崭新的耙犁出现在地上。

    这样一来就方便多了,既不用自己小马拉大车的背个壮汉,又能继续出发,反重力场往金刚身上一套,蒙德伸手把他抬到了耙犁上面。

    剩下的就好办了,操控周围的沼泽水形成水道,在利用冰属性凝结,之后他在羽凝心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注视下拉着耙犁就朝远方的建筑走去。

    高阶亡灵法师一号缓缓飘荡在水面上,一边注意着脚下的沼泽,一边看着蒙德这奇葩的操作,想了半天,主动开口问道:“要我帮忙吗?”

    “哦,对,你是水属性来着。”点了点头,当初雨夜中的水娃还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停下了对水的操控,蒙德示意了一下:“你来吧。”

    两名法师联合施法,效率快了很多,一路快步向前,很快就靠近了古堡。

    经过一段张牙舞爪的树林,靠近古堡的区域显得稍微开阔了一些,自己看到的建筑就修建在这片沼泽中央的一片石头小丘上面,破败的石质塔楼似乎已经塌了一部分,一看就已经荒废了很久。

    “不管怎么说,至少能看出来曾经有人生活过。”跟在后面的羽凝心皱眉看了许久,十分笃定的点了点头:“不是你们烈风的建筑风格。”

    别说烈风了,就连血月也不是这个风格的,看着那建筑有些古老蓝星中世纪的感觉,蒙德忍不住再次咽了咽吐沫,希望自己不好的预感不会就这样实现了。

    一路走到城堡下方,上了嶙峋的石头就不方便拉着金刚了,所幸没有多少距离,蒙德让亡灵法师承担了这个任务。

    持续为难亡灵,顺便把外面放哨的给叫回来,这周围一副闹鬼的样子,最好还是让亡灵对付亡灵。

    几名亡灵法师不明所以,看着同伴可怜兮兮的背着一个大汉艰难前行,都紧张了不少,生怕被找了晦气。

    实际上不沉的,金刚的重量大概在九十公斤左右,自己一直给他维持着相当高强度的反重力场,能落到亡灵法师身上的重量也就只有十几公斤而已。

    站到地面上的羽凝心手脚放开了很多,几步跳跃到古堡的外墙附近,扫了一圈之后转头喊了一句。

    “蒙德,这边有尸体。”

    竟然会有尸体,这消息让蒙德顿时精神了起来,示意高阶法师找个空地把金刚放下,自己三步两步也跟了上去。

    所谓的尸体实际上就是几个骨头架子,零散在破败的小院当中,不大的院落中间还有一个看起来就挺豪华的喷泉,可惜早已经没了水,碎裂的石块堆积其中,满是青苔。

    检查了一下几具骷髅,都是人形,蒙德皱了皱眉头,尝试推测他们的死亡时间和死法。

    不像南域深处的倪多姆遗迹,有屠杀者一号和二号的情报,自己大致知道时间,这里的遗迹完全出乎蒙德的预料,肯定要研究清楚具体的年限。

    用暗影法杖小心的拨弄着破碎的骨架,蒙德再次感觉自己变成了考古学家。

    “死亡时间不是特别长,大概只有一百年左右的历史。”和烈风千年的文明沉淀相比这破旧的城堡也就比自己的岁数稍大一些,如果算上自己穿越前的年纪,这城堡可能还要短些。

    “死因是撕裂攻击,可能是猛兽,”好歹也是走过南闯过北,趁着蒙德皱眉的空档,羽凝心指着另一边的一具尸体说道:“你看这里,两根肋骨断裂,还有这里的刮痕,什么东西从这个角度用爪子直接杀死了他。”

    对于羽凝心的这个判断,蒙德姑且相信,棍子从尸体的骨头间拨出一块锈铁,他捻起来放在眼前:“这锻造的技术好像差了那么点意思。”

    “其实是你们那边的锻造技术太好了吧?”说道这个,羽凝心最有发言权了,举起了手中的直刀看向天际:“不说你送我的这把刀吧,就是之前在烈风商铺里面买的常规战剑,质量也比我从纳莱带过来的强。”

    “纳莱?”这还是蒙德第一次从羽凝心的话里听到地名相关的词语,他惊讶了一下,带着好奇的问道:“那是你的家乡吗?”

    少女用力咽了口口水,仿佛想将刚刚的话给咽回去一样,微微低头看向那边既像塔楼又像城堡的建筑,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吧。”既然羽凝心不想说,蒙德也就不问了,谁还没点隐私。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羽凝心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叹了口气,跟着蒙德一起往破烂的城堡走去。

    这个废墟的面积不算太大,最多也就一个足球场的区域,偏高的一方是这城堡,大概能有一个篮球场稍大一些,考虑到石头搭建这种堡垒还需要厚实的墙壁,进门之后感觉里面也没多大。

    “大门是向内破开的,被人强行打破了啊。”厚实的木门如今已经朽烂了大半,散碎的木片和变形的铁条显示了在大门破开之前是遭受到了何等的重击。

    “嗯……总有种好像不太舒服的感觉……”刚进入大门,蒙德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原本阳光明媚的天光仿佛止步于城堡的大门之外,幽冷黑暗的气息弥漫整个大厅。

    举起右手,蒙德朝着大厅的四角打出了恒光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城堡里面的灰尘很浓厚的样子,严重的拉低了视野的能见度。

    “搜索城堡。”挥了下手指,身边的亡灵法师们很自觉的开始分散探索,昨晚表现不佳,他们打算今天多挣点好感。